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四十一章 拖延

第四十一章 拖延

        当阿布-赛义德将军进入马耳他岛上最后一座祭拜罗丝女神的神殿时,他看到了一个最美的卓尔。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虽然他征服了整个地中海南岸,摧毁无数卓尔城邦和拜占庭舰队,夺取了不知道多少的美人和财宝,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没有人比此时的卡迦主母更美丽。

        她的肌肤,她的脸庞……….

        虽然狩魔蛛已经冲进他的部下中大开杀戒,但是阿布-赛义德恍若未闻,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宝物,这是恩赐,星月之主给他的恩赐。

        那些狩魔蛛很快把大部分星月教士兵逐出了神殿,但是它们没有一个敢去阿布-赛义德的面前。

        ‘为什么有人说她已经要老死了?’

        ‘这应属于我……….’

        然而阿布-赛义德刚刚欣赏了片刻,他矢志要获得的美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卡迦主母在他的面前渐渐融化,就好像一只剧烈燃烧的蜡烛那样融化了下来,唯一的不同是,这个蜡烛有一只巨大的红色眼睛。

        “蜡熔妖!她肯定是通过这一招摆脱了深渊吮吸。”

        阿布-赛义德并不认识这种东西,但是刚刚皈依了星月之主的前第三家族主母,迅说出了这坨蜡烛一样东西的名字。

        阿布-赛义德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就是蜡熔妖?走遍了半个地中海,终于找到一个够味道的敌手了。”面对着罕见的强敌,阿布-赛义德没有任何恐惧,反而只有兴奋。“我看过你的情报后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但是真心没想到你能给我这么大的惊喜,就连突尼斯城的第一主母都只能召唤几只巴布魔,在这小小的马耳他岛上,我却见到了传说中罗丝女神的侍女,蜡熔妖。”

        这就是B3级位面顶级的实力。

        “你现在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之一了吧,虽然代价不小。”阿布-赛义德看了一眼满地成为祭品的其他主母,哈哈大笑。“不过这太好了,唯一胜过征服一个美人的事情,就是征服一个强敌。”

        以吴忻他们的标准来说,卡迦主母现在就算在核心级的存在中,也是不错的那一种了。

        “主人,请千万不要大意,卡迦主母只是没有出身在那些大城邦才名声不显,她的才华和虔诚远胜那些平庸之辈。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说话的是第三家族主母。

        “有没有办法把她恢复成刚刚的样子。”阿布-赛义德根本没有听她说话,他只是用他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卡迦主母。

        “几乎不可能,她的灵魂已经和罗丝联系在了一起。”罗丝看上去确实不行了,虽然祂暂时还不会灭亡,但是叛徒直呼祂的圣名也不怕遭到惩罚了。

        “那太糟糕了。”阿布-赛义德有点失望,不过很快又振奋了。“算了,星月之主已经赐我良多,不可不知满足。”

        说到这里,他们的心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幽深的叹息。

        “哎,杜垩登妹妹,你是最接近我的,最理解我的,为什么你也不愿意和我一起试一试?”

        蜡熔妖不会说话,但是有心灵沟通的能力。

        “世界上没有什么杜垩登妹妹了,她现在是法蒂玛-沙哈,我的女奴,更何况她要是不明大义,就要和这些主母死在一起了。当然我其实是无所谓的,她的实力比第二主母要强不少,要是也被你吃了,肯定能让你更够劲的。”阿布-赛义德拍了拍他女奴的屁股,然后指了一下另一个方向。“有几只小老鼠藏在那里,你们去对付他们。”

        “是,我的主人。”虽然被主人以极其无情的态度讨论,法蒂玛-沙哈还是恭谨领命,向着吴忻他们所在的山道走了过去。

        “小心别受伤了。”阿布-赛义德又想起了什么。“今天晚上你要和你妹妹、女儿、儿子一起伺候我,别留什么影响我享受的伤口,否则我把你们都送给半兽人部落。”

        看着女奴脸上精彩的神色,阿布-赛义德哈哈一笑从腰间拔出弯刀,指着正在地上流动的卡迦主母。“而你,是我的。”

