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二章 世界静止了

第二章 世界静止了

        吴忻很快现,穿越让很多事情生了变化,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是永远不变的,比如不同的等级会带来不同的待遇。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圣安杰洛城堡的吊桥放下,几个得到三等骑士见习评价的少年跟随艾尔兰牧师进入了其中,而其他人则就在城堡外这个低矮破败的小院开始了他们的扈从生涯。

        有一个女骑士接收了他们,她的打扮和天气格格不入。

        现在似乎是初夏,吴忻穿着单衣还觉得挺热,但是她一丝不苟地穿着重甲和头盔。

        吴忻看不清她头盔下的容貌,仅仅可以看见她左眼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她用沙哑的声音对扈从们话:“我是德弗李希,1534年的扈从管理骑士,也就是说你们以后如果违反规矩或者让我不高兴,我就会狠狠揍你。”

        这番下马威让所有的少年扈从们都是精神一紧。

        吴忻对此早有预料,组织性和纪律性就是如此建立起来的,他觉得这番话应该还不是下马威的全部。

        他反而很高兴对方说出了年份,再结合地理和正午阳光,他不难算出现在应该是3月下旬,这是高级海员的基本能力。

        “规矩有哪些啊?”小特里弱弱地问道。

        呯!

        女骑士给了这个倒霉孩子一个直拳:“规矩之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说话。”

        特里被这一拳打蒙了,吴忻想要帮他,但是这个女骑士显然在搞下马威,他一旦开口肯定也会被打。

        “说话之前,要先立正,然后向我请求,得到我允许之后才能开口。”

        头昏眼花的特里不断点头,努力表示自己明白了,他几乎要再次开口了。

        吴忻这个时候突然一个立正,故意把鞋子靠得很响,小特里一下子反应过来,他不能说话。

        德弗李希女骑士看了一眼吴忻,她对这少年的机敏和义气感到意外。

        她犹豫着要不要给吴忻也来一下,但是看着吴忻英姿勃勃的脸庞和远比同龄人雄壮的身体,她突然产生了一种久违的情绪。

        这位女骑士最终决定这个程度已经够了,她放下了小特里。

        “规矩一部分写在卧室的黑板上,一部分靠你们自己慢慢摸索。”

        这个女骑士撂下这句话后,直接就踩着她的重靴通通通地走了。

        留下一堆扈从面面相觑。

        吴忻扶起小特里,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虽然声音很响,但是小特里伤得不算重,只是鼻子有点红罢了。

        “我没事。”小特里被这个下马威弄的有点失措,但还是努力表现地坚强。

        可是吴忻依然能看到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以吴忻那个世界的标准来说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背井离乡,加入到一个组织严密、纪律至上的团体确实有点太残酷了。

        不过吴忻知道世界是不会错的,所以他只是把小特里落在地上的包裹递给他,然后就去找房间了。

        两边一共有十几个大房间,房门上有不同语言的铭牌,吴忻稍微扫了一眼,现其中大部分应该都是法语。

        他走进挂着“英语组”铭牌的卧室。

        “嘿,特里。到这边来。”找到了日程表后,吴忻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房间,而是对约翰-特里喊话。

        特里听到吴忻喊他,连忙小跑着过来,铭牌都是用拉丁语写的,他看不懂。

        “你会拉丁语?”虽然不懂拉丁语,但是特里倒是知道骑士团的通用语是哪种。

        “嗯,会一点。”吴忻的话让他露出了尊敬的表情,虽然能负担捐款成为扈从的少年也是中产阶级,但是拉丁语依然是比较罕见的技能。

        “那太好了!谢谢。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特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意义不明的语言几乎比严厉苛刻的管理者更让他紧张。

        吴忻和特里一起走进了房间,房间里非常干净,而且也不显得陈旧。

        进门左手有一块黑板,上面用拉丁语写了一些条文,内容不少,核心不外乎是不得私斗,要服从上级之类的话。

        吴忻把这些规则翻译成英语讲解给小特里听,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正如那位女骑士所说,肯定还有一些潜规则要慢慢摸索。”

