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九章 密之炼金术士
    “啊…………”

    出惨叫的是冈萨雷斯。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他正把炼金术士追得团团转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腰侧传来一阵寒意。

    感受到危机的冈萨雷斯向前一顶,勉强避开了来自伯爵女儿的来自背后的肾击。

    可是这个动作就是他的极限了,接下来的一记腿击他让不开了,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唐格拉尔被伯爵女儿突袭后立刻完蛋,连给队友示警都没做到。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亲爱的,你是无所不能的。”

    “少废话,快点杀了他们,我堂兄的部队马上就要杀进来了。”

    一直在逃跑炼金术士终于敢施法了,他随即开始吟唱施法。

    一个白色的光球在他手中生成。

    而他的情人则继续对冈萨雷斯连续起攻击,她手中一把和她衣服一样呈现蓝色的短剑,显然有元素伤害的属性。

    冈萨雷斯得不到站起来的机会,只能在地上挥舞武器抵抗,不过伯爵女儿依然没能突破他的防御。

    但是来自炼金术士的魔法飞弹就没办法了了,冈萨雷斯的脑袋又结结实实地中了一下。

    当冈萨雷斯第一次被伯爵女儿袭击惨叫时,在迪莉雅和吴忻紧逼之下,另一个护卫最终被迪莉雅的钉头锤命中了一下头部,他虽然有头盔保护但还是昏在了地上。

    她和吴忻都以为另一边情况会更好,有了伯爵女儿的帮助,冈萨雷斯和唐格拉尔对付那个炼金术士问题不大。

    但是听到冈萨雷斯惨叫,回过头来的迪莉雅却现,情况极其不妙。

    唐格拉尔倒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表情凝固在他的脸上,他的心口上有一个完全开放的伤口,可以看到心脏已经被搅碎。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预期中应该支持自己的伯爵女儿正在攻击冈萨雷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冈萨雷斯倒地,然后胸口中了一个魔法飞弹,铠甲被命中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凹陷。

    伯爵女儿立刻攻向了这个铠甲上的弱点,冈萨雷斯想要挥剑抵抗,但是连遭重创之下,他的双手已经失去了力量,两个人的武器相交,他的长剑被那把寒气逼人的蓝色短剑震飞了出去。

    冈萨雷斯已经能感受到那短剑带给心口的寒意了,可是他力气已尽,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了。

    就在这时,他身上忽然亮起了一阵白光,迪莉雅的神术“治疗轻伤”及时赶到了。

    得到了治疗的冈萨雷斯得以恢复了部分行动能力,他奋力动肌肉,把自己微微移动了几寸,终于躲开了致命的一击。

    “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出了一声惨叫。

    伯爵女儿的蓝色宝剑绝非凡品,虽然没能洞穿冈萨雷斯的重甲,但是这一击带来低温让冈萨雷斯整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不过虽然如此,冈萨雷斯却不顾一切地用牙齿咬住了这把蓝色的凶器。

    伯爵女儿全力回抽,也没能把短剑从冈萨雷斯的嘴里抽出来,

    这个时候,费舍尔已经冲到了他面前,钉头锤对着伯爵女儿的脑袋狠狠砸下。

    伯爵女儿只能放弃了武器,向后退开。

    毕竟相比寒冰短剑来说,还是头颅更宝贵一些。

    “你这该死的蠢货还不快给我来一个猫之优雅!快点和他们做个了断!”

    一边后退,伯爵女儿一边用和她美丽容貌毫不协调的刻薄语调骂道。

    “好,好,这就做个彻底了断。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炼金术士一边回应,一边从长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瓶,然后朝着费舍尔扔了过来。

    玻璃瓶砸在了地面上,里面的液体立刻气化,十秒钟之后,绿色的雾气就弥漫在整个走廊里。

    吴忻立刻摒住呼吸,可是极其痛苦的感觉还是很快从从鼻子和眼睛中蔓延开来。

    “你疯了?!这会把我也给….咳咳咳…”伯爵女儿惊诧欲绝,这显然不是她和炼金术士约定好的计划。

    “别说话了,亲爱的,这可是模拟了五级奥术酸雾术的高级货,摒住呼吸你都很难坚持半分钟。”早就喝下了碱性中和剂的炼金术士丝毫没有受到酸性毒气的影响,他先嘲讽了自己的情人,然后又笑呵呵地看着迪莉雅。“哎呀,这位小姐,加奔跑只会让你死得更快。”

    虽然已经尽力不吸气,但是加冲刺无可避免地会接触到更多酸雾。

    迪莉雅冲了几步之后,终究还是在炼金术士面前两步倒了下来,她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是毒气攻击的是呼吸系统,再强壮的肌肉失去了心肺的支持,也只是很棒的蛋白质而已。

