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十六章 后续

第十六章 后续

        马耳他岛上的房间大部分都很狭小,但是总检查官的房间至少足够宽敞,有好几个套间和全套卫生、厨房设施。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向着阳台望去,蔚蓝的地中海绵延至天际,美丽壮阔。

        房间内的装修倒不算奢华,没有什么多余的点缀,最重要的装饰是沿着房间展开的一排排的落地大书柜,书柜里堆满了各种书籍,都是史书和法典。

        书柜有扈从打扫地非常干净,但是书籍似乎没有什么翻动的痕迹。

        房间里两男一女正在说话,其中一个躺在床上的,就是刚刚被吴忻痛揍的凯文特。

        他的鼻梁骨骨折,现在带着一个。

        另一对男女看上去都不年轻,但是都依然没有老态,男人仪表堂堂,女人风韵正盛。

        凯文特的容貌相比之下要平庸的多,完全没有继承到两人的优点,他头顶着冰袋,正在对总检察官哭诉:“爸爸,他把我伤成这样!你看看我的鼻子啊。”

        他的鼻子被吴忻砸在水缸的边缘,本来就不是很挺的鼻梁骨现在已经完全塌了,虽然打上了石膏,但他本来就不是很英挺的鼻子,以后肯定会变成一个彻底的塌鼻子。

        他的母亲泪眼婆娑:“我们的儿子本来那么英俊………..就像你一样…………..”

        这虽然不是事实,但也没什么可嘲笑的,母亲看儿子多加五分也是理所当然的,是吧。

        看到父亲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凯文特继续追击:“我实在不明白,内维尔兄弟根本不知道任何细节,吉格斯也不会作对我不利的证词,为什么你要对那两个意大利佬妥协,不仅不叫那个小白脸难看,还给他好处,他就算是术士,可是让他做一个见习也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让他让管理英语组的扈从?”

        附近还有几个法语组的骑士和见习,但是凯文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谓“伯父”只是一层窗户纸,实际上骑士团高层中人人都心知肚明西格尔总检察官就是他的父亲。

        西格尔总检察官的眉头紧紧皱着,他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不满:“我说了多少次了,脏事让吉格斯他们去办就行,你不要和他直接掺合,你就是不听。这一次卡萨诺亲自出手,当场抓住了你和内维尔兄弟,他们的证词已经足够让你丢掉马厩管理人的位置了,我必须给他一个补偿才能保住你的位置。这个英语扈从小组长的位置和马厩管理人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凯文特自从来了马耳他岛,就一直在父亲的庇护下为所欲为,从来都是他把新来的扈从折磨地凄惨无比,实在是不能吃一点亏:“如果是西班牙人也就罢了,他们不过是英格兰人和意大利人,他们凭什么和我们作对?而且你是总检察官,警备队长是你的下属,正好要给他一个教训。”

        西格尔总检察官对今天的事情已经非常头痛了,但是还是尽量地自己的儿子传授人生的道理:“卡萨诺警备队长是岛上实力仅次于总团长大人的强大武士。他有权对总团长大人直接汇报,至多是我的半个下属。而且这件事还涉及到了一个施法者,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在罗德岛损失的施法者完全补充不上来,任何一个新的施法者都是宝贵的资源。”

        但是凯文特还是不肯接受:“施法者都是胆小鬼,只能打打顺风仗,而且还要消耗昂贵的施法材料,再说大家都知道那个卡萨诺根本没几天好活了,那个小子不过能施展两个一级奥术罢了,就算成了骑士见习又怎么样,至少要能施展三级奥术才能成为正式骑士,九成术士都是只能施展一二级奥术的样子货,我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让大家知道我凯文特不是好惹的。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够了!”看到儿子如此任性,西格尔总检察官抬起手来要抽他。

        看到父亲怒,刚刚还在床上宣称自己痛得要死的凯文特一下子跳了起来,身手敏捷地逃了出去,他其实就是鼻子塌了,身体上没有其他的重伤。

        “你这家伙。”他大怒要去打儿子。“原来你小子是在糊弄老子。”

