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十五章 我管你爹是谁
    狭小的房间里,吉格斯犹如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并且嘴里出无意义的嘶吼。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他四处乱转,把桌椅都带倒了。

    内维尔兄弟则惊疑不定,他们的手上都在剧痛,加上吴忻刚刚施法的动作语言和吉格斯的状态,他们心里都有点打鼓了。

    他们并不是爱尔兰人,而是英格兰人,只是因为基恩、吉格斯长期得到法兰西人的支援而在英语组中处于统治地位,所以才服从他。

    虽然参与了不少吉格斯的恶行,他们能得到的好处实际上非常有限,而且吉格斯恶习极多,乱花钱到对上级的定期会费都要拖欠,对他们就更是苛刻了。

    因此要他们一起欺凌弱小是可以的,面对任何意外,他们就士气可疑了。

    吴忻接下来的动作给了他们的信心重重一击,他挥舞双手,急地吟唱着某种语言。

    虽然无法理解内容,但是他这一次他们都确定吴忻确实是在施展法术了。

    “你们这两个混蛋,还在等什么,我的大伯是总检察官,什么事都扛得住,你们快给我上!”守在门口的凯文特也看出了吴忻在施法,他要给吴忻教训,但是可不想吃一个魔法。

    凯文特不顾部下的痛苦,不断催促他们攻击,他对内维尔兄弟大吼大叫地,没有注意到从吴忻的手指上飞出了一团小小的绿色液体已经逼近了他的嘴巴。

    “给我上…呕…”

    凯文特的喉咙一下子感到痛苦到了极点,就像是一把灼热的沙子塞了进去。

    食道中的粘膜在酸液的刺激下出剧烈的痛苦。

    凯文特需要水,他这一生中,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般的需要水。

    可是桌子上的水壶刚刚被乱跑的吉格斯打翻了,凯文特立刻转身开门,要去外面的水缸喝水。

    他刚刚打开门,就被追上来的吴忻一脚踢倒。

    凯文特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对水的渴望,依然连滚带爬地向着不远处的水缸扑过去。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

    他趴到了水缸旁边,把头伸进去。

    他甚至把舌头伸了出来,想舔那近在咫尺的水。

    他的舌尖和鼻子已经感受到了水的美妙,只差一秒,他就能感受到那清凉舒适的滋味了。

    可是就在他的舌头接触到那透明的仙液之前的一秒,他的头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将他的头从缸里拉了出去。

    他过于自信,因此没有穿甲,也没有戴头盔。∫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吴忻抓住他的头,把他的头从水缸里拎出来,然后狠狠地朝着水缸的边缘砸了下去。

    “呜…………我爹是总检查………….”

    “我没听清,你爹是谁来着?”

    “我爹是……………”

    “我管你爹是谁。”

    吴忻再次把他的脸狠狠地砸向水缸,他绝非不在乎背景和势力的人,但是战斗到了这个阶段,那些权势和谋划就必须给纯粹的暴力让路。

    凯文特的鼻子被砸塌了,不过他感觉不到多少痛苦,来自喉咙的灼烧感压倒了一切其他感觉。

    他继续挣扎着还想把头伸进缸里,只换来吴忻再一次的猛击。

    这个时候,维尔福也追了上来,“惊恐术”的效果已经过去,他恢复了理智。

    此时只剩他和凯文特了,内维尔兄弟见到凯文特凄惨无比的样子,只当吴忻刚刚又施展了一个强大的魔法,已经吓得逃走了。

    维尔福也害怕,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丢下凯文特逃走,吴忻越强,他越不能没有互助会这伙人的保护。

    他已经决定不再用供词控制吴忻了,他明白这样顽强的敌人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他要直接把吴忻杀死,互助会有处理尸体的办法,一个扈从消失地不明不白虽然有点麻烦,但是凯文特的父亲能搞定。

    吴忻砸了凯文特两下,确保他无法反抗后,就拿起了他落在地上的长剑,然后也不和吉格斯废话,直接再次吟唱咒语。

    吉格斯看着吴忻施法,加冲刺想要打断他施法。

    可是在他冲到吴忻面前时,吴忻正好结束了施法,一团火焰出现在了他的剑尖。

    连续施展了几个法术,吴忻的身体越来越冰冷了。

    他咬牙忍耐着如严寒的折磨,举起吐着火舌的长剑朝着吉格斯进攻。

    吉格斯最后几步冲得太快了,他无法调整自己的身体躲开或者架开吴忻的长剑,他只能攻击吴忻的身体,想要逼退对方。

    可是吴忻毫不犹豫地承受了用肩膀他一剑,换来吉格斯的肩膀上同样中了一剑。

    他们两人都被命中了。

    虽然吉格斯的剑术在吴忻之上,但是吴忻带着火焰的一剑造成了可怕得多的伤口。

    没有披甲的吉格斯肩膀一直到胸口,都被火焰伤到,一个皮溃肉烂的可怕伤口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而且他的衣服也被点燃,可是他没有机会脱衣服,因为吴忻忍着剧痛,又一次对他起了攻击。

