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三章 第一次任务

第三章 第一次任务

        宝石射出的光芒覆盖了吴忻的视线,将他的世界变得一边赤红,然后下一个瞬间,赤红又消失地无影无踪。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吴忻恢复视力的时候,他现自己已经不在骑士团的宿舍中了。

        他正身处一片巨大的广场中,脚下的地面如同纯白玉石一般光洁,周围是一片金色的光幕。

        吴忻怀疑自己再次穿越了。

        不过他很快看到的那个笑里藏刀维尔福依然在他的旁边,而且他的打扮和刚刚完全不同,那身鲜亮夸张的打扮消失不见,变成了一身破烂皮甲。

        然而他的一身皮甲虽然破破烂烂,但是总归比依然只有一身破麻衣的吴忻是强多了,更不要说他手上还有两把寒光闪闪的匕,显然一直得到了主人的精心保养。

        “唐格拉尔?你知道生了什么吗?”维尔福正在和另一个人说话,他身上和维尔福一样也穿着破烂皮甲,手上也拿着一把剑,不过他的武器不像维尔福保养的那么好,剑身上光泽黯淡。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达达尼昂老大不是让我们分别对付英国佬和波兰佬吗,我刚刚在教训一个愚蠢的波兰小子,突然一阵红光闪过,我就看到你了。”显然,这是另一个法兰西帮会分子。

        “你们三个好大的胆子!”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吴忻的耳边,他回头一看,一头飘洒的金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

        “迪莉雅小姐?”

        吴忻再次见到了美丽但凶暴的迪莉雅,只是这个金高妹现在的情绪比早上初见还要糟糕,完全是暴怒状态。

        她穿着一身银光闪闪的铠甲,手中一把钉头锤正指着吴忻他们几个:“你们居然绑架我?这里是哪里?!还有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向上帝誓,如果………”

        “迪莉雅小姐,请不要激动,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们早上还见过面。”吴忻的身上还是那件麻衣,什么武器也没有。“而且任何人都没有冒犯你,哪个暴徒会脱掉女士的衣服然后帮她换上盔甲呢?”

        迪莉雅听到吴忻的话后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显然是个很有说服力的解释。

        “喂,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暴徒,你不要一概而论啦,我这种暴徒说不定就会干这种事。”维尔福在旁边捣乱,迪莉雅没有理会他。

        “他说的很有道理,请不要激动,牧师小姐。”一个同样穿着盔甲的人从广场的另一边走了过来,他的盔甲是全覆盖式的重甲,基本上提供了不留死角的防护,除了眼睛那里有一条线之外,其他什么地方都不露。

        他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穿着皮甲的女人,她手上拿着一把短剑和盾牌。

        维尔福通过说话者的声音认出了他的身份:“我的朋友冈萨雷斯?你不是在罗马享受公费旅游吗?还有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法语?”

        “他刚刚说的是英语啊!这……”迪莉雅终于不再纠结衣服了,她意识到所有人都能听懂别人的话。

        “我说的是拉丁语,我只会说拉丁语和西班牙语,根本不会说英语。你刚刚在说英语?我是骑士团二等骑士见习的冈萨雷斯。”名为冈萨雷斯的男子摘下了头盔,他长得颇为英俊,脸上棱角分明,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腰上的一把长剑虽然藏在鞘内,但是从优质的剑鞘来看里面一定是把好剑。“我确实在罗马啊,我在西斯庭礼拜堂外面等候真选教皇的检阅。”

        “我是安塞娜,骑士团在慕尼黑的教堂守夜人,刚刚还在巡逻,突然周边的景色就变了。”安塞娜看上去非常害怕。

        “我们刚刚在罗德岛上,看来我们的共同点,应该是身份,我们都属于医院骑士团。”吴忻找到了自己这些人的共同点。

        “冈萨雷斯先生在罗马,安塞娜小姐在慕尼黑,我们四个在罗德岛上的人,突然间聚集到了一起,而且我们之间能听懂对方的语言。”吴忻的总结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的离奇。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你刚刚就在西斯庭礼拜堂外面?谁能在真选教皇的眼皮底下把你劫走?”迪莉雅似乎非常信任这个真选教皇。

