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四章 分组
    吴忻进入房间后,先蹲下来确认了这个仆人已经昏迷,然后才开始观察房间的情况。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房间里有一个大橱柜,里面放着一些厨具,墙上开着一扇小小的口子,就是窗户也是射击口。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城堡的大体结构,这是一个颇为广大的城堡,他们正位于二楼。

    “我知道该干什么。”冈萨雷斯很不友好,虽然吴忻用了请也无济于事。

    他自认为应该是团队天然的老大。

    不过冈萨雷斯最终还是走到了门口,蹲下身子把耳朵贴到地板上听了起来。

    维尔福微微抬眼,他对吴忻的机敏反应很诧异。

    吴忻一脚踩住了那个仆人的手,然后对维尔福说道:“你把他弄醒,我想阿尔法应该把你的工具也放在了你的身上,我们需要知道伯爵的两位弟弟被关在哪里,还有炼金术士和伯爵的位置,冈萨雷斯先生,请你守住门,警戒从周围走过的人。”

    维尔福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金色的沙漏依然悬挂在虚空中,里面的沙子正坚定地下落,这给每个人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吴忻也知道自己实力不足,太过主动可能会让人不满,但是他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展示自己的能力。

    维尔福最终很不情愿地地拿出了一个漆黑的小皮夹。

    安塞娜在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后,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想要离维尔福远一点。

    迪莉雅也微微皱眉。

    吴忻所料不差,这个帮会分子身上有刑具袋,作为专门负责收账的人物,这是必须的手艺。

    虽然如此吴忻并不支持直接用刑:“让他看看你的工具就好了,告诉他,伯爵小姐已经识破了他丈夫是一个邪恶施法者,她在忏悔时向主教求援,我们是教会派来拨乱反正的,只要他合作就不需要受刑,如果是死硬分子再用刑。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维尔福认为吴忻说得很有道理,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信仰情况,但是想来大部分教会和干扰贵族继承的邪恶施法者总是敌人。

    但是他的动作却不响应吴忻的建议,他不顾两个女士在场,直接脱掉了仆人的裤子,把一根带有倒钩的铁针插进了他的会阴。

    不幸的仆人犹如置身地狱,他的眼睛涨得通红,喉咙里不断起伏想要出大吼。

    但是两个法兰西人极有默契,唐格拉尔在维尔福动手的那一刻,就捂住了他的嘴。

    “我有几个简单的问题要问你,如果你老实回答,我就能让你痛痛快快地死。这样我能抓紧时间,你也能少留在这个该死的世界上一会,这也算是个双赢吧。否则我就只能让你慢慢悠悠地死了,那对你我都不好。”虽然内心认同吴忻的话,但是维尔福不肯再增加他的威望,他相信自己的手段也能成功。

    维尔福一边逼问,一边施刑。

    亲眼见识拷问和在电视里看完全是两回事,吴忻则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刚刚第一个反应过来按住仆人得到的形象分,不能轻易损伤。

    如果是在他原本的世界,那么他处事的能力很快能让他控制团队,但是在这个个体差距力量极大的地方,事情变得困难多了。

    “我什么都说…………请不要再伤害我了………..”

    维尔福勉强可以算专业的刑讯者,虽然没有名师,但是长期折磨欠债不还的倒霉蛋中,他自学成才,对付这个不幸的仆人绰绰有余,仅仅是几分钟,他就把这个仆人的心智完全捏碎。

    城堡的布局,他们所在位置等都很快被一一问出。

    “有人经过。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突然,伏在地上的冈萨雷斯好像抬手示意维尔福安静。

    那个仆人已经满脸鲜血,听到冈萨雷斯的话,他再次想要呼喊,但是唐格拉尔再次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很快,吴忻也听到了金属敲打着地板的声音。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个人的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

    当这队卫兵走到房间门口时,脚步声达到最大,安塞娜脸上的汗水已经滴到了地面上,维尔福和唐格拉尔也好不到哪去,倒是迪莉雅虽然紧张但是吴忻看到她握着钉头锤的手依然很稳定。

    好在这些卫兵的步子很急,并没有进行仔细检查的意思,很快,脚步声渐渐远去。

    确定卫兵走开很久之后,冈萨雷斯抬起头来:“六人小队,实力很弱,好像只有走在前面的小队长勉强是一级武士,其他人比他还不如,根本不算合格的士兵。”

    冈萨雷斯的表现也很不错,甚至比吴忻预期的更好,好太多了。

    仅凭耳朵能得出这么精确的结论?

