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四十六章 激变
    为了谁睡床的问题,吴忻和卡萨诺争论了几乎一刻钟。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最终在吴忻表示“没有身体就什么也没有”的坚持下,卡萨诺才勉强同意了他睡床。

    不过他还是把仅有两条的毯子都给了吴忻。

    那个诡异的梦境还是按时到达,但是吴忻觉得冰冷的程度似乎有所下降,而且那刹那间的温暖也稍微延长了那么一点点了。

    虽然只是很微小的差别,吴忻还是确信自己感受到了变化,他没有意识到卡萨诺的脸色更糟糕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赶在吊桥刚刚放下后,第一批走出了城堡。

    不一会,他们两人就来到了夏洛克所在的小镇。

    还没有进入小镇,他们就听到不同寻常的喧嚣。

    小镇的街道上,此时聚集了上千人,要知道这个小镇一共也就两三千人口,可以说是家家户户都来了,而且有些似乎周围村子的庄稼汉也一大清早就来了。

    吴忻和卡萨诺对视一眼,都有点奇怪,这样程度的民众聚集,为什么没有引来医院骑士团的干涉?

    这些居民都不是欧洲人,从文化和种族上都更接近地中海南岸的居民,医院骑士团也是很警惕可能的民变的。

    他们远远看到,好一个人似乎被吊在小镇主干道的十字路口的木架子上,然后有个穿甲带盔的人在用鞭子抽着那个倒霉蛋。

    走得更近一点,吴忻听清了,人群聚在一起,大声高呼着:“抽他,抽他!”

    他定晴一看,被吊着的人,赫然就是夏洛克!

    这位让吴忻觉得神秘莫测,手眼通天的人物,如今正如一只猪一般被吊在一根高高的木杆上,随着达达尼昂的鞭子在左右摇摆。

    他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一身昂贵的丝绸,如今已经成了破烂的条状物,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肥肉。

    达达尼昂把夏洛克抽的哇哇乱叫后放下鞭子,然后双手下压,待人群安静后,大声对人群喊话。

    “乡亲们,你们都知道,最近镇上总是不太平,有人丢了好几只鸡,还有人家的猪圈里总是有奇怪的声音,你们一定都很担心,到底是什么邪恶隐藏在黑暗中。现在,我要告诉大家,这个邪恶堕落的夏洛克,就是最近一切奇怪事情的起源,。”

    “为什么有人会主动收集街道中的粪便?!”

    “为什么有人会免费去修建收集粪便的厕所?!”

    “答案只有一个,有瘟疫之母的信徒混进了马耳他岛!他们想要用粪便毒害我们的健康!特别是要毒害我们的孩子!”

    达达尼昂阵阵激昂的吼声,让整个小镇都陷入了恐慌,这里除了有镇民还有附近好几个村子的村民,他们都是被村子和乡老一大早拉来了。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村民大部分都不认识夏洛克,对于医院骑士团的骑士殴打一个胖子,他们只以为是有叛贼或者间谍被抓了。

    这种猴戏过去也有过,但是没想到最后听到了这么可怕的消息。

    而镇民们,至少男性镇民们,对提供了他们廉价优质的娱乐,还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的夏洛克是挺有好感的。

    但是本来对于夏洛克倒霉多少还有些遗憾的镇民,在听到达达尼昂的话后,也都完全吓坏了。

    “什么?!瘟疫之母?!”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人群陷入了大乱,达达尼昂在镇长的帮助下,花了好几分钟,才稳定了人群。

    “大家不要怕,多亏了西格尔总检察官明鉴万里,镇长阁下警惕戒备,在这些罪恶分子的阴谋成功前,成功地破获了他们的邪恶组织!”

    西格尔总检察官一边挥手,一边对人群微笑。

    他昨晚一夜没睡,忙活了一晚上,但是现在的精神头都很好。

    “这头肥猪是邪神的奸细?!果然啊,我早就知道他包藏祸心,谁会那么好心去把街道上的粪堆给清理了,还说什么在街道上的拉屎会传播瘟疫,全是荒谬的鬼话,我爷爷的爷爷就在那个粪堆拉屎,也从没得过什么瘟疫。”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好东西,他让堕落的女人诱惑我的丈夫不算,居然还要用粪便和尿液毒害我们的孩子!”

