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三十七章 卡迦主母的战术
    “第二分队从侧翼包抄,第四分队监视高塔方向的叛徒,第一和第三分队和我一起正面冲击!”

    不过牛角盔武士不是一个人来的,虽然伯斯那卡家族已经丧胆,但是卡迦主母来了,她还带来了一半直属于议会的蜥蜴骑兵。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卡迦主母对冲击的时机把握地非常好,吴忻他们打散了叛军的阵型,给了骑兵最好的战斗环境。

    她的蜥蜴骑兵部队分成好几个纵队彻底切开了叛军。

    蜥蜴是灵巧、迅捷动物。

    驮着体重相对比较轻的卓尔精灵,能够在崎岖不平的战场上迅冲击。

    这种动物繁殖能力比较不错,对气候的适应性很强,对食物也不挑剔。

    还有一个优点是智商比马儿要低,胆怯的时候比较少。

    但是受限于体型,它们的冲击力比之马和骆驼都大大不如,更不要说和象兵相比,可以算是冲击力最弱的骑兵。

    在北非开阔的荒漠戈壁上,这种卓尔精灵的传统骑兵完全不是星月教骑兵的对手,所以大部分北非的卓尔城邦最后也引入了骆驼骑兵,但是对于马耳他岛来说在各种物资紧缺的情况下,购买骆驼是很不现实的。

    然而对付完全没有了阵型的步兵,骑在蜥蜴上的卓尔都信心十足。

    这些蜥蜴骑兵对混在一起的敌人起了无差别的冲击,叛军和伯斯那卡家族的士兵都被一起撞倒、踩翻。

    蜥蜴骑兵部队的士兵们都是卓尔精灵中的精锐,他们这个时候认为自己已经锁定了胜利,无数次的经验告诉他们,家族私兵除非结成非常紧密的队形,否则绝对无法抵挡他们。

    最弱的骑兵也是骑兵,而且这些骑手都是第一家族从平民中挑选出来,基础比较好的卓尔精灵,对于家族私兵一向有很大的心理优势。

    一部分叛军士兵确实很快被冲垮,但是除了部分半兽人完全没有方向地乱跑,然后被骑兵追杀外,其他大部分的卓尔精灵和矮人都并没有漫山遍野地星散,而是开始寻找自己的上级。

    这部分叛军都经过一定时间的整编,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蜥蜴骑兵们没有前所未见到的战斗素养。

    这些蜥蜴骑兵在取得了初步战果后,就四散着追击没有聚集起来的叛军。

    卡迦主母对于这支叛军的战斗力也没有足够的认识,等到她反应过来,再次把骑兵重组城破阵队形时,牛角盔武士已经和第七、第九家族的主母一起组织起了一个密集阵型。

    蜥蜴骑兵们调头、重组,然后第二次冲向了叛军,不过这一次,敌人却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崩溃。

    “依靠你的战友!”

    “记住你的训练!”

    牛角盔武士一边在第一列战斗,一边鼓舞着身边的部下。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虽然他们没有对付骑兵的长枪,大部分装备的都是刀剑,只有极少数人使用的是长棍,但是蜥蜴骑兵的冲击力依然不足以冲破这个阵型。

    在骑兵的波澜中,圆形的方阵牢牢钉死。

    只有几个防守者被撞飞,大部分人都顶住了蜥蜴骑兵的撞击。

    少量的矮人和半兽人组成前排,用身体挡住了蜥蜴骑兵的冲击,后排的卓尔精灵则伺机攻击无法移动的骑手。

    虽然骑手和蜥蜴也在攻击敌人,但是失去了冲击力的骑兵,就完全占不到便宜了。

    特别是身上又被卓尔主母加持了几个增益神术的牛角盔武士,虽然连番战斗消耗极大,但是在他还是挥了极大的作用,他的牛角盔砸碎了好几只蜥蜴的头骨。

    被坐骑甩到地下的卓尔精灵根本直接就要面对他的钢制重靴,根本没有站起来的机会。

    强大的牛角盔武士一边杀死眼前的对手,一边保持戒备,他在上岛之前被阿布-赛义德大人反复告知,虽然那些信仰邪神的卓尔精灵战略上是不堪一击的,但是战术上一定不能大意,敌人中还是有一些杰出人物的。

