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四十五章 迅速而意外的重逢

第四十五章 迅速而意外的重逢

        依然是马耳他岛,依然是那月光和从海上吹来的咸湿空气。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只是空气中没有了血腥和厮杀,只有阵阵浓重的酒气。

        吴忻再次回到了主物质界,他一个愣神,没有扶住靠向他肩膀的艾尔兰神甫。

        已经大醉的神甫一下子滚了下去,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身心俱疲的吴忻一时也拉不动他,索性也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就在这时吴忻忽然看到两条黑影在阴影中潜行,他们行动已经足够小心,但是吴忻现在拥有了能在黑暗中视物的眼睛。

        他看清了那两个黑影的身份是,很是吃了一惊。

        那一个胖胖的身影,显然是夏洛克。

        现在他的身手可一点也不迟钝,在黑夜中闪转腾挪毫无阻滞,哪怕是身为游荡者的维尔福也肯定比不上他。

        但是这并不是吴忻惊讶的原因,夏洛克需要自己为他谋求在城堡中光明正大行动的权力,但是在此之前,他借着夜色在城堡中活动一点也不奇怪。

        至于他有一身本领更在吴忻的意料之中。

        真正让吴忻无法相信的是另一个黑影的身份,那飘渺自如的身姿,长而有力的双腿,不是刚刚和吴忻“分手”的布尔莎又是谁!

        医院骑士团的人手不足,主要是的威胁是偷袭者从海上来,所以城墙上的巡逻人手还算充足,城堡内部就只有零星的巡逻者了。

        对于夏洛克和布尔莎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吴忻要不是拥有昏暗视觉,也不可能现他们。

        但是刚刚得到这个能力的吴忻还有点不适应自己的新眼睛,他总是觉得有点不确定,他凝神再看。

        这个时候,布尔莎转过头里来,,吴忻看到布尔莎好像对着自己的的方向微微一笑,似乎还眨了眨眼睛?

        吴忻一阵心惊肉跳,几乎以为那两把夺命的蝉翼刀就要飞过来了,好在布尔莎迅转身,刚刚的那一下似乎是吴忻的错觉。

        他还想再看,他们两个已经消失在了黑暗的拐角处。

        ‘夏洛克是奥斯曼帝国的间谍?!’

        ‘可是摄政不是奥地利的君主吗?’

        自从上次听到了夏洛克和卡萨诺的对话中提及那位摄政,再加上经过一定的打探,他现这个称号大部分情况是指奥地利的君主拉迪斯劳斯-哈布斯堡。

        他名为摄政,实际上只是哈布斯堡家族内部的继承问题,没有国王之名而有国王之实。

        吴忻一直以为夏洛克和自己的背景最有可能和奥地利有关,可是眼下的情况却是吴忻无法解释的。

        摄政这个称号也可能是值得其他暂摄君权的人物。

        夏洛克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对于自己的态度是不是和布尔莎一样,很喜欢,但是也很想杀掉?

        一直以来夏洛克始终对自己的终极目标三缄其口,卡萨诺似乎知道,但是也不愿说,他甚至不和吴忻有什么接触。

        吴忻本来对他的目标就很忧心,只是吴忻觉得卡萨诺是可信的,他自灵魂地感受到卡萨诺对他的关心。

        他们之间的手段也更像是内部的争权夺利,所以就没有很担心。

        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有点急了,奥斯曼帝国的间谍,这可是马耳他岛上最不能沾的罪名。

        即使卡萨诺也绝对兜不住。

        卡萨诺,关键就是这位警备队长,他的职位对于间谍实在是太重要了。

        医院骑士团显然没有独立的反谍机构,警备队长如果是奥斯曼帝国的间谍,那真是马上要灭亡了。

        不对。

        吴忻闭上眼睛,再次冷静了下来。

        如果他们真的是间谍,那么他们应该先关注岛上军舰的停泊位置,虽然城堡内也有很多军事情报,但是吴忻以海员的敏锐可以确信,医院骑士团最重要的价值,就是提供了一个海军前进基地。

        所以奥斯曼间谍最关心的必然是海军舰队的情报,西班牙的那支分舰队是远比残破的骑士团6军更有价值的目标。

        他再次回顾了上次听到的对话,双方对话中最奇怪的细节。

        “哼哼,智慧永传吗。”

        “不错,唯智慧永传。”

        智慧永传,唯敬上帝,新月至大……………..

        吴忻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找到了夏洛克和布尔莎的共同点,夏洛克不一定是奥斯曼帝国的间谍,甚至布尔莎也很可疑。

        吴忻看了看已经吐完,正在自己污物中呼呼大睡的艾尔兰神甫,一把把他拖起来,然后走向了意大利骑士居住的地方。

        虽然这个倒霉的艾尔兰不断地往下垮,但是好在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两个小组是靠得最近的。

        吴忻总算是在累垮之前,把艾尔兰神甫拖进了意大利组骑士居住的院子。

        “哎呀呀,这家伙又喝多了?”

        “他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你把他送过去吧。”

        艾尔兰神甫的酒品显然不大好,他不是第一次被骑士见习送回来了,所以其他骑士们都没怎么在意。

        吴忻很顺当地把艾尔兰送到了他的卧室,然后顺着咳嗽的声音找到了卡萨诺骑士的房间。

        他的房间比凯文特和艾尔兰的都要大不少,几乎相当于半个英语组扈从的宿舍了,在堡垒内能有这样的待遇,卡萨诺骑士的实力确实是得到公认的。

        此时,这位骑士正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一边咳嗽,一边喝汤。

        吴忻知道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不过他也没有急着开口,他走进卡萨诺,看到了一张苍白消瘦的脸,他似乎比上一次见面时,更瘦了。

        卡萨诺吃得很艰难,他明显是强忍着不适,在勉强吞咽。

        不过他吃得非常干净,汤汁和肉一点不剩,他还用水刷了刷碗,然后又喝了一下去。

        虽然马耳他岛上的物资供应让任何人都不会养成浪费的恶习,但是卡萨诺骑士这样还是很奇怪。

        而且虽然吃得艰难,但是卡萨诺吃完之后的脸色明显有所好转,咳嗽也停止了。

        做完这一切后,卡萨诺骑士转过身来,轻轻地问吴忻:“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紧张?”