        特里颇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房间的正中是一张巨大的通铺,还有一个带分隔的柜子,有些分隔已经上锁了,应该是用来放私人财物的。

        通铺边上有一个尿桶,除此以外房间里再无其他东西。

        通铺上一共有五床叠好的被子,虽然不算少,但是比吴忻预期中最差的情况还是要好上一点的。

        他找了个比较靠近窗户的空位放下了自己的毯子,因为暂时还没有锁,所以他把衣服也放在上面,其他财物则随身携带。

        一边铺床,吴忻一边向特里打听起了情报:“刚刚有人成为骑士见习,他们比扈从要高级?”

        特里回答地很快,而且对吴忻不知道这些情况并不感到奇怪:“嗯,大部分人都要从扈从开始的,然后成为骑士见习才有机会当上真正的医院骑士,不过这可不容易,我爸爸告诉我,正式骑士一共只有一百多人,人人都是中坚以上,至少是五级的武士或者是能使用三级神术、奥术的施法者。”

        神术?奥术?

        吴忻想起了刚刚看到的紫色骷髅旗帜,这不是他原来的世界了,不仅是时代变化了,世界的本质也有不同了。

        不过回头一想,吴忻觉得这也不算天方夜谭,自己这个穿越者不就是自然力量的证明吗。

        “约翰,你是几级的武士?”吴忻从特里崇拜的表情是意识到这个标准不低。

        “我不是武士,我六岁起就接受父亲的训练,现在已经是一级游荡者了。”特里的话让吴忻更加意识到正常晋升为骑士恐怕是希望渺茫。

        吴忻继续对特里问道:“刚刚那位迪莉雅小姐和另外两个法兰西人大概是捐了很多钱,所以才能直接成为骑士见习吧,真是让人羡慕啊。”

        特里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应该不是吧,如果经济宽裕,就不会和我们一起坐这种小船来这里了,那两个进了城堡的法国佬可能是身体已经初步和谐,达到了三级武士的水准,迪莉雅小姐又不一样,从神甫让她不要滥用上帝的恩典这句话看,我想她可能是牧师。”

        特里的观察力让吴忻有点意外,他不是迟钝,只是缺乏经验。

        “是这样啊,女人也能当牧师吗?”不过他最意外的不是特里的观察力,在吴忻的世界,女性能不能当神职人员这个问题即使在二十一世纪依然非常敏感,他虽然刚刚看到了宿舍分男女,但是以为至多只有女战士罢了。

        “女人是牧师有什么奇怪的?只要内心虔诚能施展神术就是牧师,上帝的恩宠又不限男女。”特里的回答让吴忻明白了,这个世界中牧师是指能施展神术的人,但未必是神职人员。“切萨雷,你会讲拉丁语,但是不知道女人能当牧师?”

        吴忻便不改色的扯谎:“哎呀,我来的那个地方教会比较保守,主教坚持认为女人就应该在家带孩子,我只听说过其他教区有女牧师。”

        “还有这种老顽固?”特里还是有点奇怪,不过他也没有怀疑什么。“不过教会的中高级职位确实基本不对女性开放,我也没见过女性的神甫和主教。”

        吴忻还想再问问如何成为施法者,但是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忽然在后面响了起来。

        “哟呵,小白脸和小矮人胆子不小,居然敢占基恩老大床位!”

        吴忻一怔,看了看身边黑瘦的小特里,小矮人显然是他。

        那么这小白脸是在说自己,他刚刚在船上借着水平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这张脸,模模糊糊看不大清,只是觉得应该比上一辈子要帅一点,现在听那人颇为嫉妒的语气,看来确实是颇为英俊没错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倒也算穿越的另外一桩福利。

        “可是这里明明是空的啊。”特里看着眼前明显没人睡的铺位,奇怪地回头问道。

        “窗户下周围三米,都属于基恩老大,你们有意见?”