    而怒气攻心的伯爵女儿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她也很快跪倒在了地上,不过虽然痛苦她还是要诅咒自己曾经的搭档和情人:“咳咳咳,你这该死的家伙,我堂兄狡猾无比,你以为你跑得掉?他的包围圈只是看上去不严密罢了,咳咳咳,没有我带你走密道,你根本逃不出去。”

    “亲爱的,你多虑了,你因为没有术士天赋而没有继承权,心怀不满动叛乱,这事我一个外人难道能阻止吗?我和你又没有正式结婚。你死之后,我对你堂兄还有什么威胁?我只是一个垂涎你美色的炼金术士罢了。当然了,他确实有可能比较小心的那种人,但是你也知道你们黑森伯国名为伯国,实际上是公国等级的诸侯。他这么一个野心勃勃、自身又极为强大的术士领主哪怕是皇帝也要忌惮三分,难道他会用不上一个善于调制各种炼金药剂的谦卑仆人吗?”,密之炼金术士得意洋洋地说着,他在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时候,就制定了这个备用计划。“哎呀,这位先生,你的策略就很正确。对,用湿布盖住口鼻,坚持住,你说不定能多活一分钟呢?”

    密之炼金术士信心十足,任何人都无法这样的情况下思考应对策略,只能痛苦地死去。

    吴忻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了,舌头和呼吸道的粘膜正在传来仿佛好几天没喝水一般的疼痛,而且还在急剧恶化。

    拿着湿布的手更是犹如被火烧一般。

    不过最剧烈的痛楚是从牙齿传来的,好几颗牙齿的表层釉质已经被腐蚀掉,里面的牙神经直接暴露在酸雾中,它们正在向大脑传送无可比拟的痛苦哀号。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吴忻依然能够保持冷静。

    多年同大海搏斗的经历让他知道,情况越是困难,越是不能放弃思考,盲目行动。

    当然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法想太复杂的事了,不过也没有必要。

    密之炼金术士想得没错,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思考,然而吴忻不需要思考,他早就考虑过计划如果不顺利,该如何补救。

    虽然迪莉雅和冈萨雷斯制定的计划看上去挺不错,但是吴忻从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切顺利”上。

    事情总会起变化,多算者方能生存。

    他用牙齿咬下一块垂到地上的窗帘,抵抗着大脑要休克的本能,用自己口中的血水把它浸湿了。

    “哎呀呀,真是顽强,看来这次生存挑战的胜利者肯定是这位英俊的,哦,曾经英俊的小伙子了。”密之炼金术士不相信还有什么意外。

    但是意外总是时刻存在,吴忻并没有如他预期的那样把这块步盖在自己的脸上。

    “哎呀,你这是干什…?不!”

    在几乎失去了视觉的情况下,吴忻依靠记忆把这块湿布盖在了一直倒在墙边的老伯爵的脸上,然后水壶里剩下的血全部倒了下去。

    从表面上看,这个解药似乎又是一个陷阱,伯爵女儿根本不是被药剂控制了,她是被密之炼金术士用更古老的手法给利用了,但是吴忻根据他对“轮回世界”的了解,觉得伯爵弟弟死时的情报不应该完全是陷阱。

    如吴忻期待的那样,一直萎顿在地上的老伯爵在布盖在脸上的一瞬间,浑浊的眼睛就恢复了清明。

    他的实力比自己的兄弟要强,所以本来就没有被药剂完全控制,并没有参与对吴忻他们的攻击,兄弟的鲜血从他的口鼻中渗入他的血液后,他立刻恢复了自由意志。

    炼金术士知道不妙,他又把手伸进从怀里,打算拿出另一瓶药剂。

    老伯爵的动作却出乎意料的迅,他的身体状态不好,如果不是行将就木也不会找来觊觎他权位的野心家,而且酸雾术对他也是威力巨大,可是对炼金术士的仇恨激了他最后的生命力,而他弟弟的鲜血解开了控制他心智的毒药,那块湿布本身又减缓了酸雾在他体内蔓延的度。

    他奋力捡起了女儿落在脚边的寒冰短剑,然后在酸雾中吟唱了起来。

    酸液腐蚀了他的舌头和口腔,但是他依然咬字清晰,毫不含糊地施展着魔法。

    寒冰短剑迅瓦解,一个威利强大的魔法在他手中开始成型。

    虽然湿布让老伯爵的声音若隐若现,但是炼金术士依然听懂了那蕴涵着强大力量的咒语,酸雾也干扰了他的视线,他意识到自己来不及杀死老伯爵了。

    他转身向后逃跑。

    他冲到走廊的拐角,再有一步就能转过去了,可是就是这个时候,他的后背忽然一凉,然后是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传来。

    一个巨大的冰锥把他贯穿,然后把他钉在了丁字路口。

    炼金术士的身体犹如一串肉一样,被挂在冰蓝色的长签上。

    “爸爸,我好痛…”

    “没事,没事,爸爸在这里….”

    失去意识之前,吴忻听到了父女间最后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