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一章 局势

第二十一章 局势

        “一、二、三……………八、九。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维尔福数给吴忻九个塔勒。

        吴忻呵呵一笑,说了声:“谢谢。”

        维尔福撇了撇嘴:“这一把几乎全是压贝尔科特的,我多谢你差不多。”

        法语组的成员虽然大部分也不喜欢烧包的贝尔科特,但是对他这个小组的实力还是挺信任的,因此几乎人人都输钱了。

        西班牙人也没有多少压吴忻的,不过他们的心情都很不错。

        “法国佬,知道你们废,没想到这么废。

        “回家奶孩子去吧,哈哈。”

        这种冷门局对庄家再好不过了。

        只是此时其他法兰西人一个个垂头丧气,愤愤不平地谩骂着,他们大多都压了贝尔科特,所以维尔福也不好表现地太高兴。

        他心里除了高兴还有就是意外,虽然知道吴忻不是那种刚刚觉醒了施法能力的菜鸟术士,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在骑士见习中可以算是顶尖战力的贝尔科特三人组居然输的那么快,那么彻底。

        他提供的情报居然都没挥出作用。

        吴忻拿到了塔勒后,塞了一个到西摩的手上,没有给他推辞的机会:“多谢你了。”

        这也是赢家的一般规则,西摩还想说什么,但是这时迪莉雅也走了过来,他就对吴忻笑了笑,然后去了食堂。

        迪莉雅也毫不客气地接过吴忻给的一个塔勒,只是她还有点意犹未尽:“那个武士逃得挺快,我都没法确定维尔福是不是说得实话。”

        她和对方的武士,仅仅对了两三招,比斗就结束了。

        看到游荡者和法师都被打出了战斗,那个一身重甲的武士虽然还没有受伤,也立刻宣布放弃。

        这种比斗虽然规则严格,但是受重伤也是很常见的,不论是牧师的神术,还是高级骑士的医疗服务都是很昂贵的,至少要消耗好几个塔勒,这种私斗当然不可能得到免费治疗,没钱的话就只能自己躺着慢慢熬。

        “可惜,这本来是确定维尔福立场的好机会。”迪莉雅不太满意,没能确定维尔福是不是提供了重要情报,让她有点遗憾。

        “这次没用上是好事,你看他们。”吴忻却表示了不同意见,他让迪莉雅看看是失败者们。

        迪莉雅转身一看,正看到贝尔科特含着怒火的眼神。

        生命之矢的代价不小,但是除此之外,他几乎没有受伤,因此除了脸色不大好,并没有大碍。

        他一边瞪着吴忻他们,一边在和那个武士说着什么,被“生命之矢”命中的那个游荡者则已经被送去艾尔兰神甫那里接受治疗了。

        这个游荡者的医疗费当然也要算在他的帐上,贝尔科特这一次损失不小。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迪莉雅嫌弃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一次,没有把这些法国佬干服气啊。”

        虽然距离不算近,但是贝尔科特还是从身体语言中感觉到了迪莉雅的意思,他大喊着回应:“这一次你们不过是运气好,明天再来,我一定要让你们滚出我的训练场。”

        ……………..