        说话的人脸长的歪歪斜斜,一双三角眼让人一看就觉得不舒服,此时他那双三角眼中正放着狠毒的凶光。

        他身后站着一个非常壮硕的人,应该就是基恩老大了。

        “啊,这是基恩老大的位置,我们这就移到旁边去。”吴忻没有迟疑,就把床铺收起移到了通铺边缘的位置

        “呵呵,你这个小白脸倒还算知趣。”吉格斯对吴忻的退让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加以嘲笑。

        特里稍微慢了一点,但是也没有再多话。

        初来乍到,不能盲目逞强的道理也是不会变的。

        这毕竟不是随机分配床位的大学宿舍,以战斗求生的骑士团显然有另一套规则。

        “你好,我是切萨雷-西博,出门在外,大家都是英格兰人应该互相支持。”虽然对方很不客气,但是既然按照语言分组,吴忻觉得大家最好还是要团结一点。

        但是吴忻的善意没有得到任何积极的回应,基恩冷哼一声,那个丑恶的跟班则唾沫横飞地咆哮。

        “谁和你们都是英格兰人,基恩老大和我都是威尔士人。”

        “你在说什么?!你这野蛮人,否认威尔士是英格兰王国的一部分是极其严重的犯罪!”特里可以接受有人霸占通铺最好的位置,哪怕这意味着他要睡在狭小、阴冷的边缘位置,可是对于吉格斯后面的话,他无法保持沉默。

        “那又怎么样,这里是马耳他岛,你们这些狗崽子还能把我怎么样?亨利那个狗崽子还能把老子怎么样?”基恩再次开口,他的语不快,声音也不大,但是其中蕴含了对英格兰王国的极大仇恨。

        吴忻听了他的话倒没什么,他才不在乎威尔士人到底认不认英王呢。

        但是特里怒不可遏,听到基恩侮辱当代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特里大吼一声,猛地跳了起来,对着基恩的脸起攻击。

        早有准备的基恩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旁边的吉格斯狠狠地抬手,眼看就要给特里一个耳光。

        “大家在马耳他岛上都是一起对付异教徒,我们也不再为国王效劳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虽然基恩的身高体重让人压力巨大,吴忻还是及时拉住吉格斯,为小特里打起了圆场。“以后我们都是上帝的仆人,要成为高贵的骑士的。”

        被吊在半空的小特里还在咒骂不休,但是吴忻的话让吉格斯和基恩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他们都没有理睬他。

        吉格斯恨恨地看着吴忻:“呵呵,你们这些新来的总是搞不清状况,为上帝效劳?我们就是炮灰罢了,你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前途,甚至幻想能成为骑士?西塞骑士大概也糊弄过你们了,但是你也不看看多少年都没有扈从出身的正式骑士了。我们只不过是比较高等的苦力和炮灰罢了,有机会成为骑士的人一上岛就至少是骑士见习。如果真的有机会成为骑士,哪会有那么多人想要逃跑?只有法兰西人、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有一点机会能成为骑士,我们英格兰人和德意志人还有波兰人什么的都是炮灰,呵呵,你们的人生都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要么被巴巴利海盗丢进大海,要么死在沙漠游牧民的刀下,很快,哈哈,很快的。”

        房间里6续又进来了几个英语组的成员,他们显然也对这个丑陋跟班的话感到厌恶,但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

        “哟呵,吉格斯你似乎对医院骑士团一派和谐的局面不大满意啊?”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进了英语组的房间,他的英语比吉格斯的口音还要奇怪。

        他看上去二十多岁,穿着一身颇为精良的亚麻衬衫,还打着一个红色领结,在全员都穿粗麻衣的英语组中犹如一只鲜艳的公鸡。

        嘴里说着揶揄的话,脸上也带着笑嘻嘻的表情。

        然而吉格斯却犹如老鼠见到猫一样:“维尔福大人,请不要急,再给我几天,这个月的会费我一定会及时收齐的,这些英语组的家伙都是些不老实的渣渣,需要我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听了他的话,几个英语组扈从都很是愤怒,但是看着基恩,他们最终都没有说话。

        “你说得对,吉格斯,不老实的家伙确实需要好好收拾一顿。”维尔福用一种我完全赞同你的语气说到。“你说对于那些辜负老大信任,拿会费去镇上洗桑拿的狗东西,该被怎么收拾呢?”

