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三十章 后礼
    虽然心中充满了仇恨,但是渔夫乔尔最终还是服从了吴忻的命令,没有杀死那个半兽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正如吴忻所说的,他有必须活着回去的理由。

    为了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他不能死。

    放下狼牙棒,乔尔默默地用缆绳三个俘虏统统绑了起来。

    他的缆绳相当够用,绑住了两个半兽人外加一个卓尔精灵,肩膀上依然还有大段的剩余。

    “拿掉他的刺剑就行了,不要剥衣服。”

    听了吴忻的话,维尔福悻悻地停止了动作,这个卓尔精灵的皮甲质量不错,比维尔福的破烂皮甲强不少。

    乔尔倒是得到了全套装备,半兽人中一个有皮甲,一个有盾牌,正好给乔尔凑齐了。

    布尔莎也拿起了一根狼牙棒,这根给半兽人使用的武器对她来说明显不合适,但她还是努力挥舞了几下,似乎勉强能用。

    “呵呵,卓尔精灵好大的名声,我还以为他们真的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我一直以为我那个教官是个厚道人呢,没想到也是满嘴跑马车的。”维尔福拍了拍卓尔精灵的脸。“是你太怂?还是你们都是牛皮大王?”

    卓尔精灵听得懂拉丁语,他被气得紫脸黑。

    “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强,为什么统治世界的会是我们。”布尔莎拿到了武器,说话的底气更足了。

    吴忻没有理睬维尔福,只是冷冷地盯着布尔莎。

    布尔莎意识到吴忻没有被她糊弄过去。

    “因为他们先称我们为粪便,我才反击的….”布尔莎避开吴忻的眼神,但是嘴上并不服输。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他称我们为粪便,当然要得到教训。”吴忻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先干上一架,他对于卓尔精灵的本性比其他人更了解,这个种族在历史留下了许多名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傲慢和排外。“但是你不该侮辱他们的信仰,他的嘴虽然臭,但是并没有攻击伟大的上帝。”

    “是啊,我没有攻击你们的信仰,对于伟大的暗日我个人是很尊敬的。”考虑现实情况,俘虏决定不要刺激神经病和神经病的信徒了。

    吴忻不搭理卓尔精灵,而是盯着布尔莎,直到她微微避开目光,吴忻才用最严厉的声音说道:“下一次你不得到我的允许就攻击一位真神,那我就把你用祂喜欢的方式献祭给祂,相信我,被蜘蛛慢慢吞噬,是一种你绝不想经历的死法。”

    布尔莎被吓得连连点头。

    虽然罗马教会在力量极大,但是各种恶魔崇拜和诡秘的教会依然十分活跃,各种可怕的献祭仪式一向是村民吓唬小孩入睡的故事。

    吴忻又看了一眼布尔莎,然后挥手,一行人朝着城堡前进。

    “对了,为什么你没有喊蜘蛛在上?我以为卓尔精灵都是信仰蛛后呢?”维尔福对刚刚他的口号有点奇怪。

    “那是一个神的名字,他的神名是静候的蜘蛛,应该是蛛后的一个从神。”迪莉雅在宗教知识上浸淫很深,但是也只知道这么点。“我们最好不要直接说这个名字,以免引起注意。”

    ‘蛛后这样的神明也有从神?’维尔福在心里感到疑惑,他的知识中,罗丝本身已经是最弱的神明了,不过他没有再问什么。

    “这位美丽的女士居然知道席文塔姆就是静候的蜘蛛,虽然我们更经常称呼祂为罗丝的斗士,您一看就是一个明事理、有知识的人。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这个时候想要混进城堡是不可能的,我看你们还是回港口去吧。”卓尔精灵的表现和他刚刚的傲慢真是大相径庭,他猥琐的样子让乔尔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他也不管不顾,只是扑到了迪莉雅脚下。“我看你们也不像是间谍,我看这样吧,只要你们回到港口,我就当没有看见你们,这样对大家都好。”

    “呵呵。”

    “呵呵。”

    回应他的是维尔福和乔尔的冷笑。

    维尔福继续说道:“对,对,对,你一看就是个讲诚信的卓尔,我这就放了你,然后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带人来抓我们的。”

    卓尔精灵脸上露出了喜色,不过他很快明白这是维尔福在调戏他,维尔福大手狠狠地抽上了他的脸。

    维尔福一边狠狠地抽他,一边骂他:“抽你不是因为你想害我们,而是因为你这家伙用这么侮辱我们智商的手段,当我们都是半兽人?”

