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十二章 代价
    接下来的几天里,整个马耳他岛上一片鸡飞狗跳。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医院骑士团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军事组织,虽然有收取保护费的灰色团体,但是各种犯罪活动都是比较罕见的。

    谋杀,特别是生在医院骑士团内部的谋杀可不是一件小事。

    甚至连大团长伊莱-亚当都被惊动了,在得到一个骑士见习死亡的消息后,他立刻宣布全岛戒严,并派出了一位骑士团最高理事会的成员来处理这件事。

    当时所有在宿舍里的扈从都被一一排查,每个人都被仔细询问了口供。

    当然,主要的怀疑对象是波兰组的成员。

    吴忻他们这些英语组的人没有受到什么怀疑,然而虽然不是主要被怀疑的对象,他们的生活节奏也因为戒严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扈从的生活很紧张,一般来说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开始紧张的劳动。

    不过这几天吴忻他们被限制了行动,吴忻他们这几天在被讯问之余,就是学习文化课程。

    文化课程的主要内容是拉丁语的读写,偶尔加入一点历史、地理。

    这些扈从在骑士团中的培养定位是基层军官,不识字是无法理解军令的,而来自各地的少年人显然不能再学各自的语言,哪怕本来受过启蒙教育的少年也要重学拉丁语。

    这对大部分少年人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吴忻来说则完全是另外的情况。

    “在地中海的东部,在伟大的十字军东征后,曾经建立过好几个信奉上帝的国家,其中最强大的就是耶路撒冷王国,其次是安条克公国…..”

    “鲍德温四世曾经在蒙吉萨之战中大败萨拉丁…..”

    “耶路撒冷王国的灭亡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从哈丁战役惨败到王国最后的城市阿卡陷落,其中有大约一百年的时间.”

    “真十字架在哈丁战役中挥了巨大的作用,召唤出了一位侍奉上帝陛下的强大天使,但是……”

    “鲍德温四世如果有五十岁寿命,能不能改变耶路撒冷王国的命运。这就是今天的作业,请大家准备八百字的议论文,要言之有物。”

    在讲台上说话的正是吴忻,原本负责这些课程的应该是艾尔兰神甫,但是他在两天的课程中就现吴忻的拉丁语说得不错,而且历史和地理的知识相当丰富。

    因此他就尝试着让吴忻“上台说一说他的看法”,他现吴忻确实能讲好几种语言并通晓许多历史掌故,而且还有不错的教学技巧,完全有能力代替他授课。

    然后艾尔兰牧师就消失地无影无踪,或者说去“完成更重要的工作了。”

    教授们总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上课么丢给研究生就行。

    吴忻对于能得到助教的职位还是很高兴的,这份工作有每月五个塔勒的津贴,还能借到一点牧师的权威,这让他有了对抗吉格斯和基恩的资本。

    当然如果暴露自己的施法能力,那么肯定立刻就能让这两个威尔士人不敢妄动,但是吴忻觉得这还不是翻出底牌的好时机。

    “吉格斯,你的上一篇文章文不对题,完全没有中心思想,希望你这一篇有所改善。”

    “还有你文章中有许多低劣的语法错误,让我怀疑你有没有认真学习,是不是真的尊重上帝!如果你这一篇中依然如此,那么你很快会得到艾尔兰神甫的亲自训导。”

    艾尔兰神甫说过,谁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逼的吴忻叫他回来,他就让谁好看。∮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吴忻走到吉格斯面前,把一个写着大大“e-”评价的文章交给他:“你这样恐怕很快就无法再马耳他岛上呆下去了,也许去守卫黑大6海岸线上的城堡更适合你。”

    文化课对所有扈从来说都很重要,新来的扈从会根据表现被分派各种任务,文化课的成绩也是表现的一部分。

    守卫黑大6的据点是最危险的任务。

    呆在岛上相对安全,而且可以得到比较好的训练,基恩和吉格斯都当了好几年扈从,但是一直都没有去执行过太危险的任务。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水平过得去,而是因为他们有负责分配任务的法兰西骑士的庇护。

