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七章 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安排好了维尔福之后,吴忻和迪莉雅再次出。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城堡受到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愁云惨雾,人心惶惶,吴忻和迪莉雅没有再低调行动,这个时候制造混乱比潜行效果更好。

    吴忻和迪莉雅一边走,一边散布谣言。

    “所有城堡里的人,都是支持邪恶炼金术士的叛徒!不论高低贵贱,都要受到严惩。”

    “他们说男人全部要死,投降的女人要用他们父亲、丈夫还有儿子的血洗澡之后,才能活下去。”

    “我们完了,全完了。”

    这个时候,没有人来关心这两个眼生的家伙了。

    到处可以看到满头大汗的丈夫和妻子带着孩子和财产仓惶地乱窜,早就勾搭上的男仆和女佣也在一起收拾细软准备逃亡。

    城堡虽然摇摇欲坠,但是围攻者的包围并不紧密,还是有不少城墙下没有敌人的,找到机会可以逃出去。

    不过炼金术士的布置还是起了作用,当吴忻和迪莉雅在走廊上找到另一路同伴时,他们现对方也只有两个人。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维尔福也死了?”唐格拉尔预料到了另一个方向上也会有危险,但是他没想会是他心中认定的累赘吴忻和迪莉雅来和他们汇合。

    “维尔福没死,我们及时现了我们那个伯爵弟弟的问题,但是他受伤动不了,所以我们把他藏起来了,那位小姐,嗯。”吴忻花了几秒钟才想起这个刚刚认识的女人的名字。“这么说安塞娜小姐死了?”

    “安塞娜太心急了,完全没有戒备,那个家伙突然施展了一个巴拉冈号角,我们三个都被震慑了。”冈萨雷斯眉头紧皱着,看上去非常懊恼。“他施放了两次魔法飞弹后,我才恢复过来一刀砍死了他,没能救下安塞娜小姐。”

    “该死的,那个炼金术士能制造控制心灵的药水,真不知道有多强,而且他所在的高塔肯定会有一些最后的精锐,就我们这个状态根本是去送死。”唐格拉尔丧气地说道,他手臂上受了不轻的伤,只是用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窗帘包扎了一下,血丝还在渗透出来。“你还有治疗神术吗?给我来一个。”

    “不要绝望,上帝会保佑我们,刚刚为了救维尔福,神术只有最后一个了,必须用到更关键的地方。”迪莉雅的话合情合理,唐格拉尔却依然很不满地瞪着她,只是没有了维尔福,他一个人势单力孤也闹不起来了。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巴拉冈号角是二级奥术,这么说他比我们对付的那个更强,我们的那个只能施展魔法飞弹。”迪莉雅消化了刚刚得到情报后意识到了什么。“两兄弟都会施法,看来这个伯爵家族是一个术士家族,不过他们的身体好弱,我们那个弟弟也是仅仅中了一下匕就不行了,我还以为是他被命中了要害,但是你拿那个弟弟被你一刀就砍死了,就算是施法者也太虚弱了,你确定一刀他就不行了吗?”

    “是一刀,你觉得这不可能?”冈萨雷斯的语气说明他觉得迪莉雅的问题是在怀疑他。“施法者中有特别体弱多病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他们整天和奇奇怪怪的原料和药水。”

    “法师确实都喜欢搞那些研究,但是这个家族都是术士,是从血脉中得到施法能力的,术士会调制药水、制造奇物的很少。”吴忻认真地听着迪莉雅的解释,他急切地想要了解更多这种情报。

    但是冈萨雷斯根本没有兴趣充分讨论:“这只是你的猜测,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实是,我一刀砍死了一个能施展二级奥术的敌人,还是你怀疑一个西班牙武士的荣誉?”

    “我们当然不会怀疑你,冈萨雷斯先生,我想确实应该是这个位面的人身体强度比我们要弱,所以能使用二级奥术的敌人会那么容易死,所以那些实力有限的人可以得到优质铠甲,所以一路上我们突破地那么容易。”吴忻一开始就这么猜测过,现在他有了更多证据。“这是那位阿尔法安排的,他为我们安排了难度适合的第一次任务。”

    “嗯…………”虽然吴忻的这个解释削弱了他的威风,但是冈萨雷斯被其中的道理所激励,所以没有再次反驳。“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这么说起来最后的这个炼金术士实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迪莉雅的精神也振奋了起来。“而且就算他强一点也没什么,我们知道了控心药剂的解药是什么。”

    “解药?什么解药?”冈萨雷斯和唐格拉尔异口同声地问道。

    迪莉雅指着吴忻拿着的水壶,向他们解释道:“这里面是那个伯爵弟弟的血,他留下了遗言,家人的血可以做解药,当时如果不分开,一个一个地救人,那大概杀死第一个弟弟后就会得到提示,然后就能救下后一个的,一个施法者总是有用的,而且有一个伯爵弟弟帮我们,就可能让守卫的士兵动摇。”

    “现在看来时间确实是够的,但是当时谁能想到城堡会那么快陷入混乱。”冈萨雷斯知道自己操之过急了,但是他不打算承认。

    “是啊,这个该死的沙漏一直挂在那里。”唐格拉尔知道自己不该一定盯着时间,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虚空中的金色沙漏里还有一半以上的沙子。

    “可是………”迪莉雅还想说什么,但是吴忻悄悄地拉了拉她的手。

    “是啊,当时确实不能确定时间会够,不过现在一定要尽量稳定情绪,安塞娜已经为自己的急迫付出了代价。”吴忻知道,正确与否从来不仅与事实有关,实力更重要,冈萨雷斯有实力坚持自己是对的,所以他尽量迂回地表明自己的观点。“之前抓紧时间也有好处,我们可以安排一个更好的计划。”

    “什么计划?”虽然不打算承认错误,但是冈萨雷斯还是认可了吴忻,在面子得到了保全后,他愿意听一听计划。

    “密之炼金术士所在塔楼是城堡的制高点,对于调动部队是很有利的,但是一旦城墙被突破,想要逃跑就很困难,眼下的这个情况,城堡已经很危急了,就算没有我们,看上去也坚守不了几个小时了,我想那个炼金术士有可能很快就会出逃。如果他要撤退这个走廊是必经之道,两侧的房间非常适合伏击。”吴忻指了指丁字路口尽头的两个房间。

    “你说得都是基于炼金术士肯定会逃的预测,可是万一他不逃呢?就算他要逃,我们也未必等得到,城堡只是看上去摇摇欲坠,实际上再坚持个半天也不算意外。”手上伤口的疼痛很剧烈,再加上同为法兰西人的维尔福生死不明,唐格拉尔非常焦躁。

    “最坏不过还是最后十分钟去强攻高塔,反正我们无论如何不会错过时间限制不是吗。”吴忻苦笑地指了指虚空中依然流动不止的金色沙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