    “天哪,怪不得我的孩子一直打架,不肯好好去修道院读书,全是他害的,我的孩子啊,我多么聪明的孩子,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群情汹汹,多亏了凯文特带着好几个法语组的骑士和见习在维持秩序,否则激愤的人群非要把夏洛克生吃了不可。

    可不能让夏洛克那么快就完蛋。

    “给你,你最喜欢的大便。”

    “别急,地狱里还有更多。”

    就算如此,还是有几个激动到极点的妻子和母亲还是把各种垃圾和污物丢到了夏洛克的脸上。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达达尼昂盯着恶臭,拎着夏洛克的头问他:“夏洛克,你认不认罪!”

    达达尼昂知道夏洛克无法回答,实际上现在夏洛克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在木架子上来回飘荡。

    这个问题从昨晚上抓住这个夏洛克后,他已经问了不下一百次。

    夏洛克认罪对他们的计划很重要,不仅能确保事情不会其反复,还能牵扯到他们想牵扯的人。

    原本在他们看来,这个肥胖的威尼斯商人为了自己的生命,肯定会让他咬谁就咬谁。

    但是他们没想到夏洛克确实被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倒,但是却始终不肯乱咬人,眼看已经天亮了,他们计划必须抓紧实施,避免卡萨诺进行反击,他毕竟是警备队长,也有自己的爪牙。

    而且仅从他们了解的证据看,夏洛克和吴忻的关系都不是很紧密,更不要说卡萨诺了。

    但是卡萨诺又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哼,铁证如山,你再嘴硬也是没用的。”达达尼昂转头后面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高台上的美莱迪夫人对他点了点头。

    他实在太佩服美莱迪夫人了,因势利导,以夏洛克为突破口,谋划了好大一个计划。

    而且任何意外她都有应对计划。

    “原来是她,美莱迪。”躲在人群里的卡萨诺认出了这个女人。

    “美莱迪?”吴忻觉得自己好像听到过这个名字,他想了起来。“西格尔的情妇,凯文特的妈?这么年轻?”

    “你可不要小看这个美莱迪……….”卡萨诺想说什么,可是他突然看见了什么。“你看,那个是不是就是你昨晚提过的那只蝉?”

    “就是她,化名布尔莎。”吴忻点了点头。

    现在布尔莎的样子和吴忻见识过的危险面目完全不同,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抽泣着走到了被挂着的夏洛克身边。

    ‘哼,你嘴硬,你的小情人可是被老子吓破了胆。’达达尼昂自信有足够的资本让夏洛克崩溃,他凑到正在哭泣的小情人的耳边说道:“你别怕,你乖乖指证那几个人,我就保你平安无事。”

    当然了,平安无事是指不必被淹死,好好伺候达达尼昂和凯文特也是逃不掉的。

    “乡亲们,请大家原谅我……我确实为了钱堕落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要害大家….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是瘟疫之母的信徒………..”

    布尔莎确实收了夏洛克一大把笔钱,也一直公开作为夏洛克的情人在镇上活动,这个关系为她和夏洛克的秘密活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她现在跳出来来出,对于夏洛克的定罪是极其有效的。

    “布尔莎,你不要哭,我们大家都相信你的。”

    “骑士老爷,布尔莎只是被蒙蔽了,你们不要冤枉好人啊。”

    镇上的单身汉们纷纷为布尔莎开脱,然后把责任推到夏洛克身上。

    刚刚一直低着头静静挨打的夏洛克,在听到布尔莎的这番话后,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他抬起头,用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的眼睛,紧盯着这个把他坑苦了的女人,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还是能把饱含仇恨和疑惑的目光投到他的教友身上。

    他昨晚就知道自己被布尔莎耍了,只是直到她这番表演之前,他总是还有一丝希望,希望是哪里搞错了。

    一直合作愉快的布尔莎为什么要陷害他,就算要陷害他又为什么选这个还不到火候的时机?

