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一章 医院骑士团的新人们
    天空一片碧蓝,几朵白云点缀其中。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空气中有微微的腥味,那是海水的感觉。

    吴忻睁开眼睛,现自己置身于这样一番美好的景色中。

    但是这些景色吴忻根本无暇关心,他的背因为在坚硬的甲板上睡得太久,正在向他的大脑出剧痛的信号。

    吴忻很惊诧,他轮班后明明回到了自己的舱室睡觉的,怎么现在睡在又冷又硬的甲板上了?

    而且甲板有问题,怎么是木质的?

    不对,整艘船都是木质的,而且吨位不过一百吨,大概只有吴忻原本工作的集装箱船的千分之一。

    他立刻看了下自己的身体,从手脚和身材上看,似乎成了一个十多岁的青少年。

    ‘穿越了?’吴忻心头一阵彷徨,虽然早年父母双亡的吴忻并没有什么家人,但是他去年刚刚得到船东赏识成为大副,只等年近七十的老船长宣布退休,他就能成为船长,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这样也挺好,成为海员就是为了遍尝各种地理和风情,现在我拥有更多青春,可以再一次探索世界,不同的世界。’

    吴忻正在努力调整心态,身边有人就开口说话。

    “阁下,这就是马耳他岛。”随着话语一起过来的,还有一只戴了三只戒指的胖手。

    借着这手的一拉,吴忻站起身来。

    拉起他的人一副商贾打扮,一身庞大的绸袍也盖不住他那身肥肉,圆滚滚的脸上堆着市侩的笑容。

    他对吴忻的态度很恭谨。

    肥胖的身体,深深地弯了九十度,双手把一个包裹递给吴忻:“阁下,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阁下了,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了,以后你就是切萨雷-西博。这是你的行李,还有你母亲的遗物和新的身份证明。你父亲也是迫不得已,你也不要再想报仇了,那些敌人不是你能应付的,好好在这里渡过余生吧。你的新身份是一个英格兰船长的儿子,文书绝对可靠,能够应付最严肃的审查,对方也向你父亲保证保证了,只要你不离开医院骑士团,他们就不会再找你麻烦。”

    听上去是避祸?

    吴忻想了想后,找到了问话的方式:“我成了切萨雷-西博,那你呢?”

    “我还是夏洛克,谁会注意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威尼斯商人呢。”夏洛克的胖脸上一副惊讶的样子,“你放心好了,你的父亲不是不管你了,我会一直在岛上照顾你的。”

    然后夏洛克微笑着拍了拍吴忻的肩膀,他的表情和动作都非常自然,声音也很舒缓:“但是加入了骑士团后就不能娶妻生子,更不可能继承家业了,其实这也挺好,金钱和权势都是些让人痛苦的东西,以后你安心侍奉上帝,就能找到内心的平静。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如果这时候听这话的是那个少年人,说不定就信了他的鬼话,在宗教生活中寻求安慰去了。

    不过他眼中的少年人,拥有足够的阅历,吴忻完全能听出夏洛克话语中的欺骗和冷酷。

    不过他当然也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开始考虑如何离开这个岛了。

    作为一个海员,吴忻来过马耳他,这是地中海上的一个小岛,位于突尼斯和意大利中间。

    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吴忻也觉得这是一个人口稀少,荒凉乏味的地方,在这个看上去和中世纪差不多的时代,那糟糕的程度吴忻真是不敢想。

    而且加入了这个骑士团还不能讨老婆!

    这种和尚骑士谁爱当谁当去,反正吴忻一点兴趣也没有。

    倒是那个似乎很强大的仇人让他有点担心,但是吴忻决定尽量避开冲突。

    吴忻当然不会去报仇,他连仇人是谁都不想知道。

    他也不想继承什么家业,也不想知道这个身体的父母是谁。

    总之,吴忻根本不想掺和那些事。

    世界那么大,他只想尽情探索,同时依靠自己的未来知识,建立一番事业也是完全可能的。

    可惜马耳他岛距离中国太远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年代,但是从这艘木质帆船来看,航海术还很落后,上万海里的旅途实在太危险了。

    不过就算没法回中国,他依然可以经历各种各样的文明,探索各种各样的未知。

    ‘先找机会躲到某艘商船的货舱里,潜回欧洲大6,只要改名换姓,这个身体的仇人又去哪里找我。以我越时代的航海术,到哪里都是稀缺人才!’