        “确实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冈萨雷斯中重音落在了“人”字上。

        “神明或者是强大的魔鬼和恶魔,大概能做到吧。”维尔福明白了冈萨雷斯的意思,不过他很快用轻快地语气说道。“不过我的朋友冈萨雷斯你真是自恋,难道你以为你有资格让这样的存在关注你?人家忙着征服多元宇宙都来不及,在那样的存在面前,你和一只臭虫、一只老鼠完全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冈萨雷斯当然很不满:“谁和你是朋友,你也和臭虫、老鼠没有任何区别。”

        “是啊,没有任何区别,你这个西班牙贵族,和我这个法兰西帮会分子,都没有任何区别。”维尔福成功地把冈萨雷斯饶了进去。

        冈萨雷斯英俊的脸庞带上了一层黑色,不过维尔福的话在眼下的情况显得不无道理,他只能恨恨地转过头去,不再理睬他。

        吴忻一直没有说话,他在消化刚刚得到的信息,他们人人都认定这个世界上有神,而且除了上帝之外还有其他神。

        罗马依然是这个教会的中心,那个“真选教皇”应该就是教会的脑。

        吴忻过去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是传统的祖先崇拜者,并不认为世界上有什么可以显圣的存在,但是穿越的经历和这一次的变故让他不可能再是那个“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

        所有人互相认识了之后,一个乳白色的光球忽然从天而降,刚刚透明的天幕也同时变成了乳白色。

        一阵平淡至极的声音从光球中传出。

        “欢迎来到轮回世界!”

        “这里有无穷的力量和无数的财宝,也有无尽的危险!”

        “上帝赐予我力量!”这个光球还没有落到地上,迪莉雅就对它起了进攻,一道黑色的光线从她的钉头锤上出直指光球。

        “这个光球不是我,只是锚定你们的道标,当然你们不用担心,希瑞克的力量也伤不到道标。”这个光球明显完全不怕迪莉雅的攻击。

        但是吴忻意识到,他的话中似乎有什么让其他几个人更害怕的东西,希瑞克?

        唐格拉尔和安塞娜几乎是站都站不稳了。

        表现稍好的冈萨雷斯也是浑身僵硬,就好像被一把剑架在了脖子上。

        整整一分钟后,才有人能做出反应。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直呼上帝陛下之圣名?!”虽然声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但是冈萨雷斯总算是举起了剑,比被吓傻了的几个人强得多了。

        “就凭你们怎么理解得了我是什么东西,不过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阿尔法。”光球中传来的话傲慢非常,但是语气毫无感情,似乎只是在陈述最不值得一提的事实。“你们在执行任务时将得到我的庇护,同样也可以直呼所谓的上帝为希瑞克、所谓的黑手为班恩或者任何其他神明的名字,祂们不会感知到你们。”

        “阿尔法陛下,请问你请我们来有何贵干?”吴忻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个光球的目的,他在好几部小说中看到过这个情况,大海上,小说是无可替代的娱乐和调剂。

        他同时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帝的名字是希瑞克而非耶和华,并且不可以随便提及。

        他对光球用了最高的敬语,其他人也没有反对,一贯轻佻的维尔福此时也是紧张至极的样子。

        “不要称我为陛下。我找你们来当然是让你们为我效劳。”

        阿尔法居然看不上“陛下”这个称呼。

        “位面万千,你们将探索一个又一个位面,完成我赋予的使命,就可以回归原本的位面并得到命运点,命运点可以交换世界上一切宝物,在这里你们可以得到最珍贵的书籍、武器、铠甲、药物、奇物,如果功劳够大我也可以直接淬炼你的身体,赋予你强大的血脉,铭刻你浩瀚的知识,提升你神明的恩典,不论你的出身,也不论你信仰哪位神魔。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随即好几张闪光的列表出现在了吴忻等人的眼中。

        吴忻先看到了列表的最上层:“卡曙斯的本源碎片,这是什么东西,一千万命运点?罗丝的本源碎片,也要八百万命运点?”