        骑士见习的午餐食堂比扈从要大,提供的菜色却差不多一样糟糕。

        和扈从们一样,即使是难以下咽的黑面包也是定量供应,每个人只能取一块大约半斤重的,还算是能吃饱。

        但是辅食,不论是奶酪肉类,还是蔬菜,都非常稀少。

        扈从们只能每周吃到一次猪肉或者羊肉,鱼肉也是定量供应。

        骑士见习相比来说好那么一点点,总算碗里人人都有半个手掌大小的肉片一块,虽然这肉片已经薄的可以透光。

        汤碗里有几片似乎马上要融化的土豆和菜叶子。

        然而今天英语组的见习们得到了一次真正的享受。

        英语组的骑士见习们围在一起吃饭,他们不断祝贺吴忻他们,并要他请客。

        吴忻毫不吝啬地用两个银塔勒买下了食堂里的一件镇堂好货,一只腌制好的大雁。

        地中海周围分布着许多灰雁,这种生物追逐着海中的食物而迁徙,马耳他岛的地理位置对于它们来说也是一个绝佳的中继休息点,其中有一些会为这场休息付出巨大的代价。

        骑士团中不乏射术精良、又饿得眼睛绿的骑士和见习。

        大厨和吴忻说了几句话后,吴忻又给了大厨一个塔勒,禽类想要好吃必须要有盐以外的调料。

        厨师当场在食堂前的院子里架上了一个火堆,然后开始加工这只大雁。

        厨师们的心情都不错,虽然他们只是代售,不过能够及时卖掉依然可以让他们得到好几十个铜子,所以工作地都很用心。

        随着大雁在火上翻滚,月桂叶的香味渐渐在食堂中弥漫开来,人人都是口舌生津。

        越来越多的法兰西骑士见习无法忍受这种折磨,起身离开了食堂。

        不过吴忻没有在乎,低调谨慎是美德,但是如果连庆祝都不敢,那干脆就不要战斗不要反抗,老老实实任人揉捏算了。

        厨师为了感谢吴忻的惠顾,还赠送了他们一瓶廉价的果酒。

        吴忻当然得到了最多的赞美,西摩虽然在英语组中素有威望,但是这一次他明显挥了更大作用,而且还出钱买了如此美食。

        物资不足,空间狭小,偶尔的美食享受显得格外珍贵。∫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切萨雷,你来割吧。”迪莉雅递给吴忻一把匕。

        吴忻当仁不让地接过匕,然后把最好的部分割给迪莉雅和西摩,这是胜利者应有的待遇。

        他一边割肉,一边观察着其他人。

        他最关注西摩,他没有谦让匕,也是为了看看西摩的心性,他是施法者和扈从管理人,虽然等级比较低,但依然应该是英语组见习之,为了自己在岛上可能的斗争需要,吴忻会需要这个地位,既然不能谦让地位,他就不谦让分肉的匕。

        好在这个年长一点的一等骑士见习始终没有露出任何嫉妒或者失落的表情,他还注意到另一个细节。

        西摩把分给他的大雁腿啃得非常干净,大腿骨也嚼碎了吞下去,这是一个说明他心无芥蒂的证据。

        这顿愉快的美餐持续了一个钟头,大家都很满意。

        “真是不错啊,好久没有吃真正的食物了,本来就没肉没菜,现在连鱼都那么贵,真是受不了。”西摩非常满足的样子。

        不过他的话让赛尔希拉露出了忧虑的表情:“菜单上的鱼越来越贵,最近大渔船都不敢出去了。不要说有足够的营养剂,就是脂肪能充分供应,我也早就是中坚武士了。”

        “是啊,不仅是中坚门槛难以越过,除了全力保证的核心以上,就算已经是中坚和精锐武士日子也很难过,高级武士比我们更需要充分加工过的食物和营养品。”西摩的话说出了骑士团的普遍问题。

        吴忻因为“通晓历史”这个专长也能参加这个讨论了:“巴巴利海盗有奥斯曼海军撑腰,我们没有办法。”

        “其实皇帝也在支持我们的,西班牙海军的地中海分舰队一直驻扎在马耳他岛,每个月总还是有船从塞维利亚来和巴塞罗那来的。”西摩公正地说道。“摄政殿下的支持也是有的,奥地利如今的情况,他也确实做不了太多。”

        “哼!这两个哈布斯堡,蔑视教会,祭祀自家祖先。他们甚至兵逼罗马,挟持真选教皇,奥地利摄政更勾结卡曙斯教会,声称火焰之主也是真正的信仰,真是亵渎!”迪莉雅显然对两位不敬上帝的君主都很不满,特别是对奥地利摄政。

        “他已经付出代价了不是吗。”西摩没有什么情绪,相当平和地说道。“他一度自称国王要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后代,布达惨败后,火神教会大崩溃,祂的选民被苏莱曼大帝引多瑙河之水灌死,除了镇国米斯瑞拉,整个红袍法师会都是尸骨无存。为了得到皇帝的支持,他也被迫重新承认皇帝次子对奥地利的继承权。”

