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十七章 现在都是赤子了
    骑士见习和扈从的等级有很大不同,但是也有一些地方基本没变。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依然是昏暗的走廊,依然是逼仄的房间,依然是狭小的通铺。

    当然吴忻明白,骑士见习们的住宿条件和扈从们看似不大,然而城堡内外的区别实际上意味着许多东西。

    安全、前途、价值都得到了提升。

    吴忻知道自己确实地前进了一步。

    不过情况也有一些不利的地方,成为见习后,他更加意识到自己和法兰西人的冲突不会那么容易结束,英语组实在太弱了。

    进入见习阶级后,他信英语组骑士见习比扈从还要低的比例,英语组扈从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总算还能维持一个小组。

    这也反映在住宿条件上,英语组骑士见习们的数量实在太少,以至于他们必须和同样人数有限的德语组骑士见习一起分享一个宿舍。

    当然现在吴忻还是得到了一点优待的,因为他是罕见的施法者,而且还会说德语,因此德语组的见习们整体上表现地相当友好,一位看上去颇有威望的德语组见习,把通铺靠边有窗的好位置让给了吴忻。

    虽然吴忻推辞了几次,但是对方非常坚定地表示这是施法者当然的待遇。

    施法者的好处还不仅如此,他还能睡到自然醒,不用天一亮就起床干活了。

    除非是紧急情况,否则让施法者得到充足睡眠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因为人流高峰已经过了,本来同样很拥挤的梳洗室,也是完全任凭吴忻享用。

    当然了,说是梳洗室,实际上就是在一个大石头上开了几道沟的大水槽罢了。

    吴忻把自己的洗漱用品盒放下,然后就从水缸里舀起水,漱了漱口,然后拿起猪鬃毛做的牙刷开始刷牙。

    以吴忻的看法来说,这比记忆中柔软的牙刷差太多了,但是这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洁齿工具了。

    他刷得差不多了,一条手臂忽然从后伸出,拿起了他身前的盒子。

    近看这条手臂并不算传统的美人藕臂,但是筋肉丰盈,皮肤饱满,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然后是金,在日光下的照耀下,迪莉雅的金正闪闪光。

    这璀璨的金映衬着她的手臂,弥补了缺点,让迪莉雅充满了力量美感的同时,也不缺少女性的魅力。

    迪莉雅打量了一番盒子里的牙粉,又看了一眼吴忻手上的猪鬃毛刷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真的是海员,而不是贵族吗?”

    吴忻的这些东西,女骑士见习也不是人人都有,男人这么讲卫生的就更罕见了。∮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吴忻哈哈一笑:“是啊,其实我是隐姓埋名的王子啊。”

    吴忻的解释让迪莉雅笑了起来,她机敏地回应道:“等你成为正式骑士,就用白玫瑰作为纹章好了。”

    “那我岂不是要天天戒备国王陛下的刺客。”吴忻哈哈一笑。

    红白玫瑰,是最近一次英国内战中,两个竞争者的家徽。

    “对了,你也睡懒觉了?”他猜测迪莉雅是牧师,应该也有特权才对。

    迪莉雅放下手中的牙粉盒子,恨恨看着吴忻:“你们这些施法者堕落得真快,我可不像你,一早就起床去教堂,晨祷都做好了。上帝要求每个牧师只要有可能,就必须每天五次在教堂向他祷告,没有教堂就要自己建一个简易祭坛,如果缺席祷告就会被认为是不敬,失去施展神术的能力。”

    对于这个世界的牧师如何获得能力,吴忻其实早就打听过了,他故意逗弄一番迪莉雅而已:“那你现在是特意来找我的?”

    “你别做梦了!”

    迪莉雅软软地斥责了他一声后,认真地说道:“我是怕你被人家利用了,虽然法国佬是最可恶的,但是你也不要相信意大利人,我虽然不了解卡萨诺和艾尔兰的打算,但是千万不要随便信任他们,

    吴忻有点意外地看着迪莉雅,他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这样的政治敏感性:“我知道了。”

    “你认真点,越是大人物越是不能信任,他们为了权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迪莉雅不认为吴忻这个少年能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这里面的危险比我们经历过的战斗也毫不逊色,你这次只是运气好罢了,那个西格尔总检察官也不一定就算了,你一定要小心。”

    吴忻看着迪莉雅着急的样子,正色说道:“我们英格兰人势单力弱,一定不能瞎掺合他们的斗争,那些说不在乎的人也要小心他们的报复。”

    “你知道就好。”虽然吴忻一脸严肃,但是迪莉雅还是有点担心他是不是真的明白其中的严重性。“相信我,政治是最危险、最肮脏的东西,我们尽量不要掺和法国佬和意大利佬的斗争。”

    吴忻听得出来,迪莉雅的话完全是真诚的。

    在最近的一系列奇异经历后,他突然有一股倾诉自己秘密的欲望。

    在这个世界里,他最信任的人,就是这个和他一起经历轮回世界,又来关心他安危的少女了。

    可是梦中那个声音又提醒吴忻不可付出信任,而且自己身上的隐秘实在太多了,会不会触诡异的禁忌呢?