        “卡曙斯和罗斯都是已经失落的神明…..”迪莉雅回答了吴忻的问题,然后把目光下移看到了自己认识的东西,“神赐本《班恩改革:七十五条论纲》,缺第二页,一百万命运点。可笑,谁都知道这本亵渎之书在德累斯顿的秩序阶梯中,怎么可能在这里。”

        “龙血粹体剂,五十万命运点。”冈萨雷斯同样感到不可思议。“龙不是早就灭绝了吗?”

        “紫龙的呼唤,龙部分,十四万命运点,这是早已经灭绝的特拉斯塔玛拉王室提升术士血脉的宝物,不是可以交换一切宝物吗,怎么只有龙?”维尔福稍稍恢复,就立刻恢复了本色。“龙尾、龙爪、龙肝、龙肺到哪里去了?被你做成凉拌色拉了?”

        阿尔法并没有理睬维尔福,各种宝物经常有残缺、破损反而让列表更有说服力了。

        “哈哈,神赐本的圣经几乎都没有,不过仅仅是神赐本《利未记》就值五十五万命运点。上帝果然是远远过黑手的真神。”虽然非常仇视班恩,迪莉雅还是使用了“黑手”这个尊称。

        安塞娜则看了列表比较靠后的部分:“远古沙虫之筋?这是可以让核心巅峰的武士成为护国武士的宝物,二十万命运点?”

        “受损的原初之火权杖,二十万命运点,不是都说这件宝物被奥斯曼人夺走了吗?”冈萨雷斯的目光转到了另一份列表上。

        “不过确实也有传说在伊斯坦布尔展示的战利品中,缺少了这件宝物,这么说来奥斯曼人是没有在布达得到这件宝物。”迪莉雅也知道这件原初之火。

        “女妖之嚎卷轴,四万五千命运点。”

        “邪兽鬼的精血,一万八千命运点。”

        “阳炎爆卷轴,八千命运点。”

        列表下面还有一长串其他东西,一声声惊叹在吴忻耳边响起。

        “这个命运点到底是什么东西,价值似乎略高于银塔勒啊,阳炎暴是八级法术卷轴,在罗马或则巴黎拍卖的话至少值一万五千塔勒。”冈萨雷斯一方面惊叹这些宝物的价值,一方面也卖弄了一番自己的见识。

        “是吗,那到底怎么才能得到命运点呢?”安塞娜非常激动,这些宝物中随便一个都能改变人的命运。

        和其他人看到这些宝物的情绪激昂不同,吴忻却知道这些胡萝卜不是那么好吃的,他一点也不激动:“我们要怎么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兑换命运之锚,三十万命运点,就可以把自己锚定在特定位面,不需要再接受轮回世界的任务。”阿尔法的声音平淡,爆出的数字吴忻也没有很激动。

        刚刚那串列表中宝物的价值他一个也不知道,也就搞不大清对应货币的价值。

        “比远古沙虫之筋还贵,这太荒谬了。”但是其他人就没法那么淡定了,阿尔法话音一落,除了吴忻以外的人就一起叫喊了起来。“这根本就是永远不让我们走的意思。”

        吴忻并不知道远古沙虫之筋的价值,不过显然其他人都知道这种宝物,应该是某种很有名的东西。

        如果直接问,显然会显得很奇怪,不等他找个办法试探这东西的用途,阿尔法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完成任务就可以得到命运点,在任务中死亡,道标将熄灭,灵魂永远只能在无穷虚空中游荡。如果不能完成我赋予的使命,那么就要扣除使命点,每个任务结束时,如果使命点为负,那就说明你对我没有价值,不值得我耗费力量为你点亮道标,道标将熄灭,灵魂永远只能在无穷虚空中游荡。”

