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三十六章 前后夹击
    长女冲出了几步后,现自己身上一阵灵光闪过,冲在前面的侍父和武技长也是如此。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是“援助术”,可是微微加强她的命中和生命,同时对几个人奏效说明这是一个三级神术“群体援助术”。

    伯斯那卡长女相当惊讶,她的母亲并没有得到如此神恩。

    作为一个小家族的主母来说,她的母亲实力不弱,是一个四级牧师,但是四级牧师至多只能施展二级神术。

    这说明她的母亲使用了卷轴来施法,而这张神术卷轴是伯斯那卡家族的珍藏之一。

    看来母亲真的是拼了啊。

    突进战线后的叛军小组周围都是伯斯那卡家族的士兵,但是他们配合默契,有的抵挡侧后反扑的士兵,有的配合为的武士直扑伯斯那卡高层所在。

    领先伯斯那卡长女一步的武技长和侍父已经和敌人交手了。

    武技长用的是锋锐的刺剑,而侍父则是中规中矩的长剑。

    冲过不过十几步,他们两个已经拉开了相当的距离,一左一右,分别用自己的长剑和刺剑攻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强大的人类武士。

    他们拉开的距离过了互相之间可以支援保护的距离。

    伯斯那卡长女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侍父和武技长都是伯斯那卡家族男性武士中的佼佼者,武技长是主母的哥哥,而侍父是来自黑大6卓尔精灵城邦的冒险者,为主母招徕成为伯斯那卡家族的贵族。

    两人分别是一门实力派和主母派,当然一直是有极大的利益冲突,互相之间信任有限,在危急时都不会期待对方的支援,靠得太近甚至会产生被偷袭的压力,因此保存这样的距离反倒可以让他们比较安心的挥。

    这也是他们在需要一起作战时一贯的战法,过去也一直没有造成什么大的纰漏。

    但是这一次不是过去了。

    敌对的那个人类跟随阿布-赛义德的脚步,参与摧毁了几十座城市、参加过数百次战斗、杀死过上千人。

    无数次厮杀的经验让他一眼就看出了对面的两个卓尔精灵看似凌厉的攻势中蕴含的巨大破绽,他完全可以让开二者的攻击,然后慢慢削弱、消灭他们。

    哪怕是一对二,他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毫无损地杀死这两个敌人。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但是对伯斯那卡家族的侍父和武技长有利的是,这个突击小组的其他人都受到极大的压力,周围的伯斯那卡士兵正在围攻他们、而落后几步的长女马上会加入战斗。

    而且他们身上还有增益神术,更不要说卓尔主母必然还有其他神术。

    所以他要战决。

    身经百战的星月教武士没有选择避开敌人的武器,虽然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而是双手举起重锤,对着武技长的长剑砸下。

    这一击气势十足,对方不仅实力强,而且武器也适合硬碰硬,但是武技长却不闪不让,直接顶了过去。

    “当!”

    伴随剑锤相交出金铁之声,武技长被击退了好几步。

    长女看到伯父的精钢长剑上已经出现了裂纹,卓尔精灵本来紫黑的脸色现在更是乌黑,而且他咬紧牙关还是有血丝从牙齿里漏了出来,来自心肺的血液已经冲到了嘴里。

    而他的对手则呼吸平稳,牛角头盔下露出的那双眼睛平静自信,仿佛把马耳他岛上卓耳精灵中的强者当作了土鸡瓦犬。

    那位星月教人类的实力确实不凡,但是在长女看来情况不算糟糕,因为她父亲的刺剑已经逼近了敌人的要害。

    刺剑并不是很适合大规模战阵的武器,危险有余而强度不足,不仅难以和其他武器硬碰硬的较量,破甲性能也很一般。

    对方那个人类武士身上的重甲寒光泠泠,显然是来自大6的精品。

    不过这种武器非常灵活,足够危险,在队友的帮助下能够直接威胁敌人的要害。

    武技长虽然一个回合就被重创,但是对方高举重锤的一击给了侍父机会。

    这也是武技长为什么接受明显不利的硬碰硬的原因。

    依靠武技长创造出来的机会,侍父的刺剑已经逼近了那个星月教武士的腋下,为了保留关节的自由性,这是大部分铠甲防护不及之处。

    腋下距离心脏很近,是真正的要害。

    侍父的这一剑正是直逼敌人的心脏,在“援助术”的效果下,他的剑犹如灵蛇一般咬了过去。

    “好!”

    长女不禁出了一声欢呼,虽然敌人很强,刺剑破坏力不足可能会让敌人有临死反击的机会,但是她也很靠近了,只要侍父这一剑插进去,她可以跟进保护侍父。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即使对方爆力出众,让开一点,避开了要害,这一击肯定也能重创他,然后自己和侍父一起围攻,还是能拿下这个强大的敌人。

    可是这个时候,长女又一次看到了敌人的眼睛,那双眼睛依然充满自信,只是其中有了更多的嗜血,一阵危险感从她心中滑过。

    星月教武士不顾近身的刺剑,反手搂住了近身的侍父。

    刺剑插进了腋下。

    星月教武士无法让开这一剑,但是他在最后时刻微微压下了身体,让侍父的武器有了一个向上的弧度。

    刺剑从腋下插入,然后穿透肌肉和铠甲从他的肩膀上穿通而出。

    虽然没有破坏心脏,这依然是一个重创。

    但是牛角盔提供的大幅体质让这个敌人能够承受这一击,并向侍父索取巨大的代价!

    牛角盔武士一手夹住侍父,然后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头槌!

