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四十七章 教友
    当西格尔总检察官和美莱迪带着大队人马去“秉公执法”的时候,他们的儿子也没闲着。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夏洛克被从木架子上拆下来,然后送到了镇长的办公室。

    当然了,他没有被请坐,而是继续被挂在房梁上。

    就在这挂着夏洛克的办公室,凯文特开始接见那些和夏洛克有牵连的乡绅。

    “镇长啊,这个瘟疫之母的信徒居然潜伏了那么久,你始终都没有现,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能力和对上帝的忠诚了啊?!当然了,这么多年下来,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还是很想保护你的,可是不知道那些愤怒的村民答应不答应啊?”

    “书记官啊,镇长老了,你要帮着他啊,怎么你也那么迟钝呢?你对上帝的忠诚呢?对异教徒的警惕呢?当然了,这么多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还是很想保护你的,可是不知道那些愤怒的村民答应不答应啊?””

    “护村队长啊,保护村民是你的本职工作。可是你看看你,让这个居心险恶的罪人逍遥法外那么久。当然了,这么多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还是很想保护你的,可是不知道那些愤怒的村民答应不答应啊?”

    忙活了好一会,凯文特才总算是送走了最后一个想要保住自己位置的官僚,虽然整个过程中充满了谎言和威胁,没有任何道德和情义可言,但是总的来说,大家都很高兴,凯文特得到了大笔的感谢,官僚们也都保住了自己的工作。

    凯文特现这个工作比直接用暴力对付那些不幸的扈从更有趣,虽然多少要费一点脑子,但是这种大势在手,然后随便碾压的快感真是太强烈了。

    他走到被吊在空中的夏洛克身前,拍了拍他的脸,然后对跟着自己的吉格斯说道:“等会你注意点他,别让他死了。”

    本来他已经忘了这个倒霉的爱尔兰佬,不过最近一次这个吉格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走通了达达尼昂的路子,又重新跟着法语组混上了。

    “是,大人,一定不会让他那么快死了。”吉格斯依然是那副狗腿子的样子,“肯定要让他指证了其他同党,才能让他死了。”

    这个同党显然就是吴忻和卡萨诺了,凯文特知道吉格斯报复的欲望:“等到卡萨诺死了,就让那个小白脸也去挖粪坑。”

    没有了强大的卡萨诺骑士,怎么折腾吴忻都可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享受完了碾压的快感,凯文特决定享受一下另一种快感。

    他打了个响指,对吉格斯说道:“你去把,那个,那个……”

    “布尔莎?”吉格斯轻轻地提示了凯文特想不起来的那个名字,他猜到了这个官二代要做的事。

    “对,就是那个布尔莎!”凯文特心情大好,“你一直那么机灵,对,去给我把布尔莎找来。”

    看着吉格斯离开,凯文特心情大好,这个布尔莎身材不错,眼睛也很有种奇异的魅惑。

    不过最让凯文特有感觉的一点是,她是这个被吊着的夏洛克**的女人。

    凯文特的思想自由飞翔了一会,布尔莎就被带来了,吉格斯想要离开,但是被凯文特制止了。

    “别走,你看着。”凯文特的话让吉格斯一怔,他显得有点害怕。

    布尔莎似乎没有明白情况:“为什么要放过这些无耻的家伙呢,西格尔骑士,他们都是贪污腐化的人渣啊。”

    这一次被叫自己的姓氏,凯文特-西格尔没有反驳,毕竟他的老爹此时正给他拼命呢。

    他只是奇怪布尔莎的话:“你怎么知道我要放过他们?”

    “他们走出去的时候都是一副肉痛,但不恐惧的样子,肯定是保住了职位和生命啊。”布尔莎希望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

    但是凯文特的警惕心很不够:“嘿嘿,你这女人倒也机敏,所以我妈妈才会饶了你吧,不过他们保住了生命都很满足,你却还不满足?”