    就在吴忻犹豫挣扎的时候,又一个人走了过来。

    他看到吴忻和迪莉雅在一起后立刻带着嫌恶的表情说道:“啊,术士,总是偷懒的家伙。和其他术士一样的小白脸,迪莉雅姐妹,我原以为你会有更高的品味呢,最终你也喜欢这些靠脸吃饭的家伙,”

    这个人身材矮小、脸上长满了雀斑,吴忻并不认识,不过他一脸起床气,显然也是睡了懒觉。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迪莉雅根本理也不理他,转身就走。

    吴忻也和迪莉雅一起走了。

    “并不是所有术士都是贵族和有钱人的,他依然不过是一个穷小子,跟了我才有好日子过。”尽管被无视,小矮子还在后面叫嚣着。

    “贝腾科特,法兰西人,祖父是巴黎豪商,四级法师,一等骑士见习。”尽管吴忻并不问,迪莉雅还是用几个单词解释了一下这个家伙的来历。

    一般来说,一等骑士见习的身份需要至少完成两次半年以上的前线部署。

    而法师不需要这样如此,只要能施展三级奥术,自然可以成为正式骑士。

    而能施展二级奥术的法师,就是一等骑士见习。

    吴忻点了点头:“明白了,癞蛤蟆。”

    “?”迪莉雅眼神奇妙地看着吴忻。

    “从前有一只癞蛤蟆还有一只没有同情心的天鹅………”吴忻一边说那个一点也不浪漫的故事,一边从梳洗盒里拿出一个外有包膜的块状物递给了迪莉雅:“我昨天买牙粉的时候,看到店里有这个。”

    迪莉雅疑惑地接了下来,手上的触感让她惊诧,她立刻把那个东西放到鼻子前闻了一闻:“肥皂?”

    “嗯,据说还是来自威尼斯的好货呢。”虽然夏洛克吹得天花乱坠,以吴忻的眼光来看这种香皂依然有点太干涩了。

    但是这种用松果和香料制造的东西已经个时代真正的奢侈品。

    虽然是绝对虔诚的姑娘,并不沉迷于物欲和打扮,但是迪莉雅依然喜爱洁净。

    可是岛上这种非必须的生活物资非常紧俏,骑士团对于粮食布匹这些物资实施免税,而对所有奢侈品课以重税,所以除了船长和大副之类的高级海员被默许夹带一些能逃税的小件外,基本没有其他输入。

    这么一块肥皂价值好几个塔勒,即使吴忻最近经济情况有所改善,也是负担不了这些东西的。

    迪莉雅若有所思地看着吴忻,依然那么严肃:“这么贵的东西,你为什么要送给我?”

    吴忻笑嘻嘻地看着她:“天鹅可不能脏兮兮的。”

    迪莉雅坚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柔软的表情:“天鹅会崇拜,但不会同情。”

    迪莉雅一边说,一边把肥皂收好了:“去操场?”

    吴忻摇了摇头:“等会,你先和我一起去认识一下英语组的扈从们。”

    “应该的,我其实也想去找你们的。”其实迪莉雅不是很清高的人,她也想要和同胞们亲近,她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教堂找英格兰人,可惜大部分扈从最近都太忙了。“他们在外面宿舍?”

    “不,他们在城堡里,顺路的。”吴忻虽然努力克制,但是迪莉雅还是觉得他似乎有一丝笑意。“你和我一起去见一见他们,其中有两个威尔士人需要你再关照一下。”

    “哦,这里的凯尔特人也各种不服?”迪莉雅立刻就明白了吴忻的意思。“他们最好不要给我收拾他们的机会。”