    吉格斯只能一边被火烤,一边抵挡,这一次他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只能勉强保护自己的要害。

    第二次对剑之后,吴忻剑上的火舌就消失了,但是吉格斯的手上也被烧伤,他无法握住自己剑了。

    吴忻的第三剑,砍掉了他的剑,然后跟上一脚把他踢在地上,身上如同被火烧的痛苦让他急需泄,吴忻毫不犹豫地举起长剑要砍断他的脖子。

    这个时候,凯文特已经醒来,吴忻低估了中坚武士的力量,他没有再去找水,而是从背后给了吴忻一拳。

    就在他继续攻击之前,凯文特忽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好了,可以了。”这个时候,艾尔兰牧师和小特里出现了。“杀了他不会削弱你真正的敌人,只会让他们的报复得到默许。”

    “还好您来得够及时。”吴忻早就和小特里约好,如果吉格斯和他一起消失了,就去找艾尔兰牧师求援,可是对方到这个时候再出现,恐怕不是巧合,而是确认了他能施展奥术,所以才肯帮忙。“我的朋友呢?”

    吴忻此时感觉自己马上要冻僵了,他说话时要全力以赴,才能看让自己不打冷战。

    “你的朋友很好,我让他在我的房间等我们。”先声明小特里一切都好,艾尔兰神甫接着指了指身边,对吴忻说道:“我一个人可没有把握能控制住局面,我需要帮助,才有把握从西格尔大法官的侄子手下救人。这位是卡萨诺骑士,警卫队队长。

    艾尔兰神甫旁边,站着一个重甲武士。

    这个骑士虽然那穿着重甲,但是他身材消瘦,脸色青明显非常不健康,可是仅仅是他站在那里就给吴忻前所未有的压力,这是远比冈萨雷斯、凯文特强大的武士。

    刚刚就是他在凯文特的脑袋上丢了一块石头,击晕了他。

    “这位是切萨雷扈从,不过看上去很快就要成为骑士见习了。”艾尔兰神甫走过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吉格斯,确认他还活着。“如果不留下这个家伙的命,你们之间的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艾尔兰神甫对于“互助会”的所作所为不是完全了解,但是也大概知道他们会玩些什么把戏,他凯文特放在地上,然后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理解,凯文特骑士暂时还不能有事,他只是被吉格斯误导了罢了。”

    这个冲突足够把凯文特扳倒,但是不足以损害他身后的西格尔大法官,因此艾尔兰宁可不动,不过他觉得说服吴忻会很困难,因为他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人。

    他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说服吴忻。

    不过吴忻出乎他意料地迅点了点头:“我听您的安排,艾尔兰神甫,可是吉格斯肯定会继续诬陷我。”

    “他当然会诬陷你,不过既然卡萨诺骑士来了,他就不能不承认自己是在诬陷。”艾尔兰神甫的话让吴忻再次看着卡萨诺,这位骑士病态明显,不过艾尔兰牧师对他很有信心。“你放心好了,有卡萨诺骑士在就没问题了。”

    从出现开始,这位卡萨诺骑士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咳嗽的时候会用手捂住嘴。

    对着吴忻的眼神,他压了压头盔,打算转身离开。

    吴忻正在思考他的立场,忽然感到眼前一黑,然后就听到艾尔兰牧师一声惊呼。

    战斗的过程中吴忻一直控制着局面,几个敌人因为身上的灼烧几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损害,但是前面受的拷打可是不轻,能撑到这个时候完全是吴忻不肯认输的天性在挥作用了。

    在吴忻倒在地上之前,卡萨诺骑士及时扶住了他。

    ………………

    意识模模糊糊中,吴忻感到似乎自己的脖子上似乎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他努力睁开眼睛,现自己似乎正躺在一个地下室的床上。

