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二十六章下 西班牙语组的酒会

第二十六章下 西班牙语组的酒会

        “切萨雷兄弟,你打败法国佬真是大快人心啊,来,我敬你一杯。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正在向吴忻敬酒的男人,有一张长长的脸,油亮的头顶上没有一丝头。

        “哪里那里,贝隆骑士你太客气了,我哪里有资格在您面前兄弟相称。”吴忻没有直接接受对方的称呼,在座的人大部分都是骑士见习,唯有这个带头的是一个正式骑士。

        “切萨雷你前途光明,成为正式骑士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来,我再敬你一杯。”贝隆满脸堆笑,对讨好比自己等级低不少的吴忻完全没有压力,他本来就是西班牙骑士中负责勾连的人物。

        吴忻这几天他在操场上施展出新的一级奥术的事情已经相当广泛传播。

        术士的奥术种类是很有限的,相比法师可能学会许多同一等级的奥术,术士不可能学会很多奥术,灵活性要差很多。

        而且法师们可以在学习新魔法的过程中感受魔网,是提升实力的一大途径,但是也确实有一些法师学会很多同级魔法,始终无法更进一层。

        而术士一旦得到新奥术就说明他必然等级上升了,比法师更有决定性。

        一个突然出现的二级术士,而且和法兰西组连续生了几次冲突,他本身就有了值得拉拢的价值。

        光有施法能力,没有战斗精神的施法者,虽然大家捏着鼻子也会对他们客客气气,但是只有吴忻这样敢打敢拼的施法者,才会这么快引起注意,获得人脉。

        “切萨雷你的西班牙语真是好啊,说得比我这个巴塞罗那人还要标准。”贝隆对于吴忻流利的西班牙语也很赞赏。“我看你还会说意大利语和拉丁语,作为英格兰人,切萨雷你真是勤奋啊。”

        吴忻“谦虚”地说道:“哪里,哪里,其他语言可以不学,但是号令天下的西班牙语怎么能不学呢?以拉丁语作为通用语已经过时,这种罗马帝国留下来的语言已经适应不了当前的世界形势了,就像伟大的西班牙取代罗马帝国一样,我看等皇帝攻进巴黎,西班牙语也该取代拉丁语成为媾和的新语言了。”

        吴忻的马屁让几个西班牙人纷纷叫好,即使是比较稳重的贝隆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虽然名义上加入了医院骑士团后,就不必再对原有的君主或者议会尽忠,实际上每个骑士团成员还是按照原有的国籍划分立场,自然也会以祖国自豪。

        法兰西在百年战争中取胜,夺回大部分被英格兰占领的海岸线后,历代法王依靠法兰西王国冠绝欧6的人口,开始对意大利和德意志展开了攻势战略。

        但是这场攻势受到了欧6其他列强的一致抵制,以至于战果寥寥。

        反而是西班牙在哥伦布远航后,正在经历她最好的时代。

        过去的二十年中西班牙顺着西向的航线展布宏图,据说灭亡了好几个千万人口的国家,占据了比西班牙本土都更广阔的领土,当然艾尔兰神甫认为这不过是西班牙政府的宣传手段,实际上应该是占据了几个比较大的岛罢了。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吴忻知道西方可不是几个大岛,而是有整整一个新世界,吴忻也微微提示过这一点。

        但是现艾尔兰神甫的想法难以动摇后,吴忻就立刻毫无节操地表示赞同了,毕竟他是开工资的人。

        不过在欧6的战绩,艾尔兰神甫就没有一点疑问了,虽然东方有奥斯曼帝国的不断紧逼。

        但是依靠和同一家族执政的奥地利的紧密同盟,皇帝在过去十年间,无论在海洋还是6地上都对法兰西取得了优势。

        特别是在双方斗争的焦点,四分五裂的意大利地区,同奥地利一起夺取了南北意大利的许多领地,并将中意大利的国家置于附庸的地位。

        “对,等到把无耻的法国佬打服了,我们就用西班牙语书写新合约。”