        “你干什么,我们儿子已经吃了那么大的苦了,你不给他出气也就罢了,还要打他?要打你打我啊?!”早有准备的母亲,一把拉住了要追出去的西格尔。

        作为凯文特的母亲,她一点也不显老,如果不是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谁也不会相信她有三十岁出头了。

        “哎,美莱迪。”看着这一对慈母败儿,西格尔总检察官一声长叹,他本来也无心打儿子,否则凯文特也逃不掉。

        他转过头来教育情人:“你呀,现在不是过去的时候了,丢了罗德岛之后,总团长的声望已经大大受损,我们法兰西人在骑士团的地位已经不如以往稳固。你们不可以再为所欲为了,更何况我们毕竟还面对着奥斯曼人的威胁,整天搞这些内斗,日后大难临头都得一起完蛋。”

        西格尔的话挺明理,但是他的情人美莱迪一点也不领情:“哼,我们在巴黎呆的好好的,骑士团在法兰西三分之二的财产都归我管,一年经手好几万塔勒,从中弄个五千塔勒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从来没有跟你要过什么名分,一直把钱都用在儿子身上,让他用最好的营养剂,把他培养成了那么优秀的武士,你都从来没有关心过我们!我也从来不想让儿子来这个危险的地方,是你一定要让他来这里的。”

        凯文特天性放纵,能够成为中坚武士,实际上是他母亲投入了大量资源的结果,这些资源不用说自然都是从医院骑士团身上吸取的。

        “要不是我的哥哥和侄子都死在了罗德岛,你们看到了机会,你和他会来?但是我们西格尔家族在骑士团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地位,你以为是那么好拿的?”说到自己死去的家人和对家族的使命感,西格尔总检察官真的生气了。“你们一直躲在巴黎,这些钱和地位一丝一毫你们都别想分到,等我死了,你还想继续管理那些骑士团在法兰西的财产?迟早是被其他骑士扫地出门。”

        医院骑士团能够以一座小岛长期同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奥斯曼帝国作战,依靠的就是欧6各国的捐款。

        相比腐化的罗马教会,贵族和伤人在死前的时候,更愿意把部分财产捐赠给长期在第一线奋战的医院骑士团,毕竟他们就算内部腐化,也确实是在浴血奋战。

        数百年的积累下,骑士团在欧6各国控制了许多田产和商铺,这些收入是骑士团战斗力的源泉。

        “我接手的时候,骑士团每年只能从法兰西得到不足两万塔勒,我用不到十年就把这笔收入扩大到四万四千塔勒,过骑士团从西班牙、英格兰和奥地利三国获得收入的总和。谁敢伸手,我就要谁的命。∮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这笔财产现在的主人是我,我死以后归我儿子,谁也休想把这些财产夺走,谁也休想!”美莱迪说这段话时,眼神锋利,语气坚定,完全不复那诱惑动人的样子。

        西格尔总检察管对此完全无法反驳,他必须承认美莱迪确实有经营之才,事实上在罗德岛撤退后,他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举荐的美莱迪能力出众,过她在西班牙的竞争对手很多,让西班牙语组不出声。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完全有赖他宠爱的女孩了,实际上他们现在互为表里,美莱迪依然需要总检察官作为她在骑士团的根本,西格尔的地位也有赖于美莱迪源源不断的支持。

        在西格尔认怂后,美莱迪又及时转过语气,再次用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再说我这不是把儿子给你带来了吗,他在巴黎那么多年一直没有父亲,我虽然能培养他的武技,但是有些事情只有父亲才能教给儿子。来了这里之后你也不陪陪他,这个岛上又那么荒凉,他一时太寂寞罢了,你多和他说说道理,他会成熟的。”

        美莱迪恰到好处的话让西格尔刚刚升起的怒气立刻消散了,他感到非常愧疚。

        “你知道的,我有那么多工作,哪里有时间陪他。”西格尔总检察官说完这句话后,握住了情人依旧白皙光滑的手。“还是要多谢你了,虽然他性格不是很好,但是你没有放松他的功课,如果不是他是中坚武士,我也不好那么快就给他安排职位。”

