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五章 西格尔总检察官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喏,最后一个。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维尔福先把飞鼠法袍给了吴忻,然后又把一百个银塔勒一个一个地数给吴忻,然后用很不客气的语气说道:“你这家伙,赢了钱怎么还是一副不爽的样子?”

    吴忻确实想吐,连续用来几个免材施法,他很不舒服。

    迪莉雅一直没有走开,让吴忻能够借到她的力量,战斗之后立刻倒下会损害胜利的完整性,她知道吴忻需要胜利和胜利带来的资源。

    维尔福不动声色地说道:“这破布据说能让穿着的人不怕弓矢,不过我看对上精锐级的长弓肯定是没用的,你可不要太得意啊。”

    这么说对中坚级的长弓是有效的了。

    周围有不少法兰西见习,所以维尔福用这种方式介绍了这件宝物,作为回应吴忻贴近他的耳朵,好像咒骂了一句什么。

    维尔福嗤笑了一声,大声回了一句你个走运的岛民。

    为了确保双方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依然依然是敌对的,他们非常小心。

    “干得好!”

    “法国佬输钱又输人啊。”

    吴忻一转身,西班牙人纷纷向他致意。

    “嘿,英格兰的小术士,什么时候请我喝一杯啊。”

    “喂,要不要这样啊,你不是不喜欢小白脸吗?”

    “这话你也相信?真是傻妞。”

    还有几个西班牙的女见习纷纷向吴忻调笑。

    吴忻在连续打败了贝尔科特两次后,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名声,至少在见习中,他已经被认为是第一流的战力了。

    “有机会一定好好和诸位亲近一下。”吴忻对西班牙姑娘们毫无诚意地敷衍道。

    “走,我们去看看食堂里还有没有大雁。”吴忻随后对英语组的其他见习一挥手,表示他再次要请客。

    英语组见习们出一阵欢呼,刚刚和迪莉雅对练的赛尔希拉大声回应吴忻:“大雁好像没有,不过今天早上有一艘大船入港,带来了不少熏肉和奶酪。”

    “好,今天大家都放开了吃,我请客。”吴忻想要和迪莉雅再说什么,但是少女牧师已经独自离开了。

    “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凌晨入港的大船带来了伦敦的消息,国王陛下已经拘捕了菲舍尔主教,把他丢进了伦敦塔,看来陛下是下决心要废后了。”西摩的话让吴忻一惊,原来她的伯父被捕了,怪不得迪莉雅的情绪那么坏。“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就算菲舍尔主教一直不肯服软,也最多就是被流放罢了,历代英格兰国王还没有公开杀主教的记录。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真选教皇陛下一定会重新给他找一个教区做主教的,给一个大教区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忠诚义士不能不褒奖,日后他说不定还有成为红衣大主教的可能呢。”

    “但愿如此吧。”吴忻对西摩的话不是很有把握。

    其他英语组见习则没有这些感怀,他们给了吴忻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哪怕在海上航道没有被巴巴利海盗封锁时,来自大6的熏肉和奶酪在岛上也是很珍贵的,这些顶级食材可以起到近似营养剂的作用,对武士的身体有一定的保养作用。

    在如今海上战事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更是价格飞涨,绝非骑士见习们可以负担的食物。

    “你最后那个是什么奥术?火球术?”西摩见识过的奥术不多,但是吴忻刚刚施展的那一个实在是太常见了。

    吴忻在心中担心迪莉雅,但是也想不到办法,只能配合西摩鼓舞一下自己人的士气:“火球术是三级奥术,范围杀伤,要五级施法者才能使用,我那个叫次级火焰球,是一级奥术,只能对付一个敌人。”

    虽然吴忻的话和预期的不同,西摩依然非常兴奋,他猛然拥抱了吴忻:“新的奥术!你是二级术士了?!”

    西摩稍一思考,就知道没有保密的可能,所以他在得到了吴忻的许可后,拍了拍手掌示意大家注意,然后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其他英语组的见习。

    “切萨雷是二级术士了!刚刚把波尔多斯烧的哭爹喊娘的那个奥术叫次级火焰球。”

    听了西摩解释6续明白过来的其他英语见习,出一阵更大的欢呼。

    在操场旁的一个阳台上,两个人正在看着欢呼的英语组见习。

    其中一个高大的骑士,正是骑士团的二号人物,总检察官西格尔。

    陪着他旁边的一个人非常瘦小干枯的人,而且他还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和高大的西格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犹如侏儒和巨人一般,而且他说话的声音也是又细又轻:“总检察官阁下,真是很抱歉,我已经把骑士见习中最强的两个人派给了贝尔科特,可是他还是赢不了。”

    西格尔总检察官有点疑惑,他问达达尼昂:“你看清了吗?他最后是使用了一个火球术?达达尼昂兄弟?”

