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十章 一级术士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吴忻自己似乎又一次回到了沐浴着金色光幕的白玉广场之中,说是似乎是因为他的视线很模糊,只能看到一阵模糊的金色和白色。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一开始身上依然还带着酸雾带来的灼烧和干燥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没持续几秒钟就消失了。

    他的视线也渐渐清晰起来。

    “真是匪夷所思,群体治疗致命伤有没有这个效果?”出惊讶声的是维尔福,他因为重伤没能参加最后的决战,反而成了受伤最轻,最早恢复意识的人。

    迪莉雅走到了吴忻的面前,沉声说道:“治疗效果也许差不多,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快见效,酸液已经顺着鼻子进了我们的大脑,我很确定当时我们好几个人的大脑都严重受损了,哪怕是某位深得上帝神恩的红衣大主教来救治我们,我们起码要昏迷几天。切萨雷伤得最重,脖子的皮肤完全没了,身体和脑袋之间只有大血管还连着,脸也只剩下一半。最重要的是眼珠,刚刚已经被腐蚀得几乎不存在了,可是现在完全恢复了,这种器官再造是需要先举行盛大的祭祀取悦上帝,然后才能恢复的损伤,祭祀至少价值数万塔勒银币。这位阿尔法陛下…”

    迪莉雅并不愿意承认轮回世界的力量,但是她也无法继续否认了。

    她的话印证了维尔福自己的一些神术知识,他也对阿尔法的威能再无怀疑。

    吴忻虽然被说的很惨,但是也仅仅比其他人多了几秒钟,就完全恢复了,眼睛能观察,鼻子能呼吸。

    “你的表现很不错,切萨雷。”迪莉雅知道,吴忻的身体比他弱,能够做出最后的反击,实在是意志坚定到了极点的表现。

    吴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是因为你们也是如此努力地战斗,水手不能辜负同伴。”

    “唐格拉尔也没活下来?”吴忻注意到广场上包括只有四个人,除了正在说话的费舍尔和维尔福,就还有一个沉默的冈萨雷斯,他正低头思考着什么。

    吴忻的问题让迪莉雅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她摇了摇头:“他被伯爵女儿突袭时就受了致命伤,当然如果能够回归也许就能恢复。不过他没有立刻死去,但是他早就动不了了,酸雾是从下往上蔓延,他趴在地上吸入酸雾最多,没能挺过来。”

    不过她只低沉了一会,就再次对吴忻说道:“切萨雷你真是机敏,要不是你找到了真正需要解药的对象,并及时解开那个伯爵的毒,我们都会死在密之炼金术士的手里。”

    迪莉雅的话让维尔福和冈萨雷斯都抬起了头,维尔福独自躲起来不说,冈萨雷斯当时也躺在地上,吸入酸雾很多,早就昏了,没有见到最后一幕。

    吴忻尽量谦虚地说道:“我只是注意到了阿尔法一开始的话罢了,它说得很晦涩,但是确实指明了被控制的是老伯爵。”

    这个时候,阿尔法的声音再次响起:“密之炼金术士已死,主线任务完成,本次身体修复免费。”

    “每次轮回中,主线任务完成,则身体治疗免费。若主线任务未完成,除扣除双倍于奖励的命运点之外,还要支付恢复身体所需的命运点,伤势越重,所需命运点越多。”

    阿尔法的话让吴忻等人稍微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总算是有这么个“劳保”。

    “处死密之炼金术士任务评价,任务评价中等,未达到抽签标准,额外奖励十个命运点。∮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未获得战利品。”

    “未能对任务世界历史造成任何影响,未能获得任何本源。”

    吴忻对于这个结果有点失望,但是也理解。

    他注意到了最后一句话,对世界历史造成影响?

    这是一个加分项目?