    他当然猜不到布尔莎已经在轮回世界中暴露自己卧底的身份,迪莉雅对她已经形成了致命威胁。

    布尔莎当然不会介意夏洛克的目光,实际上这种目光让她兴奋,好演员总是不能缺了有品位的观众。

    “从他开始建运送粪便的管道,我就觉得她有问题,后来他开始指示我把一些奇怪的东西丢进粪坑,我感到不能为虎作伥,就悄悄把其中一些东西藏了起来,然后我去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尊敬的凯文特骑士。”

    布尔莎说完,凯文特就神气活现地向着人群鞠躬,他的父亲已经没有上升空间了,但是破获一个瘟疫之母的罪恶组织,对于他的仕途是很有用的。

    凭这个功劳,他足以接替马上要完蛋的卡萨诺成为警备队长。

    “大家请看,这几管就是夏洛克让布尔莎投入粪坑的药剂!”凯文特举起手中的试管,煞有介事地介绍了起来。“这种蓝色的,会加强粪便的毒性……….这种白色的,会让我们闻不出粪便的臭味……….这种红色的…………….”

    凯文特展示了能“升级”毒物的各色果汁后,拿出了一个形状诡异的小人偶:“大家请看,他们不仅仅把那些毒液加入了粪坑,还把这些巫毒人偶也丢了进去…………”

    人群的愤怒升高到了顶点,好几个不顾阻拦冲到了夏洛克的面前,有一个甚至咬下了他脸上一块肉。

    然后他进一步讯问布尔莎:“这个罪恶的瘟疫之母的信徒,还有没有其他同党?”

    凯文特的话让镇长和镇上的几个富人一阵心悸,夏洛克的计划一度是得到他们大力支持的,毕竟夏洛克循序渐进,推广肥料的计划看上去风险确实不大,当然夏洛克给出的各种好处也是绝对到位的。

    当然夏洛克给的好处再多,也比不上西格尔总检察官权势的压迫,他们纷纷转移立场,这一出公审,就是在他们积极配合下连夜组织起来的。

    听到凯文特的问题,他们只当法语组骑士还要乘机敲诈他们的财产,一个个惶惶不安。

    好在他们并不是这一次的目标,至少不是主要目标。

    凯文特问完,布尔莎接着开始指出隐藏在罪大恶极的夏洛克背后的人:“我没有见过什么同党,只有一个叫卡萨诺的骑士和一个叫切萨雷的见习,似乎和他来往地很频繁。”

    “什么?!卡萨诺骑士,切萨雷见习?!”达达尼昂出“震惊”的大吼。“你不要乱说话,这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都是受人尊敬的骑士和见习,你如果敢信口开河,我一定亲手把你丢进地中海!”

    “呜呜呜……….”作为一个酒馆女招待,布尔莎此时当然是要大哭。“我怎么敢诬陷尊贵的骑士和见习………..呜呜呜…………..”

    “你吼什么啊,布尔莎难道会胡说吗?难道你要包庇那个什么卡萨诺和切萨雷?”

    “骑士官官相护啊,他们一起欺负我们这原住民!”

    单身汉们看到西格尔总检察官的态度后,纷纷仗义执言。

    “好了,大家不要急。”这个时候,凯文特又开口了。“请大家相信我们医院骑士团绝不会以私废公,我们骑士团是最高贵的组织,绝不容许有那种罪恶堕落的人混在我们中间。我会把布尔莎带回去,当面和他对峙,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这年轻人真是不错啊!”

    “铁面无私!”

    人群再次出了阵阵欢呼,虽然骑士团并不是很依赖于马耳他岛上的人心,但是得到人民热爱总是一个有力因素。

    为了凯文特的仕途,他的父母真是煞费苦心了。

    “我们去解决城堡里的问题,你带着扈从们守着这个威尼斯商人,再处理一下后面的事情。”西格尔总检察官把危险的工作自己扛,把简单又有油水的事情留给自己的儿子。“夏洛克在镇上的生意你不要管,这是给西班牙组的补偿,事情不能做的太绝。当然我们也不能放过其他好处,你挨个召见那些支持过夏洛克的镇长和商人,让他们出点血。”

    美莱迪此时对达达尼昂点了点头,示意他执行下一步计划。

    达达尼昂接令后,立刻大吼:“乡亲们,你们也可以一起去城堡,看一看我们骑士团是不是上帝陛下最有力的盾牌,看一看我们会不会官官相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