        “我能信任夏洛克吗?”吴忻的问题很奇怪,他和夏洛克接触的次数远远多过和卡萨诺接触的次数,而且卡萨诺对于吴忻似乎是完全利用的态度,迪莉雅根据自己的经验,认定吴忻最好不要和他联系。

        可是吴忻却问卡萨诺自己是不是可以信任夏洛克。

        “你还记得些什么?”卡萨诺骑士只以为吴忻还有对他的记忆。

        “几乎什么也不剩了。”吴忻的答案让他遗憾,随后又产生了新的疑问。

        吴忻在他提问之前,就解开他的疑惑。

        “别激动?!他差一点就这样莫名其地死了!”

        “那为什么要把他送到这个岛上来,咳咳,无非是担心我这个将死之人不再老实为他卖命罢了。”

        卡萨诺骑士的脸上露出了真正的惊讶:“你肯学拉丁语?”

        他似乎对吴忻能够那么快学会拉丁语并不在意,真正惊讶的是吴忻肯去学的愿望。

        “所以我信任你。”吴忻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问题,“我能不能信任夏洛克?”

        卡萨诺犹豫了良久,最终点了点头:“可以,摄政殿下给他的好处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他没有背叛的理由。”

        “你们到底在找什么?摄政殿下是不是指的奥地利的拉迪斯劳斯?!”吴忻觉得这两个是最重要的问题。

        “不错,就是指他。”前一个问题,卡萨诺不再遮掩。

        可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吴忻的后一个问题:“至于我们在找什么,我不能告诉你,万一失败,你会面对好几位红衣大主教甚至真选教皇的审讯,我们必须确保你不必撒谎,没有人能在他面前撒谎。”

        这不是吴忻期待的答案,如果失败,他会被这个位面最强大的存在讯问?

        “我现在参与程度难道还不够?”吴忻觉得自己已经挥了不小的作用了。

        “只要你确实不知道那个名字,摄政殿下能保护你的。”卡萨诺骑士说到“摄政殿下”的时候,带有明显的复杂的情绪,不是厌恶也不是亲近。

        虽然他说的还是不清晰,但是吴忻既然决心信任他,就不再纠缠,他继续问道:“那智慧永传,是赞美哪一位神明的敬语?”

        夏洛克是武士,神明相关的知识并不是他的专长,但是这个问题却能想也不想地回答:“这是赞美万物终结之主的敬语,你从夏洛克那里听到的?”

        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阿布-赛义德就是这样称呼布尔莎的。

        “我是从一个奥斯曼帝国的间谍那里听到的。”吴忻的话让卡萨诺骑士脸色也是大变。“夏洛克正在和那个间谍一起在城堡里活动。”

        “夏洛克的隐秘活动,会被你现?”卡萨诺似乎有点不相信夏洛克会如此不小心,不过他显然更不相信吴忻另外的话。“奥斯曼帝国的间谍?他在奥地利得到的地位和信任,奥斯曼哪里给不了,我不想信他会背叛摄政殿下。”

        “对于这个万物终结之主,你了解多少?”吴忻知道信仰是可能让人背叛国家和君主的。

        “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神明,甚至可能比暗日更古老,祂的教义非常强调对知识的记录和智慧的传承,祂的信徒中,大半男性都识字,女性也很高的识字率。所以他们中诞生了有很多善于经营的商人和深受尊敬的学者。万物终结之主和暗日的关系很复杂,暗日的第一使徒据说就死在祂大祭司的手上,不过暗日也承认创世之初得到过祂的协助。目前来说,祂和暗日的关系是还算缓和,在神圣罗马帝国有不少诸侯和自由市中,都有他们的聚居区,他们只是不能担当政府公职,税收方面也比较严苛。当然偶尔还是会受到迫害,有时君主会宣布免除所有人对他们他们的债务,甚至还会直接没收他们的财产,所以他们一般比较低调。”卡萨诺对于所有神明的知识都说不上精通,其实对这个万物终结之主,他相对还算比较了解的。

        “在星月教地区呢?这个信仰也能存在吗?”吴忻注意到了卡萨诺没有用“上帝”这个词,而是称呼希瑞克为“暗日”,其他医院骑士从来没有这么说的。

        卡萨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星月大恶魔对万物终结之主的态度,但在奥斯曼帝国应该也是缴纳人头税,就不会受到迫害吧,奥斯曼帝国在信仰上是最宽容的。”

        吴忻想了想,最后补充了一句:“和他在一起的那个间谍,似乎叫星月之蝉,一个琥珀色眼睛的女人,她最近实力大增,如果你碰到了她,一定要小心。”

        “星月之蝉,是她?我知道她,再实力大增,她也不可能比我强。”卡萨诺的话平淡而自信,

        吴忻还有些担心:“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制定的计划,就连基本的情报架构都是依靠不可靠的盟友完成的,或者说对方根本就不是盟友?这样的计划怎么能成功?”

        “抱怨于事无补。”卡萨诺的话依然平淡,听不出一丝无奈和气馁,他最后总结。“好了,你不要太担心,今天你就不要回去了,明天吊桥一放下来,我们就去找夏洛克,看看他怎么说。”

  http://www.qingkanshu.cc/0_16/6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