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五十章 烈火袭来

第五十章 烈火袭来

        没用多少时间,美莱迪的部下就报告她,几个镇民在海岸边现了夏洛克的那条舢板。∫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舢板上还有可以支撑好几天的食物。

        吴忻他们显然没有能离开马耳他岛。

        西格尔总检察官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他只是拿着长剑站在沙滩上,用红的眼睛搜索着他的杀子仇人,虽然只是他臆想中的杀子仇人。

        而他的情人,则搬出了整整一大箱金币。

        “卡萨诺两万塔勒,切萨雷五千塔勒,夏洛克三千塔勒,生擒加倍,金币当场付款!”

        金子在阳光下出让人充满了力量的光芒,镇民们本来就极端痛恨散步瘟疫的异端,金币的诱惑把他们心中的那点对疾病的恐惧也消灭了。

        人人都精神百倍地搜索着吴忻他们。

        当西格尔总检察官在布赏格时,誓死要把躲起来的吴忻他们抓住然后碎尸万段时。

        吴忻他们正在黑暗潮湿的甬道里爬行着,情况还算不错,整个通道系统的大部分都比已经被海水吞没的码头要高,除了那个出口部分,其他的甬道大部分位于海平面上,他们三个可以通行。

        然而也不是没有阻碍,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

        这个甬道和吴忻在任务世界中的一样,除了链接神殿和码头的主干道,还有一些比较小的岔路,部分通向用来储备物资的仓库,部分是防御工事。

        显然,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没入水下之后,就有一些两栖类生物以此为家了。

        “这鬼东西的钳子真是够厉害的。”夏洛克现在真是难受到了极点,他的身体本来就被海水浸透了,刚刚的战斗中他又出了一身汗。“还好你们都反应得够快。”

        在黑暗的甬道中被一个生物从后面钳住,然后朝着它的餐桌拖过去,也确实是一个让人出汗的事情。

        “火焰之刃对付这种生物非常有效。”卡萨诺把功劳让给吴忻,其实他的快反应更加重要一点。“嗬嗬………..”

        其实他更奇怪吴忻怎么能够提醒夏洛克,并迅施法的,刚刚吴忻的反应比卡萨诺和夏洛克都快。

        “这种螃蟹不知道味道如何………….”吴忻的话让夏洛克和卡萨诺都有点愣。

        夏洛克耸了耸肩:“坚固甲壳后面的肉,味道应该不会太差,不过还是需要一些调料的。”

        被火焰灼烧过的螃蟹正在出诱惑的鲜味。

        卡萨诺已经有点不确定他们两个是在互相打趣释放压力,还是真的饿了,他们几个确实没吃早餐和午餐。

        “别胡思乱想了,等会要是因为拉肚子而失败,我们就是历史的笑柄。”卡萨诺把剑擦干净,然后继续走到前面开路。“嗬嗬………..”

        刚刚的战斗不算什么,但是潮湿的通道让他很不舒服,他的咳嗽声音更嘶哑了。

        吴忻挥了挥手:“我就是那么一说,吃了肯定不止拉肚子,如此鲜艳、如此美丽的生命可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必须得有一个好厨师………’吴忻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在马耳他岛上那么久,除了那只大雁还算不错外,他的嘴巴已经淡出鸟来了。‘这东西大概比河豚更毒吧。’

        吴忻他们都认不出这种掠食者的具体种类,而且大多数螃蟹也是无毒的。∮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但是它没能第一时间把夏洛克拖得足够远,而且卡萨诺得到次级火焰加持后,仅仅一击就杀了它。

        很显然这种大螃蟹的抗击打能力和力量都不算很强,甲壳进化得并不完善,那么它能够成为这个甬道体系食物链的上层的唯一可能,就是它有释放毒液的能力。

        让吴忻注目的色彩,也暗示了这个可能。

        好在吴忻及时示警,夏洛克得以用背上的大包裹挡住了大螃蟹的钳子,以及可能的毒液。

        那个大包裹在这个甬道中真是极其碍事,要不是夏洛克在每个转角都要被堵住,吴忻他们早就走完这段不算很长的甬道了。

        不过不论是吴忻还是卡萨诺都没有抱怨这个大包裹,夏洛克既然这么艰难也要带着它,必然是有道理的。

        再说至少也算是个的盾牌…………

        “走吧,这个大螃蟹应该就是这个甬道的主人了,不大可能还有其他东西了。”吴忻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话是这么说,接下来的一段里,殿后的夏洛克和前面的卡萨诺都很紧张。

        “对了,你确定你能分辨出这通道和岔路吗?”一路上都是吴忻在指路,他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是这里他用不了六分仪,所以刚刚被伏击的夏洛克多少有点担心。

        “相信我。”吴忻对此很有把握,实际上刚刚那只大螃蟹伏击夏洛克的岔路口,正是他们伏击阿布-赛义德的地方。

        卡萨诺和夏洛克都不是很理解吴忻的自信,好在他们很快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然而眼前的景象让吴忻眼前黑,他简直是要诅咒了:“这里怎么是堵住的?!这里不应该有这个东西啊!”

