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十九章 不怂
    说话的是吴忻出门时见到过的贝尔科特,他手里也拿着一支轻弩,应该也是来训练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不过三个射击道,一个吴忻占了,还有一个游侠在练习,还有一个始终没人。

    时间已经快到了正午,不少骑士见习已经离开了操场,显然已经不会有人需要另一个射击道了。

    他是在挑衅,而且他身后跟着好几个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快点滚开,你们这些英国佬和你们的国王一样都是不敬上帝的异端,不要妨碍我们练习。”说话的显然也是一个法兰西见习,他的话让英格兰见习人人变色。

    这个指控的分量可不轻。

    而法兰西见习则不断咒骂着“异端”、“昏君”之类。

    “看什么看?不服就按照规矩来啊!”贝尔特科盯着吴忻,迪莉雅听到喧哗也赶了过来,和其他英语的成员站到一起。

    贝尔科特这个时候倒不嫉妒了,而是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还有什么比在女人面前打败她的情人更让人舒服的事情呢。

    西摩也因为对方的话而怒火中烧,但是他脸上一阵情绪涌动之后,最终他还是拉了吴忻准备离开:“不要和他们冲突,这个贝尔科特家里是经营香水的豪商,如果按照规矩决斗,他很可能会使用奥术不说,还会找来很强的帮手,我们几乎不可能赢。”

    一个骑士见习每月只有三个塔勒的津贴,而使用一次一级奥术就要一到两个塔勒,不要说练习就是实战中施法的机会都很少,所以施法者们都要配备弩箭或者弹弓作为主战武器。

    吴忻刚刚也抽空看了看操场的环境,整个操场上泾渭分明的形成了两个圈子。

    法兰西见习占总数的一半左右,占据了操场上三分之二的空间,剩下的三分之一中,西班牙见习占了一半,他们的人数也是仅次于法兰西见习,有二十来个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剩下的二三十个,来自意大利、英格兰、德意志、波兰等国家的见习则聚在剩下的六分之一空间里。

    空间大小对于训练是有不小影响的,越大越可以施展得开,越可以接近实战。

    拥挤成一团的话,各种动作都做不好,特别会影响经验的传授。

    西摩对吴忻解释了一下:“操场上的规矩,想要地盘就进行三对三或者一对一的决斗,胜方可以得到地盘。”

    “好了,别废话了,五个塔勒一局。不敢来的穷鬼滚蛋,把地盘让给贝尔科特大爷。”说话的看上去是贝尔特科的一个跟班。

    吴忻看了看周围,见习们都是见怪不怪的表情,维持秩序的骑士也没有任何表示。

    看来抢地盘确实应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贝尔科特挂着蔑视的表情看着英语组的几个人。

    法兰西组的见习数量占到操场上人群的一半以上,这是大局,他又带了好几个四五级的好手,这是小势。

    大局小势都在他这里,他料定吴忻他们不敢反抗,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当然如果吴忻敢反抗更好,达达尼昂借给他几个打手的实力都是骑士见习中顶级的,他自己也是骑士见习中很不错的法师,绝对能把吴忻他们打得跪地求饶。

    “那我就试试看你们这些法国佬,是不是真的都是不经打的废柴。”吴忻还没说话,迪莉雅却豪气地接受了挑战,她一挥钉头锤,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无比英姿勃勃。

    “那就二对二吧。”吴忻也没有再犹豫,那个监管骑士的态度,说明这实际上是骑士团的竞争机制,在这里退缩,那么在战场上也就不可靠。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好!”

    “好!”

    “不怂!”

    “干他们!”

    吴忻意外地没有退缩,围观的骑士见习中响起了一阵欢呼声,特别是西班牙见习。

    他们不是真的不关注这件事,只是射击区域是争夺最不激烈的区域,他们原以为英语组必然退让。

    没想到这两个新来的却那么硬气。

    “哎,你们真是……那就三对三吧,我也好久没有认真动过手了。”西摩叹了口气,他的士气不高,但是总算也没有怕事到极点。“注意了,前面那个武士我可以对付,后面那个长得最矮的,他叫波尔多斯,非常强的游荡者,他有一把让人伤口无法愈合的中坚级匕,你一定要小心。”