    看来这个密之炼金术士就算不死在轮回使者手中,也很快就会和老伯爵父女一起被外面的大军毁灭了。

    “呃,我是中等,没得到抽签机会,额外得到了十个命运点。”迪莉雅的评价和吴忻一样。“如果救下一个甚至两个伯爵弟弟的话,应该就能得到更高评价了。”

    吴忻点了点头,也对任务做了一个回顾:“嗯,还有就是和城堡外的攻城者合作,也许是更好的解决办法,伯爵甚至他的女儿也活着也可以提高评价。”

    “我是合格,没有达到抽签标准,也没有额外奖励。”维尔福对自己得到的评价能够理解,不过还是有点郁闷,他杀伯爵弟弟的那一战中表现还是不错的,当然后面的一段时间,他没有受到任何威胁,自然是没有高评价的。“大概要中等之上的等级才有抽签机会吧,应该会给更重要的额外奖励。”

    “我也是合格。”冈萨雷斯的实力最强,可是却没有得到最高的评价,但是他好像一点也不郁闷。“不过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协调性大大增强了,好像提升到了五级,成为中坚武士了?”

    吴忻和维尔福一下子都盯着冈萨雷斯看,不过他们都看不出什么。

    但是迪莉雅能够看出来,冈萨雷斯的身体确实比任务开始时更和谐有力了,成为中坚武士是一次质变。

    “那真是恭喜了,你躺在地上的一系列抵抗激了你的潜力,这种生死边缘的较量中很容易得到本质上的提升。”迪莉雅对冈萨雷斯点了点头。“你的气势和姿态确实不同了,面对强敌的心态和魔法的抵抗力一定也大不相同了。”

    “这是最好的收获!”冈萨雷斯非常兴奋,他的长辈在医院骑士团中很有地位,给了他许多便利,这让他成长顺利,但因为缺少实战,虽然有良师辅导却一直未能进入“中坚”级别,这一次他真正吸收融汇了许多经验和知识,也算是厚积薄了。

    这个时候,阿尔法再次做出了一个评价,这次不是保密的,而是所有人都能看见。

    “本次任务医院骑士团队微弱地拉近了主位面和c2o6之间的联系,两个灵魂被流放。”

    两名同伴的命运让剩下的四个人心有戚戚,在沉默了半分钟之后,迪莉雅先恢复了提问的能力:“队伍点数是什么?”

    “权限不足,不能得到相关信息。”

    “如何获得权限?”第二个提问的是吴忻。

    “权限不足,不能得到相关信息。”

    “什么叫位面联系?”冈萨雷斯还是不死心。

    “权限不足,不能得到相关信息。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总之,权限和信息统统不给,或者说要找到正确的问题非常困难。

    阿尔法没有再给提问的机会,它紧接着继续说道:“现在开始,可以用命运点兑换开启。”

    那光彩夺目、无穷无尽的目录再次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视野中。

    上次只看了几个最贵的,这一次要从中挑选能用的。

    ‘只看六十个命运点以下的兑换列表。’吴忻尝试在心中默想,名单立刻大大缩短了。

    “哎,那么多好东西,可我只有五十点命运点。”维尔福再一次被名单顶部那些东西的价格给弄的心烦意乱。“这也太贵了,直接把我从三级游荡者提升到四级游荡者要五百命运点啊?”

    “直接默想五十个命运点以下的东西就好了。”迪莉雅开口让他保持冷静。“就是这个标准,里面的好东西也不少啊。直接提升等级应该是大不合算的,兑换一些可以提升实力的营养剂就合算多了,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换取一些装备和特殊的技巧比较好。”

    “嗯,我一直想要一副铁手套,五十个命运点正好可以买一副。”冈萨雷斯很快选定自己想要的东西,铁质的手套因为制造复杂,价格往往在同品质的长剑之上,即使是冈萨雷斯也一直没有。“可是这么昂贵的武器,突然出现的话,在马耳他岛上是无法解释的啊?”

    医院骑士团作为一个军事团体,对于盗窃的惩罚是很严厉的。

    “应该会有空间类的收藏用具吧?”迪莉雅默念‘空间收藏’,看到了一个名单。“最便宜的空间收纳袋也要三千命运点?”