        虽然不是完全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所有人听到这个惩罚都是面色铁青,安塞娜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刚刚看到宝物的兴奋完全被恐惧取代了。

        “哎哟,反正我本来就是路盲,有路标也找不到目标的。”虽然脸色青,但是维尔福并没有吓得说不出话。“不过我们有小姐作为指路明灯,她能找到上帝的光,我们跟着她就行。”

        吴忻在心里抬高了对他的评价,虽然刚刚他们还是敌人,但是这个时候说冷笑话,其实对于那些最紧张的人是有帮助的。

        至少安塞娜和唐格拉尔都被分散了一点注意力,而且吴忻意识到他在不动声色地支持迪莉雅,联系到他刚刚嘲讽冈萨雷斯,他们之间看来是有点矛盾。

        先恐吓再利诱之后,也不管好几个人依然在大呼小叫,阿尔法布了任务。

        “本次任务所在位面,c2o6。”

        “本次任务背景,密之炼金术士炼制了控心丸,并成功控制了老伯爵,娶了伯爵的女儿,伯爵的两个第弟识破了兄长的异变,想要杀死密之炼金术士,但是未能成功,反而被俘。”

        “本次任务规则,残害同伴者重罚,任务位面等级比轮回使者所在主位面低五级,获得位面珠难度大。”

        “主线任务,两个小时内杀死密之炼金术士,成功奖励五十个命运点,失败扣除一百个命运点,点数为负,灵魂投入无尽虚空。”

        “支线任务,救出伯爵的弟弟,成功奖励二十五个命运点,失败无惩罚。”

        “以任何形式,向任何人透露轮回世界的秘密,灵魂立刻投入无尽虚空。”

        “十五分钟后,任务将在伯爵城堡内开始!”

        吴忻看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这段文字随即消失,乳白色的光球也一起消散。

        只剩下金色天幕下的一行人。

        “现在怎么办?”安塞娜惶急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我们不应该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务,什么道标,它糊弄谁啊!”冈萨雷斯对于被人牵着鼻子走非常反感。

        “可是它刚刚确实直呼了上帝的名字,而且没有立刻灰飞烟灭。”迪莉雅的声音似乎颇为遗憾。

        “我们最好还是努力去铲除这个炼金术士比较好。”吴忻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无论如何我们确实刚刚还相聚千里,能够如此移动我们距离的存在,要毁灭我们只是举手之劳。”

        “牧师小姐说得对。”维尔福看着冈萨雷斯,不怀好意地说道。“你个自恋狂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让这样的存在糊弄。”

        冈萨雷斯愤愤地看了吴忻和维尔福一眼,然后大声说道:“那么我们先通报一下实力吧,我是四级武士,只差一点就能进入中坚级别。”

        五级就是中坚,然后加上足够的功劳就能成为正式骑士了。

        冈萨雷斯希望通过展示实力夺回主动权。

        吴忻却想到,这个冈萨雷斯是四级武士等级却只是一个二等骑士见习,说明他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功劳,但是却能得到公费旅游的机会,再加上他优良的装备,吴忻意识到这家伙八成是个官二代。

        公费旅游和出国培训机会总是属于有后台的家伙。

        不过好在他还知道要抓住团队控制权,先展示了实力,没有任由两个法兰西人掌握一切。

        安塞娜立刻表示了对冈萨雷斯的支持:“四级武士?你还那么年轻,真是了不起,我是二级武士,协助慕尼黑的执法武士抓不过不少歹徒。”

