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红颜三千 > 第157章 巨虎帮的后续动作
    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王彦终于绕进了孟岩县,城门进不去,因为会被盘查,王彦只好把箱子放到四海帮在城外的码头门口,亲眼看着那些人把箱子运进了码头。

    很快郝玥就带着一队人冲了出来,约莫百十人,在门口四散开,看样子像是寻人的,至于寻找谁,王彦心知肚明,确认她平安无事,王彦默默踏上了归途。

    四海帮搜寻了一下午,倒不是一点成果都没有,马车的车架子在不远处的林子里被找到了,运回了码头。

    郝玥此刻已不再是被囚禁在地牢中的弱女子,她已经变回了那个威风八面的郝家大小姐。

    冷眼扫了一圈堂下众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马车上。

    “来人!把这个马车给我拆了!”

    话落,几个大汉抄起巨锤走了过来就要砸车。

    “你们没听懂我说的话么?我让你们拆!不是让你们毁!”郝玥说着,目光凝视为大汉道。

    “我给你一个时辰,把它拆成一件件的零件送到我房里,迟了就去刑堂领板子!”

    “还有,把这几个月的账目都送到我房间,我要看看有没有人趁着我不在做有损四海帮的事情。”

    郝玥话一出,堂下真有黑脸、尴尬、惧怕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小姐准备账本!”站在郝玥身旁的小贝娇喝道,气势十足,带着一点点嚣张。

    黑脸,惧怕的终是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跪倒在堂下,把所犯之事尽数吐露出来,争取宽大处理。

    “周强,我才离开多久,你就敢挪用账上的银子去赌!”郝玥眼中闪烁着怒过跟冷光。

    “来人,把他拉下去,杖一百,降为船工!”

    “大小姐,小的知错了。求您给小的个机会!小的追随帮主十数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小的也是一时被猪油蒙住了心,才会做出那种事,大小姐,求您给我个机会啊!”

    “周强,你仗着你是帮中老人,在码头作威作福,帮众多有反应,但是都看在你是老人的份上宽大处理,之前你虽蛮横,却从未做过有损帮派利益之事,这也是为何父亲能容忍你的原因,但是你今日所做之事已经越过了底线,若不是因为你是老人,你已经被沉江了,还不快滚!”

    郝玥一声爆喝,周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除了周强以外,剩下的都是些小事,吃回扣,行方便,不过如此。

    郝玥在大堂里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将事情都处理完。

    罚钱的罚钱,打板子的打板子!

    郝玥此刻心情很不好,有点烦躁,不然也不会动那么大火气,此时此刻满脑袋都是那个姓艾的影子。

    泄了一通,眉间怒气不减。

    “姐!”

    正愣神间,堂外传来一声呼喊。

    郝玥抬起头,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意。

    “小斌,你怎么来了?”

    “姐!究竟是谁劫持的你!告诉我!我领人灭了他全家!”郝斌怒气冲冲道。

    脑袋里又冒出了那姓艾之人的影子,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小贝听了,心中苦水荡漾,就要汇报,嘴巴都张开了。

    “一个朋友而已。”

    朋友?小姐啥时跟那恶人成朋友了?

    “小姐!”

    “小贝,你喉咙不疼了么?”郝玥转过头,微笑道。

    小贝打了一个冷战,赶紧捂住嘴巴。

    “朋友?我不信,姐,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逼你这么说的?”郝斌满脸担心道。

    “他真是我的朋友,之前劫持我跟贝儿不过是跟我开个玩笑而已,爹最近怎么样?”

    “还那样!前些日子青玉堂跟聚英生了一场大战,结果被那贾君实施展妖法把青玉堂的精锐尽数剿灭,爹趁着青玉堂元气大伤抢了些地盘,结果被巨虎帮又抢了回去,总之爹最近心情不怎么好。”

    “青玉堂跟聚英生大战,妖法又是怎么回事?”郝玥笑着追问道,目中闪过一抹精光。

    “天雷啊!听说连着降下数十道,劈碎了山石把青玉堂的人尽数活埋了!”郝斌神色向往道,在他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贾君实持剑引雷的画面。

    天雷!巨响!哼哼,原来如此!郝玥面上笑意更浓了。

    “姐,爹听说你回来,也来了,只不过他走的慢,估计也该到了。”

    郝玥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一些事情,待听到聚英祝寿的队伍被偷袭时,面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玥儿!”人未到,声先至。

    姐弟二人转过头,正瞧见郝四海进屋。

    郝斌抱拳,郝玥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郝四海含泪握住郝玥的手,哽咽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把爹担心死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爹该如何面对你九泉之下的娘亲!”

    郝玥眼中升起雾气,笑着摸了摸眼角道。

    “女儿不孝,让爹担心了!”

    “告诉爹,是谁绑架的你!爹这就带人给你出气!”