        “哼,我儿子性格怎么不好了?”美莱迪是控制节奏的大师,她知道这个时候要再耍一下脾气,她甩开西格尔的手。“那些低贱的平民,如果不经常教训,他们怎么懂的要尊敬贵族?这条英格兰臭鱼,居然还敢武力抗拒,把我儿子伤成这样,真是无法无天,我一定要叫他好看。”

        “如今骑士团没钱没人,根本没有施法者肯来投靠,这个切萨雷-西博是术士,施法者都应有基本的贵族待遇,也不算是无法无天。”西格尔毕竟是骑士团的顶级人物,他还是从大局出为吴忻辩解,“当然教训肯地是要教训,我会找机会让他当众出丑的。”

        “什么当众出丑,这条英格兰臭鱼必须死!”美莱迪的嘴唇丰盈甜美,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如蛇蝎一般。

        西格尔总检察官虽然内心愧疚,但还是觉得太过了:“你说什么?怎么能为这点小事就杀人,我们已经经不起内耗了,每个战士都是骑士团宝贵的资源,更不要说他还是施法者。”

        “不是我们想内耗,而是卡萨诺这个意大利佬要抓权,他已经挑起了内斗!”美莱迪知道自己情人忌讳什么,在听到卡萨诺这个名字后,西格尔总检察官的脸色一下子绷紧了。“他在骑士团中,实力仅次于总团长,怎么可能安心做一个小小的警备队长。”

        西格尔总检察官默然片刻,迟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卡萨诺的谋划?他是罗德岛之战后才加入的骑士团,完全没有根基,而且身体也不好,朝不保夕的样子,应该不会吧?”

        卡萨诺的强大实力,确实一直是西格尔的一块心病。

        其实武士和施法者不同,施法者因为魔法和神术关系,可以有精确等级。

        而武士只有中级以下有明确的标准,到了十一级以后,相护之间区别并不是那么清晰,大部分都是战场上反复比较后得出的高低,除非当面打过,否则是说不准的。

        西格尔当然不会去和卡萨诺切磋。

        但是西格尔自己家的事情自己知道,他肯定是不如卡萨诺的。

        “他是半步护国的武士,那副病怏怏的样子,说不定就是装出来让你放松警惕的。”美莱迪又一声冷笑,她接下来的分析更加精辟。“呵呵,只要涉及政治就没有什么正好经过这种事,艾尔兰神甫有什么资格和你作对,只能是卡萨诺策划了这一切。前一段时间他主动要求执行环岛巡逻,肯定也是为了麻痹你,这一次就是试探了。如果这个小术士得罪了你儿子依然活蹦乱跳,那么对我不满的其他宵小就会聚拢在他身边。你如果不立刻做出反应,岂不是让给他一个先机,你必须要好好地给所有人一个教训,让那些想要跟着一起找麻烦的人,看看这个小术士的下场,让所有人再确认一遍,你西格尔总检察官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

        听着美莱迪的话,西格尔总检察官握紧了法槌,放松又握紧,几次之后,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还没有到要杀人的程度,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会教训他的。”

        美莱迪看着情人已经做出决定的表情,知道多说无益,她微微瞥过了脸。

        情人把说最后一句话的权力让给了他,让西格尔更感到歉意,他搂住美莱迪。

        这一次,美莱迪没有拒绝,她柔顺地躺进情人的肩膀里,轻轻地说:“好吧,我听你的。”

        只是她的眼神,依然那么锋利。

        ………………………

        成升为骑士见习的手续非常快捷,也没有什么仪式。

        艾尔兰神甫把吴忻的名字写到了一本银质封面的花名册上,他就从扈从被提升为骑士见习了。

        他把花名册放回桌子里,对吴忻讲解起了骑士见习的福利:“成为骑士见习之后每个月有三个塔勒的津贴,如果是武士和游荡者之类的,每个月还会得到价值一个塔勒的营养剂,如果是施法者的话就是一个塔勒的施法材料。”

