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三十五章 强大的敌人
    “这是萨尔仑斯武技长?!”

    “这不可能?!萨尔仑斯就这么死了?!”

    “真的是萨尔仑斯武技长!”

    小伯斯那卡已经把那颗头颅拿到了手上,还是感到不可以思议。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击溃了阻击力量后,迪莉雅没有直接贸然冲入敌人大队,而是停了一下,等待己方的卓尔精灵和半兽人赶到。

    她也需要调整一下身体,减少身体的负担,击溃萨尔仑斯的一击虽然漂亮,但也是她激全部力量的结果,对她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害。

    这种损害不仅现在就让她浑身酸痛,而且会日积月累,让她在晚年受尽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武士、游荡者、牧师哪怕实力很强也很难活过七十岁,完全比不上法师和术士的长寿,这种激烈的较量从来是杀敌三千,自损八百。

    迪莉雅勇猛的战斗风格,对身体的负担更在一般水准之上。

    不过小伯斯那卡和其他卓尔精灵一样,完全注意不到迪莉雅的损伤了。

    他刚刚在冲过来的路上,就看出了带队阻击的敌人的身份,不过看到他一个回合就被迪莉雅打倒,他又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也许只是提醒比较像?

    直到接住他死不瞑目的头颅,小伯斯那卡才不得不相信这个在马耳他岛上大名鼎鼎的萨尔仑斯武技长居然就这么死了。

    “原来不是我的半兽人奴隶太废物了。”小伯斯那卡捧起了萨尔仑斯眼睛充血的头颅,他这才真正明白迪莉雅的实力,自己的两个部下输得并不丢脸,他已经派人去救自己的部下,不过心中还是很不满,打定主意要狠狠抽他们几鞭来消气,直到现在才原谅了他们。“这位女士太强了,她的力量比最强的半兽人也不遑多让。”

    “这个萨尔仑斯选择的策略似乎有点问题。”吴忻跟得很近,看到了这位武技长硬顶的姿态,他对迪莉雅的战果也多少有点意外,他现跟着他们的几个卓尔精灵都显得非常震惊,看向迪莉雅的眼神中带有非常明显的敬畏。“你认识他,他是很不错的武士?”

    “不错的武士?你说萨尔仑斯不错?”小伯斯那卡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想说什么又有点犹豫。

    出于种族荣誉感,他不想告诉吴忻这是岛上最优秀武士之一的级。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不过他也知道生死较量中一定要提供准确的情报,犹豫了一会之后,小伯斯那卡最终不情不愿地说道:“这位萨尔仑斯武技长是岛上公认的第一流武士,以灵巧和敏捷著称,在任何公正的排名中都不会跌出前三,哪怕是实力强大的第一家族武技长,也不可能像这位女牧师那样一个回合就把他打倒。这个女牧师大人,她是你们暗日教会的大人物吧?难道是一个大主教?也只有大主教才能让你这样的施法者做随从吧。”

    他认为吴忻他们是来自罗马教会的使者,而且迪莉雅气势惊人,那么自然认定她是席使者。

    “我只是能施展一级法术的术士,你们那么多主母似乎都是牧师啊。”不过吴忻倒是觉得自己似乎还不够做一个大主教的随从。“还有卡迦主母身边似乎也有好几个法师啊。”

    “我们是卓尔,神术者和法师的比例当然比你们人类要高。”伯斯那卡的话中没有多少自豪,接下来他就语气低落地说道。“但是我们人数太少了,第一家族过去也只有一个施法者而已,只是因为最近马耳他岛接受了不少卓尔遗民,才有了比较多的法师。”

    吴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刚刚和小伯斯那卡的战斗不仅让维尔福觉得这些卓尔精灵名不副实,吴忻同样觉得卓尔精灵和半兽人的实力有点太弱了,和他了解的历史知识不符。

    要知道在吴忻了解的主位面历史上,虽然卓尔精灵也经历了大溃败,但是即使是人类一方的历史记录者也承认他们凡的单人实力,最强城邦的几个第一主母都有过红衣主教团平均水平的实力,只是因为社会形态和繁殖能力的问题才丢掉了大部分生存空间。

    这个时候,要去支援第三家族的叛军还在继续前进。

    跟着吴忻他们行动的卓尔精灵和半兽人已经排好了一个阵型,迪莉雅稍微回了一会气后,就重新举起武器要对敌人的大队起冲锋。

    不过虽然她努力振作精神,吴忻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疲态。

    刚刚的较量固然赢得非常漂亮,却绝不轻松,迪莉雅的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心肺和肠胃也在隐隐作痛。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丧失锐气,正面阻击的伯斯那卡家族需要时间来展开队形,才能阻止大部分第七和第九家族的部队冲到主战场。

    她非常急切地就要再次起冲锋。

    “等一等。∮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这个时候,吴忻喊住了迪莉雅。

    迪莉雅一回头,看到吴忻正用一个难受的姿势捧着萨尔仑斯的头颅,这是吴忻刚刚从小伯斯那卡手里拿过来的。

    虽然是第二次执行轮回世界的任务了,可是抱着一个抱着一个头颅对于吴忻来说确实是全新的体验,虽然过去无数次抱过同样黏糊糊的大鱼,但这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看着吴忻浑身难受的样子,迪莉雅理解地伸出手想要接过自己的战利品。

    “不用,我能行。”,那个明明已经冰冷的头颅好像在灼烧他的身体一样,他的胃都在滋滋作响,不过吴忻还是坚定地拒绝了迪莉雅伸出的手,让她做另一件事。“你帮我把那支长枪立起来。”

    迪莉雅明白了吴忻的意图,她把敌人遗弃在地上的一根长枪立了起来,吴忻吸了一口,然后把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头颅插了上去。

    既然这个萨尔仑斯武技长颇有声望,那自然不能浪费。

    吴忻再一次按了按头颅,确保它不会掉下来,又掏出自己的手巾把头颅上的血迹擦了一下,最后整理了一下头,让他的面门能露出来。

    这个过程中吴忻很紧张,呼吸非常急促,脸也涨红了,但是迪莉雅只是举着长枪配合他,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让他经历这不可避免的一切。

    等吴忻做完这一切后,迪莉雅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吴忻的肩膀:“不错,应该能派得上用场!”