    艾尔兰神甫没有动力去对抗这股势力,吴忻可不同,他同这两个爱尔兰人之间的矛盾是很直接的。

    “呵呵。”吉格斯没有立刻反唇相讥,但是他也不掩饰紧咬着的牙齿,他自信只要最后有一个正式骑士给自己打个招呼,艾尔兰神甫绝不会为了吴忻给自己难堪。

    吴忻已经在其他地方展示了自己的胸怀,他完全没有计较英语组的其他扈从那天坐视他被维尔福殴打这件事,反而请他们大吃了一顿。

    但是对于小人进行报复也是理所当然,否则难免被认为是软弱,而且吉格斯的拉丁语水平确实是所有英语组扈从中最差的,如果不算基恩的话。

    “基恩,你有进步,继续努力!”

    但是吴忻对于基恩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宽大态度,给了他狗屁不通的文章一个“B+”。

    一方面他要分化对手,另一方面吴忻也不想课堂纪律立刻失控。

    虽然他可以借助艾尔兰神甫的力量,但是教授讨厌捣乱的学生,也不会喜欢没用的助教。

    在这几天里,吴忻已经明白月薪五个塔勒可是一份高薪工作,哪怕是马耳他岛这样物价极高的地方,一个塔勒银币也能买好几十斤黑麦。

    五个塔勒的月收入已经能维持一个小家庭最低限度的生活了。

    虽然骑士团哪怕再困难也保证了扈从的吃住是不要钱的,但是住的条件就不说了,食物也是仅能维持生命,要想稍微过的好一点,也就是能偶尔吃上一顿肉,或者购买一些武器装备都是要自己想办法的。

    总而言之这是个很不错的工作,因此吴忻当然要小心地保护自己在领导面前的形象。

    接下来吴忻又点评了其他英语组成员上一次的作业,并尽力进行了指导。

    “好了,那么今天到点了,大家就散了吧。”

    所谓到点,其实就是灯油烧完了,扈从们摸黑离开教室,返回同样黑暗的宿舍。

    不过吴忻和小特里最后一个走,他们还要把教室收拾一下,吴忻并没有如艾尔兰神甫那样把这个工作丢给扈从,他非常谨慎地使用自己的权力,尊重神甫的权威。

    “切萨雷,我刚刚听到吉格斯这个家伙似乎在悄悄咒骂你啊。”小特里这几天已经完全和吴忻结成了统一战线,依靠吴忻的帮助,他也得到了床铺上一个比较好的位置。“这个家伙说就算你这白脸识几个字又怎么样,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成为正式骑士,他在胡说对不对?”

    “他当然是在胡说,文化课程是很重要的,要想成为骑士见习,文化其实比武力更重要。”吴忻的话是事实,毕竟医院骑士团是一个军事团体而非街头帮派,对手是其他国家的军队而非另一伙混混,个人战斗力相比组织性纪律性的重要性是大大不如的。

    但他的话也是谎言,这几天吴忻已经从其他资深扈从那里了解到,吉格斯当初对他们说得那番扈从永远是扈从话虽然是恐吓,但是也是真实的哀号。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大部分扈从会死在和异教徒的战斗中,能成为骑士见习都很罕见,而正式骑士除了极少数例外几乎全部没有当过扈从,大部分都是出身在能够给医院骑士团高额捐款的家庭,或者是家族在骑士团内部已经有几代人的经营,医院骑士不能生孩子,但是总有侄子、外甥,或者称为侄子、外甥的私生子。

    最后就是自身实力比较强,拥有精锐以上实力。

    总之,一开始就要从骑士见习起步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艾尔兰神甫对他们的文化课并不关心,反正只有最低程度的文化就行了。

    总会有新人来到这个岛上,这个岛上也负担不了太多人口。

    “切萨雷你真是一个好人!”依然懵懵懂懂的小特里给他了一张好人卡。

    小特里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在吴忻的催促下才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对了,那个,切萨雷,他们都说你成了法师老爷,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法术呢?不过如果要消耗很多施法材料的话算了。”

    “哈哈,没关系的。”吴忻对于自己伙伴少年人的好奇心非常理解,而且他确实可以不用施展施法材料。

    “哇!!!”小特里的匕上创造出了一个火花,他出了一声兴奋的大叫。“我的手怎么不烫….”

