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四章 一个又一个意外
    波尔多斯最最害怕的梦魇又一次变成了现实,他偷窥女神的事情又一次被总检察官大人知道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然后那位大人派达达尼昂老大来处置他,然后在严刑拷打之下,他又供述出了自己是异端的事情。

    他正又一次被达达尼昂老大当众阉割,然后又一次丢进大海。

    但是波尔多斯依然觉得达达尼昂老大非常仁慈,仁慈得简直不像达达尼昂老大。

    因为整个过程非常快,他刚刚还在一边偷窥那具丰盈的肉体,一边自渎,下一秒就被达达尼昂老大扔在了海滩上的石头山,而且整个行刑的过程也非常快,不到半分钟就结束了。

    和上次一样,达达尼昂老大出人意料地没有残酷地折磨他几天,很快就结束了他的痛苦。

    这可不是达达尼昂老大一贯的作风,他对那些冒犯他的人从来不会如此轻易放过,更不要说冒犯那位女神。

    等等。

    怎么回事?

    老大为什么这么仁慈?

    而且为什么要说“又”?!

    波尔多斯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又一次被“惊恐术”命中了!

    恢复了清醒波尔多斯现自己还在擂台上,身上也没有受伤,这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这样?!

    ‘贝尔科特这个废物,真是该死,他不是说对方肯定不会有施法材料的吗?!’

    这不可能啊,贝尔科特向他保证那个英格兰的术士肯定没有施法材料了才对。

    负责仓库管理的家伙,绝不敢不遵守达达尼昂老大的指示………..黑市里的价格也会高的让人吐血……………

    难道对方宁可买一个吐血的高价也要赢个面子?

    虽然主要责任肯定是办事不力的贝尔科特承担。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但是如果连续两次被一个低级术士的奥术赶出战场,那达达尼昂老大是不会放过他的。

    好在这一次无论如何他还没退赛。

    可是情况依然非常糟糕,在他陷入恐慌的几十秒钟,战局再一次变得极为不利。

    贝尔科特已经被重伤,他身上的一级咒法系奥术“法师护甲”也没能阻止西摩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一个大口子,血液正以极快的度从伤口中涌出。

    “我放弃,我放弃,牧师快…快来救我。”

    “快点啊,我要死了,血,好多血….”

    就在波尔多斯依然无法接受现实的时候,贝尔科特已经再次宣布退赛,他声音中气倒是挺足的。

    西摩丢下贝尔科特,举起长剑向着波尔多斯冲了过去。

    波尔多斯在他冲到面前之前反应了过来,及时后退让开了这一次攻击。

    不过他总算没有放弃,挡住了西摩的攻势。

    虽然依然是下风,但是总算是稳住了局势。

    而擂台的另一边,刚刚还算平稳局势却急转直下了。

    迪莉雅的钉头锤上忽然出现了一条火舌,她身穿重甲的法兰西武士大惊,他完全没想到吴忻会再次施法。

    他也猜测吴忻是不顾一切地买了一份高价施法材料,应该不会有其他奥术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实际上吴忻不仅施法材料充足,而且还有免材特技。

    不过这一次的情况似乎无论如何比上次好一点,他看到波尔多斯没有掉下擂台,虽然失去了贝尔科特,他还是有战斗的意志。

    他一度还想通过猛攻迪莉雅,来维持住局势,他自认为对女牧师应该有力量优势。

    可是几次硬碰硬的较量下来,他完全没占到上风,反而手臂和半边身体都微微麻了。

    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女牧师高大健美的身体完全不是虚有其表,确实蕴涵着惊人的力量。

    他的力量在男性武士中也算是比较优秀的,而眼前的女牧师更胜一筹。

    他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提前得到了一个“牛之力量”的奥术加持,可是吴忻没有老师传承,显然不是法师而是一个术士,他拥有的两个一级奥术在法兰西见习中并不是秘密,另一个是“次级火焰之刃”。

    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当第二个奥术真的出现时,法兰西武士见习还是一下子感到极大的压力。

