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二章下 这里也物资不足

第二十二章下 这里也物资不足

        吴忻和西摩一起来到了扈从们居住的院子,见到了小特里那张带着纯洁笑容的脸,吴忻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切萨雷,你真的能施法吗?”

        “切萨雷,你会放魔法飞弹吗?”

        “你真的一抬手,就让一个骑士抱头鼠窜?”

        扈从上课并不分组,骑士团显然没有资源负担那么多老师,所以很多英语组以外的扈从,还是第一次见到显示了术士才能的吴忻。

        扈从们大多数都是少年人,一见到吴忻,他们就毫不迂回地问了起来。

        哪怕是法语组的孩子们也都很热切地围着吴忻,他们还没有清楚地明白自己的立场,仅仅是为神秘的施法者所吸引。

        吴忻看了一眼小特里,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他显然脑补了一些吴忻和凯文特一伙战斗的细节。

        “我不会释放魔法飞弹。”吴忻摇了摇头,好几个岁数比较小的见习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魔法飞弹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在大部分的概念里,能够使用魔法飞弹的施法者就是真正的施法者。

        “但是奥术的力量绝不仅仅限于一种形式。”吴忻没有当场施展“次级火焰之刃”,过于频繁的使用这个奥术不仅会让他冷,更重要的是可能会暴露他可以免材施展这个魔法的秘密。

        不过吴忻还是施展了两次“酸液飞溅”,杀死了两只在课堂里乱跑的老鼠。

        虽然他没有施展“威力最强大的魔法飞弹”,年长懂事一些的扈从们对他的态度还是变得极为尊敬。

        哪怕是一向不服气的基恩,也老老实实地完成了作业,依然水平低劣,但确实尽力了。

        基恩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同党吉格斯的命运让他不敢冒犯吴忻,成为划桨奴隶的惩罚足以让任何人胆寒。

        吴忻知道他的心思,他也没有立刻开解他,而是和过去一样地和他说话。

        虽然无意报复他,但是让他在压力下紧张几天,也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吴忻也喜欢这样的感觉,启迪教化是一件令他愉快的事,特别是课堂上没有了让人讨厌的家伙。

        虽然太阳早就落了下来,吉格斯他们三个依然在干活。

        “你们的论文都写得不错,考虑到你们能够借阅到的书籍来说,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和你们想象的不同即使鲍德温四世没有死去,耶路撒冷王国也很难维持了,事实上,在鲍德温四世死之前几年,耶路撒冷王国就已经再次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

        “蒙吉萨之战固然是一场巨大的胜利,但是萨拉丁这个恶魔的使者完全控制了埃及,这片有尼罗河滋润的土地人口众多,出产如山,仅仅在几年后他又一次带回了数万异教徒…..”

        “查尔斯,你应该在考虑一下,耶路撒冷王国的幅员和国力,上帝当然会保佑我们,但是我们不能没有计划地行事。”

        “道格,你也是一个虔诚的孩子,真十字架当然是一件伟大的宝物,但是我们并不是拥有了这件宝物就确保了胜利,虔诚是胜利的基础,但是仅仅依靠虔诚是不够的。”

        “为了打败恶魔,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先和比较弱小的恶魔和解,甚至和他们联盟。当然了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消灭所有异教徒,把上帝的荣光布满世界,当时叙利亚还有其他几股势力……”

        吴忻认真地讲解,扈从们都安安静静地听着。

        他们大部分都还很年轻,这些少年人的心性后吴忻原本的时代大不相同,知识是如此地稀少,大部分骑士只认识两三百个单词,神甫和更高级的贵族才能书写复杂的公文,神甫中的佼佼者才能说出一连串的君主名字、讲解经典的战役。

        因此他们更知道知识的可贵,哪怕是年长一些的,对于未来感到迷茫的扈从,也能做到不干扰其他人听课。

        蜡烛烧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切萨雷,你误了拉吊桥的时间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基恩和其他比较年长的扈从一样也没有认真听课,他对这些个历史和文化之类的东西实在是接受不了。“不过不要紧,通铺够大,你就用我的毯子睡一晚上吧。”

        他的态度比上次在粪坑见面时更恭顺了,可能是已经接受了现实?亦或者是被吉格斯他们几个的惨状给吓唬住了,小特里毕竟没有让他也天天挖粪坑。

        “啊,多谢你的好意基恩,但是我约了同伴一起去镇上过夜。”吴忻实际上并不是误了时间,而是有意不回去。

        “啊?啊!听说你赢了不少钱。”基恩脸上挂着“你懂的”那种表情。

        不过他接着很快就带上了遗憾的表情:“可惜了,我今天要复习你给的作业,不能一起快活了,否则我和镇上缤纷玫瑰的老板娘倒是很熟,能让她给你推荐个红牌。”

        “那真是可惜。”吴忻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

        他去了扈从们训练的空地上,找到了同样没有回到城堡里的西摩。

        他们一起朝着岛上的城镇走去。

        一边走,他们又一起聊了几句。

        “你的历史课,真是让人印象深刻。”他刚刚给英格兰和德意志扈从进行了免费训练,顺便看了看吴忻的课程,他对吴忻不了解最近的事情也不奇怪,毕竟那还不算是历史。“而且小心谨慎,每一句话,都要把上帝抬在最前面。”

        西摩的话里中有一些让吴忻警惕的东西,可靠性测试?

