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十三章 打水

第十三章 打水

        和前几天一样,吴忻是被冻醒的。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天依然是黑蒙蒙的。

        成为术士后的每一夜,吴忻都要经历这短暂得到后又失去的痛苦。

        梦中的记忆非常模糊,吴忻已经忘记了大部分细节,只记得自己曾经得到,然后又迅失去的幸福感觉。

        梦境最清晰的部分,就是那火炬熄灭瞬间的惶恐,还有就是找到“道标”的急迫感。

        这个道标如果完全熄灭了,到底会有什么后果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那种寒冷和孤独让吴忻绝不敢不努力去找。

        这个道标的线索对吴忻来说不是完全没有,那块红宝石现在就在他的胸口,那是他身体上唯一温暖的地方。

        这块宝石和道标显然有某种关系,但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他只知道,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道标,换回那刹那永恒的温柔和宁静。

        不惜一切代价。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又冷又饿。

        但是法术都已经恢复了,这说明他已经确实休息过了。

        他在床上又挣扎了一会,天色亮了起来。

        “上帝赐光,众生感恩。”

        “上帝赐光,众生感恩。”

        第一丝光线刚刚射进宿舍的时候,走廊上传来值日扈从的呼喊,扈从的一天开始了。

        昨天晚上戒严已经解除了,那么扈从就要开始劳动了。

        “唯敬上帝。”

        “唯敬上帝。”

        扈从们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祷告上帝,然后一天才正式开始。

        “该死的,怎么水壶被烧坏了?谁要是被我现在捣乱有他的苦头吃。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拿起水壶要倒水的吉格斯骂骂咧咧,水壶是最难被烧坏的家什,上面出现了黑色火痕确实让人奇怪。

        吴忻强忍着虚弱,和扈从们一起完成了洗漱,然后一起去食堂领了一份早餐。

        那是看不到任何菜叶的菜汤,和一块硬的犹如石头一般的黑面包。

        迅用菜汤勉强把黑面包泡开,然后吞下。

        扈从们的工作要开始了。

        只有一只眼睛的德弗李希骑士已经在等待他们了,她依然是全副武装的打扮,这在骑士中也是不多见的,这几天吴忻见过的骑士,大部分都是穿便装的。

        “呵呵,小崽子们,你们这几天很开心啊?”女骑士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

        “哪里啊,德弗李希大人,见不到你,我们哪里开心的起来。”吉格斯一溜小跑,对着德弗李希骑士点头哈腰地讨好。

        “哈哈,你这不要脸的家伙。”德弗李希骑士的声音还是那么沙哑,对基恩挥了挥手,又点了两个比较壮的新人。“基恩,还有你、你,留下和我一起练剑,其他人跟着吉格斯,该干嘛干嘛去。”

        “德弗李希大人你就放心吧。”虽然对方已经转头,吉格斯还是保持着四十五度鞠躬姿势,直到对方消失在视线里。

        吴忻这几天已经打听清楚了。

        扈从们一方面根据进入的年份有一个带队骑士,一方面根据语言分成小组,前者是训练组织,后者是工作组织。

        虽然这一年的扈从都归德弗李希管,但是她只会专门训练其中几个,其他大部分人只能跟着小组长从事劳动工作。

        英语组的小组长就是吉格斯,他和这个德弗李希骑士并没有直接统属关系。

        然后一转头,吉格斯立刻昂挺胸地命令扈从们干活:“快点拿桶,动作快,动作快!这几天你们和波兰人都没挑水,训练场和食堂也好几天没有打扫了,泔水桶都要漫出来了,粪坑也都没掏,接下来几天你们有的要忙了。”

        扈从们用来挑水的木桶非常高,矮小的特里比木桶高不了多少。

        吴忻他们每个人拿了两个木桶向着安杰洛城堡走去,作为在海岛上修建的要塞,储备淡水当然是重中之重。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就在这座城堡里,挖了几个岛上最深的水井,以供给骑士和扈从们使用。

        “马厩不仅需要水,还有其他活等着你们,那里的马粪也已经堆了好几天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盯着吴忻。“马匹可是重要的战略物资,这可是最重要的工作呢。”

        他特意在“重要”两字上加了重音,以此来刺激吴忻。

        “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吴忻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情况不利,他不会去争什么口舌之利。

        更何况吴忻并不怕脏活累活,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人类制造的级机械面对大海的考验也不是真的能从容应付。

        疏通堵塞的厕所管道,清理昏暗潮湿的底舱,铲除缠在净水网上的不明生物,这些都是很普通的海员日常工作。

        吴忻的反应让吉格斯有点失望,不过他没有再说什么。

        他本来要继续折磨吴忻,一定要让他屈服,而且吴忻代课的这几天一直在找他麻烦,更让他决心要来个狠的。

        但是维尔福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这一次居然让他不要为难吴忻,还让她安排个干净的活给这个该死的小白脸。

        吉格斯恼火非常,好在昨天晚上他又出一计,总算是不会让吴忻好过。

        看着咬紧牙关挑着水的吴忻,他冷冷一笑,有了个神父支持就敢和我作对?