    迪莉雅注意到了他的心态。

    乘着奥术激的火焰让自己对手心慌的机会,迪莉雅一反刚刚平稳的节奏,前冲一步起猛攻。

    法兰西见习勉强当下了这一击,他反手钉挡开了钉头锤,可是吴忻制造的火舌在他的手腕上舔了一下。

    和往常迅掠过火焰不会造成伤口的经验不同,奥术造成的火焰仅仅是一瞬间就伤到了他,这位法兰西的手上明显感到一阵灼热的剧痛。

    他本能地后退,用眼角的余光查看自己的伤势,这让他失去了节奏。

    迪莉雅继续攻势,她再次把身体完全施展开来狠狠地用钉头锤给了她的对手一下。

    虽然因为连续力所以相比上一击有所减弱,但是这一次她的对手无法力,他的武器被一下子打落在了地上。

    一身重甲让他非常迟钝,因此他没有打算滚过去捡起武器,再战而是立刻放弃。

    但是抢在他喊出“放弃”的同时,迪莉雅已经踢倒了他,然后作势要踩踏。

    “嘿,住手!你没听到他喊放弃了吗!”

    维尔福一声大吼,迪莉雅看了他一眼,然后丢下倒地的武士,去围攻残存的最后一个法兰西人。

    她本来也不会继续攻击,这是故意让维尔福在法语组中提升影响力。

    波尔多斯正在和西摩交手,他的压力极大。

    眼前的英格兰见习在战斗经验上不错,装备也不错,确实可以算是英语组的后起之秀。

    但是依然不是他这个达达尼昂手下最有力的游荡者的对手,他不仅有昂贵的水蓝鳞甲,更重要的是他其实已经达到了六级水平,可以算是一名中坚战力,已经达到了成为正式骑士的最低标准,只是因为出海次数不多,没有足够的功绩罢了。

    如果是一对一,波尔多斯有把握可以最终打败西摩。

    其实三个法兰西见习在实力上,个个都有优势,他们身上的武器装备都是远平均水平的,达达尼昂从扈从身上吸取营养,然后供应自己的团伙。

    可是在听到武士同伴“我放弃,我放弃。”的喊声时,波尔多斯知道这一次,他们又要失败了。

    这个术士提前做好准备,找到了施法材料,而他们却麻痹大意,根本没有从上一次失败中吸取教训。

    波尔多斯现在追悔莫及。

    不过和一旦落单就放弃的贝尔科特不同,波尔多斯没有立刻投降,他知道自己仰慕的美人,正在附近的某个阳台上看着自己呢。

    女人的注视会激男人的力量。

    波尔多斯猛然侧身,让开了西摩的一剑,赶在迪莉雅赶到之前,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缝隙穿了过去,直接向后排的吴忻起了进攻。

    他已经看出来了,女牧师刚刚在同自己队友的战斗中招招全力,而且很节省神术材料,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

    西摩的底细他很清楚,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所以关键还是那个施法者。

    只要把吴忻赶出战场,那么他还是有机会的。

    或者直接废了他,哪怕输了擂台也不要紧。

    虽然达达尼昂老大没有下令,但是他肯定也会乐见其成。

    吴忻也许为了赢得赌注买了很多施法材料。

    但他已经用过了两次一级奥术,作为一个一级术士,接下来他就只有戏法可以使用了。

    波尔多斯经过思考后下定了决心,他拼着中一个“酸液飞溅”也要给吴忻来一个狠的,这个零级戏法不足以给他造成足够的伤害。

    可惜吴忻不是富二代贝尔科特,他在下风时不会轻易放弃,上风时也不会放松警惕。

    这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海员的素质,是多少年同大海较量中积累下来的美德。

    波尔多斯从西摩身边穿过,刚刚抬起头来,眼睛就传来一阵剧痛。

    “啊!!!”

    吴忻手指上射出一个不到手掌大小的火球,正中波尔多斯的面门。

    ‘他也不是一级术士……….这什么狗日的情报……………….’

    “啊!!!!!!”

    波尔多斯惨叫着滚下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