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五章 首战

第五章 首战

        城外的攻击者施加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不断有城内的防守者从吴忻他们所在的房门外经过,去防卫大门和城墙。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已经五分钟没有人经过了,看来城堡内已经没有可以调动的机动力了,从这里到主干走廊也没有任何人,我们行动吧!”

        冈萨雷斯站起身来,拿起了他的双手剑。

        “祝你们好运!”

        “你们也是。”

        一行人随即前往主干走廊,然后在那里分道扬镳。

        走出没几步,维尔福就对吴忻说道:“我们两个是主要战斗力不能有失,你走前面探路。”

        “你是游荡者,走前面最不容易暴露,而且能抓住突袭的机会。”迪莉雅抢在吴忻之前反驳了他,而且还加上了威胁。“别让我心烦。否则说不定你受伤的时候,我就找不到材料了。”

        吴忻配合地跟进:“这位神秘的存在阿尔法能给我们的命运点,确实是能改变命运的东西,我们应该抓住机会,一起合作。”

        ‘哼,痴心妄想的英国佬,你们也不数数那些能改变命运的东西后面到底几个零。’维尔福在心里怒骂,不过他终归不敢触怒牧师,只能愤愤地在前面开路。

        走廊中没有多少蜡烛,虽然是白天,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光线,一行三人贴着墙壁快向前移动。

        “跟紧一点,我的神术治不了重伤。”迪莉雅转头对吴忻说道。“对了,会费是什么东西?”

        维尔福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马耳他岛上,法兰西人是英格兰人的十倍不止,但是这里却是一比二。

        “就是一个互助协会的活动费用,在缴纳比例上我和维尔福有点小小的分歧,不过都是小问题。”吴忻的解释让维尔福稍微放松了紧绷的身体。

        “啊,互助协会,我懂了。”迪莉雅很快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她显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深闺少女。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嘿,你们怎么往回走,伯爵大人已经下令了,所有人都要去协助守城…………..”

        这时,一声斥责突然响起。

        走廊里太黑了,一个似乎是管家打扮的人手里拿着一根蜡烛站在前面,他以为是有仆人在逃避战斗。

        维尔福看到说话的只有一个人,毫不犹豫立刻动手,

        他的肌肉正处于紧张状体,一下子爆出了极大的力量,那个管家根本没看清人脸,胸口就被插进了一把匕。

        迪莉雅快步跟上,接住了他手上的油灯,然后把他推进走廊上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也没有人。

        维尔福一手持匕,一手捏住管家的嘴,让他不出声音。

        吴忻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不过比前一次要强,他紧随而入。

        “穿他的衣服。”迪莉雅一边把管家的衣服拔下来,一边对吴忻说道。

        黑马甲上有一点血,问题不大,而白衬衫上幸运地没有血迹。

        管家身上还有一把短剑,吴忻也抄在身上,然后拿起蜡烛对维尔福说道:“现在我可以走第一个了。”

        受到胁迫的第一是炮灰,拿到武器和伪装后主动第一,则是展示勇气。

        城堡里的士兵都去参加战斗了,少数留着的仆人们都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

        所以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吴忻他们三人非常顺利地通过了两个大厅,虽然有几个仆人觉得他们三个脸很生,但是没人敢来盘问管家打扮的吴忻,伯爵的女婿带来了几个新人,一来就占据了高位,给管理造成了混乱。

        然而到了伯爵弟弟被软禁的地方,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嘿,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伯爵大人有令,所有人都要上城墙!”

        远远看到两个守在门口的卫兵,吴忻就大声斥责他们。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可是卡尔斯大人有令,让我们哪怕是紧急情况下都不可以离开这里。”两个卫兵面面相觑,虽然疑惑,但是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他们直呼炼金术士的名字,是亲信,来硬的。”刚刚拷打那个仆人的时候,维尔福已经知道了炼金术士的名字,一听这两个卫兵的话,就知道无法蒙混过关。

        “小心,这里这么气闷,但是他们都没有脱掉头盔,长戈也始终拿在手里,实力不会差。”迪莉雅也提醒吴忻小心,一路上他们都见到的少数士兵都把头盔拿在手上,没有如此谨慎的。

        “现在就是非常紧急的情况。”吴忻对着两个忠于职守的卫兵严厉地说道,他把一只手放到背后短剑上,昂挺胸地靠了上去。

        “什么?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从来没有………….”两个卫兵直到吴忻他们走到近前,才现不好。