        “让他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西班牙人群情汹汹。

        “我干了!你随意。”贝隆说完,又把一杯酒全部灌了下去。“这是产自维也纳的‘宁静港湾’,我最喜欢的一种酒,据说皇帝陛下和摄政殿下也都很喜欢。”

        吴忻意识到哪怕是挑选酒,西班牙人也在强调着他们同奥地利的友谊,双方之间的冲突,似乎并不足以影响对对方的需要。

        虽然贝隆很客气,但是吴忻也不会真的让这个骑士独饮,他能那么年轻成为高级海员,航海业务过硬是一方面,还有应酬交际的本事也是一流的,他们的船总能占到靠近装卸点的好泊位,靠得就是吴忻的本事。

        好在虽然身体不同了,但是他的酒量倒还在,区区葡萄酒不成问题,他一口闷掉,然后说道:“让我们一起为皇帝陛下的健康喝一杯!赞美他强大的力量和高贵的血统,祝愿他永远统治马德里、塞维利亚、安特卫普、哈瓦那、韦拉克鲁斯和整个新世界。”

        吴忻的马屁拍得极为到位,而且也把满满的一杯酒一口闷,贝隆的情绪更好了:“切萨雷你有心了。”

        贝隆一直认定和英语组合作符合西班牙语组的利益,但是英格兰人过去一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吴忻连续打败贝尔科特,并且得到了实力强大的卡萨诺骑士的关注后,才有了一定的拉拢价值。

        那一次西班牙人指控英王是异端,迪莉雅回敬皇帝妄想要统治世界,双方没能打起来,就是贝隆一贯的态度起了作用。

        一旁的艾尔兰也喝了一大口,虽然他之前一直尽量不喝酒,但是这是提及“皇帝”这个词时应有的礼貌。

        西班牙王国为他们的国王兼领皇帝这一点付出了很大代价,但是也从中得到了一些回报,礼仪上的殊荣只是其中最小的一点。

        医院骑士团中,意大利人还能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很多意大利家族在骑士团中已经传承了十几代人。

        但是现在西班牙和奥地利毕竟控制了亚平宁半岛上百分之八十的面积,骑士团中意大利语组的人,为了各种考虑,大部分也都对西班牙持友好态度。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艾尔兰牧师也是如此,他很积极地希望参与到同西班牙人套交情的事情中。

        “贝隆骑士,你认识不认识一位冈萨雷斯骑士见习?”吴忻对于这个一起执行轮回任务的人也很关注,既然维尔福也能因为这层关系结成同盟,那冈萨雷斯更加没有问题了。“我最近怎么没见到他。”

        “哦?你认识冈萨雷斯?”贝隆有点意外,不过吴忻问得光明正大,他也没有怀疑什么,而且冈萨雷斯的际遇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还不知道吧,冈萨雷斯这次去罗马有一个大机缘,他在受检阅时,和真选教皇陛下说了几句话!然后好像就加入罗马教皇国了,不过这也不一定,被真选教皇看重的人,皇帝自然也会看重,说不定调回西班牙可能的。”

        “真选教皇陛下!”艾尔兰神甫出一阵惊呼。

        “那他也没给我写信?!”吴忻表现地很受伤,就好像他们真的是相交多年的好朋友。

        “那不一定。”贝隆摇了摇头,用得意的语气说道:“我们西班牙的船多,信件传送地比较快,我相信冈萨雷斯不会忘记吧这好消息给朋友分享的。”

        贝隆又干了一杯“宁静港湾”,然后他似乎是随意地问了一声:“切萨雷,你现在是几级骑士见习?

        吴忻知道他是明知故问,但是依然很配合地回答:“我是三级骑士见习。”

        “啪!”

        贝隆猛地一拍自己的光头,脸上的表情惊讶到了极点,就好像他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一样:“太荒谬了,你这样勇敢虔诚的年轻人居然只是三等骑士见习?我看切萨雷当二等骑士见习都是屈才了,完全可以当一等骑士见习吗!”