        吴忻这几天已经知道了,要想成为强大的武者,天赋和勤奋都很重要,但是在这两样的基础上,还要有财力。

        打磨筋骨,锻炼体魄是极其消耗身体元气的,需要补充大量易吸收的食物来维持身体的平衡。

        即使有足够的补充,大部分武士在四十岁后就会开始衰退,以后很难靠单纯的锻炼再晋升实力,能够保持不下降就是很不容易的了。

        而施法者虽然一般不会因为身体的缘故衰退,但是相对武士来说培养一个施法者的代价更大,他们需要经常施法来加强对魔网的理解,这也是需要大量施法材料的。

        三个塔勒的津贴,加上一个塔勒的实物配给,对于初级武士和法师来说是勉强够用的,只是如今马耳他岛上物价腾贵,那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我给你的助教工作你也可以继续干着,这个月的薪水和津贴我现在就给你,你搬到城堡里后,也要买点生活用品之类的。”艾尔兰一边把一个袋子递给吴忻,一边继续说道。“还有你以后就是英语组扈从的班长了,虽然每个月也有三个塔勒的津贴,但是这个位置说实话不是很好干,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

        “多谢了。”这种基层领导职位肯定是有困难,但是他从水手一路做到大副,自信能够应付得了,他真正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对了,成为见习,是不是就要到外岛或者船队去执行任务了?”

        “这个你不要担心,你可以留在马耳他岛上,你不要担心总检察官。”艾尔兰神甫以为吴忻在担心后续的麻烦,所以给他吃了个定心丸。“卡萨诺骑士是仅次于总团长伊莱亚当的强大武士,谁都不能不给他面子。”

        “不,不,我希望尽可能参加海上的任务,我对海上的生活比较有经验。”吴忻不想掺和那些矛盾,他担心自己被当成了卡萨诺的刀。

        他作为曾经的水手,当然比较适应海上生活,但是他之所以想出海,还是打着离开骑士团的打算。

        吴忻不是为了摆脱轮回世界,他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而且内心深处,吴忻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离开那个神秘的阿尔法,太多的未知可以探索,太多的力量可以获取了。

        只是这主位面的装备显然是可以带入任务世界的,这个马耳他岛实在是太穷困了,获取任何资源都比欧洲大6上难很多,而那些资源对于执行任务是很有用的。

        然而艾尔兰牧师觉得吴忻是在说政治正确的鬼话,所以他也回以鬼话:“不愧是英格兰王国来的少年人,可惜啊,骑士团里现在只有一个来自英格兰的骑士了,而且他还常驻利比亚海岸,你暂时也见不到,不过以后肯定有机会的。不过你不要心急,卡萨诺骑士跟我说了,他会跟安排任务的骑士打招呼,暂时不会让你离开马耳他岛的。”

        说道这里,艾尔兰神甫瞄了一眼吴忻,卡萨诺虽然也是意大利人,但是和他算不上死党,通过这一次的交往他们才算得上是朋友。

        他也觉得卡萨诺这么积极是为了和西格尔总检察官做对,保证吴忻的安全实际上是为了政治斗争,如果吴忻出海后死在了巴巴利海盗手上或者某场风暴中,那么可能会对他的计划不利。

        医院骑士团的生存空间太小了,司法部长和警察局长之间的权势距离被大大缩短,职位之间天生的矛盾被放的太大了。

        吴忻也不认为警察局长会“正好”抓到司法部长的儿子犯事,如果不是听到过卡萨诺和夏洛克的对话,他也会认定这是权力斗争。

        但是那场地下室中的对话让吴忻觉得自己可以信任卡萨诺,虽然许多细节还很模糊,但是已有的部分已经足够让吴忻决定了:“卡萨诺骑士对我的厚爱,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报答,但是只有杀异教徒才能得到上帝的救赎,我希望能够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到骑士团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吴忻要找东西,他当然不能继续被困在这里。

        ‘演得好!看来真是有背景的,如果不是他从来不去教堂,我几乎要相信他真是个虔诚的少年了。’艾尔兰神甫看着吴忻的真诚表情,在心里竖起一根大拇指,演技真好。

        虽然吴忻一直表现地很好,但是他依然不相信吴忻这个岁数的人能真有什么优秀的航海技术。

        既然如此,艾尔兰神甫当然也不能不演好对手戏:“你的虔诚我确实明白了,不过你还是不要急,打好基础,夯实根基,才能更好地为上帝效劳!”

        吴忻看着一脸庄重的艾尔兰,张了张口,最终无话可说。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8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