    床边是送他上岛后,就一直没有露面的那个夏洛克,他脸上依然带着让人觉得可亲的笑容,他正慢吞吞地把什么东西放到吴忻的脖子上。

    目光下移,吴忻看到了几条延生到自己肚子上的可怕长虫。

    这种生物和吴忻记忆中的水蛭很像,但是更长更壮,而且上面还有鲜艳的花纹。

    吴忻的脖子上那股黏糊糊的感觉就是它们造成的。

    它们正在吸食吴忻的血液,吴忻看着夏洛克把已经吸足血的那些扔到手边的缸里,再换上没有吸过血的。

    只是这些吸食了吴忻血液的生物,并不是那种满足兴奋的样子,而是一只只被冻僵的样子,被扔到水里之后,周围的水上都结成了一层薄冰。

    “没什么大碍,我用深蛭把他的血吸掉一点,那些最冷的血已经被吸出来了。”夏洛克的声音也是让人安心的舒缓节奏。

    他看吴忻醒来,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对旁边说道:“想说什么就说好了,但是尽量别激动,如果你怕他听懂我们的事情,那我们讲拉丁语就行,你比我更清楚他母亲对罗马教会的态度,肯定从来没教过他这种罗马教会的通用语言。”

    “别激动?你让我别激动?!他差一点就这样莫名其地死了!如果他死了,这一切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虽然语气非常激烈,但是卡萨诺的声音依然显得中气不足的样子。“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像是从冰海里被捞起来,而且他似乎不认识我了。”

    “他和那位存在的联系那么紧密,那位存在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被切断了,他的灵魂自然会被重创,失去了记忆是很正常的啊。”夏洛克依然亲和从容的样子。“至于体温的变化,听你的描述,应该是剧烈战斗后的正常反应吧。”

    “这是正常反应?我见过那么多术士,没有一个有这种问题。”卡萨诺夏洛克的解释显然很不满意,他说完后剧烈地咳嗽。“咳、咳.....”

    “你又见过几个术士?我们的记录上有各种奇怪的术士,激能力副作用千奇百怪,有的术士会不再喝水,有的术士需要整天泡在木桶中,有的术士会改变性别。”夏洛克的语气在说到‘我们的记录’这几个字的时候,有一个微微的提升,显得非常自信。“你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我们的记录?”

    卡萨诺沉默了一会,才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呵呵,智慧永传,希望真的有你们说得那么好。”

    “不错,唯智慧永传,我确信这就是术士传承的可能副作用。”夏洛克的声音满是虔诚。“请放心,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会尽力帮助他的。”

    “呵呵,你会来帮一个已经没有价值的人?”卡萨诺嘲讽地一笑,不过他始终在用拉丁语说话,只是他说不了几句话,就夹杂着几声咳嗽。

    夏洛克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当然不会管没有价值的人,但是就算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是奇货可居。不过你也知道,他的敌人是多么强大,摄政殿下的意思确实就是让他在安全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

    夏洛克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真诚,可是卡萨诺并不买账:“咳咳,说得好听,那为什么要把他送到这个岛上来,咳咳,无非是担心我这个将死之人不再老实为他卖命罢了。”

    “你难道以为殿下会有什么恶意不成?!加入医院骑士确实是失去了继承权的贵族比较好的出路了,总比去修道院要好吧,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比在暗日的教会中度日更加痛苦?”夏洛克的声音变得尖细,似乎是很受伤的样子。

    “哼。”卡萨诺不愿意再继续这个问题。“对了,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我说了,这个情况并不奇怪,术士的能力觉醒后有各种各样的副作用,随着能力稳定应该会渐渐消失,你不要太操心,我给他用一点镇定剂,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夏洛克说完,就在吴忻的鼻子下面涂了一点冰冷的液体。“如果你真的那么担心他,就帮我快点找到那位殿下,任何和魔法有关的问题,他那里都会有答案。”

    “你的情报到底可靠吗?要囚禁那位殿下需要多么坚固牢房和强大的守卫,我不可能那么久都找不到。”卡萨诺显得很烦躁。“你不能仅仅因为这个岛距离大6不远,就认定这里会有罗马教会的监狱。”

    “除了这个理由,还有什么原因能让两位强大的红衣大主教一直轮流来这里呢。”夏洛克的声音又变回了那种充满自信和说服力的语气。“请你相信我,我们教会的记录是肯定没有错的,这里有一个罗马教会的秘密监狱,哪怕是西班牙王国统治时期,这里也囚禁着罗马教会的危险敌人,那位殿下一定被罗马教会囚禁在这里。只是这个牢房一定非常隐秘罢了,毕竟一旦泄露了他的行踪对于罗马教会是极大的灾难,哪怕真选教皇面对西班牙和奥地利的两位君主一起施压,也要头痛万分。”

    然后吴忻听到一声抽屉打开的声音,夏洛克似乎搬出了一团重物。“这是养心健肺膏,摄政殿下抓了十几个法师当苦力,又用了过五百斤神话鲸肉和二十斤冰川蜜李才熬制出来这么点。摄政殿下还让你多保重,你看你可没有被忘……”

    后面的话吴忻听不清了,他的意识再次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