        “不,不,不,维尔福大人,我是达达尼昂老大的忠犬………..”吉格斯吓得面无人色,挪用会费可不是小事,特别是对他这种外围帮会分子来说。

        他的话说到一半,维尔福已经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咙,把他的脸按到了墙壁上。

        “咚….”

        吉格斯的头被健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你也配做达达尼昂老大的狗?不过你多虑了,我是一点都不急的,反正我最终总是能拿到足额的钱的。区别只在于你的屁股会不会遇到些充满探索欲的访客罢了。给你三天,去偷去抢去骗去卖屁股,三天后再见不到钱,就由我帮你找钱了,到那时我会给你找一个会把你屁眼干得比手臂还要粗的半兽人,你可不要太感激我啊。”

        维尔福依然保持着那副轻松的表情。

        而吴忻看其他扈从一副静若寒蝉的样子,就知道维尔福的威胁显然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当他转过来对着吴忻和特里时,他用一种非常友好的语气自我介绍:“我是二等骑士见习维尔福,两位新来的伙伴,你们好,我这里有些提议,希望你们能听一听。”

        “什么提议?维尔福前辈。”因为他对吉格斯的态度,小特里对他很友好。

        维尔福微笑地看着特里:“当然是很好的提议,为了让扈从们能够更好地适应在马耳他岛上的生活,法语组骑士达达尼昂组织了一个扈从个互助会,加入扈从互助会,这能让你们在马耳他岛上平静地生活,不会遭遇不必要的危险。”

        “什么?在马耳他岛上也会有…..”小特里说道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刚刚不就被吉格斯欺辱了吗。

        “那当然,危险无处不在,空气中、水中,这个危险的世界哪里不危险?相信我,和真正的危险比起来,这个吉格斯根本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可怜。”维尔福的用词轻快、甚至可说风趣,但是话里的含义却一点也不含糊。“不过如果你向达达尼昂老大寻求保护,加护扈从互助会,那么你就安全了,你将是马耳他岛上所有法兰西人的朋友。”

        维尔福说完之后还瞄了一眼基恩。

        刚刚被吉格斯刚刚称呼为老大的基恩,立刻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扈从互助会?”特里终于明白了什么,眼前的情况让他有点熟悉,好像在仆人的孩子口中听说过这种事。

        吴忻在吉格斯被打的时候,就已经大致明白了情况,这是核心暴徒在殴打办事不利的外围分子。

        英语组的生存状况很恶劣,内部四分五裂,外部有强大的敌人。

        他早就现各个宿舍的铭牌由法语写成的占了一半以上,这说明法兰西扈从大致占据了人数的一半以上,同船的新来者也是法兰西人最多。

        “对,扈从互助会,每个季度一个银塔勒的会费,按月还能打折,只要三十个铜子就行。交了会费,你们的安全就有了保障,达达尼昂老大就会关照你们。”维尔福的要价听上去不算高,吴忻得到的那个钱袋里有二十个银币,应该就是塔勒。

        “你们居然……..居然…………”特里终于明白了情况,作为执法官的儿子,他从来没经历这样的事。

        “就算家人没有给你们什么生活费也不要担心,岛上有很多赚钱的机会,虽然帮高贵的正式骑士们保养武器,喂养马匹是没有钱的,但是如果忙于练习的骑士见习们想要你们效劳,那么就会给你们报酬,还有来访的商船也会提供各种工作机会。”维尔福说到这里,稍微认真了一点,虽然很享受玩弄新人,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工作还是收保护费,不过他最后还是加了一句。“当然了,卖屁股也挺挣钱的。”

        “无耻的家伙,我的祖先在阿金库尔之战中杀了十三个法国佬,因此受封为骑士,要让我向你们交钱是做梦!”