    他一边走,一边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们虽然能保住生命,但也要付出低价,你放心,我不要你的钱。”

    “西格尔骑士大人,你要干什么………..”布尔莎的声音既恐惧又惊讶。

    “干什么?自然是要让这个夏洛克知道和老子作对的下场。”凯文特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夏洛克抬起了头。“呵呵,看着老子是怎么干你女人的,那个切萨雷-西博也是这个下场,他和那个迪莉雅也都是瘟疫之母的信徒,不过女人我总是挽救一下的,这一次就当预演好了。”

    他对夏洛克其实没有什么恶感,只不过恨屋及乌罢了,他真正想要的,是在吴忻面前干迪莉雅。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不要啊,西格尔骑士大人………..”布尔莎软弱的声音让凯文特更兴奋了。

    他决心要当着吉格斯的面干这事。

    “不要什么啊,让老子挽救你………..”已经全脱了的凯文特把布尔莎推到镇长的办公桌上,然后趴到布尔莎身上。

    他一边解开裙摆,一边盯着布尔莎的眼睛,享受着眼睛透露出里的恐惧和羞愤。

    可是没等他享受多久,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忽然起了变化,似乎成了嘲弄和讥讽,而且她的眼睛颜色怎么也变了………..

    凯文特昏过去之前最后的景象,就是那只琥珀色的眼睛。

    “他老爹肯定是个蠢货,否则母亲是狼,儿子怎么会是只土狗。”布尔莎一脚把凯文特踢到地上,把裙子整理好,她对站在一边显得很尴尬的吉格斯挥了挥手,“把其他法国佬赶得远一点。”

    吉格斯连忙走了出去,他早就是布尔莎的部下了,当他被法国佬遗忘在粪坑的时候,是这个奥斯曼间谍把他捞了出来,还给他经费让他重新混进法国佬中。

    他已经皈依了星月教,成了布尔莎的下线。

    但是布尔莎此时却把他支开,她的身份并不仅仅是奥斯曼帝国的间谍。

    她走到夏洛克旁边,拿掉了他嘴里的抹布:“夏洛克叔叔,你受惊了。”

    “我还以为你会让他爽一下呢,反正你又不会损失什么。”夏洛克还是被吊着,他知道对方依然是敌人。

    “夏洛克叔叔你在挑衅?你这是生气了?”布尔莎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我以为你是最明白生意归生意,情谊归情谊的人了。”

    “这个家伙也是你乘着和我一起进城堡的机会展的下线?”夏洛克没有大喊大叫,只是用很受伤的语气说道。“这可不对啊,合约结束后,你把我出卖给法国佬,我没话说,但是合约进行中的时候,你这样干私活可不应该啊,这可不是我们犹太人做生意的方式。”

    夏洛克只是在追求最后的尊严,其实他心里肠子都悔青了,他当然知道布尔莎是奥斯曼的间谍,但是他们之间也确实有深远的私人关系。

    实际上正是奥斯曼情报机构的帮助,让他能那么快就在马耳他岛上建立了一套自己的情报机构,他还购买了布尔莎的其他协助。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出价已经足够让这个侄女满意,但是没想到对方实际上要的更多。

    “夏洛克叔叔,无论如何这一次真是侄女确实是对不起你啦。”布尔莎的态度也非常诚恳,她一边还给夏洛克喂了一口水。“不过,侄女确实没有想害你,这一次的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的。我让吉格斯今天早上来的时候把法国佬的阴谋通知了一个英语组的扈从,他应该已经让卡萨诺骑士和切萨雷都逃走了。”

    她没有撒谎,一早上听到吉格斯“不小心”泄露了阴谋,小特里确实火烧屁股地去了城堡,此时正在城堡里到处找吴忻和卡萨诺呢。

    夏洛克怔了一怔,他思索了一会,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希望骑士团内战!”

    “哎呀,意大利语组实力有限,西班牙人也轻易下不了决心制止法国人,内战打不起来了。”虽然这么说,但是布尔莎已经眉开眼笑了,至少削弱骑士团的目标肯定似乎达到了。“这么说起来,那个切萨雷应该是那个人的儿子吧?”