        ………………

        狭窄的山道中岔道繁多,但是法蒂玛-沙哈依靠眼睛很快找到了藏着敌人的地方,这是卓尔的天赋。

        “刚刚阿布-赛义德的折辱不过是下马威,以我的实力,绝不可能被送给半兽人部落,阿布-

        赛义德只不过是为了显示他的权力,让我完全顺从他。”

        她一边慢慢调节自己的心态,一边在黑暗中快步前进,同时保持着最高的警戒。

        然而她没有等待到预想中的突袭,而是等到了一个意外,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虽然有些无知的人会污蔑你是懦夫,甚至会唾弃你。”吴忻高举双手,显示自己没有恶意,同时拿出自己说服各地港务官员的技能。“但是我知道这是明智的选择,沙哈小姐,我知道,投降是远比抵抗更难的事,卡迦主母负隅顽抗实际上不过为了自己的名声,你才是卓尔精灵一族真正的希望。卡迦主母也包藏祸心,如果你没有改变阵营的话,卡迦主母一定会把你也献祭给她的女神的,于公于私,你都是无可指摘的。”

        吴忻的话非常具有蛊惑力,腐蚀那些大腹便便,只想捞一票的港务官员不算本事。

        让那些想要升官、最有前途的年轻人接受贿赂,才是真本事,吴忻很擅长这个。

        法蒂玛-沙哈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是她也没有立刻攻击,吴忻的话又一次激起了她刚刚平复的心绪。

        她从小都是罗丝女神的虔诚信徒,如果不是山穷水尽,她怎么会放弃自己主母的身份,去做什么女奴?做什么法蒂玛-沙哈?

        被人跪舔了那么多年,才知道跪舔这件事真不是人干的,她都跪在地上了,还要拼命去抢,去献媚,才能含到阿布-赛义德的那根棍子。

        不过生活还没有压垮法蒂玛-沙哈,她还是会继续努力:“让那位小姐停下,我可以再享受一会你的花言巧语。”

        “哦,迪莉雅,不要干扰我们友好的谈话。”吴忻挥了挥手,让正潜伏前进的迪莉雅停下。“这只是一个必要的保护措施,我们完全没有恶意。”

        “这位先生也没有任何恶意?”法蒂玛-沙哈对着侧后的阴影挥了挥手中鞭子,一道暗光从鞭子上飞出,拿着深渊吮吸的维尔福就倒在了地上。

        虽然对方显然是打着偷袭的目的,但是法蒂玛-沙哈并不在意,这个幽深黑暗的通道完全是卓尔精灵的主场,人类想要在这里偷袭她完全是妄想。

        “哎呀,我没有任何恶意的。”维尔福腿动不了,嘴倒还能说话,“只是我实在是嫉妒伟大的阿布-赛义德将军,想要近距离看看属于他的美人。”

        “荒唐,你真是太荒唐了。”吴忻一番我完全不知情的表情。“尊敬的沙哈夫人,他确实是太孟浪了,不过请你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原谅他一次,或者你可以考虑接受他的一番美意,要知道我们上帝的信徒,只能有一个妻子,而且我们也不能随便打老婆。”

        如果所有垂死挣扎的人一样,吴忻提出了毫无希望的条件。

        法蒂玛-沙哈笑了笑:“我当然会原谅他,但是他的美意我是无法接受了,弱者的美意从来是廉价的,将死之人的美意更是一文不值。当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只要你们这些暗日的使者能皈依星月之主,你们今天都能活着离开这里。如果我们能追上那些逃走的卓尔,说不定你们还能分到几个卓尔美人呢。”

        吴忻露出了当然如此的表情,她之所以愿意听吴忻他们的鬼话,实际上是因为她看出了吴忻他们的信仰,并且想要转化这些星月大恶魔最恨敌人的信徒。

        迪莉雅盾牌上的徽记和他们欧洲人的外貌足以让她看出他们的跟脚。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提议,来岛上好几天了,我都没能深入了解任何一个卓尔姑娘呢。”吴忻的话让迪莉雅瞪着他,虽然知道吴忻不是认真的,但是她还是对吴忻的话感到愤怒。“这倒霉的工作,我还以为来马耳他岛出使是个好差事呢。为了援兵,卓尔精灵肯定要给我很多贿赂和美人,我投资了好多塔勒才搞到这个任务,没想到这里这么危险。”

        “我也投资了一百个塔勒给你啊,你说那个红衣主教不会坑你的。”躺在地上的维尔福越说越生气。“你这小白脸真不是个好东西,我就知道你一直还想染指那些可爱的卓尔姑娘,太卑鄙了!你怎么可以不带我一起!太卑鄙了!”

