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四十八章 我有办法
    “砰!!!”

    布尔莎横身一让,让开了身后飞来的门板。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倒霉的夏洛克被门板命中,但是碰撞的声音虽响,他却没有感受到多少力气。

    卡萨诺踢得这一脚恰到好处,通过吴忻的情报,他料到了布尔莎能够让开门板。

    他带火的剑锋直接向着飞跃中的布尔莎砍去。

    布尔莎双刀早已在手,在空中夹住了卡萨诺的长剑。

    但是这一下她没有站着力,力量本来就处于弱势的布尔莎完全被卡萨诺压制了。

    卡萨诺连续几招猛攻,她勉强抵挡,险象环生。

    同为核心级实力,卡萨诺骑士可不是重伤的阿布-赛义德能比的。

    而且布尔莎身上没有盔甲,在全副武装的卡萨诺面前,她连行险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又在卡萨诺的节奏下勉强支撑了几个回合,看到被吴忻放下来的夏洛克翻开了智慧之册,她知道自己应该满足于现在的成果了。

    “卡萨诺骑士真是名不虚传,怪不得能从布达逃出来,看来这一次,不需要我的帮助,你又能逃走了呢。”

    布尔莎一边攻心,一边动能力。

    她的灰色眼睛再次变色,琥珀色光芒抓住了卡萨诺的灵魂。

    他的剑法迟滞,猛烈攻势停顿了一下。

    卡萨诺的表现远远好过了凯文特,但是他还是失去了节奏。

    布尔莎抓住机会,反守为攻,突然作势要向施展了一个“次级火焰球”吴忻掷出双刀。∫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卡萨诺连忙后退,挡在她和吴忻之间。

    “她要逃!”吴忻看出了布尔莎只是在虚张声势,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布尔莎转身把双刀投入了依然昏迷的凯文特,然后硬吃了一个“次级火焰球”冲向了门外。

    卡萨诺并不惊慌,他料定布尔莎绝不可能放弃这两把蝉翼刀,这是她吃饭的家伙。

    只待她返身拿刀,卡萨诺有把握自己蓄势已久的一击一定能重创她。

    然而布尔莎没有给卡萨诺机会,她直接从没有门的门口逃了出去,逃出几步,她挥了挥手,双刀带着大量凯文特的鲜血飞回了她的手中。

    这个刚刚兑换的回归功能完全出乎卡萨诺的意料,布尔莎花掉的那四千命运点完全值了。

    “救命啊,救命…………”

    “邪教分子杀人啦……………..”

    布尔莎一出房门,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大叫。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老远,镇上剩下的法国人倒不多,但是一旦被愤怒的群众堵上,即使卡萨诺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吴忻快检查了一下凯文特,布尔莎并不在乎他的智慧,这一下直接割开了他的劲动脉。

    吴忻只能对卡萨诺摇了摇头:“不行了。”

    “走。”卡萨诺和吴忻一起扶着夏洛克,足狂奔。

    在夏洛克的带领下,他们总算是在人群聚集起来之前,躲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院子。

    “这个房间,那个布尔莎不知道吧。∮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放心,这里是完全保密的,只要我一个人知道的安全屋。”

    夏洛克总算是保持了情报人员的最低警惕。

    “怪不得她不让凯文特碰她,原来她早就决定杀了他,然后让我背黑锅。西格尔总检察官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报复德语组和意大利语组,这下骑士团要四分五裂了。”夏洛克看出了布尔莎的全局谋划,不过已经太晚了。

    “我们走,码头上,我一直安排了一艘小船。”夏洛克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岛上生存,任务也无法完成,决心启动撤退计划。“如今风平浪静,只要别碰上巴巴利海盗,我们能逃到西西里岛的。”

    至于碰到巴巴利海盗该怎么办,夏洛克没说,显然那时候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跪地求饶,然后去底舱划桨吧。

    “什么?!就你那块舢板,嗬嗬嗬嗬。那些养心健肺膏我只吃了三分之一,必须要夺回来。”卡萨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知道自己一旦失去了那些营养品,很快身体就会崩溃。“再说他不能回大6,那个疯女人会继续追杀他的。”

