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四百四十五章(终章)

第四百四十五章(终章)

        光华闪过之后,吴忻他们来到了一座极为繁华的集市,集市周边的街道都是整整齐齐,分工明确,规划清晰,这就是大唐的坊市了。8Ω『  ┡  1中文    网

        在光幕的保护下,奥地利和的黎波里双方的几个成员一边互相寒暄一番,一边观察着长安城,最吸引他们注意力的还是长安城高大的城墙。

        “哇,这城不错啊......似乎比维也纳要大不少.......”

        “维也纳根本没法比,巴黎和威尼斯都不行,只有君士坦丁堡和全盛的罗马能够相比吧?”

        虽然还没有看清长安城的全貌,不过在场的人都能从城墙的长度和城门的数量看出这座城市的基本规模。

        当然就军事性来说,长安也是有可商榷之处的。

        “不过整体上是四四方方的,不是很适合防守吧,规模也太大,只怕要十万部队才能可靠地守卫,有十万部队干嘛不野战呢?”

        “再加上市民,如果被包围,至少要储备五十万人的粮食,哪怕是三个月所需要,也是不可能的吧,这样规模的城市还不如不造城墙,就以皇宫为堡垒。”

        琼斯作为中间人,主动帮吴忻和拉迪斯劳斯居中联络一番,这个任务要怎么做,显然需要双方达成一致才行。

        “主位面前哨战的话,基本是不大可能大幅度扭转历史的,因为会有和星月教徒一样的干扰者,双方的主要目标都阻止对方大幅度扭转历史。”

        “偶尔有例外的话,就是这个位面的神明和执行队伍特别友好,不过我们这一边只有和宏愿骑士有可靠的关系,但是祂似乎也就在我们的主位面上比较有力,其他地方没见过祂的牧师。”

        “或者某个队员,过去曾经在这个位面有一定基础,虽然没有扭转历史,但是获得了一定的人脉关系,这样才有一定机会。”

        琼斯说道这里,奇怪地看了一眼凯斯勒座,这种解释工作一般是法师和牧师的工作,毕竟他们有最多的相关知识。

        奥地利队伍中的施法者是术士,他吃掉了太多资源,一直没有法师成长起来,而牧师的等级和凯斯勒座一样。是最强的“精锐”,不过他是暗日的牧师,所以在奥地利队伍中的地位比较边缘化。

        “Boo2啊......不妙啊......”

        凯斯勒座正在神游天外,他皱着眉头,似乎很是头痛的样子。

        “奥德,你怎么了?”拉迪斯劳斯很亲密地喊了凯斯勒座的名,“给我们说说这个位面的神明力量对比啊。”

        “哦,哦,这个位面占据优势地位的神明是三清圣,祂的教义主张无为而治,回归自然。”

        “和位面其他势力的关系的话...............”

        奥德凯斯勒说道一半,保护光幕忽然散开,然后市场上的行人就看到了两支轮回小队。

        “咦,那不是古城?”

        “古城那家伙还敢回来?!”

        谁是古城?吴忻正在疑惑,只见凯斯勒座虽然盖住自己头脸,各种腐烂鱼虾和霉变蔬菜已经一拥而上。

        “快,快,大家跟我走。”凯斯勒座已经提前看好了逃跑路线,众人跟着他一路抱头鼠窜,然后辗转逃进了一间书坊。

        “老爷,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说等风头过去再说吗?”一个正在雕版的老师傅看到凯斯勒座很是惊奇地说道,他说着就帮凯斯勒座把身上的臭鱼烂菜都清理掉。

        “老爷我自有决断。”凯斯勒座其实根本没想到自己还会回来,更何况那么快回来,“你们继续印刷《易经》就是了。”

        随后他转过来,现同样身上沾满了垃圾的拉迪斯劳斯和吴忻都盯着他。

        “呵呵,呵呵,事情是这样的。”凯斯勒座一边招呼部下给队友们清理一下,一边干笑着解释道,“我过去来过这个位面,当时我们火焰教会手头很紧,情况比较危急..............”

        “你就直说吧,我们都是绝对支持你的。”拉迪斯劳斯制止了凯斯勒座的铺垫。

        凯斯勒座点点头:“我联合三清圣的教会,铲除过城里几处魔主的寺庙,当然他自称佛主。”

        “魔主?”吴忻问道,“是魔国传来的?”

        “以后我们就称祂为佛主。”拉迪斯劳斯一锤定音,“人民群众的态度必须尊重。”

        “他和星月教子孙派拜的那个星月之主是盟友,一贯反对弟子派的星月之主。”凯斯勒座实话实说的讲了下去,“这个佛主对社会的危害相比星月之主小一点,基本就是主张大家把钱都给祂,下辈子就能享福了。”

        “这倒挺质朴的吗。”吴忻觉得这个魔主比星月之主还算是次等敌人,“相对来说,不需要全力打击吧。”

        “是啊,是啊,不过他们的寺庙喜欢以黄金装饰佛主,三清圣的教会想要,但是又不敢出头,我嫉恶如仇,而且这个支线任务直接给金子,所以我就.................”显然,手头很紧的凯斯勒座是主动干了些拉仇恨的事情了,“不过如今的人皇是三清圣的后代,他对于佛主是极为敌视的,那个陈祎不就是派去侦查的吗。”

        “老爷,可不敢这么说,玄奘僧是人人敬仰的大德人物,这俗家姓名怎么喊得。”经过隋代的大力宣扬,佛教在中华已经深深扎根,就连凯斯勒座的这个老师傅其实也是信佛的,不过他拿了老板的工钱也就不说话,不过听到这里他还是争辩了两句,“人皇派太子亲自去渭桥迎接玄奘僧呢,以后老爷可不要再和各位佛爷做对了。”

        “什么?!这就到渭桥了!”凯斯勒座大惊,他看了一眼天色,“那今天就能入城了啊。”

        “我们必须立刻出,今天就是决战!”拉迪斯劳斯也意识到情况紧急,吴忻也点点头,一行人饭也来不及吃,就朝着渭桥直奔而去。

        两支位面小队十几个人迅行动,来到了长安西门后,被人流给堵住了。

        凯斯勒座也就顺便给大家再讲讲情况:“陈祎这个人确是一个奇男子,出身很是传奇,他的母亲是相家的小姐,因为勾搭了一个浪荡人,怀了孩子,相看事情不好就找了一个叫陈元蕊的来接盘,条件就是帮他操作一个状元,就是奥地利文官考试第一名那个意思,结婚次日,相就打陈元蕊夫妇去外地当官,就当这个女儿以后眼不见心不烦,没想到这位小姐也是个人物,她在外出路上,又和那个小情郎一起把接盘的给害了,然后让自己的小情郎拿了接盘的官身就去上任,结婚后三个多月,这陈祎就出生了,后来事情败露................”

        凯斯勒座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护城河的吊桥上,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喧哗,一个人影横冲过来,就把凯斯勒座给一起撞下了吊桥,护城河中有一个长着众多腕足的生物一闪而过,把凯斯勒座就这么给卷走了................

        在他的遗物中,吴忻现了一本记录自己生平的记事本,他一直称呼吴忻为火焰王子。(未完待续。)

  http://www.qingkanshu.cc/0_16/284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