        “就是他们两个的斗争和野心,给了奥斯曼异教徒再度兵临中欧的机会。”迪莉雅显然很不喜欢这种王室内斗。“我们其实也受到了殃及,巴巴利海盗也受到了布达之战的鼓舞,才会如此猖狂,马耳他岛本岛都困难成这样,南面的兄弟姐妹肯定是更加朝不保夕。”

        除了马耳他岛,医院骑士团还从皇帝手中接收了利比亚最重要的两座港口,的黎波里和班加西,还在附近修筑了一些列堡垒,但是能够控制的地区非常狭小。

        “我们守卫本岛都很困难了,南面那两个据点只能寄希望于奥斯曼人也看不上了。”这个问题让西摩也放下手中的食物,痛苦地说道,“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太强大了,在威尼斯共和国衰退后,地中海上已经没有任何海军可以对抗这些异教徒了,只有西班牙外洋舰队才能对付这些异教徒,我们骑士团的海军只能化整为零,在海上游击。这实在太难受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连饭都没得吃了。”

        西摩的话稍微夸张,没有雷达的海上封锁是不足以饿死人的,但是让整个岛上防御力量衰退,则是完全可能的。

        “下个月伊莱亚当总团长会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一起回来,送他们过来的罗马教会国舰队应该会带来一批物资。”迪莉雅说得是整个骑士团都在翘以盼的事情。“只要银白骑士伊莱亚当和几位红衣大主教在,马耳他岛是绝不会有问题的。”

        “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不仅是真选教皇陛下的亲信,而且也很善于感化异端。”西摩提出了一个疑问。“奇怪了,现在岛上的贡扎加红衣大主教也是转化异端闻名的,他从来不主持弥撒,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务要忙,难道这里有什么重要异端要感化?”

        “应该是的,贡扎加红衣大主教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两年来不断轮班,一直有一个人在岛上。”赛尔希拉对于前面的政治都半懂不懂,只是听到红衣大主教才有点期待地说道。“由两位红衣大主教来代理马耳他主教也太夸张了,而且这两个人据说都是下一任真选教皇的热门人选,要是能跟着这样的人物一起做一次弥撒就好了,一定会更容易上天堂吧。”

        “去天堂没有近路,唯虔敬一途。”迪莉雅说得非常坚定。“别瞎想了,我们说不定马上就要离开,据说最近就要派一批人去利比亚,班加西港和其他几座堡垒都在要求支援,海上补给断绝,巴巴利海盗和游牧部落都在虎视眈眈。”

        迪莉雅的话让见习们人人脸上黑。

        如果说医院骑士团是当其冲的第一道防线,那么利比亚地区就是第一道防线前的拒马栏,绝对是最黑暗的使命。

        “前两批派去增援的人,都没到目的地就被巴巴利海盗截住了,现在已经在伊斯坦布尔的奴隶市场拍卖完了吧…………”赛尔希拉对这种命运很害怕,其实能去奴隶市场拍卖已经是女性能有的“优待”了,男性俘虏直接就被丢入肮脏潮湿的底舱划桨划到死了。“就算进了那两个据点,也是朝不保夕………..”

        西摩突然懊恼地说道:“在操场上的战斗很多骑士都看着呢,他们经常会把表现地最好的见习直接招入一线部队…………..”

        没后台,有实力都不一定是好事。

        迪莉雅却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气概:“那又有什么不好,我们经历的一切训练,不就是为了上帝的荣光去消灭异教徒吗,谁又能不死,为上帝而死不就是最好的死法吗?”