        “你也配问管家的名字?”吴忻一边对卫兵进行最后的迷惑,一边狠狠地撞了上去。

        措不及防的卫兵被吴忻撞到了墙上,他的武器是长戈最重要的就是缩短距离。

        吴忻难的同时,维尔福也跟上起了攻击,他一边也一起压住卫兵,一边把匕朝着卫兵头盔和颈甲间的空隙刺去。

        吴忻用身体和一只手压住卫兵的一条手臂,然后用另一只手把短剑插进他的手臂关节。

        那个地方的铠甲很薄,卫兵的手被钉在了石灰墙中。

        吴忻和维尔福配合地比刚刚更好了,但是和管家不同,这个卫兵并没有立刻被杀。

        卫兵的身体虽然被按住,但是他拼命扭动自己的头,维尔福连刺了几下都没能扎进那小小的缝隙去。

        不过随着吴忻双手都解放出来按住他的头,他的头能扭动的幅度终于是越来越小了。

        维尔福通过头盔的缝隙,已经能看到那张满是汗水、充满了恐惧的脸了。

        “啊,啊,啊。救我啊,救我。”眼看着匕就要挤进来割断自己的颈动脉,这个卫兵出凄惨的哀号,向他的同伴求救。

        虽然他的同伴此时也有自己的客人,迪莉雅的钉头锤是对重甲比较有效的兵器。

        但是多年来一起站岗的友情以及唇亡齿寒的恐惧,让另一个卫兵决定无论如何要救自己的同伴,他拼着被迪莉雅的锤子敲了手臂转过了身,虽然这条手臂立刻麻,但是总算是冲到了同伴面前,而且起了攻势。

        维尔福一看长戈挥来,立刻后退。

        卫兵也不追维尔福,挺近一步,朝着吴忻再次斩下。

        失去了维尔福压力的那个卫兵的一只手也能动了,一起挥拳攻击吴忻。

        距离太近了,吴忻只能勉强躲开了长戈,无论如何躲不开那近在咫尺的一拳。

        他被一拳打中了面门。

        这些卫兵手上带着铁手套,这一拳把吴忻打得满嘴都是碎牙和鲜血,暴露在外的牙神经向大脑出痛苦至极的信号。

        尽管如此,吴忻却没有往后躲,他抱住一只手依然被钉在强上的那个卫兵,让他无法从支援自己的同伴,同时他的身体挡住了长戈的后续进攻。

        持戈的卫兵再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迪莉雅的钉头锤再次命中了他的头盔。

        这一击中蕴含的力量让他失去了方向感,踉踉跄跄地无法转身,把头盔和铠甲之间的缝隙完全暴露给了维尔福。

        相比前面,背部的缝隙本来就要大得多。

        维尔福没有错过机会,他一脚踩中了卫兵膝盖,使他跪在地上。

        然后抱住他的头,从缝隙中把匕插进了他的脖子。

        血液从大血管中喷涌而出,几秒钟之后,这位卫兵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能在失血的寒冷中等待死亡。

        维尔福没有任何迟疑地拔出了匕,紧接着又扑向了被吴忻抱住的卫兵。

        和他的同伴一样,他也被从后面割断了脖子。

        “你们看着走廊,说不定会有援兵,我来找钥匙开门。”杀人对于维尔福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他对吴忻点了点头。“干得不错,小子。”

        “你也是。”吴忻的脸上是卫兵的血,嘴里是自己的血,牙神经依然在哀号,可是他的感官却很麻木。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真正生死较量杀死同类的感觉正在冲击着他。

        “干得不错嘛,而且也没吐,比我预想的要好。”迪莉雅的脸上挂着一丝血迹,她毫不在意,只是拍了拍吴忻的肩膀。

        吴忻回应以微笑,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肯定是笑得非常惨。

        城堡里一片混乱,外面攻城的喧嚣为这场小小的战斗打了掩护,直到维尔福把锁打开,也没有人来到这条走廊。

        他们打开房门,一个打扮得体的老年绅士已经站在门口了。

        “大人,我们是教会派来拨乱反正的。”

        维尔福这一次把吴忻准备的台词用上了。

        但是那位伯爵弟弟看到了救星的反应却很奇怪,吴忻从他血红的眼睛中看不到任何喜色,只有狂躁和敌意。

        他的动作更不是得救的兴奋,他双手舞动,嘴里还说着节奏奇怪的语言。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作,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语言,吴忻却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眼前的人在使用魔法,不仅如此,他还能说出这种魔法的名字。

        “小心!魔法飞弹!”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