        吴忻一听到“阿金库尔”这个词就知道要糟,哪怕是二十一世界的中国人,也知道这个地名中蕴含的传奇故事。

        就在两代人之前,百年战争刚刚结束。

        而阿金库尔一战是百年战争中英格兰最大的一场胜利,在训练有素的英格兰长弓手面前,法兰西骑士被杀得血流成河,堪称是法兰西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对于十六世纪的法兰西人来说,这个词恐怕就和“大东沟”对于中国人的含义一样,从一个英格兰人口中说出来,绝对会让法兰西人抓狂。

        如果一个日本人在吴忻面前,洋洋得意地吹嘘自己的先人在甲午战争中杀死过无数中国人,他会得到什么待遇?

        正如吴忻所料的那样,“阿金库尔”犹如浇到火上的油一般,点燃了维尔福的怒火。

        他立刻一把把小特里的脸按到了墙壁上,刚刚被同样对待的吉格斯和基恩一起一左一右按住了小特里。

        然而他的语气还是那么诙谐:“原来阿金库尔之战英雄的后代,真是失敬了。”

        不过“阿金库尔”这个词真的是所有法兰西人不能揭开的伤疤,哪怕是仅仅十来岁的孩子,维尔福也毫不留情,他左右开弓,朝着特里的脸上打了好几个重拳,把特里打得满口鲜血。

        “等等,等等,有话好说。”吴忻知道这个时候开口不会有好结果,但是这一次和刚刚不同,那个女骑士看上去无理,实际上是有分寸的。

        如他所料,他的话刚刚出口,急于在主子面前卖好的吉格斯就朝他扑了过来。

        “不错,不错,我们医院骑士团的人,就要有这样支持战友的精神。”维尔福也丢开特里,朝着被缠住的吴忻面门就是一拳,吴忻眼前黑再也说不出话来。

        维尔福拍了拍吉格斯的脸说道:“不错,不错,吉格斯,看来暂时还不能让你去伺候半兽人。”

        “维尔福先生,你的钱袋!”得到鼓励的吉格斯继续努力,把吴忻身上的钱袋给抄了出来。

        吴忻大急,挣扎着想搂住钱袋。

        吉格斯又给了他一下,抢过了钱袋,双手交给了维尔福。

        “是英格兰人的就一起上啊。”

        吴忻从记忆中找了一个颇有感染力的口号,然而他的怒吼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其他英语组的成员都已经尝到过足够的教训。

        虽然维尔福只有一个人,但是基恩和吉格斯都是他的走狗,更重要的是他身后强大的法语组不是一个支离破碎的英语组能应付的,事后的报复会让他们的日子黑暗无光。

        “这声音是魔鬼的诱惑,最危险不过了。”维尔福笑着摇了摇钱袋,钱币碰撞出叮叮的声音。

        他打开钱袋,然后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他拿出一个银币丢给了吉格斯,然后用沾着吴忻血液的手指拿出了一枚红宝石。

        “这块宝石不错啊,怕是值好几百个塔勒啊。”吉格斯看到宝石,立刻出一声惊叹。

        这块红宝石何止是不错,维尔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宝石。

        他曾经有幸见过一位高级法师使用红宝石来施法,那位法师用来施展七级奥术,召唤小型火元素的那块红宝石出的光芒比这块似乎也是远远不如,而那块宝石的价格他是知道的,一千两百塔勒。

        而这块宝石不论大小、色泽、火彩都胜出不止一筹,维尔福无法准确为它估价,但是显然更在那块让那位高级法师视为珍贵收藏的宝石之上。

        ‘居然有这种好货?这小子会不会有什么后台?’

        虽然魔鬼的诱惑很大,但是维尔福并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他立刻开始思考这块宝石透露出的信息。

        不过他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了,他手上沾着的血,沾到了宝石上。

        这是吴忻嘴里流出来的鲜血。

        血液没有顺着宝石滴下,相反犹如遇到了海棉一般被吸收了。

        吸收了吴忻血液的红宝石犹如被激活了的生命一般,出一阵红光,笼罩一切的红光。

        世界静止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