        “哎,皇帝陛下的外洋舰队为什么还不来?”维尔兹堡出哀叹。“只有把西班牙的主力舰集结起来,才能对付奥斯曼人。”

        迪莉雅愤愤地回应:“哼,西班牙的外洋舰队忙着把新大6的奇物和尼德兰的财宝运回塞维利亚港,哪里顾得上我们这些和异教徒拼命的人。”

        “简直是胡说八道,卑鄙的法王随时可能会支持异教徒。”旁边桌子上的西班牙人对于英语组的话大部分还算赞同,听到迪莉雅的这些话一下子激动起来,有一个人站到迪莉雅面前大声说道,“而且即使如此,皇帝也尽了最大努力帮助我们,如果不是皇帝把一支分舰队从撒丁岛调到马耳他,奥斯曼人早就直接登6了。这对西班牙是很大的付出,你知道这两艘主力舰和五艘帆桨并用船如果留在撒丁岛或者西西里岛,对当地的安全是多大的保证吗!”

        他的话让几个英格兰人无法反驳,这支西班牙分舰队就停靠在马耳他的港口里,虽然被巴巴利海盗压得抬不起头,但确实还是有一定作用,否则马耳他岛的渔业早就彻底崩溃了。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南意大利地区每年都有上万人被巴巴利海盗抓走,在开罗和伊斯坦布尔的奴隶市场上,赤身裸体地被估价、出售。

        西班牙见习继续说了几句过头的:“而且谁知道你们英格兰会不会和法兰西结盟,你们的国王居然要和皇帝陛下的姑姑离婚,还要废除玛丽公主天然正义的继承权,要让那个私生女伊丽莎白继承王位。甚至于不惜勾结其他神明,皇帝怎么敢把舰队调到地中海,说不定你们那个异端国王就等着尼德兰分舰队离开安特卫普,就要对凯瑟琳王后和玛丽公主下毒手了。”

        “什么异端?!国王陛下是上帝的虔诚信徒,说他皈依了其他神明完全是卑鄙无耻的谎言和毫无根据的污蔑。哼,英格兰王国有那么多忠诚义士和上帝陛下的虔诚信徒,王后陛下和玛丽公主的位置稳如本尼维斯山一般,根本不需要皇帝来保护她们。”迪莉雅大怒,她完全不能容忍这个,她一边说,一边站起来逼近了那个西班牙见习。“皇帝这几年连续打败法国,甚至还侮辱真选教皇,我看他是妄想要统治世界,保护王后和公主不过是借口罢了。”

        吴忻把手伸进腰带,拿住了“惊恐术”的施法材料。

        一旦西班牙人跳了起来,他必须支持迪莉雅。

        虽然同时和西班牙人和法兰西人作对当然是极其不明智的,但是迪莉雅的表情说明她在这个问题上绝不会后退。

        那个西班牙见习确实是准备好大吵一架,甚至打上一场的。

        但是迪莉雅此时的表情非常可怕,她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情绪,脸上充满了狰狞和严厉,美丽的大眼睛其中射出仿佛是择人而噬的光芒,看得那个见习有点虚。

        有一个比较年长的西班牙见习参加过许多战斗,他看出了迪莉雅绝非在虚张声势,因此拉住了自己的同伴:“姑娘你不要冲动,大家自己人。”

        他们先让了一步,吴忻也及时开口:“你们难道看不出来,迪莉雅显然是高贵的凯瑟琳王后陛下的忠实拥护者,大家都是自己人。”

        “是啊,是啊,切萨雷是吧,果然是既有实力又有见识,大家都是自己人。”

        “你教训傲慢的法国佬,真是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其他几个西班牙见习也一起圆场,他们纷纷表示西班牙外洋舰队绝对是对抗异教徒的中坚力量,皇帝更是最最热爱和平的至尊,绝对绝对没有统治世界的野心。

        西班牙人的退让使得这场架最终没有打起来。

        对方服软但是迪莉雅并不高兴,吴忻觉得她实际上更希望为了这个问题狠狠地打上一架。

        约架失败的迪莉雅情绪变得很差,吃完饭之后拒绝了吴忻继续练习的邀请,独自去了教堂祷告。

        不过吴忻还是达到了自己的另一个目的,他和几个奥地利和西班牙见习后面的交流颇为顺利,充分利用了胜利,铺下了一些人脉。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