    “这位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吴忻拉住了维尔福,他还给卓尔精灵稍微松了一点绳子。

    “这……”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被俘在卓尔精灵的文化中是极大的耻辱,哪怕能够逃脱,也会削弱他的地位,因此这个黑暗精灵稍微犹豫了一下,走在后面的维尔福立刻给他的膝盖来了一下。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吴忻笑眯眯地扶起了跪倒在地的卓尔精灵,然后“狠狠地”斥责了维尔福一句。“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再这样了啊。好了,我们再来一遍,这位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可卡-伯斯那卡,是第十一家族的次子…”这位伯斯那卡本来就不是有气节的人,刚刚稍微犹豫得到了警告后,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一行人现在还朝着城堡前进,自己被俘的事情无论如何是无法隐瞒了。

    “哦?第十一家族的次子,虽然次子在贵族家庭中地位是最低的,但是也不至于要到外围来巡逻吧,而且连一个卓尔部下都没有?”出疑问的是迪莉雅,她是吴忻之外唯一对卓尔精灵的政治结构略有了解的人。“这家伙能换多少赎金?”

    不过也只是略有了解罢了,吴忻虽然刚刚穿越,但是“通晓历史”这个专长提供的知识要丰富得多。

    “第十一家族无法进入主母执政会议,这个马耳他岛上的资源如此困乏,没有执政会议席位的家族,就算还有一些贵族特权,实际上比平民家族好得有限,再加上如今整个地中海南岸都成了星月邪教的领地,原有的贸易关系都被摧毁,这种小贵族家庭恐怕会比较困难。”吴忻说话的时候,依然微笑地看着伯斯那卡。“我想应该是付不出什么赎金了。”

    这个边缘贵族家庭的次子,尽量不把真实的想法流露出来,只是说到:“赎金总归是可以有一点的,我们不要再靠近城堡了吧。”

    事实上他的家族何止是比较困难,他这个贵族都要按三餐限定配给了。

    马耳他岛上的卓尔城市实质上并不是一个独立城邦,直到五年前,这座城市还是突尼斯卓尔国家的一个附庸小邦。

    只是因为星月教势力摧毁了北非的母国,这个小邦才意外地获得了独立。

    独立一般来说是一件好事,很多小国为了获得这个东西甚至于敢于和巨人作战。

    但是对于马耳他岛上的卓尔城邦来说,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贫瘠的小岛自身无法维持一个独立的国家,只能是某个强国的补给站和前进基地,要生存必须得到大6强国的支援,还要有通畅的贸易线。

    在吴忻的主位面中,医院骑士团得到欧6各国的广泛捐助,虽然巴巴利海盗的力量强大,而西班牙海军负担地责任太多,无法集中精力于地中海。

    但是西班牙的海军一旦集结起来,投入某一个方向,那么任何敌人都将面临灾难,这一点是公认无疑的。

    就是这个可能性威慑着这些海盗,他们想成功,但是又怕太成功。

    所以马耳他岛上的情况始终很困难,但是也不会断粮。

    这些有利条件,如今的卓尔城邦统统没有,整个地中海沿岸,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信仰罗丝的卓尔国家存在,不论是地中海南岸的星月教苏丹,还是地中海北岸信仰罗马教会的国家,统统都对同卓尔城邦的贸易课以重税。

    如果说主位面的马耳他岛是物质匮乏的话,那么这个时空的马耳他岛就是真正的山穷水尽了。

    各种战备物资极端缺乏不说,连粮食都要控制配给。

    然而尽管商业已经陷入瓦解状态,极度缺乏收入的主母执政会议也不敢减低任何税收。

    因为星月教间谍和传教士,更不敢把贸易扩大到岛屿内部。

    反而还要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抽出力量加强巡逻。

    排名在第十一位的贵族,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当然无法免除义务。

    他和主母的关系在卓尔社会中算是比较好的,还是有一点母子之情的,但是如今恶劣的情况下主母即使有心,也无力再出什么赎金来救没用的儿子的。

    “我们不要赎金,伯斯那卡公子,实际上我们是来给你送前程的,只要你帮我们避开其他巡逻队,带我们到第一家族的塔楼所在,你们家族的排名就要大大上升了。”吴忻的态度出奇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