        “我才刚刚来到岛上,加入伟大的医院骑士团的时间这么短,没有为骑士团立下任何功劳,怎么能成为一等骑士见习?”吴忻的脸上也很惊讶。

        “谦虚!谦虚!又是一种美德。”贝隆又干了一杯,然后他又拍了拍自己的光头,转向艾尔兰神甫:“我一直说,医院骑士团需要改革才行,像切萨雷这样有前途的年轻人只能当骑士见习,还是三级,而像凯文特-西格尔这样的渣渣却占据高位,他又有什么功劳?切萨雷你的历史课好评如潮,这也是功劳,并不是一定要在战场上杀异教徒才是对上帝虔诚,能让大家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和异教徒战斗到底,也是对上帝的贡献。”

        贝隆一脸正气,其他几个作陪的西班牙见习也纷纷出了声讨。

        “法国佬要对我们丢失罗德岛负责。”

        “官僚主义、裙带横行,这样下去,不仅永远别想夺回罗德岛,迟早皇帝给的马耳他岛也要守不住。”

        “凯文特那小子我最熟悉不过,他干过什么有用的事?随船跑了几次最安全的航线,功劳就够成为正式骑士了?”

        “能跑几次安全的航线也挺不容易了,毕竟他是个法兰西人。”吴忻嘲讽法兰西人的话让西班牙人听得很满意,“其实我在加入骑士团之前,就是一个海员,对于航海术也颇有心得。对于大西洋上的各条航线我都有一定的了解,我一直希望能够加入举世闻名的西班牙商船队,去征服风暴最猛烈的航线。”

        这番自吹自擂其实不大符合吴忻作为华人的本性,但是他又怕这些西班牙人不能理解谦虚的文化,只好实话实说了。

        “怪不得你能说出哈瓦那和韦拉克鲁斯这两座港口的名字,英格兰人也是最好的水手。”贝隆的情绪看上去更高涨了,他一手拍了拍他的光头,一手举起酒杯。“风暴最猛烈的地方,来,让我们为最猛烈的风暴再干一杯。”

        众人纷纷高呼,然后又狠狠地灌了一大圈。

        人人都喝得有五六分醉意的时候,吴忻好似不经意地说起一件事:“贝隆骑士,为了守住罗德岛,为皇帝陛下分忧,我有一个随从似乎派得上用场。”

        “哦?”贝隆不认为吴忻会真的有什么办法,只当吴忻是要安插家人。“目前骑士团各个位置都没有空缺啊,不过我可以在码头上给他找一个位置。”

        “不,不,不,你误会了大人。”吴忻连连摆手。“我的这个随从是打井专家,他想低价为骑士团打几口新井,想要勘探一下。不过他难以进入城堡,所以……….”

        “原来如此。”贝隆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好说,那些规定防备的是可疑分子,切萨雷你的家人肯定不会是可疑分子。这样吧,只要以后我们西班牙组负责防卫城门的日子,他就可以入内,只要有一个西班牙骑士见习陪同就行了。”

        吴忻连连表示感谢,他一点也不担心那个陪同的见习,夏洛克自然有办法让他也“耳聪目明”。

        酒宴的最后,贝隆拍了拍胸脯对吴忻说道:“切萨雷,你成为二级骑士见习的事情,就包给我了,不出一个月,我一定帮这件事办妥了。”

        送走了吴忻和艾尔兰之后,一个西班牙见习不解地问贝隆:“大人,这个家伙虽然是个施法者,但是我们已经查过他出身了,确实祖上没有任何术士,至多也就能用二级奥术了,术士又不是法师,基本学不会抄卷轴和配药水,白送一个二级骑士见习给他不值得吧。”

        二级骑士见习能够多得到的补给也很有限,但是如今马耳他岛上,任何多得物资都很让人眼热。

        贝隆一点也不复刚刚舌头也大了的样子,清醒至极地说道:“他当然不值得,但是这是给警备队长卡萨诺的礼物,哪怕我们挖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卡萨诺及时出现救他,绝不是巧合,涉及到利益,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

