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章 速胜
    “维尔福说对面这个武士的重甲是翻新货,左侧肋部有弱点。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维尔福是这么说的?”

    原来维尔福假装威胁吴忻,实际上泄露了贝尔科特一方的情报给他在轮回世界的战友。

    吴忻和迪莉雅耳语了几句,其他见习就出了阵阵催促的声音。

    “快,快,快!”

    “上啊!”

    太阳已经到了最高点,气流平静,只有一阵若有若有若无的微风。

    哪怕现在是地中海的温和春天,也让人非常不舒服了。

    而且骑士见习们大部分还穿着各式盔甲,但是他们的情绪都很高昂,特别是西班牙见习,更是在用最大的声音叫好。

    英语一方,吴忻站在后面,迪莉雅和西摩在前排。

    摆成了一个重甲在前,无甲在后的阵型。

    而法语一方,三个人基本站成一条横线。

    吴忻有点意外,他以为对方多少会有点配合,但是结果是对方似乎极为托大。

    “躲在女人后干嘛?快点挨揍,快点滚蛋,这就是你这小白脸能得到的最好结局了。”

    “没种的小白脸,你也算施法者?”

    “我们法师才是真正的施法者,你们术士只不过是稍微有点运气、硬要和我们凑在一起的江湖骗子罢了。”

    贝尔科特一点也不担心,但是他也没有托大,这个不合理的站位实际上是一个战术。

    他身上的飞鼠法袍可以让任何没有附魔的弓箭难以命中,就算站在前面,吴忻又能拿他怎么样?

    这件法袍他一直穿着,但是附魔的效果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参加这种战斗的次数也不算多,对手射不中他也只会觉得是自己没射好。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所以他不断挑衅,希望吴忻能怒火攻心,将火力集中在他身上。

    气急败坏的小白脸术士气急败坏,连续射击不中。

    高贵睿智的大智慧法师从容镇定,一击解决战斗。

    这是多么美妙的场景啊。

    他要胜,而且还是胜。

    当贝尔科特畅想神游的时候,越来越多已经离开的骑士见习得到消息,赶回了操场,加油声也渐渐地朝着法兰西一方偏移。

    “手帕落地,你们就可以开始。”兼职裁判的就是维尔福,他手中拿着一张白色手帕,正随着空气中的微风飘动。

    “第一,任何一人双膝都接触到地面则为倒地,对手不可以继续攻击,倒地者也不可以站起来再战。第二,任何时候都可以宣布放弃,不可以继续攻击喊出放弃的人,第三,离开平台者,不可以再参加战斗,对手不可以继续攻击。违反规则者将根据造成伤害的程度,被罚为划桨奴隶或者直接处死,你们都明白了吗?”

    医院骑士团明规则中的底线显然还是划得比较高的,这个规则谨慎到近乎有点过度保护了,但是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医院骑士团的人力和资源都太有限了,而他们的对手是这个时代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帝国。

    一贯不正经的维尔福,说起这些规矩的时候也是罕见的严肃。

    在维尔福说规则的时候,其他骑士见习都保持了沉默。

    之后维尔福又把这三个约束性极强的规则说了两遍,刚刚互相挑衅的两组人,都老实地表示明白了绝不会使用过度武力。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充分确认所有人都明白了规则的严厉性后,维尔福放开了手帕。

    骑士见习们的欢呼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支持贝尔科特的声音已经成了绝对主流,无论内部有和矛盾,法兰西组在这里还是可以团结一致的。