    吴忻一边下船,一边就在策划如何跑路。

    “那个骑士就是你们的引路人,我是不能去骑士团驻地的,我们先在这里分手,我会在那边的小镇上做点小生意,安顿好之后我会来找你的。”夏洛克说完之后,就拿起自己的行礼从码头的另一侧离开了。

    看着他胖胖的身体消失在视线里,吴忻跟着一个身穿铠甲骑士走过了码头。

    和吴忻一起被骑士团接走的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看上去都是十岁出头的少年,大部分都比吴忻矮,吴忻不知道自己长得如何,但是身高至少在水准之上。∮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走出没有几步,吴忻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似乎在哀号。

    又走了一段路,他看到路边有几个人被绑在树上,就是他们出的哀号,旁边有人正用鞭子抽他们。

    “你们都看好了,这些人就是背弃了对信仰,想要当逃兵的家伙。”几个侍从用不同的语言告诉新来的少年这些人为什么挨打。

    拉丁语、西班牙语、法语、波兰语、德语……

    ‘穿越的福利?’

    吴忻突然意识到,从刚刚苏醒的那一刻起,夏洛克和他说话中就换过一次语言。

    先是德语,后是英语,这应该是身体原主人懂的两种语言。

    现在又是好几种拉丁和印欧语系的语言,他也都能听懂,回想起来,刚刚在船上,他还听懂了好几种船员们说的黑大6方言。

    少年再博学,也不可能会那些船员的土话,这显然是穿越的原因。

    吴忻大喜,虽然没有记忆,但是这个福利已经足够不错,哪怕生意不顺利,就凭这份翻译的功夫,他也能轻而易举地过上体面的生活,越是落后的世界,能说多种语言就越是罕见的技能。

    哪怕逃跑失败了,也不过是挨打,虽然那一下下挥舞的皮鞭和一声声凄惨的哀号确实足够吓人。

    但是在吴忻看来,这些痛苦和永远当个和尚骑士的生活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然而逃跑的惩罚可不仅仅是鞭子。

    就在那颗绑着逃亡者大树的后面不到十米,有另一颗大树,上面也有许多逃亡者,不过他们不再是被绑在树下,而是被吊在树上。

    混合着空气中的腐臭,带队骑士用低沉可怖的语气继续说话:“你们的家人给了骑士团捐款,所以你们第一次逃跑不用被处死,但是逃跑者永远没有机会成为正式骑士,而且如果再次逃跑,那就不会再被宽大处置!看看,那就是反复逃跑者的下场!他们不仅失去了生前的荣誉,死后也不得进入天堂山!”

    大树上是犹如地狱一般的场景,那十几具尸体中,有的看上去还很新鲜,有的已经完全腐烂地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只是吊死他们的绳子还没有朽烂,所以依然在随风飘荡。

    大树下面,则是横七竖八的枯骨,这是更早的死者的遗骸。

    这番下马威效果极佳,少年们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吓得路都走不稳了,甚至有人抽泣起来。

    “胆小鬼,哭什么!”哭泣当然受到了带队骑士毫不留情的嘲笑和斥责。“不想死,就老老实实为上帝效劳。”

    那些晃动的尸体给吴忻也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但是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很快镇定了下来,中东航线他跑了无数趟,索马里海盗也是见识过好几次了。

    又沿着海岸线上的土路走了一会,一行人到了一座堡垒前。

    这座堡垒的外墙过五米,看上去非常坚固,位于一个和本岛分离的微型离岛上,依靠吊桥和本岛相连,不过这不是让吴忻真正注意的地方。

    他的眼睛被城堡上的旗帜完全吸引住了,紫色为底的半个骷髅,骷髅的右上角挂着一个白色的分叉八角。

    带路骑士身上的披风也印着这个符号。

    吴忻思来想去,也想不到记忆中哪个教团有这种诡异风格的标志。

    此时用来通行的吊桥并没有放下来。

    “这就是圣安杰洛城堡,骑士团的总部。”