    比如自己视线中那位穿着绿色铠甲的卡迦主母。

    能在如此险恶的大环境下稳住城邦的局面,还重组了马耳他岛的防御体系,在完全没有海军的情况下守住了这个孤岛这么多年,阿布-赛义德说她是个值得尊敬的卓尔。

    当然牛角盔武士并不完全赞同这个说法,虽然这个主母的身上确实有某种让他也感到紧张的气息。

    但是这位主母依然没什么值得尊敬的,在他看来一切不信仰星月之主的生物都是无可救药的蠢货,但是他尊重阿布-赛义德,尊重这把哈里陛下的利剑,所以他从来没有小看卡迦主母。

    甚至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来创造杀死她的机会。

    正是阿布-赛义德带着他们从叙利亚一路杀到突尼斯,这一路上他们历尽百战,所向无敌,占领了无数繁华城市、肥美良田。

    因此他们可以不必再如自己的千年来的祖先那样,继续在沙漠中过着夏日**、冬日严寒的日子。

    当然一切恩赐都是来自星月之主,不论是哈里陛下还是阿布-赛义德都只是在执行祂的意志罢了。

    战斗中的牛角盔武士一边屠杀着蜥蜴骑兵,一边始终保持着余力以便应付卡迦主母的突袭。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这个马耳他岛上的第一主母似乎一直在驱动座下的蜥蜴移动,应该是在寻找战机。

    但是她始终没有加入攻击,她只是稳稳地坐在蜥蜴上盯着自己,她身边还有几个比较强的武士,应该是卡迦家族的侍父和武技长。

    当然他也因为这几个敌人的威胁而要保持戒备,不过这种戒备只是略微降低了他的效率,他依然在以极快的度摧毁蜥蜴骑兵,他的战锤一个接一个地把卓尔精灵和蜥蜴的头颅给砸碎。

    敌人在等待,等待他削弱了之后再突袭。

    这对牛角盔武士来说并无所谓,早已经把自己当作死人的他可以尽量多杀几个蜥蜴骑兵。

    这支由主母执政会控制的骑兵是星月教征服马耳他岛的最大障碍,在主力登6之前能够多消耗一些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自己的命运,这位虔诚的武士是无所谓的,美人佳肴,他都已经享用得足够,如果今天就是他回归星月胃囊的时候,那也没什么不好。

    满拉们告诉过他,星月胃囊里有最纯洁美丽的少女等待自己享用,还能喝酒,那里的美酒不会让人放纵,可以尽情品尝。

    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喝过酒,但是他也确实想要知道这让那么多人沉迷,而又被星月之主禁止的饮料的滋味。

    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这位武士又在骑兵中厮杀了一会,他的力气已经不足以一边维持高效杀戮一边保持戒备了,可是依然是没有等到卡迦主母的突袭。

    她依然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就好像毒蛇看着青蛙一样。

    ‘哼,愚蠢。’牛角盔武士在心中冷笑。‘这些黑皮总是忙着勾心斗角,保存实力。’

    正当他打算抓住机会尽可能再杀死几个蜥蜴骑兵时候,他突然情况不对。

    他身边只剩最后几个战友了,都是和他一起潜伏在马耳他岛的星月教武士。

    和他一起战斗卓尔精灵大部分已经战死,只剩下第三家族的主母还在他的旁边挥舞着蛇鞭战斗。

    怎么会那么快?!

    最强的敌人不是一直在那看着吗?!

    他抬头一看,卡迦主母的位置又一次有了变化,但是并没有偷偷加入战团,他相信自己也不会看错了她的身份,那种威严是无法冒充的。

    只是她已经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这是什么意思?侮辱他?

    可是他没有时间思考了,卡迦主母不再看他。

    高大的女牧师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她手中高举的钉头锤上带着可怕的火焰。

    还有一个酸液球跟在在迪莉雅侧后一起飞过来。

    吴忻最终没有使用那把轻弩,而是施展了一个酸液飞溅。

    ………….