    而西班牙见习和德意志见习们虽然希望吴忻他们获胜,但是毕竟没有自内心的认同感,而且他们都认为吴忻一方赢面不大,因此渐渐地失去了声音。

    只有英语组的几个见习依然支持吴忻他们。

    手帕在微风中飘动了几秒钟,在一片法兰西见习的欢呼声中落在了地上。

    前排的西摩和迪莉雅在手帕落地的刹那就冲了出去,这没有出乎贝尔科特的意料,他自认实力占优,对方为了扳回实力上的劣势,势必会采取比较激烈的战术。

    但是西摩和迪莉雅的冲刺方向,却让三个法兰西人都有点意外。

    他们没有一起冲向某个侧翼,集中力量先打败某个人,而是分别向两侧冲去,不仅没有合力还把后排的吴忻暴露了出来。

    贝尔科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不过他的反应一点也不慢。

    因为有飞鼠法袍的保护,他完全没有移动,把手上一直拿着弩机微微抬起,对着吴忻就是一箭。

    他和吴忻之间距离过二十尺,但是他没有射偏,这一箭准确地命中了吴忻的左键。

    这一箭伤到了吴忻,但是贝尔科特并没有感到高兴,因为这个时候,他看清了吴忻并没有拿着弩机。

    他背着弩机,手上正在施法。

    即使被轻弩命中,他还是成功地释放出了法术。

    每次梦中寒冷和温暖交错的洗礼,提高了他的意志,使得他对抗干扰的能力大大过大部分同级别的施法者。

    一根灰色的虚线从他手指钻出,越过贝尔科特,飞向了他的右手边。

    吴忻的目标是从右手包抄他的游荡者波尔多斯。

    虽然西摩在他的正面,但是他有信心用步法让过西摩。至多受一点轻伤就能直接进攻后排的吴忻。

    这种战斗中,一般来说因为施法材料的关系,施法者大多数情况下都仅仅使用弩弓而已。

    他没有想到吴忻会直接使用奥术,而且是使用了一级奥术,而不是相对便宜得多的戏法。

    他的身体让开了西摩,正冲着吴忻,直接被“惊恐术”命中了。

    “啊…”

    虽然在骑士见习中,波尔多斯算的上是一等一的游荡者,但是和所有游荡者一样,意志是他的弱点。

    他立刻陷入了极大的恐惧之中,开始又喊又叫地乱跑起来。

    看到吴忻施法的贝尔特科一阵悔恨,他意识到自己根据以往的经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让对方抢到了极大的先机。

    贝尔特科立刻也开始施展魔法。

    虽然施展一次奥术对他也是不便宜,但是考虑到下注和面子,这还是值得的。

    而且和刚刚的节约不同,他拿出了富家公子的作派,决定使用自己的最强法术。

    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下,再节约只会造成无法止损。

    他咬开自己的手指,一股血流跟随咒语从伤口喷涌出来。

    贝尔科特的这个法术不仅要消耗施法材料,还有他的生命力。

    吴忻根据计划拿下了弩机,向他射击,但是这个动作吴忻完全没有经验,他做的太慢了。

    当吴忻还在尝试瞄准时,奥术已经在贝尔科特手中成型,吴忻看到大量鲜血混合着施法材料在空气中弥漫。

    贝尔科特的脸色也明显白,如此消耗,显然会是同级别魔法中很强的一种。

    一支红色的光箭在他手中成型,向着吴忻飞去。

    “生命之矢!”

    西摩叫出了这个二级奥术中杀伤力最大的魔法的名字,他对贝尔科特会的法术有所了解,被这个奥术命中,已经带伤的吴忻八成要倒下,他全力冲刺准备用身体为吴忻抵挡。

    然而冲到吴忻旁边的西摩最后关头紧急止步,不是他怕了,而是有其他“人肉盾牌”出现了。

    “啊……”

    “生命之矢”最终没有命中吴忻,而是命中了波尔多斯。

    因为中了“惊恐术”而乱跑的游荡者,突然出现在奥术的飞行路线上,用自己的后背为吴忻挡住了这一击。

    这一次,波尔多斯的惨叫不再是来自于心理上的了,真正的剧痛让他尖叫着乱跑,然后从平台的边缘掉了下去。

    西摩正面空门大开,他毫不犹豫,向着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表情的贝尔特科冲了过去。

    “我放弃,我放弃……”

    让吴忻和西摩遗憾的是,虽然一度因为法术命中的对象目瞪口呆,贝尔科特还是及时喊出了

    放弃。

    已经冲到他面前准备大打出手的西摩,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然后意犹未尽地砸了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