    这个时候阿尔法的声音再次响起:“兑换物品可以寄存在轮回世界中,我会保护每个轮回者的财产安全,也可以在主位面中使用,但是如果无法保密可能引起不良后果。”

    “那就好,那我就兑换铁手套。”话音一落,一点金光从天幕中落下,包围到了冈萨雷斯的手上,很快,一副黝黑的手套就成型了。

    冈萨雷斯喜不自禁地再次挥舞起了长剑,看来他对此真的是长草很久了:“嗯,每次挥舞都更有把握了,而且本身也能用于格斗,真是好东西!”

    然后他尝试把铁手套寄存,黝黑的铁手套化作一点金光再次融入了天幕中,然后他又把铁手套取回,一点金光再次落下。

    金光起起落落,冈萨雷斯玩得不亦乐乎。

    当冈萨雷斯在存放、取出着他的新装备时,维尔福也看了不少东西了:“哎呀,激活一级术士血统正好只要五十个命运点,但是后面怎么越来越贵了?!还提示我魅力不够,即使兑换术士等级也无法施展一级奥术是什么意思?永久提升一点魅力居然要一千五百命运点?不过总算比敏捷要好一点,提升一点敏捷居然要十五万命运点。”

    维尔福没有兑换魔法卷轴学习法术的想法,他早就尝试过了。

    而吴忻也看看提升基本素质的价格,他提升一点魅力要五十万命运点,而提升一点敏捷只要一百五十命运点。

    他意识到自己的魅力要大大强于维尔福,而敏捷则不如。

    他提升一点智慧需要一万五千命运点,说明他的智力过敏捷,但是不如魅力。

    “目前我们拥有的命运点还是用来换装备比较好,我已经决定了,换一面盾牌。”迪莉雅的钉头锤属于单手武器,持盾对她很重要,她在英格兰常用的木盾没有带到马耳他岛,所以这一次任务她的实力并没有完全挥出来。

    一点金光落下,迪莉雅手中多了一面盾牌,盾牌的材质似乎只是普通的木材,但是上面印着半个紫色的骷髅头却是气势不凡,而且非常精美传神。

    吴忻很快意识到,这个符号和医院骑士团旗帜上的符号有些类似,只是医院骑士团旗上还挂着一个白色分叉八角。

    “这个徽记真是精美啊。”维尔福出了由衷的赞美。“我能从那双眼睛里感受到上帝的一丝威严。”

    “有神力加持才会有如此的效果,应该能增加你一点感知吧,不过这种加持很不稳定,几次战斗就会损坏。而且盾牌本身毕竟是木质的,六十个命运点似乎有点贵了啊?”冈萨雷斯现在心情很好,表现地很友善。“这种木盾最多五个塔勒银币就能买到,去神殿里最多五十个银塔勒就能得到这个程度的加持了,我看了许多商品,大概算一算比价的话,一个命运点差不多就等于一个塔勒。”

    “马耳他岛上什么都贵,这个盾牌四十五个命运点,我还买了点神术施法材料。”迪莉雅的每一个神术都是有成本的。“如果一个命运点算两个塔勒的话,这里价格也和伦敦神殿差不多,不过马耳他岛上的供应很匮乏,还是这里买比较合算。”

    “我准备修一修我的皮甲,再来几种陷阱材料,这个东西可以随时带在身上,不用担心别人看见。”维尔福和其他人一样说出了自己的兑换。

    在此期间吴忻一直皱眉思考着什么,迪莉雅对他说道:“嘿,切萨雷,你怎么想了那么久,你还是直接兑换一级武士等级吧,你…”

    这个时候,一丝金光忽然钻入了他的身体。

    这丝金光进入的刹那,吴忻的身体开始剧烈出汗,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突然烧了?”

    迪莉雅立刻走到吴忻的身边,这个时候吴忻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汗水多得几乎浸湿了衣服。

    “没事,我激活了术士血统,这大概是正常反应?”吴忻恢复了说话能力,但是灼烧的感觉依然在身上。

    “术士?你这家伙真是好高骛远啊。”维尔福对于吴忻的选择不理解,同时也嫉妒。“就算你这家伙的魅力能用一级奥术又怎么样?等级激活代价是几何级数增加的,你根本负担不起,靠你自己更不可能,术士比法师更讲天赋,你这家伙的祖上有出过术士吗?”