        “哈哈哈。”法蒂玛-沙哈被逗乐了,她就知道这些希瑞克的信徒实际上并不想死战。“没关系,你很快就能得到很多姑娘了,只要你跟着我念上一段誓言就行。”

        “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吴忻看了一眼迪莉雅的脸色,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唾弃希瑞克她会如何反应。

        “沙哈夫人,我来念,我来念,这个小白脸在罗马教会靠山很大,他的这个情人是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徒,不好好抽这小娘皮几顿鞭子,她是不会深深忏悔的。”维尔福的话让迪莉雅的眼睛几乎要喷火了,这可不是说好的台词。

        “哪怕体无完肤,刀剑加身,我也绝不会背叛上帝。”迪莉雅说得非常认真,她觉得维尔福是在借机嘲讽自己的信仰。

        她这一配合,维尔福更入戏了:“尊敬的沙哈夫人,你快杀了这个小白脸和他的小娘皮,他们这些不明大义的蠢货不会投降的,我是明事理的人啊,我愿意皈依星月之主,马上皈依,立刻皈依。”

        他在地上爬行,努力地表现自己对于弃暗投明的渴求。

        “不要这么确定吗,在见识了星月之主的力量后,说不定他们就会明事理了。”法蒂玛-沙哈确信眼前的帅哥才是最有价值的目标,维尔福这种人虽然容易投降,但是也没有多少价值。“而且很抱歉,刚刚那一下对你来说是致命伤,我现在不能在你身上浪费神术,只好拜托你下辈子再信仰星月之主了。”

        “什么?!就那么轻轻的一下?”正在爬动的维尔福慌了,他这才现,他不仅是四肢动不了,胸口也渐渐麻木了。

        迪莉雅连忙给他施展了一个“治疗中伤”,维尔福看上去好一点了,不过还是爬不起来的样子,所以迪莉雅想要再给他来一个“防护毒素”。

        法蒂玛-沙哈没有阻止迪莉雅施法,她抬起手,再次施展星月大恶魔刚刚赐予她的力量。

        一阵紫黑色的光圈从她脚下蔓延开来。

        迪莉雅一阵干呕,她感到自己的喉咙里似乎有一只动物,正在里面上下爬行。

        她没能施展出第二个神术,维尔福又中了一轮攻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吴忻则感到自己被重击了一拳,不过他还是成功地把一个“次级火焰之刃”释放到了迪莉雅的钉头锤上,这火焰不仅加强了威力,更带来了吴忻他们急需的光明。

        “哦,施法者?是术士啊,这么英俊果敢,肯定不是那些无聊胆小的法师。”法蒂玛-沙哈看出了吴忻力量的来源。“你放心好了,英俊的术士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阿布-赛义德将军会给你一个好前程的,说不定还会让你上他的床,哦,你会慢慢喜欢上那种方式的,大概吧。”

        “啊!!!”

        紫色的光圈还波及到了隐藏在另一个岔道中的布尔莎和乔尔,同样的光波造成了不同的后果,布尔莎出了一声惨叫,而乔尔则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啊,老鼠。”法蒂玛-沙哈认为这两个很弱的人应该是使者的随从,“到这来,小术士。”

        她用鞭子一卷,然后伸手来抓吴忻。

        她的手刚刚接触到吴忻,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灼烧感从手上传来,哪怕她带着蛛丝手套,也没能防护这一击。

        “嗯?这种技能?你是哪一个大贵族的后代?”吴忻及时退出了她的攻击范围,不过法蒂玛-沙哈并不在意。“没事,等会我们慢慢聊就是了,在此之前,我先解决你的这位女朋友吧。”

        迪莉雅依然在作呕,她虽然挡在了吴忻前面,但是身体并不协调。

        直到鞭子近到眼前,她才勉强举起了钉头锤,她甚至清晰地看到了这条鞭子上金色的纹理。

        不再是蜘蛛和罗丝女神,而是一只奇怪的生物,似乎和猩猩有点像,只是它长着两个头,还有一根巨大的尾巴。

  http://www.qingkanshu.cc/0_16/5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