    当迪莉雅和萨尔仑斯交手的时候,在小丘的另一边,叛军主队已经和前来阻挡的伯斯那卡等几个小家族的部队撞到了一起。

    双方的人数差距不小,但是因为急于援助第三家族,叛军的行军队列拉得很长,因此并不能挥出人数的优势来。

    但是双方仅仅是稍微接触,伯斯那卡主母就意识到情况不妙。

    战斗一开始,叛军就迅展开队形,队伍前列的几十个人,组成了几个五到六人的小组,每个小组中都有一个人类武士作为核心,这些人都有明显是精钢铸造的上等重甲,同时还有一个卓尔女祭司配合他。

    敌人的决心极大,伯斯那卡主母现第七和第九家族的主母以及长女都在突击小组中,并给为的武士施展“牛之力量”和“援助术”这两个二级神术。

    她们现在肯定失去了蛛后的神术,这显然是星月之主的恩赐。

    女祭司的数量不足,能力也有所下降。

    不过除了神术,这几个人类武士都各自拿出了药剂灌了下去,然后向着阻击部队起了突袭。

    这些小组一接触伯斯那卡家族的阻击部队,就表现出了明显的优势。

    “星月至大!”

    伴随着大吼,每组为的武士都重创,至少击退了自己面前的阻击者。

    气势最凶猛的一个小组,是第七家族主母所在的那个组,她早就决心叛变,所以心态平稳,保存了全部实力。

    不过这位叛军中最强的女牧师并不是小组的核心。

    核心是那个人类武士,他身穿重甲,手持双手重锤,头上带着一顶有面罩的牛角盔。

    和其他战友用大吼来宣示自己的信仰不同,他只是沉静地起攻击。

    虽然沉默,但是强大。

    他的对手是伯斯那卡家族中最强的矮人战士之一,那个矮人的武器也是重锤。

    虽然那武器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大的劣势,但是仅仅一次兵器相交,星月教武士就击飞了矮人的重锤,还把他的头盔也砸下一个坑。

    “啊!!!”

    这个矮人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还没有立刻倒下,他被重创后还是做出后退的动作,想要退入大队中得到自己战友的保护。

    但是紧跟着那个人类武士身后的一个卓尔精灵没有让他有机会退进人群中,他的刺剑紧跟着人类武士的重锤,插进了那个矮人瘪掉的头盔中。

    “收缩队形!守住道路主干!”

    看到自己家中最强的矮人武士之一如此快地被杀,让伯斯那卡主母知道这一战比她想象中还要艰难,她知道这么快下令收缩必然影响士气,但是她别无选择。

    她不能让敌人轻而易举地突破自己的防线,但是更不能损失太多实力,从后面包抄的其他小家族的部队在见识了叛军的突破力之后,必然会更加行动迟缓。

    她怕第一家族事后的惩罚,但是如果她的主力损耗太大,那么一切也是都完了。

    能够加强实力的药剂是很珍贵的,刚刚那几个重甲武士喝的数量已经过了伯斯那卡家族的库存好几倍,第七家族和第九家族即使有这些药剂,这也必然到了他们的极限库存,不可能这样使用。

    而且对方这种五六人的战斗小组,互相之间分工明确,互有保护,明显是一种充分训练过的战术。

    而且有很高的训练水平,不是第七、第九家族能有的。

    敌人不仅提供了物资,还早就潜伏在马耳他岛上训练他们。

    那几个作为核心的人类武士,很显然也不是那些家族自身的实力,而是敌人派来的,那些配合他们的卓尔精锐才是这些家族的本身实力。

    这些力量比伯斯那卡家族强太多了,几分钟之内,就有十几个伯斯那卡家族的士兵被杀死,

    伯斯那卡主母收缩防御的命令更加加剧了局势的混乱。

    这些攻击箭头就深深地嵌入阻击者的防线之中,有一处几乎立刻取得了突破。

    那个戴着牛角盔人类武士率领的小组,迅就突破了阻击者浅浅的防线,从背后向着伯斯那卡主母所在的后方起了冲击。

    过二十分之一的伤亡,外加冲到近前的敌人,伯斯那卡主母陷入了恐慌,她犹豫着是不是要撤退。

    “主母大人,我们还是让开主干道,再侧击敌人吧?”她的长女也被眼前的局势吓坏了。

    伯斯那卡主母握紧了手中的长鞭。

    她知道自己一旦撤退,这场阻击战立刻就会大败,虽然敌人急于汇合第三家族未必会继续追击,但是伯斯那卡家族依然至少要失去五分之一以上的部队不说,对敌人的拖延也是微乎其微。

    收缩阵型只会让敌人的一部分可以通过战线,但是一旦让开主干道,那么敌人的主力就能很快通过了,哪怕能够阻止起侧击,也只能有限地削弱一下敌人,对大局无补了。

    “不能撤,侍父、武技长还有你,和我一起上!”

    伯斯那卡主母终究还是决定不能任由两股叛军合流,她已经看出了这次叛乱和以往内斗的不同,如果都想着保存实力,说不定马耳他岛上数千卓尔精灵的末日就要到了。

    下令之后,伯斯那卡主母脸色紧绷地从怀中拿出一张“援助术”的卷轴,然后毫不犹豫地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