        她的赞美让冈萨雷斯露出了自矜的笑容。

        “我是三级牧师,不过我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刚刚又用了一个造成中伤,所以今天只有两个治疗轻伤和两个治疗微伤能用了,还有一个祝福。”这大概就是迪莉雅敢和神甫对着呛的原因,但是吴忻觉得这个水平的牧师对神甫无礼应该不至于那么轻描淡写,至少不能一点惩罚都没有。“哦,对了,我的钉头锤中含有秘银,算是中坚级别的武器。”

        武器和武士似乎有类似的评价系统。

        “我是三级游荡者,有不错的匕和皮甲,而且我的一瓶蓝心水母毒素也被阿尔法给送来了,这也可以算是中坚级别的毒物了。”这也是让维尔福相信轮回世界力量的一点,这瓶对一个骑士见习来说价值不菲的毒素他藏得非常好,可是刚刚却出现在了他的兜里。“唐格拉尔也是三级武士。”

        “我大概可以算一级武士。”吴忻觉得自己这具身体比特里似乎强一点,如果不是被维尔福和吉格斯围攻,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你们都这么精确地知道自己的战斗力吗?”

        吴忻对于这个世界判定实力的方式很好奇,这种精确的等级对于评估和计划是很有用的。

        “他们能精确制导自己的等级是因为医院骑士团有标准测试的,至于施法者根据可以使用的奥术和神术,可以精确知道自己的等级。”迪莉雅对吴忻的问题不奇怪,只有大城市和强力军事团体才有大规模的战斗力精确能力。

        “不要谦虚嘛,你可以算一级武士里比较强的。至少抗击打能力很突出。”维尔福从牙齿缝中挤出了一个微笑。

        他和冈萨雷斯之间绝非朋友,相比起来他是想要拉拢吴忻的,但是他也不愿意太主动以免失去主动权,他故意挑明和冈萨雷斯的矛盾,其实就是想要让吴忻主动向他靠拢。

        维尔福一点也不担心吴忻和冈萨雷斯会一起反对自己,这个盛气凌人的西班牙人绝不可能看得上吴忻,正如他所料的冈萨雷斯听到吴忻的实力立刻露出了一个皱眉的表情。

        吴忻猜测维尔福还有一个目的,只要冈萨雷斯不愿意信任自己,那么他们两个法兰西人就能控制住队伍的主导权。

        一旁的安塞娜忧心忡忡地说:“我们的实力似乎太弱了。”

        维尔福早就等着这一句,他立刻接口:“哈哈,不要担心安塞娜小姐,我早就注意到了问题,阿尔法大人怎么会那么幸苦地让我们来送死,他不是给我们提示了吗,那个支线任务就是他给我们的帮助,没有惩罚就是提示,他鼓励我们去找到伯爵的两位弟弟,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就能对付那个炼金术士了。”

        吴忻意外地看了一眼维尔福,在这种情况下有这样的分析还算不错了,不过他还是提醒道:“你说得有一定道理,但是这样明显的提示也有可能是陷阱,没有惩罚可能是提示我们这两个援兵很不好得到。”

        维尔福斜着眼睛看着吴忻,撇了撇嘴:“你这家伙不要胡说八道,你知道一个伯爵的实力吗,炼金术士不说,一个伯爵领至少还有好几个中坚等级的武士,富裕的伯爵甚至可能有精锐等级的部下,你根本顶不住一个精锐武士的一刀,没有援兵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

        吴忻虽然觉得还有哪里不对,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维尔福的分析大致还有有理有据的。

        维尔福还想再嘲讽几句,周围的环境忽然生了变化。

        每个人都在看到一个虚幻的金色沙漏突然出现,里面的沙子开始流动,计时开始了。

        广场和光幕都消失,吴忻现自己正身处一处上下左右都是石质的走廊里。

        走廊的两边各有几个房间,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正打开房门,从其中一扇门里走出来。

        当其他人还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吴忻大步走到那个半开的房门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这个仆人被一拳打进了房间,晕在地上。

        “快,我们先进这个房间,走廊上太暴露了。”

        听到吴忻的低吼,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快地进入了房间。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