    这个矮小枯萎的人,就是在骑士见习中凶名赫赫的达达尼昂。

    他被西格尔总检察官称为“兄弟”,说明他也是正式骑士而已,所有的骑士都互称兄弟,并非表明他和总检察官地位近似。

    ‘居然会问这种傻问题,你也配当总检察官。’

    达达尼昂此时正在心中咒骂,他早就反对过这件事。

    在吴忻打败了凯文特-西格尔后,他原本是准备让一块地盘给英语组的,这样可以麻痹吴忻。∫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可是西格尔总检察官坚持要求他派出贝尔科特去羞辱吴忻。

    西格尔总检察官虽然年轻时也算身经百战,但是在多年的官场斗争中那份本能已经消磨地差不多了。

    在罗德岛保卫战中就很明显,他虽然还算挥了一点作用,但是远没有达到骑士团二号人物应有的表现。

    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都对他颇有微词,只是因为总团长的力挺,再加上那场生死大战中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算是保住了他总检察官的位置。

    这一次更是明显,吴忻打败了贝尔科特,不仅吸取了战斗经验,还再次明确了敌对态度,短时间内不会放松警惕了。

    更不要说,这会让吴忻加固在英语组的地位,并得到了西班牙语组的注意。

    不过回答的时候,达达尼昂的头更低了:“火球术是三级奥术,他不可能那么快得到,我想应该是次级火焰球,咒法系的一级奥术。”

    “原来只是次级火焰球啊,这个贝尔科特真是没用。”西格尔总检察官相当懊恼,不过他最终装作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哦,那也没什么。这不是你的错,这个小子提升了一级,他应该是最近觉醒的力量。不过就算有几个一级奥术这也没什么,姑且让他得意几天,正好可以让我们法兰西小伙子们同仇敌忾。”

    达达尼昂对西格尔总检察官的话不以为然,他知道自己派出的三人组,除了贝尔科特这个法师外强中干,另外两个都是中坚武士,在实力上都不逊色于有正式骑士身份的凯文特。

    只是没有什么后台,才始终无法“积功”成为骑士。

    当然他也不会把这话说出来。

    西格尔总检察官又撸了撸自己的头,犹豫了许久,决定一定要杀一杀吴忻的威风:“你去找一个和骑士团没有关系的好手,不要怕花钱,一定要得力。”

    他决定让吴忻吃点大苦头,不过还是没有起杀心。

    但是达达尼昂却故意装作理解错误,他惊诧地说道:“找外人是要他的命?可是总团长大人说过,要珍惜我们有限的力量啊,今年一共只有两个施法者加入了骑士团。总团长很想要新的施法者啊。”

    西格尔本来只是要羞辱吴忻,但是达达尼昂的话让他怒气勃:“区区一个骑士见习,难道本大人还决定不了他的生死?!你忘了是谁一直庇护你提拔你,让你有了今天的局面,如今我西格尔不能做你达达尼昂老大的主了?”

    达达尼昂继续说道:“可是还有卡萨诺骑士啊,他保着这个小术士,他可是接近护国等级的强大武士……….”

    “混账!”达达尼昂连续撩拨着西格尔最敏感的神经。

    他跳起来,狠狠地给了他的达达尼昂兄弟一个耳光。“卡萨诺算什么,武士等级高又怎么了,就算他比我强,难道比伊莱亚当总团长还要强,他一个意大利人还想翻天?”

    “不,不,不,总检察官阁下,我绝没有这个意思,那些传闻谁知道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他的主人战死在布达的时候,也没看他一起死吗,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渣哪里比得上总检察官您啊。”达达尼昂一边说着,一边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最重要的是我就是大人您的一条狗罢了,大人要我咬谁,我就咬谁。”

    “哼,你知道最好。”西格尔总检察官心中一股嫉妒之火急需泄,他接着问吴忻的背景:“这个切萨雷-西博的背景你调查过了吗?为什么卡萨诺会来支持他?还有你上次跟我说的,他在历史和语言上的才能又是怎么回事?”

    达达尼昂早就等着这个问题了:“我已经反复确认了警备队和教堂的文件,他确实只是一个普通英格兰人,祖上也没有出过术士。也许卡萨诺可以改警备队的文件,但是教堂的文件就绝对不会有问题了。至于历史上的才能,我通过几个支持我们的神甫确认过了,没有过资深爱好者的范围,也许他所在城市的图书馆藏书比较多,他也比较好学。他会好几种语言就只能是归结为他天赋不凡了,和他说过话的人都说,他虽然会说法语和拉丁语,但是都很僵硬,应该都是最近才学会的。”