        “不是小心,而是虔诚。”在黑暗中,吴忻看不见对方的神情,和刚刚涉及废后的问题一样,这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虔诚,当然了,马耳他岛上都是最虔诚的人,如果不虔诚怎么可能来这里抗击奥斯曼人。”吴忻滴水不漏,西摩也就没有再问什么。

        很快,他们就来到城镇。

        进入小镇没多久,吴忻在一家似乎新开的店面前微微驻足了一会,不过在西摩注意到他之前,吴忻就就跟上了。

        不一会,西摩指着一间厅堂很大,里面一个顾客也没有但灯火通明的商店对吴忻说道:“喏,就是那里了。”

        他走到厅堂里,拍了拍坐在一边偷懒的伙计:“我们要买东西…..”

        “今天打烊了,明天赶早吧。”已经准备下班的伙计一点好脸色也没有,根本不打算招呼吴忻他们。

        “我们是来买鲜货的。”

        听到西摩说出了暗语,伙计精神一振:“好,好,这边请,这边请。”

        他们转到厅堂的边角,伙计拉开一个柜子,顺着柜子后的楼梯,吴忻和西摩进入了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相当狭小,一眼可以尽览无遗,显然货物不在这里。

        吴忻点了点头,做到了人货分离,还算是个合格的黑市。

        “啊,西摩一等见习,好久不见了。”接待他们的人认识西摩,他的态度比那个伙计客气地多,一边说,一边递上了茶水,虽然只是白开水罢了。

        “我的朋友西博见习,他需要买一点施法材料。”西摩没有搞什么繁文缛节,直接介绍了吴忻,然后就提出要求。

        “西博见习啊,你好,你好,施法材料啊我们这里应有尽有,各个派系的,通用的。”和吴忻握了一下手,这个接待人就递给吴忻一个单子。

        吴忻看了这个单子,看了一会就递给西摩。

        西摩看了一会,立刻吼道:“开什么玩笑,一份可以激所有一级奥术的通用施法材料,居然要卖四十五个塔勒?!比上个月要贵了三倍,这也太黑了吧。”

        即使是十五个塔勒,也是骑士团仓库供应价格的数倍,而骑士团仓库实际上也不是完全平价供应的,也是要赚钱的。

        “我们这里就是黑市啊,哎,别走啊,给你个八折如何。”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根本没有去追吴忻的意思。

        走到了店外,西摩感到有点丢面子:“真是太过分了,往日里无论如何也没有这种荒唐的价格,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我还知道一个黑市商人。”

        吴忻却没有激动:“现在的情况下,黑市的价格再离谱也是正常的,我们又没有人情,买不到低价货的。”

        “哼,还不是欺负我们英格兰人。”西摩想了一想,又对吴忻说道。“现在的情况,没有施法材料真不行,要不我出十个塔勒,无论如何还是买一分材料吧。”

        虽然为施法者分担一些开销也是符合惯例的,不过吴忻没有接受:“上次赌斗赢的钱还有不少,我能负担得起,只是也不能让奸商当我们是傻瓜。”

        “没事,没有施法材料我们也能对付法国佬。”这话说得硬气,但是后面才是西摩的重点。“这一次我们不赌钱了,就算输了,也不让贝尔科特一伙回本。场地什么的,反正我们也都习惯了,太大也没什么意思。”

        吴忻点了点头,然后挤出笑容对西摩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们找个好点的地方休息一下?”

        “时间还来得….。”说到一半,西摩忽然露出了一个恍然的笑容,骑士和见习们都有巨大的生存压力,压力下人都需要泄。“后面那条街上有一个新开的浴场还算干净,好像是叫泡沫天堂。”

        吴忻一愣,他不是这个意思,当然作为一名长期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对于偶然上岸放松一下也是没什么心理障碍的,只是他刚刚在路上看到了夏洛克,打算去找他弄点材料,可是西摩却误会他要搞一个大保健。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这样还更容易摆脱西摩了,他本来打算找个旅馆睡觉,然后深夜独自去找夏洛克的。

        吴忻顺水推舟,装出少年人初次尝试那个的样子对西摩说道:“是啊,我也是担心这危险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危险,我们一起去吧。”

        西摩摇了摇头:“你自己去吧,最好的姑娘也就是两个小时收一个塔勒,如果是普通的渔家娘过夜也就是五十个铜子而已,你不要被宰了。”

        吴忻又挽留了一下,好在西摩真的是要走。

        吴忻看着他离开之后,先到他说的浴室门口转了一圈,确定西摩确实离开后,吴忻在姑娘们的揽客声中转头离开。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