    “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夏洛克满脸颓丧,这一次他是满盘皆输,任务完全失败不说,还暴露了自己的跟脚,成全了对方的谋划。

    虽然说内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个程度的冲突,已经足以让骑士团的凝聚力崩溃了。

    内部仇视到极点的医院骑士团,也许还能勉强守卫马耳他岛,但是对于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的牵制作用就有等于无了。

    他觉得自己输的不冤,不仅没看出对方的阴谋,还在实力上也输给了这个小侄女。

    昨天晚上一出城堡,他就被对方突袭,那个可以变色的眼睛没有让他昏睡,但是让他短暂地失明了。

    失去了视力,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布尔莎不仅仅要挑动骑士团的混乱,她还有一个目标:“不要丧气,夏洛克叔叔,事情对你来说还没有结束。告诉我,那位殿下的命匣你藏在哪里,为什么我始终找不到?”

    “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夏洛克庆幸自己把命匣藏得足够隐秘,总算是留下了一点筹码。“那你其实也知道入口在哪里?”

    实际上布尔莎也有点遗憾。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被吴忻和迪莉雅认了出来,巨大的不可控因素让她必须立刻行动,布尔莎有信心慢慢套取这个秘密。

    “那个入口就在骑士团城堡内部警戒森严的地方,就算告诉你,你也没有能力打败守卫,只有内乱后法国人和西班牙人互相猜忌,然后我招来海雷丁帕夏才有机会。”布尔莎确实把夏洛克耍得够惨,然而如果不是吴忻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能把夏洛克耍得更惨。“不要管那些烦人事了,我们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已经太少了,不能再自相残杀。只要交出命匣,在明年的隐修士聚会上把你们马加比家族的一票投给我的老师,支持她连任峋山,你也可以和卡萨诺他们一起回奥地利,这样就没人受伤害了不是吗。”

    布尔莎还补充了一个选择:“我的老师一直非常尊敬你,她一直说你也是真正的记录者,只要你愿意,伊斯坦布尔的宫廷中也可以有你一个位置。相信我,相比欧洲的这些所谓真神信徒,我们在奥斯曼帝国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奥斯曼宫廷中有许多公开信仰犹太教的教友,他们的仕途也很顺畅。”

    “呵呵,你现在想起来自己也是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了?你的老师还想继续做峋山?你告诉洛克塞拉娜,她是在痴心妄想。这十年来,她利用隐修会的资源展自己的势力,辜负了万物终结之主的信任。依靠哀求和女色,永远无法重建圣殿和国家。亦或者她其实很满足于做奥斯曼苏丹的一个宠妃,已经忘了我们的理想?”一直平静的夏洛克在说到信仰之后终于愤怒了,他的声音终于带上了情绪,“那么多位高权重的所谓教友,你们也没能阻止苏莱曼去年一次性把两千交不起犹太税的教友贬为划桨奴隶,只有奥地利才是我们的真正的盟友,摄政殿下早就昭告天下,支持我们在圣地重建以色列王国,你的行为是对我们信仰的背叛。”

    “哼,痴人说梦,苏莱曼大帝麾下有带甲二十万,而我们呢?哪怕把将死的老人和待哺的孩子加起来也没有二十万,你的主子也不过是挑拨我们和奥斯曼帝国的关系罢了,术士皇族有无穷广阔的土地,他要真的有诚意,给我们一个在新大6找一块领地不行吗?”

    “新大6再大,也是西班牙王国的财产,即使皇帝也无法违背西班牙社会的意志把领地交给奥地利,更不要说建立我们的国家。”夏洛克尽量拖延时间,希望有什么变数生。“更何况不收回圣殿,我们的凝聚力又从何说起?”

    然而听到夏洛克直呼自己老师的名字,布尔莎已经知道他是不大可能会投降了,她拿出星月之蝉双刀,顶着夏洛克的脖子:“你知道规矩,谁有智慧之册谁就是长老,隐修会认书不认人。我杀了你,一样可以得到那一票。告诉我命匣在哪里,才能换回你的命。”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