    达达尼昂确实在诱导西格尔总检察官动手,但是他也做了必要的侦察。

    吴忻穿越后得到的语言天赋就是这样,他只是能毫无文采地使用各种语言,这误导了他的敌人。

    达达尼昂的调查很详细,并非贵族出身的达达尼昂之所以能成为他的代言人,就是因为他的办事能力。

    “祖上都没有强大的术士,他能使用两级的奥术就很罕见了,至多三级是极限了,这种施法者,能力一般,但是统统都胆小怕事,吃补贴的时候冲的快,用他的时候就是看不见人。”达达尼昂的话不能算是胡说,当然也不是实话,施法者普遍形成如此的风格主要还是因为施法材料过于昂贵的关系。“法师提升实力还能靠勤奋和天赋,术士就算血统纯净强大,还是要依靠各种激血统的宝物和祖先的力量,除了几个大贵族,哪有其他势力会有术士传承。”

    “那我们确实哟啊好好给他一个教训。”虽然如此,西格尔总检察官还是没有动杀心,“以后补贴也要克扣他。”

    然而美莱迪早就料到了自己情人的反应,有了对应的策划,达达尼昂把最重要的话说了出来:“其他方面他倒是没有什么弱点,只是送他上岛的那个叫夏洛克商人,应该和他关系很紧密。他得到了英语组扈从的管理权后,就和那个商人一起操办粪肥的事情。”

    “粪肥?”西格尔总检察管不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

    “据那个夏洛克对镇上的商人和村子里的地主说,这是从东方传来的,一种把粪便加工成肥料的技术。”达达尼昂自己也不知道粪肥是怎么回事,只是照本宣科。“他在镇上挖了好几个大坑,说是要把粪便酵一下,然后撒在田里,可以增加粮食产量,而土地的肥力会提升,不必每年休耕三分之一了。”

    “荒谬!把粪便混杂到食物里,这分明是瘟疫之母的阴谋!”西格尔总检察管一下子跳了起来。“瘟疫之母的信徒可不是也许有救的异端,而是一旦见到就要立刻铲除的那种异端,是异端中最可恶的那种,接近魔鬼和恶魔的信徒。”

    “正是如此,西格尔总检察管您真是反应敏锐,我是想了很久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达达尼昂非常自然地拍着马屁。“经过缜密调查,我现这个夏洛克确实有问题,上岛后那么多日子,他从来不去镇上的教堂。而且卡萨诺和切萨雷去教堂的频率也低得惊人。”

    “那你为什么不立刻逮捕他们!这是应该上火刑架的罪名。”就算是自己的朋友,如果成了传播瘟疫的邪教徒,西格尔总检察官也会大义灭亲,更不要说吴忻本来就是他的敌人。

    “是这样的,虽然这个夏洛克目前的劣迹已经非常明显,但是他善于鼓动,而且还推广一个叫试验田的办法,就是在小范围先使用,证明可行再推广,镇上的绅士和地主,有不少都被他给蛊惑了。”达达尼昂早就开始行动了,但是大部分的乡绅都觉得夏洛克的方案是完全可行的,风险是可控的。

    归根到底,马耳他岛上确实急需增产粮食,要吃饭是任何位面最大的正义。

    “真是狡诈!看来不仅有瘟疫主母,甚至可能某个魔鬼大君的信徒也参与了策划。”总检察管感到自己身上责任重大。“事情展到这一步,负责岛上安全事务的卡萨诺警备队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少是玩忽职守,甚至更可怕的一种可能也是存在的。”

    达达尼昂把头趴得更低:“您的指示我一定全力执行,我会在村民中寻找他暗中祭祀魔鬼和瘟疫之母的目击证人和相关物证了,想必很快会有进展的。”

    实际上达达尼昂不是将要执行,而是已经在执行了,当然指示的并不是西格尔总检察官的指示,而是其他人的命令。

    他也只执行那个人的指示,并让西格尔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指示。

    西格尔很满意这周密的调查和解决方案:“就这么办吧,要抓紧,等到总团长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一起回来,再处死或流放卡萨诺就不方便了,我们要以骑士团的大局为重啊。”

    达达尼昂做恍然大悟状地猛然点头:“我明白了。”

    “事情办好,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西格尔挥了挥手,示意达达尼昂可以离开了。

    一直跪在地上的达达尼昂这才敢爬起来,他又问了一声:“对了,这件事要不要通知一声贡扎加红衣大主教。”

    西格尔犹豫了一会,摆了摆手:“不必了,红衣大主教殿下的时间太宝贵了,而且他是意大利人,这一次的主要目标是卡萨诺。”

    达达尼昂再次鞠躬,一步步倒退着走出房间:“是,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好了,好好办事吧。”西格尔总检察官闻到了一股香味,无心再说下去。

    维尔福缓缓地倒退出了房间。

    这个时候,西格尔的情人美莱迪端着一杯奶茶走了进来。

    两人的目光交错,维尔福自然地对美莱迪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