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神纹战记 > 第37章 结束
    历练赛的结束时间一到,王铮按下了通信终端上的按键。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十几分钟后,天空中传来了巨大的“嗡嗡”声,接应学员返程的直升机出现。

    同样是吊绳,王铮抓稳之后,被拉起。

    一小时后。

    天色已经暗淡,载满着学员的直升机成功降落到了军营区域内。一个个脸上满是疲惫的学员从直升机上下来,有人脸上带着欢笑,有人带着沉重,更有人带着一份黯然。

    谁主浮沉,从这一刻已经确定了,是龙还是虫,有了定论。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学员,有人满身是鲜血,有人滴血未沾,有人受伤,有人完好无损。

    无论如何,能够活着回到这里,人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相比起哪些永远回不来的学员,就算他们其中一些没有出成绩,也总比丢掉性命强。

    刚刚还是一片寂静的军营,又是变得喧闹起来。对于这一些学员泄性的吼叫,罗本并没有让人阻止。一个星期的压力,确实是需要好好泄一下才行,否则他们其中一些人会出现问题。

    在泄过后,接下来自然就是处理积分问题。

    军营的门口再一次变得热闹起来,一个个商贩们可不会放弃掉这样的机会,最后一天,往往是学员们最疯狂的一天,材料的产出会比任何一天都要大,可以让他们赚上一笔不菲的收入。

    在处理完了凶兽材料的问题,一波又一波的学员,无不是围着排行榜。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王铮在将手中的凶兽材料尽数出手之后,同样是站在排行榜前。只是和其他人的心态不同,王铮的内心很平静,因为这排行榜,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积分清零,意味着王铮只会排在死亡的学员,或者失踪的学员之上而已。

    第一次杀人,王铮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有些平静。

    也许这与这一周的杀戮有关,一周的时间,倒在王铮手上的凶兽差不多一百,面对大量的血腥场面,足以让人心肠有了变化。

    当然,内心中王铮还有些不安的,毕竟是杀人。

    “刘东,是你们先想要我死的。”

    默默地想了一句,王铮刚刚柔弱的心,又变得心如钢铁。如果自己不杀他们,死的就会是自己,这是一道没有选择的选择题。

    七点。

    随着时间一到,排行榜立即更新。

    第一莫千帆。

    第二罗霆。

    第三……

    王铮没有看下去,看到罗霆的名字只是在第二,直接就是露出一个笑意来。罗霆一直追求的是第一,好让他家老头子帮他操作,如今看来,这一个想法直接破灭了。

    “什么叫篮子打水一场空?”

    王铮淡笑,怀着轻松的心情,欣赏着排行榜上一个个注定要名动南山学院的人名。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

    “啪!”

    一个酒杯被砸在地上,四分五裂,碎成了一地的玻璃。

    罗霆脸色带着狰狞,死死地握着拳头:“怎么会这样?”

    他一直领先着的第一,却是在最后一天里,被莫千帆给了过去。这一种领先,怎么不让罗霆有一种吐血的冲动?要知道,只要刘东他们三人能够回来,这一个第一绝对会是自己的。

    可是现在,刘东他们三人并没有回来,他们成为了失踪人员。

    失踪人员更多的意味着就是死亡,这几乎是可以划成一个等号的。

    通信终端响了起来,罗霆接了进来。

    “罗霆,找到刘东他们的通信终端了,从现象上,他们似乎是遇到了极强的凶兽。”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却是罗本。

    通信终端上直接弹出了一张张现场的图片,只见到现场一片凌乱,符纹护甲扭曲着,里面全都是一片残余的血肉。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凶兽啃出来的,而现场也有着一些与凶兽搏杀的痕迹在。

    罗霆睁大着眼睛,失声说道:“不可能,他们穿着符纹护甲,这一片区域内,不可能有凶兽能够杀得了他们。”

    罗本的声音依旧是平淡无波:“这一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出现无法控制的凶兽,并不奇怪。”

    “不,他们绝对是被人杀死的。”罗霆脸色扭曲。

    “你好好休息,明早动车会接你们返程。”罗本并没有和罗霆争论,说了这一句话,直接挂断了通信。

    罗霆眼睛里爆起一团精光,直接将通信终端给捏了个粉碎,这一件事情,罗霆直觉告诉自己,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凶兽?

    这一片区域根本不可能。

    只是,谁才是杀害刘东的杀手?

    ————

    安静地渡过了一夜,在次日清晨,剩下的155名学员再一次被集中在操场上。

    罗本并没有出现,而是几名教官共同主持的这一次集训。

    一如既往的简单,在总结了一下本次历练赛的经验之后,直接就是解散。早就准备好的四辆电动大巴,在将所有的学员载上之后,离开军营,向着动车站开去。

    电动大巴上,有人欢笑,有人沉默。

    来的时候是2oo名学员,返回的时候,只剩下155人,这一种反差,让人有些承受不了。一周的磨砺,还是有些短了,并不足以让每一个人变得心如钢铁一样,可以做到冷血。

    一些相熟的学员,却再也看不到了。

    只要想到死亡的学员,他们的父母知道这一些消息之后,又会怎么样?

    更何况,这155名学员中,又有着不少的伤员,有些甚至有可能出现残废。

    王铮的心里也是沉闷,历届历练赛中,恐怕这一届伤亡人数是最高的,足以引来南山学院一阵震动。相信接下来的下一届,绝对会在安全或者是制度上进行改革。

    损失掉的45人,他们可都是南山学院的精英学员。

    到了动车站,一辆军列同样是在等待着。

    在所有的学员登上军列之后,这一列只有五节车厢的军列,在一阵巨大的呼啸声中,离开了动车站。

    “结束了。”

    王铮望着车窗外不断退飞着的景象,这一周的时间里,却是都会了无数他在学院里学不到的知识。

    似乎是心有灵犀一样,列车上一个个沉默着的学员,却是在列车开出车站的那一刻,出了欢呼声。不管成绩如何,不管身边熟悉的人怎么样离去,至少自己活着不是吗?

    “回家了……”

    一声声的啊叫,代表着对家的渴望。

    王铮的眼泪似乎有些湿润:“爸,妈,你们还好吗?儿子回来了,活着回来了。”

    qq1群:84418754,qq2群:542166563,微信公众号:zuozheyushui或者直接在微信搜索公众号: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