        等会有你好受的。

        一路上,他们看到不少骑士见习和扈从在正式骑士的指导下下,认真地进行战斗练习,甚至于有一组人在小小的操场上骑着马练习冲刺。

        刚刚只比他们早一步走开的德弗李希骑士也已经带着十来个不同小组的扈从在训练,她的态度还是那么粗暴,一个扈从因为动作稍微不到位,立刻就被她狠狠地揍了一拳。

        走过城堡内教堂的时候,吴忻看到了迪莉雅,她正和艾尔兰牧师祷告。

        吴忻的视线被一直注意着他的吉格斯看到了。

        “嘿,你看什么呢,那都是二等骑士见习,你这个挑粪的还想和美人有什么关系不成?”

        吉格斯的话非常恶毒,但是吴忻并不理睬,他只是有点意外,才这么几天迪莉雅已经又上升了一级了?

        一路上除了骑士见习之外,吴忻还看到了普通士卒,这些人的日子就比扈从们还要难过了。

        几百士兵和从当地征募的劳工一起,在修葺城堡,加高城墙。

        马耳他岛上没有采石场,只有一个石灰岩矿,就在城堡的旁边。

        开采石灰,然后加工为建材是很重的活,需要极多的人手。

        一袋袋建材都要用人力提升到十几米的高度,哪怕有一头老黄牛做主力,依然需要几十个人汗流浃背地工作。

        到了水井前,尽管身体状态不佳,吴忻还是很快打起了两桶水。

        水桶一提上来,吴忻就把脸埋进去,深深地喝了一大口,然后把水涂抹在自己的身上。

        冰凉的井水让灼热的感觉稍微缓解了一点,吴忻抬头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还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认真地观察自己的脸,这确实是一张英俊到足以引起嫉妒的脸庞。

        鼻梁英挺、眼睛秀美,嘴唇也恰到好处,唯一的不足就是下巴略微有点前突,不过瑕不掩瑜确实足够让一脸麻子的吉格斯愤懑。

        “嘿,你个小白脸偷什么懒?快点把水送过去。”双手空空的吉格斯看到了吴忻的动作后,立刻斥骂了起来。“水也挑去马厩,快点,快点,都跑起来。”

        吴忻也不多话,直接挑起水桶,向着城堡的制高点送去,马厩就在那里。

        马匹要消耗很多水,又是贵重的战略物资,因此优先得到补给。

        十几个扈从,一个个地挑着水,顺着城堡里的阶梯一步步向着马厩走去。

        队伍在行进的过程中,迅分开拉长,身材瘦弱的特里很快落到了最后一个,他咬牙坚持着没有掉队,虽然在家里也经常干活,但是这么大的木桶对他来说实在太勉强了,浑身热的吴忻自己也是勉力支撑,实在也帮不了他。

        他的表现让吉格斯有点意外,他早已经注意到了吴忻这几天一直睡不好,原本以为有机会嘲笑这个小白脸几句。

        不过他也没有失望,只是露出了一个阴狠的笑容,然后继续跟着扈从们一起跑到了马厩。

        城堡不大,虽然挑着水,而且这条路有不小的坡度,但是二十分钟后,吴忻他们就来到了城堡的最高处。

        “你们三个跟我来,先清理一下这里。”到了地方,吉格斯点了最前面的三个人,跟着他走进了一处排屋。

        这个房间就在马厩旁边,可是似乎是住人的地方。

        走进房间,吴忻看到屋子里有个一脸不耐烦的少年。

        他的个头不高,脸上满是雀斑,看上去和至多也就十六七岁罢了,但是衣服上也有一个八角十字为底的紫色骷髅徽记,这说明他是一个正式的医院骑士。

        他似乎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这么慢?”

        “对不起,对不起,西格尔大人让您久等了。”吉格斯再一次点头哈腰地道歉。

        “不要叫我西格尔大人,那是伯父大人的称呼,你叫我凯文特就好。”这个年轻人叫凯文特-西格尔,他漫不经心地扫了吴忻一眼。

        “是,是,凯文特大人你真是谦虚,不以自己高贵的出身而傲慢,依然兢兢业业地为上帝效劳。”吉格斯的马屁紧随而上,凯文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照单全收。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就是他吗?”凯文特瞥了吴忻一眼,然后呲了呲牙。“还真像你说得那样,是个狡猾的小白脸,快点解决,那个波兰组的小妞还在等我呢。”

        从进入这个房间就是到有问题的吴忻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任何惊慌或者遗憾的表情,他不清楚这个凯文特-西格尔是什么来历,但是从他提及那个“西格尔大人”的话看,他显然是一个官二代。

        “哟呵,还挺倔的?”吴忻的镇定让凯文特更不爽了。

        “就是他,凯文大人,他偷偷地用送给总团长大人的水洗脸,可能还把口水吐了进去,这是对总团长大人的不敬,对总团长大人不敬就是对上帝的不敬,必须给予严惩。”吉格斯一边说,一边对着吴忻笑。

        他笑得非常开心,又一次露出了他那一口恶心的黄牙。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