    看着小特里兴奋的样子,吴忻也很满足,身体年轻了,他才能重新做这种不太稳重,但是可以让人轻松的事。

    “对了,马上要给法国佬交会费了,你的钱筹好了吗?艾尔兰牧师已经把第一个月的工资给了我,我可以借给你的。”虽然因为唐格拉尔之死,所谓的“扈从互助会”收敛了活动,但是会费还是要交的。

    而且因为死了一个收钱的打手,达达尼昂严令要严格执行规矩,以再次展示互助会的力量和威严。

    因此维尔福虽然有意交好吴忻,但是也无法免去他的会费。

    吴忻暂时没有和这个社团较量的实力,目前经济也比较宽裕,因此决定不做出头鸟,把钱交了算了。

    他知道小特里的父亲没有给他多少生活费,想要提供一点帮助。

    岛上的城镇并不繁荣,工作很难找,报酬很有限。

    “你不用担心,切萨雷,今天是戒严的最后一天,我能到镇上找到工作的。”不过小特里非常坚决地拒绝了吴忻。

    在反复核对了口供之后,伊莱亚当总团长突然中止了继续探案,宣布唐格拉尔是死于“急病”,明天岛上的生活就要恢复正常节奏。

    “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尽管开口。”

    “我会的,你放心好了。”

    匕上的火焰早已经熄灭了,黑暗中,吴忻看不到小特里的脸,但是他知道此时那张还带着稚气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坚毅。

    他有少年的探索欲,也有男子汉的自尊心。

    回到了床上,吴忻难以入睡。

    他的身体很热,每次施法都是如此,而且越来越热,越来越难受了。

    他思考着轮回世界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他能够这么快让艾尔兰神甫放心地翘班,是因为他用三十点命运点兑换了一个“通晓历史”的专长,剩下的五点他换了一点通用施法材料以备不时之需,虽然他施展“次级火焰之刃”不需要施法材料,但是他另外还有一个一级奥术,施展时需要施法材料。

    施法材料有各种来源,有些比较普通,动物身体的一部分,某种矿石,有些就很珍贵,比如罕见的植物或者冰川的核心。

    但是不论哪种材料,都需要在加工后,才能作为施法的媒介。

    这种加工不仅需要中级以上的法师来操作,还需要规模不小的实验室。

    这些条件让任何材料都价格不菲。

    五个命运点的材料,还填不满一个小小的袋子里,吴忻把它收在自己的腰带内。

    历史知识再加上他本身作为海员的地理知识,以及会说好几种语言,这才让艾尔兰神甫这么快给了他这个职位。

    兑换的那一天,他现自己只需要其他人一半的命运点,也就是二十五点就能得到术士等级,而且有足够的魅力来施展奥术。

    在思考了一会之后,他就做出了选择。

    兑换了一级术士,再兑换了“通晓历史”专长,对于吴忻这个穿越者来说,这是很有用的知识。

    他本来就算得上是一个历史爱好者,但是他原来的世界中绝对没有奥术和神术,因此作为穿越者,他迫切地需要了解更多这个世界的常识。

    这二十五点命运点花得很值,他不仅得到了足够的常识,还让他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

    只是半价兑换术士似乎有点后遗症,使用了魔法后会有轻微的不适感,这种不适感随着他使用奥术而增强,使用其他的奥术没有什么,就是每次使用免材的“次级火焰之刃”都会让他产生烧心感,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免材施法必然的代价。

    因为自己的历史知识中没有相关信息,吴忻谨慎地去寻求帮助。

    医院骑士团顾名思义,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信徒提供医疗服务,至今依然以高水平的医疗水平闻名,许多高级骑士都是优秀的医生。

    他去找过专职医生和艾尔兰神甫,他当然会保密自己的才能仅仅描述自己的不适,对于他描述的症状他们都没有把握,猜测这也许是术士血脉觉醒后常见的现象,他祖先的记忆或者是经历有可能会在他的梦中重复。