    他的话让吴忻微微皱眉,带有阻碍伤口愈合效果的武器在轮回世界中他也见过,虽然比不上那些具有爆力的属性,但是也要上百命运点,价值比迪莉雅的那块盾还要高。

    这种冲突当然不会少了赌博。

    “哎呀呀,总算是又有愿意造福我们的好兄弟了。”吴忻又一次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维尔福走到武器台上。“正好骑士大人们都专心去练习剑术,或者揣摩圣经去了,那我们当然是要领导在和不在一个样,绝对绝对是不能偷偷开盘赌博的。”

    维尔福的话让骑士见习们都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声。

    原本在武器台那里维持秩序的骑士,已经消失不见,他们当然不是都去练剑或者读经去了。

    附近几处建筑中的阳台上站满了骑士,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场好戏,也是一个观察后辈实力的机会。

    维尔福和几个法兰西见习交头接耳的几句,很快给出了赔率:“法语组是一赔一点二,英语组是一赔二点二。最少下注十个铜子,最高下注十个塔勒。”

    这个赔率已经相当不看好吴忻他们,但是贝尔科特还是很不满意:“维尔福,有没有搞错,居然只给他们二点二?”

    “我倒是想给他们开二十二,但是也要你有那个本事不是?”维尔福对贝尔科特一点也不客气。“这是达达尼昂老大的盘口,我可不敢乱开盘口让他的钱有危险。”

    “你说什么?!居然敢质疑我的实力,你这是让达达尼昂老大少赚钱!”贝尔科特针锋相对。

    “呵呵,如果我真的低估了你,自然有老大来惩罚我。”维尔福和贝尔科特在法语组内部各自代表了不同的山头。“好了,贝尔科特你不要再刷嘴皮子了,现在是用刀剑和法术说话的时候了。”

    “该死的南方乡下佬。”贝尔科特狠狠地咒骂了一句,他决定在用刀剑和法术说话之前,先用钱说话:“我压自己十个塔勒,两个塔勒虽然少,但是也够本大爷喝口茶的。”

    吴忻也毫不退缩,和贝尔科特不同,他仅仅是淡然地对维尔福做了一个表示接受的手势。

    “啊哈哈,贝尔科特,你一定要努力,否则就是又送钱又送脸了。”先撩拨了一下贝尔科特,然后维尔福向着全场高声喊道。“英语组的兄弟,也压自己十个塔勒。”

    “好!这才像话。”

    “不怂啊。”

    更大欢呼声响了起来,除了法语组,其他骑士见习都为吴忻欢呼。

    这已经是骑士见习较量中,罕见的大筹码了。

    虽然他们依然不大看好吴忻,跟着下注的人不多,但是叫几声好还是不成问题的。

    当然大部分下注的人还是买了贝尔科特他们,还有几个仆人打扮的人从附近建筑里走出来递给维尔福条子,维尔福把条子记下,然后朝着阳台鞠躬,看上去是有骑士也在小赌怡情。

    “你这穷小子有钱吗?”贝尔科特对这个情况很不满意。“把银塔勒拿出来说话。”

    “贝尔科特你不要担心,他如果拿不出钱,我自然会让他后悔。”维尔福再次开口顶住贝尔科特。

    他随后又露出一个阴笑,凑近吴忻的耳朵说了句什么,看上去是在威胁吴忻。

    吴忻也咬牙切齿地回应了几句,似乎是在针锋相对。

    吴忻随后走回到操场中央,这里有一个十米半径的圆台,比周围高上三级台阶,周围已经聚满了骑士见习,这里显然就是决斗的专用区域。

    西摩和迪莉雅已经摆好阵势,对面的三个也是。

    一个武士有一身更胜于迪莉雅那身重甲的好货,不仅包裹全身,还有覆盖膝盖的铁裙,武器是一剑一盾。

    还有贝尔科特,他也拿着一把弩弓,看上去和吴忻刚刚得到的差不多,但是他穿着的一件效果未知的深灰法袍,不过法袍质地优良,在日光下反射着美丽的光芒,显然是有特殊功效的。

    被西摩认为是最大威胁的波尔多斯,穿一件普通皮甲,拿着两把匕,其中一把呈深灰色,应该就是西摩说的可以阻碍伤口愈合的好货了。

    吴忻猜测,这三个人的装备如此精良,应该是来自“互助会”的库存。

    所有人准备战斗的人中,吴忻是最扎眼的,一群皮甲和铁甲围绕中,他一身粗麻衣服显得非常惨淡。

    虽然他的施法者身份多少掩饰了装备的不足,不过对面贝尔科特身上的那件法袍比他的粗麻衣可是强多了。

    不过吴忻脸上却挂着自信十足的微笑,他轻轻对着迪莉雅说:“维尔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