    威尔士人是凯尔特人的一个分支,凯尔特人在上古时代曾经是整个不列颠群岛的支配性民族,罗马帝国虽然摧毁了他们的政权,但是当时作为文明代表的罗马人并没有更进一步。

    到了罗马帝国时代末期,盎格鲁-撒克逊人渡过大海,征服了不列颠岛的四分之三,他们和罗马人可不一样。

    在征服的土地上,刀过火人换种,除了退守苏格兰和威尔士的那部分,凯尔特人大部分都消失于历史之中。

    所以爱尔兰人和苏格兰人不认同英格兰王国是理所当然的。

    ………………

    迪莉雅和吴忻确实很快就找到了其他英语组的扈从,他们就在城堡内。

    英语组的扈从们正在清理城堡马厩里的粪坑。

    更准确的说法是,吉格斯和内维尔兄弟正在清理城堡马厩里的粪坑。

    他们三个倒霉蛋正在恶臭冲天、蚊虫飞舞的粪坑中忙活着,他们要顶着烈日,用铲子把大粪一铲一铲地提升到地面上来。

    然后由基恩把这些大粪再铲进粪车,由其他英语组的扈从们一车一车地拉到城堡外去。

    “切萨雷,切萨雷,你听我说啊,我们真的和这个该死威尔士人不是一伙的。”

    “我们也是英格兰国王陛下的赤子,赤子啊,我们只是被他蒙蔽了啊。”

    一看吴忻出现,浑身上下都是黄黑之物的内维尔兄弟就立刻大声哭喊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走狗,现在想起自己是英格兰人了?当初和吉格斯一起在边上看我们掏粪的时候,我看你笑得很开心啊,那个时候你怎么记不起自己是英格兰人。”

    “无耻之徒,我就说你们这些曼彻斯特的北方佬都是带有凯尔特人血统的渣渣,只有我们伦敦人才是陛下的真正忠臣。”

    不等吴忻开口,几个站在坑上的扈从就纷纷开口骂他们,一些是合理的指控,一些地域歧视也冒了出来。

    虽然其他英语组扈从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是毕竟不用在齐腰深的粪水中受折磨,相比起来总是强多了。

    最脏的工作总有人要做,过去吉格斯和他的亲信不干,自然是其他扈从干。

    现在吴忻夺得了扈从班长的职位后,自然会把这份“最重要”的工作交给吉格斯他们了。

    只是内维尔兄弟在那里哀号,吉格斯倒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吴忻忍着恶臭,探出头去看了一眼,这位前英语组组长似乎并没有听到吴忻来了,只是在那里埋头铲粪。

    虽然暂时拿凯文特没办法,但是吴忻可不会让吉格斯再好过了。

    其实以他犯下的罪行来说,让他去当底舱划桨是完全公正的惩罚,现在为了维持骑士团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已经是低调处理了。

    铲粪虽然看上去很惨,实际上依然算得上走运了。

    “切萨雷,你放心吧,这里你交给我就行了。”说话的是小特里,他的脸上和手上也都是粪渍,虽然他得到了吴忻授权代理为班长,但是并没有像过去的吉格斯那样,高高在上地逃避工作。“今天天黑之前,马粪肯定能全部倒进海里去。”

    在吴忻的坚持下,他勉强接受了每个月分享一个半塔勒的薪水,但是再多就无论如何不肯接受了。

    “这位是迪莉雅,她也是英语组的骑士见习,也是一个牧师。”吴忻简单介绍了一下迪莉雅,对于一个牧师,英语组的扈从们当然都很尊敬。

    “我听说这里有人否认威尔士是伟大光荣的英格兰王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是谁,站出来给我看看?”迪莉雅毫不客套,直接就摆明自己的主要目的。

    她一身健壮的肌肉极有威慑力,不过即使她再瘦弱,如此的情况下基恩也不敢反抗一个牧师。

    “没有,没有,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威尔士人也是英国人,亨利陛下就是我的君主。”基恩软弱的话让所有人都心生鄙视,这也正是吴忻的目的,他要为自己和小特里建立威信,虽然他术士的身份也足够压制基恩,但是再加上一个迪莉雅显然可以效果更好。

    “基恩兄弟,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威尔士人也都是亨利陛下的臣民吗。”吴忻假惺惺地握住了基恩肮脏的双手。“你不要担心,严惩吉格斯是因为他过去私吞扈从互助会的会费,对于基恩兄弟,我们一定会一视同仁的。”

    吉格斯当然利用手中的权力,多收了一部分“损耗”,现在这就成了维尔福任由吴忻折腾他的借口。

    “该死的狗,垃圾!”扈从们纷纷朝着粪坑下吐口水,这对于本来就半埋在污物中的吉格斯显然也不算什么,他只是沉默地继续铲粪。

    这让吴忻有点遗憾,他这个态度让吴忻无法尽兴了,他不想让迪莉雅觉得她残忍。

    事实上吴忻确实不认为自己是残忍的人,他只是恩仇必报,而且是败则怀恨在心,胜则加倍报复。

    至于什么宽容大度、不计前嫌这些高尚的品格,情况不妙的时候,吴忻倒是不介意支持一下。

    吴忻想了想,又对特里嘱咐了几句,然后才和迪莉雅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