    很多术士的性格和理念会受到祖先的影响,有些强大的术士甚至会变得非常执着于完成祖先的遗愿。

    这可不是吴忻想要的答案,这具身体的祖先和他的灵魂没有关系,他不想要这个身体的关系和财产,也不想要胃完成他的愿望。

    但是吴忻也别无选择。

    艾尔兰神甫努力给吴忻做了一些解释,术士是传承有序的施法者,一个术士的祖先中必然有术士。

    而吴忻不免旁敲侧击地做了一些试探,他抱怨了一番施法材料的昂贵后,艾尔兰神甫就提起了“免材施法”。

    吴忻由此得知,哪怕仅仅是部分奥术可以免材,也是这个世界最罕见的才能,因为越是高级的奥术越是需要更多,更昂贵的施法材料才能激。

    大部分能免材的施法者,都被记录进了历史之中,能够免材施法的法师无一不是历史上光彩夺目的人物。

    而术士因为传承的关系,这种才能更加记录清晰,父子术士往往会有大致一样的免材奥术列表。

    稳定拥有免材施法这个才能的术士脉络都强大,基本都是贵族。

    这些知识让吴忻深感“通晓历史”还不很不够,轮回世界兑换列表中还有“专精历史”和“历史学家”,这两个等级。

    不过这两个等级分别需要两百点命运点,两千点命运点。

    即使有了那么多的命运点,吴忻也不觉得会去兑换这些东西。

    翻来覆去了许久,吴忻终于忧心忡忡地睡着了,最近他的睡眠很不好。

    几乎每天都会经历一个奇怪的梦境,相比这个梦境的痛苦,施法后的烧心根本不算什么。

    又一次,吴忻现自己的意识再次清晰了起来。

    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广大的冰冷海洋之中,头顶上是万年不化的冰层,四周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冰水。

    他的思维完全麻木了,就好像被压缩进了一个狭小的孔洞,又好象被撕扯为无数个碎片。

    这个无声、无光、无温的世界仿佛被压缩到了极点,又好像比他了解的宇宙还要辽阔。

    时间和空间都失去了意义。

    就在吴忻完全要在这寒冷、孤独中完全失去自我,甚至忘记自己的是什么的时候。

    吴忻忽然被一束从天而降的光笼罩了。

    吴忻顺着光线看去,他看到在黑暗世界的尽头,那里有一根穿透了世界的火炬。

    它是如此高大巍峨,比山岳更有威严,比太阳更有力量。

    火炬上有光明散,正是这光为吴忻迷失的灵魂提供了庇护。

    虽然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来没有得到过父母关爱,但是吴忻在刹那间就找到了这种形容这种感觉的说法,这是母亲的怀抱。

    如此温柔,如此宁静。

    她在保护我!

    母亲!

    虽然吴忻自以为早已经能够接受孤单,但是当这幸福降临的刹那,他完全无法抗拒。

    就在他为这种幸福包围,几乎要哭泣的时候。

    一切幸福的源泉熄灭了,火光消失在了黑暗中,随之而来的温柔和宁静也都消失地无影无踪。

    “不要离开我!”

    “不!”

    “不!”

    哀求、哭泣、歇斯底里地大吼都没有意义,光暗交错,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最深的漆黑和绝望的死寂。

    火炬熄灭了。

    黑暗的潮水压倒了火焰,火星四散,迅被冰冷的海洋吞没。

    黑暗中,一个威严至极,但又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吴忻的脑海中响起,本已经麻木的大脑再次恢复了理解的能力。

    “独自……..寻………..,不要信任…………,只能信任温暖和光明。”

    寒冷和孤独完全支配了吴忻,得到又失去,这痛苦更胜过刚刚的痛苦千万倍。

    所有的火星都熄灭了,只有最后的一个光点经历了一切折磨后,漂浮到了吴忻的身边。

    吴忻挪动自己麻木的身体,用尽全力抓住了那一点微如萤火的光芒,然而光芒从他手中划过。

    最后,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执念在不断回荡。

    “去找回道标…………….”

    “去找回道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