    本来颇为英俊的脸庞立刻面目全非。

    在精钢铸就的牛角面前,侍父的皮盔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星月教武士在头槌之后,直接把侍父丢到了地上,看也不看,也不顾刺剑依然插在他的肩膀上,又挥舞重锤向长女扑了过去。

    “关诺德卡!”

    “爸爸!”

    他的敌人正在悲鸣、哀告,那憋掉三分之一的头颅,面目全非的脸庞,曾经是她们的情人和父亲。

    他要抓住机会一举摧毁她们,然后摧毁整支阻击部队,然后率领援军冲进第三家族的据点,坚持到阿布-赛义德将军的主力上岸。

    这是星月之主交给他的任务,是他的使命,他的一切。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队伍后面传来一阵喧嚣。

    “萨尔仑斯武技长已经被我们杀了!”

    “这是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头!”

    长枪足够高,吴忻又把那颗头颅清理得很干净,因此尽管因为承受迪莉雅的重击而显得面目狰狞,那些叛军依然能够确认那是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头颅。

    而且因为迪莉雅巨大的冲击而鼓涨出来的双眼似乎依然带着惊讶和惶恐,好像依然无法理解眼前的女子为何会有如此的力量。

    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头颅给了那些叛军致命一击,他们本来就很差的士气彻底崩溃了。

    叛军中本来应该成为中流砥柱的卓尔精灵武士的表现是最糟糕的,他们和自己的部下一样乱哄哄地不知道该干什么。

    这个时候第七和第九家族所有的女祭司都在前面击破伯斯那卡家族的防御,留在后队的卓尔精灵中萨尔仑斯武技长是最高位的了,他一死,其他卓尔没有一个能够站出来组织防御。

    相比其他人更多只是听说过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威名,他们是真的见识过他不凡的技艺,所以队伍中的几个卓尔精灵武士受到的冲击比半兽人、矮人更大,他们对萨尔仑斯武技长的敬意如今都转化成了对迪莉雅的恐惧。

    哪怕以半兽人的标准,这个女人也非常高大壮实。

    就是她杀死了武技长!

    那个紫色半骷髅的眼睛里正射出能摧毁灵魂的光芒!

    那个骷髅会咬人!

    灵魂会被囚禁!

    由轮回世界制造的那块盾牌虽然威力有限,但是上面的徽记却刻画地极为传神,大大过这个世界的工艺。

    离奇的恐惧似乎要化为真实了。

    迪莉雅并不知道自己那块仅仅几十个命运点,随时可能被崩开的盾牌,已经被敌人想象出了好几种根本不存在的能力。

    她只看到敌人的行军队伍随着她的逼近而恐惧,除了一片惊叫和哀号,敌人阵型也乱了。

    迪莉雅还没有冲进队伍,叛军的行军队列就向内凹进了一个半圆。

    迪莉雅当然不会错过敌人心智最混乱的这一刻,她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这支叛军的行军队列,

    起了猛烈的攻击。

    大部分敌人都是立刻转身不顾一切地逃跑。

    逃在最前面的是刚刚已经逃过一次的阻击部队的败兵,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和杀死了萨尔仑斯武技长的敌人较量。

    叛军中也有几个没有见识过萨尔仑斯武技长战死的半兽人本能地举起了武器。

    迪莉雅面对这些敌人并没有如刚刚杀死萨尔仑斯武技长时的那般使出全力,她只是稳稳把自己手中的钉头锤挥舞出去,就能打倒那些抵抗者。

    相比那些被编入阻击部队的战友来,他们本来就实力较弱,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是饭也吃不饱,在迪莉雅面前是根本没有一合之敌。

    吴忻高举着萨尔仑斯武技长的头颅紧随其后,考虑到这个头颅对敌军士气的影响,维尔福和渔夫乔尔都在他两侧保护着他。

    不过这种保护似乎是多余的,小伯斯那卡率领的部队顺着迪莉雅的突破口迅截断了叛军的队伍,并没有谁来攻击吴忻。

    这部分叛军的表现极为拙劣。

    如果按照计划叛乱,那么事前无论如何也会给他们饱餐一顿。

    但是因为吴忻他们及时带来了情报,所以他们只好仓促起事。

    草率的仪式中,第七家族的主母宣布大家以后就是星月之主的子民,然后就把部队拉了过来。

    不要说完全蒙在鼓里的半兽人,就算是看到了备战工作的卓尔精灵大部分也只以为自己家族要进行一次家族战争,只有极少数卓尔中坚知道了自己家族要背弃一直信仰的罗丝女神,加入那个崛起于沙漠的新兴神明的势力了。

    虽然半兽人对罗丝并没有多少热心,但是长期以来被卓尔精灵们灌输“蛛后是世间最伟大最光荣,绝对绝对不可冒犯的神明”,因此对于背叛祂还是很恐惧的。

    卓尔精灵们自身更是矛盾,他们也和半兽人一样受到传统文化的干扰,并且大部分女祭司都被处死了,整个指挥体系都是新的。

    蛛后对女性的偏爱是很罕见的,即使有个别叛徒,但在整体层面上,大部分女祭司是不肯叛变的。

    所以叛军其实内部是很困难的,突击部队和阻击部队能够按照分工进行作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这个布置被迪莉雅打破后,他们无法再做出进一步的反应。

    这个时候从后面包抄过来的其他几个小家族的部队也赶到了,他们的数量比叛军少,但是看到已经明显处于混乱的叛军,也立刻起了攻击。

    很快,叛军的行军队伍就被切割成数段,失去了互相支援的能力。

    “找死?!你们这些异教徒!”

    浑身上下都被卓尔鲜血浸透的牛角盔武士甩开已经丧胆的伯斯那卡家族众人,出现在了吴忻和迪莉雅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