    吴忻挑了挑眉毛。

    情况确实够糟糕,以一个水手熟悉的说法来说,就是大船已经倾覆,他现在只是抱着一块木板在随波逐流,还真是挺应景的。

    “回到大6,摄政会给你想办法弄营养品的,现在我们已经成了岛上的公敌,而且我们的计划也暴露了。”夏洛克的道理也没错。“我们没机会完成任务了,乘现在能走就快走,这个岛那么小,一会说不定就会暴露。再说只要他保持低调,摄政无论如何会保着他一条命的。”

    “保持低调?你的意思是说隐姓埋名,在恐惧和无知中渡过短暂的一生?”虽然中气不足,但是卡萨诺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他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我死之后,世上再无强大之人信仰火焰之主,就算摄政保护他,他的死期也快了。”

    ‘还能怎么办?你们确实输了,不是吗?’夏洛克在心里这么说,但是卡萨诺和吴忻刚刚救了他的命,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

    但是他的沉默本身就是默认了卡萨诺的话,他胖胖的脸上此时毫无表情,仿佛在冷淡地反问,那你有什么办法?

    而卡萨诺在质问之后,也确实拿不出办法来。

    卡萨诺感到自己的心头有一阵火在烧,他确信自己已经命不久矣,所以才来这里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只想用自己的这条命报答曾经得到的恩情。

    可是他空有拼命的胆量和牺牲的决心,却找不到用力的地方。

    在岛上的这段日子,一想到自己死后吴忻的未知命运,他甚至恐惧到不敢睡觉,生怕自己再也睁不开眼睛。

    好不容易撑到了摄政派来了夏洛克,这家伙的渠道一度让事情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是一场空。

    卡萨诺的样子让夏洛克也在内心感到难受,这不是同情,而是感同身受。

    其实夏洛克也不想走,这个任务事关他的荣誉和前程,涉及万物终结之主在奥地利能得到多少传教自由,涉及到摄政后续的帮助。

    摄政殿下许诺在维也纳和布拉格允许他们建独立的社区,只要每年交一笔税,人人都能公开祭拜万物终结之主。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完成这一次的任务。

    “该死的地牢到底在哪里!”卡萨诺绝昂地低吼。“嗬嗬嗬嗬…………”

    “很可能入口就设在岛上的核心地区,骑士团的这个堡垒是新造的,有可能其实就在地牢上面。”夏洛克劳而无功那么久,其实早就想过为什么了。“否则这么小一个岛,没有理由那么久都找不到。”

    “现在岛上一片混乱,伊莱亚当总团长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还没有到,只剩下一个贡扎加红衣大主教不是我的对手。”卡萨诺话里的意思,显然是要硬上。

    这几乎就是公开叛乱了,如今的卡萨诺本来就满脑袋脏水,也无所谓再脏一点了。

    不过这不是办法。

    “你现在根本进不去城堡了,你对付得了贡扎加,但是还有上百骑士怎么办?”夏洛克知道卡萨诺只是在绝望的怒吼。“你根本控制不了意大利语组叛乱。”

    “你告诉过我,这一次摄政得到了皇帝的支持,让西班牙人掩护我!”卡萨诺的话让吴忻一下子看到了希望,这才是能够对抗法语组的力量。

    但是吴忻看夏洛克的脸色还是很暗淡,难道他是糊弄卡萨诺的?

    “我们如果成功了,皇帝自然有了插手的借口和理由,现在是不行的,一旦他们插手,骑士团就真的要打内战了。”夏洛克不是在糊弄卡萨诺,但是西班牙方面的支持是有前提的。“皇帝和西班牙是最需要医院骑士团保持稳定的势力,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他们不会保护我们的。”

    “哎……….”

    他用一声长叹结束了对话,

    “嗷!”

    夏洛克的叹息让卡萨诺出困兽的吼声,他握紧了长剑,却不知道该砍谁。

    这个时候,吴忻终于开口了,他对绝望的夏洛克问道:“你说的那个地牢,是不是用古代卓尔精灵们建造的神庙改造的?”

    “记录上说可能是一个已经灭亡神明的神庙,而且马耳他岛确实曾经被卓尔精灵统治。”夏洛克的眼睛里射出了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重点。”吴忻看着低沉的夏洛克和卡萨诺,用镇定的语气给他们信心。“重点是,我应该有办法能解决我们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