    和牛角盔武士想得不同,在这样事关她种族命运的战斗中,卡迦主母不可能还想保存实力。

    虽然一直没有直接使用武器攻击,实际上她早就参加了战斗,她身上的绿龙皮甲可以让周围二十米的敌人都感到恐惧。

    这个效果本身不是决定性的,但是她的蜥蜴骑兵本身就是养精蓄锐,而敌人已经奋战了许久,还失去了后队,体力耗尽,士气低落。

    叛军只是依靠着一点余勇,在领的带领下做着无意义的抵抗而已。

    依靠着机敏地走位,她在牵制了敌人最强大武者的同时,也避免给敌人机会。

    虽然吴忻他们带来了叛徒的名单,但是卡迦主母觉得这份名单并不完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还应该有其他叛徒。

    所以卡迦主母还是不愿意参战,这样没有被现的叛徒就不会有机会伤到她。

    而且她的大部分势力被第三家族的塔楼所牵制,她身边的精锐有限,如果草率地全面进攻可能损失很大。

    敌人的大军随时会到,她负担不起这个代价。

    而现在依靠她的指挥,蜥蜴骑兵的损失不大。

    然而蜥蜴骑兵们虽然损失不大,但是也没有人有信心拿下最后的那个牛角盔武士,她本来是准备亲自动手他最后一击的。

    但是吴忻他们及时出现,对他展开了围攻。

    卡迦主母决定继续等待,只是对自己的侍父做了一个出击的眼神。

    而她则紧盯着迪莉雅和吴忻他们围攻这个强大的敌人,等待着机会做最后一击。

    随着身边部下越来越少,战圈越来越小,牛角盔武士知道情况不妙,但是面对着迪莉雅带火的钉头锤,他已经无暇思考什么大局了。

    还未交手,他立刻就知道自己碰上了真正的敌手。

    眼前的女牧师步伐稳定,呼吸平稳,肯定不好对付。

    但是牛角盔武士还是选择了急猛攻,他知道这个情况下自己拖不起,他和萨尔仑斯武技长一样,不相信迪莉雅拥有和她高大的身材对应的力量。

    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对方的身材不如自己魁梧,但是蕴含的力量却毫不逊色。

    双锤相交,金属摩擦产生的火花飞溅,双方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是都一步不退!

    接下来的几十秒中,双方的武器急挥舞,以极快的频率对碰了好几次。

    迪莉雅的体力消耗极大,这一分钟的消耗,比刚刚几个小时的战斗都要大,。

    她引以为豪的力量,不足以让她在这一战中取胜。

    但是这已经是对她最有利的较量方式了,眼前的牛角盔武士算得上是精锐级的武士,放在平时,连中坚级都不到迪莉雅根本对付不了。

    他的技艺和步法胜过迪莉雅不止一筹。

    但是他现在已经战斗了太久,判断力有所下降,第一时间也采取了硬碰硬的策略。

    迪莉雅还有奥术助阵,钉头锤上带着的火对她完全没有妨碍,但是那些火舌舔过牛角盔武士的手上,就让他感到阵阵刺痛。

    还有吴忻那几下酸液飞溅,这在他全盛时根本无所谓的攻击,现在也让他的手臂阵阵酸。

    虽然还不至于让他握不住武器,但是毫无疑问削弱了他的敏锐程度。

    旁边的蜥蜴骑兵还是威胁很小,但是有几次攻击已经几乎要刺穿他铠甲上薄弱的地方了。

    再次和迪莉雅硬碰一下后,他没有再次力而是向侧边踏出一步,挤翻了一个蜥蜴骑兵。

    这一步让他躲开了卡迦武技长从背后插来的一剑,这个时候他本该再往侧边挤一步获得新的回旋空间。

    但是和迪莉雅的对碰消耗了他太多体力,他无法再挤开敌人,也就无法让开维尔福从低位起的攻击了。

    虽然他再次力及时用另一条腿踢开了维尔福,但是匕还是从他胫甲和腿甲之间钻了进去,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膝盖。

    他立刻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了。

    然而他还是没有放弃,哪怕已经死到临头,他还是用头盔向维尔福撞击。

    但是迪莉雅没有给他拉最后一个垫背的机会,她举起带火的钉头锤狠狠地砸向了他的头盔。

    这个强大的武士终于死了。

    看着变形的头颅,卡迦主母松了一口气,不用她出手了,可能的叛徒即使想要动手也没有机会了。

    后面还有更危险的考验,她必须节省精力。

    她驾驭着自己的蜥蜴走到尸体前,对迪莉雅点了点头:“这是你应得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