    看到吴忻怀疑的眼神,维尔福耸了耸肩:“虽然他不是什么机敏的人,但是冈萨雷斯是五级武士,非常接近中坚,这意味着他的五感都达到了敏锐的程度,其中还有一两项特别突出的,我的耳朵虽然不如他,但是肯定比你强一点,我和他的判断完全一样,刚刚那几个人实力都很弱,只有一个略微强一点,不过也就是普通士兵的水平,其他人连合格士兵的水准都没有,只能算是杂兵。”

    维尔福没有再拆冈萨雷斯的台。

    吴忻点了点头:“我一点也不怀疑冈萨雷斯的判断,只是感到奇怪,伯爵的近卫应该不止这个水平吧,而且从他们走路的声音看,人人都有重甲在身,非这么好的装备没有理由给乌合之众,这不合常理。”

    这一下维尔福被问住了,其他人则都露出了赞同的表情,人人都知道重甲是最昂贵的装备,一身优质铁甲的价值远在一个普通士兵之上,全覆钢甲更是贵族的专享。

    “也许这个伯爵非常富裕?哪怕是杂兵都能搞一套重甲?”冈萨雷斯有点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住了。

    “这里是城堡内部,守卫者肯定是挑选后的精锐,不可能是杂兵。”思考了一会后,吴忻也给出了判断:“别忘了这不是我们的世界了,也许敌人的整体实力比我们预计的要弱,所以才会有弱兵配强甲的事情。”

    他不失时机地挥自己看小说的经验:“阿尔法废了那么大力气,肯定不是要害死我们,第一个任务的难度一定是比较合理的。”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祂就是要玩一下我们罢了。”冈萨雷斯的话显然是不该说的,士气是最重要的东西。

    维尔福心里暗暗点头,他赞同吴忻的判断,然后他觉得自己也需要表现一下:“我的情报很清楚,炼金术士在塔楼,伯爵也在那里,伯爵的两个弟弟分别软禁在城堡的东西两侧,我们只有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必须分头行动,才能赶得上进攻位于塔楼的炼金术士。”

    “你们看,这座城堡似乎正在被包围。”吴忻问冈萨雷斯。“你能看清吗?外面的人好像正在组织攻城?”

    “应该是的,那应该是攻城锥。”这个口子很小,可是冈萨雷斯的眼力也很出色。“维尔福,问一问是谁的部队,再问问城堡内士兵的数量,也许我们可以同攻城者合作。”

    “呃……………没有这个必要,一个仆人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维尔福又一次拒绝吴忻,不过这一次他其实是想接受的,毕竟吴忻的建议明显很好。“而且阿尔法直接把我们安排在二楼是有道理的,如果去攻击底层的城门,然后再回来攻击三楼的炼金术士,我们时间就不够了。”

    吴忻看了一眼维尔福身后,那个不幸的仆人已经气绝身亡了。

    这个时候,又是一连串急切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响了起来,一队队士兵快从走廊上经过。

    “他们去守卫城门了,这就是我们的好机会,我们这就行动吧。”维尔福说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刚的一番“工作”他也很幸苦。

    吴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无法再坚持自己想法,现在需要保持团结而非针锋相对,而且他争取主动的努力已经让冈萨雷斯不满了。

    “我、唐格拉尔、西博去西面,冈萨雷斯你带着两位女士去东面。”维尔福很直接说了一个分组。

    吴忻不想激化矛盾,维尔福却步步紧逼,目前的情况下他不想害吴忻,他只是要拿捏一下吴忻罢了。

    维尔福的这个分组吴忻绝不能接受,和两个法兰西人一起,他实力还最弱,就算不会直接下黑手,但是把他当成消耗品是必然的。

    但是他如果拒绝同样非常不利,因为一旦示弱会让他更显的像个累赘。

    “我也认为必须抓紧时间。”更糟糕的是冈萨雷斯这次也支持维尔福,这个西班牙武士虽然实力在这几个人中最强,但是每分每秒都能看到时间流逝让他很焦躁。“沙漏的流量已经过去十分之一了。”

    “不行,这样分配有问题,力量太不平衡,我和冈萨雷斯没有必要在一起,我和切萨雷一路,再加一个维尔福。”从任务开始后,迪莉雅一直保持沉默,但是她这一次却恰到好处地说话了。

    吴忻有点意外地瞥了一眼迪莉雅,现对方也在看他。

    吴忻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姑娘的第一印象可能不大准确,这不是一个骄纵的少女,她对那个神甫的态度必然有自己不了解的理由。

    “好,你是仅次于我的战力,这样是最好的分配。”冈萨雷斯也很快表示了赞同,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该随便表明立场然后又轻易改变。“快点行动吧,这个沙漏真是让人心烦。”

    维尔福也许身手更好一些,但是迪莉雅是牧师而且还有重甲,确实是仅次于冈萨雷斯的战力。

    实力最强的二人意见一致,两个法兰西人虽然不乐意,但是也无法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