    郝玥扑哧一声笑道。

    “爹爹,女儿并非被劫,女儿是被请去做客的,劫人的人是女儿的旧友,数年前远行拜师学艺,如今学成归来才跟女儿开了那么一个玩笑。”郝玥说完脸上露出一抹娇羞。

    郝四海听完微微一愣神,这话听着有点假,但是看郝玥的神态,又不像是再说假话,尤其是这娇羞的模样,自打自己妻死后,这是第一次见,难道她说的是真的?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

    一旁的小贝嘴巴鼓的大大的!做客!在地牢里做客么?一做就是几个月,期间还有一段时间没人管!想想都憋屈,小姐也是,为啥不跟老爷实话实说。

    “闺女,你说的是真的?可别哄骗爹,你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跟爹说,爹给你出气!”

    “爹爹,您还不信我?其实我一早就能回来,之所以久久未归,是看中了他一身武艺,想把他带下山为爹所用,成为爹的助力!”

    郝四海一听这个,眼中闪过精光!那小年之威可是得到帮里那几个老东西肯定的,尤其是一人杀散了郝玥的卫队,武艺定然不俗。

    “那闺女,那人呢?”

    “他不愿出山,就把我给送回来了。”郝玥叹了口气,惋惜道。

    郝四海也觉得惋惜,长叹了一口气。

    郝玥在一旁看的真切,劝慰道。

    “爹爹先别急着惋惜,女儿这次虽没有请动他,却也知道了他的住地,等女儿空闲下来再去拉拢拉拢,说不定哪天就把他拉拢到咱们这边了。”

    郝四海听了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家人气氛欢洽温馨。

    青玉堂。

    张青墨正在妓子身上征战,娇声魅啼跟院外的嘶喊惨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青墨的动作没有因为嘶喊声有一丝一毫的停滞,一心沉浸在爱欲之中。

    丁振刚正在借张青玉的名大批清理帮中闲杂人等,说白了就是把青玉堂之前的骨干都替换成巨虎帮的人。

    外面那些告饶的都是青玉堂的老人,若是前几年,自己还会出去说几句话,但是现在,人变了,心变了,一个个都有了别的想法,留着他们也没什么用。

    正巧借着丁振刚的手把那些人清理了。

    不光是自己院前,张青玉院子前聚集的人比自己这边还多,张青玉不也是不出门么?

    这已经连着多少天了?张青墨一边冲击一边计算着天数。

    张青玉已经连着跟刘蔷圆房七八天了!

    想到刘蔷那臃肿的身躯,跟她欢爱,光是想就觉得不寒而栗!更别说天天不停,换成自己,只怕早就死了。

    张青墨叹了口气,将心思拉回到软塌上,只要自己有荣华富贵享受,还管什么其他?

    张青松的伤情变得严重了,本来只需要静养,喝了两副巨虎帮名医开的汤药后就一病不起,之前还能下地走动走动,现在就连动个手指都困难。

    张青松在床上苟延残喘,看面相已没多少时日了。

    青玉堂之所以被人畏惧,张青松这个忻州第一战力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张青松没有身受重伤,即便是遭受重创,四海帮跟五凤阁也不敢轻易来犯。

    张青松躺在床上,双目含泪,自己光耀半生,今日便要屈死于次么!不甘心啊!

    青玉堂的形势比表面上还要严峻,青玉堂之所以按兵不动的原因也在此。

    其余三帮都在时时关注着青玉堂的动向。

    王彦目光阴沉的看着孟海传来的密信。

    “巨虎帮的第二路人开始启程了!大约一万人,其中有一半是骑兵。”

    “头儿,巨虎帮来者不善!怕是要对忻州动手了!”张三担忧道。

    巨虎帮的意图已经赤果果的摆在了明面上,若是持续放任,最后吃亏的定然是聚英。

    王彦紧闭双目,脑中思考对策,半晌缓缓睁开眼睛,冷声道。

    “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

    “张三,传话给军师,让他带着宝贝下山,把鼹鼠叫来,我有大任务要交给他。”

    张三点了点头,缓缓退出了书房,不一会带着鼹鼠折返回来。

    鼹鼠还是老样子,又矮又瘦,山珍海味都吃不胖他。

    进门后一双贼眼看了王彦两眼,贼笑道。

    “少爷!这次是要在哪挖洞?”

    王彦早已将地图铺在了桌面上,手指点出了位置。

    五凤阁,天欲都城交鸾阁大殿。

    鬼姬慵懒的侧卧在铺着裘毛的软毯上。

    “巨虎帮开始往蓝玉县增兵了!”

    说话之人匿身于黑袍之中,从外看只能看出她高挑的额身材来,跟鬼姬说话的语气毫不客气,语气冰冷,殿中虽生者碳炉,闻之也冻人心脾。

    “此次远行,辛苦萧长老了。”面对殿下之人的屋里,鬼姬没有动,缓缓撑起身子道。

    “青州已无巨虎帮展之空间,他出兵忻州,志不在一城一县,迟早要跟五凤阁碰上,你做好早做打算。”

    鬼姬冷笑着望向殿下萧长老,眼中射出一抹不逊色于她的冷光。

    “萧长老放心,我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