        还有一个见习依然不大服气:“那个卡萨诺居然一直拒绝大人你的邀请,只不过是一个命不久矣的异端罢了,过去为奥地利工作也算有靠山,如今维也纳的摄政殿下把他丢到这里,显然是要和这个卡暑斯的余孽撇清关系,他不知道还在摆什么谱………”

        他的话在贝隆冰冷的眼神中停止了。

        光头西班牙骑士完全收起了一直挂在脸上的笑脸,严厉地训斥了他的部下:“卡萨诺骑士是接近护国等级的强者,在罗德岛之战后,我们骑士团人丁凋零,除了总团长伊莱亚当再无护国武士。势力很重要,靠山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实力!这就是为什么卡萨诺骑士一来就能当上警备队长的原因,异端这种指控更加是无凭无据,大家都知道卡萨诺骑士已经诚心诡异上帝,刚刚你说的话那些如果再被我听到,我就把你丢去利比亚吃沙子。

        听了贝隆的话,那个骑士见习面无人色。

        谁都知道利比亚海岸线上那些小小的堡垒条件艰苦不说,而且是巴巴利海盗最容易攻取的目标,去防守那里是所有骑士团成员都感到害怕的命运。

        “好了,你们别怕,只要你们不做死,那个鬼地方总归是轮不到我们西班牙人和法国人去的。”看到部下们都唯唯诺诺,贝隆笑了起来。“不过这个切萨雷-西博也真是个牛皮大王,他才多大,居然敢说自己对大西洋颇有了解,多少在海上跑了几十年的老船长也只敢走一条熟悉的航线,他们英国佬都是在英吉利海峡那条小水渠里混日子的,也敢在我们西班牙人面前说自己懂航海术?”

        不待部下们一起拍马,贝隆再次摇了摇头:“但是他也有他的用处,就算他的航海术八成是吹的,但是他的地理知识,哪怕在西班牙人中都很罕见,他明显是一个贵族的后代,虽然他的家族也许因为什么原因不管他了,但是就凭他的这份知识还有会说几种语言的天赋,他也是一个有用的人才,就算不能成为中坚级别的术士,也有很大机会成为骑士,而且他和卡萨诺都和法国佬有矛盾,有心和我们交好。意大利语组有他和卡萨诺这两个在,对于我们和法国佬的斗争是能挥作用的。”

        “如果他们真的能支持我们,下一任总团长选举的时候多两票也是好的。”另一个见习说道。“在法国佬的治下,我们丢了罗德岛。全靠皇帝恩赐才有一个落脚之处,这个总团长也该轮到我们当了。”

        西班牙人纷纷点头。

        “那他要让随从进城堡是什么意思?”有一个见习没有忘记这件事。

        “无非是也想弄一点工程搞搞吧。”贝隆见惯了这种事。“不过就算供水系统很重要,但是旧的水井现在还很正常,如今的情况下哪有资源打新的水井,就算是卡萨诺骑士做后台也没用,我过段时间给他个蓄水池的小工程就是了。不过你们也不要太放松,绝不能让他搞什么对骑士团不利的事情,对于异教徒的间谍不可放松警惕。”

        骑士见习们立刻拍马,纷纷表示大人见微知著、明察秋毫。

        接着有人想起了什么,对贝隆问道道:“说到夏洛克我想起来,最近达达尼昂的一个亲信中间人在镇上活动,似乎在策划什么针对夏洛克的阴谋,我们要不要露点风声出去?”

        贝隆的手在自己的光头上摩挲了许久,最终做出摇了摇头:“不,不要,卡萨诺铁面无私,他不止一次把我们的走私船给拦下来。既然他不肯完全服从我们西班牙组,我们没有理由救他。毕竟意大利人和法兰西人都是我们的好兄弟,我们可不好偏袒谁。”

        这番话说完后贝隆自觉很满意,乐不可支地猛拍他的光头。

        “亲兄弟,哈哈。”

        “不偏袒,不偏袒,哈哈。”

        西班牙见习们也都纷纷大笑,对领导的卑鄙无耻拍马不止。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