    对于维尔福的冷嘲热讽,吴忻完全不加理会。

    其实以吴忻二十一世纪穿越者的本心来说,他更希望能成为一个通过学习得到能力的法师,但是他确实有当术士的天赋。

    他慢慢调节身体,尽可能地适应身上的灼烧感。

    “好了,施法者总是有用的,哪怕术士施法范围要小很多。吴忻你得到了什么法术?能演示给我们看看吗?戏法应该是不用施法材料的。”迪莉雅知道一旦吴忻真的施法了,维尔福和冈萨雷斯都必须尊重他。

    “嗯,我能感受到两个零级戏法,两个一级奥术。”随着感受自己的魔法,吴忻身上的灼热感有增强了,接近了忍耐的边缘,吴忻尽力控制住自己。“两个戏法,都可以直接施展不需要施法材料。”

    吴忻说完,就顺着本能说了几句意义不明的咒语然后抬手一指,一小团拇指大笑的绿色液体就从他的指尖飞了出来。

    “酸液飞溅!”虽然在意料之中,迪莉雅和冈萨雷斯还是一起兴奋地说出了这个戏法的名字。

    “其他奥术就不要施展了,毕竟还要消耗施法材料,命运点是很宝贵的。”维尔福的态度也变得客气了许多,就算只能施展一级奥术,吴忻也是罕见神秘的施法者了。

    “嗯,除了戏法,其他的奥术肯定都需要施法材料吗?”吴忻在“肯定”上加了重音。

    “大部分施法者都需要材料,法师和德鲁伊全部都要施法材料,牧师和术士有很罕见的例外情况,比如神明会对特别虔诚的信徒赐福,让他可以免材施法,有一些术士天生也会可以免材施展有限的几种魔法。”迪莉雅一边解释,一边看吴忻的表情,结合他刚刚的话,她意识到了什么。“怎么?!”

    “嗯,这个奥术,好像我可以直接施展出来。”吴忻一边说,一边在感受着什么。

    “真的假的?如果真的能免材施法,你就达了。”冈萨雷斯也兴奋起来,术士就是很罕见的生物,而能免材施法的术士就是传说中的生物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用的魔法。”

    ‘不大可能吧。’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维尔福不敢说出来。

    “是什么魔法?”迪莉雅话说到一半,吴忻的手突然伸向了她的腰间。

    “喂,你….”迪莉雅心中一阵怒气,她在轮回任务中确实用暧昧的方法缓解了吴忻的情绪,但是那是特殊情况,如果对方因此就把她当成随便的女人,那她会用最严厉的手段来表明态度。

    “啊!”这个时候,冈萨雷斯和维尔福一起出了喊声。

    迪莉雅一低头,自己的腰上忽然出现了一条火蛇。

    更准确的说,是从她腰上的钉头锤上钻出了一条火舌,正缠绕在她的腰上。

    可是她一点也没有感受到温度。

    “火焰之刃!”迪莉雅立刻明白了这是对自己免疫的力量,她伸手拿起了钉头锤,挥舞了几下,火舌随着她的舞动而跳跃。

    几秒后,火焰熄灭了。

    ‘时间那么短?威力也不大对。’维尔福不是很懂奥术,但是记忆中的火焰之刃,似乎应该比这个时间长一点,但是吴忻确实展示了力量,他不敢再直说了。

    “嗯,是次级火焰之刃,不过依然是很实用的奥术,虽然只能持续不到十秒钟,但是既然不用施法材料,那么依然足够让你成为骑士见习了。”意犹未尽的迪莉雅再次把钉头锤递给了吴忻。“再给我来一次,让我试试这奥术的威力,你们来陪练。”

    “好吧,不过等会也要让我试试这感觉。”冈萨雷斯没有迟疑什么。“还有我没有命运点了,不要把我烧伤啊。”

    “那我也要试试。”维尔福自然也不会不凑趣。

    “你们忘了吗,一天只能施展两次……迪莉雅你就算了,你们俩猜拳决定吧……”一直被无视了的吴忻,看着冈萨雷斯和维尔福,双手摊开做无奈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