    带路的骑士指了指堡垒,但是没有带他们进去的意思,而是直接把吴忻他们带到了堡垒旁边的一个小屋子,屋子的顶上同样立着一个紫色骷髅。

    “唯敬上帝,艾尔兰神甫,这一批一共二十三个人。”说话的同时,带路的骑士微微鞠躬行礼。

    “唯敬上帝。”一个四五十岁、牧师打扮的人对骑士回礼,然后对吴忻他们招了招手,他的胸前别着一个紫色骷髅胸针。“少年们,欢迎来到马耳他岛,你们已经证明了自己都是最虔诚的信徒,只有最虔诚的人才会在这最危险的时候,到这同奥斯曼帝国战斗的第一线来。同异教徒战斗而死的人,都可以升入天堂山!好了,依次把身份文件给我。”

    这段话他用好几种语言各说了数遍,确保所有少年都听懂。

    吴忻非常郁闷地听了好几遍,我可不想死在这个鬼地方,我要去巴黎,去伦敦当高薪同声翻译啊。

    十几个少年排成一排,吴忻不声不响地排到了最后。

    虽然策划着要逃跑,但是他还是希望在面试中表现地好一点,如果能早点成为正式骑士那也能早点离开这里。

    他看了看自己的包裹,里面是一条毯子和一身衣物,还有一个小小的红宝石和一张羊皮纸,上面写了吴忻的新名字,切萨雷-西博。

    文件最后一个捐款的数字,五十个塔勒。

    神甫走到第一个人面前,接过他手中的羊皮纸看了看,然后折叠收好。

    接下来艾尔兰牧师用英语问了两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马耳他岛?”

    “我叫约翰-特里。我是为了报效上帝而来。”被第一个问道的小男孩非常矮小,虽然第一个被问,但是表现地还算沉稳。

    “约翰-特里,英语组,扈从。”艾尔兰牧师头也不抬地用英语回应,然后对下一个人伸出了手。

    他的回答让刚刚还抬头挺胸的特里显得有点丧气。

    接下来艾尔兰牧师又问了几个人,得到了类似的答案,给出了类似的分配。

    “我叫米尔诺-齐丹,我是为了报复那些杀死了我妻子和女儿的异教徒而来。”这个齐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

    “米尔诺-齐丹,法语组,三等骑士见习。”艾尔兰牧师点了点头,用法语回应,然后在证明材料的背面写了几个字。

    ‘嗯,看来表现出对异教徒的仇恨是比较好的答案。’吴忻也能听懂他们的话。

    然后是一个有着美丽金的女孩,不仅如此她还是女孩中最高大健美的一个,接近吴忻的身高,而且手臂和大腿上都有明显的肌肉。

    但是这个女孩显得非常烦躁,和其他人的恭谨不同,她对艾尔兰牧师毫无敬意:“我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你不识字?!”

    那么多人总有一两个桀骜不驯的,绝对不能纵容,吴忻肯定她是要吃一点苦头了。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马耳他岛?”和其他人预料的不同,艾尔兰神甫只是严厉地瞪着金女孩的眼睛,然后再次重复了一遍问题,并加上了一句。“不要滥用上帝的恩典,年轻人。”

    金女孩和神甫对视了一阵后败下阵来,恨恨地说道:“迪莉雅-菲舍尔,因为走投无路才来这个鬼地方。”

    她的态度还是很恶劣。

    “迪莉雅-菲舍尔,英语组,二等骑士见习。”但是艾尔兰神甫的回答很是出人意料。

    这令吴忻感到很难揣摩回答的标准,似乎在虔诚的基础上要不虚伪矫饰,直指本心?

    剩下的少年也各报家门,再也没有说英语的人,说法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的最多。

    其后也只有一个说法语的少年得到了三等骑士见习的位置,其他人则都是扈从。

    吴忻最后一个递上证明,然后被问了问题。

    “切萨雷-西博,我是出于对上帝的信仰和对异教徒的仇恨来此的,我希望能展示自己的价值,寻求更广阔的展。”吴忻觉得二十一世纪的面试标准答案,肯定是千年智慧的结晶。

    不过艾尔兰神甫只是头也不抬地说到:“切萨雷-西博,英语组,扈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