        和任务世界中吴忻见过的开放通道不同,通道和神殿链接的地方有一个意想不到的障碍,那里有一尊巨大的雕塑。

        塑像就是密室的大门,甬道里只能看到半边,另外一边应该在神殿里。

        塑像的下半身是一个巨大的蜘蛛,上半身则是一个男性的卓尔精灵武士。

        他朝着甬道的一只手上空无一物,本来上面应该有一把武器,现在就像是在向访客索取着请柬。

        已经建成了上千年的雕塑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潮湿环境的影响,每一根蜘蛛腿上的细节都清晰可见,那些关节和甲壳是如此地栩栩如生,以至于吴忻觉得就好像属于一只活着的大蜘蛛。

        夏洛克和卡萨诺倒不是很惊诧,卡萨诺甚至舒了一口气:“你果然找对了路,这就是你说得那个卓尔精灵神的神像吧,那个罗丝女神的从神。”

        “嗯,这就是静候的蜘蛛,和记录上完全一样,没有早已经失落的卓尔密钥谁也无法让它打开。”夏洛克也是神采奕奕的样子,他解下身上的包裹,包裹下面是一层层包得严严实实的油纸和丝绸,这使得里面的火药没有被海水浸没。“不过不要紧,摄政特意为我们准备了特别的邀请函。”

        “这就是真选教皇宣传的上帝之怒?十年前被西班牙从罗马夺走的那一批?”卡萨诺听说过这种东西。“据说里面的硫磺是从维苏威的地狱入口采集的?”

        “上帝之怒指的是射击用的大炮。这是上帝之怒使用的火药,硫磺本来就是贵重的炼金用品,随着西班牙人在主力舰上配备火炮,更是供不应求,价格已经上涨了好几倍。”夏洛克把包裹放在雕塑下面,寻找合适的位置。“从罗马抢到的那批火药早就用光了,皇帝组织的西班牙探险队已经在另一个地狱入口建立了稳定的据点,据说能稳定地月产上千斤硫磺。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既然西班牙有了,奥地利总能死皮赖脸地搞到一点。”

        听夏洛克到的话,吴忻觉得他对奥地利的认同也不是很强烈。

        他在通道里比量了一会,很快就皱紧了眉头:“这东西找不好位置啊…………我如果安排第不好,把甬道炸塌就完了。”

        吴忻早就意识到这个世界没有展出他原本世界的大炮,骑士团的主要防卫投射武器是巨大的投石机。

        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理由,在这里,硫磺似乎是一种极其金贵的东西。

        “你们去岔道,我直接在这里点燃。”又等了夏洛克一会,卡萨诺突然拿起了火药。

        “这不是不怕死就行的,找好位置,才能把冲击力释放对方向。”夏洛克摇了摇头。

        “你忘了我的信仰吗,嗬嗬。”卡萨诺一边摆弄着火药,一边距离咳嗽。“我是这方面的专家。”

        “你完全没有逃生的机会。”夏洛克其实知道卡萨诺也知道这一点。“你死定了。”

        “谁的死不是早已经定下的呢?”卡萨诺非常平静,他最后看了一眼吴忻,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摇了摇头。“嗬嗬,我的肺和气管,其实早就不想工作了,我活着的每一天,它们都在日以继夜地抱怨,我恨抱怨,早受够了他们。”

        “不是我要打断你的英雄壮举,但是没有你,我们未必对付得了贡扎加红衣大主教。”夏洛克有点不确定是不是应该让卡萨诺就这么死了。“据说他已经得到了暗日极大的恩宠,能施展八级神术,和你一样是核心极限,只有一步就是镇国牧师了,是下一任真选教皇的有力人选之一。”

        “贡扎加内心软弱,而且摄政殿下说过他确信贡扎加家族的经济状况比他还糟糕,这位红衣大主教根本不可能舍得用每次要几百上千塔勒材料的七八级神术。”卡萨诺早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既然摄政殿下选了你,就是相信你能对付他。”

        夏洛克犹豫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就要转身离开。

        “你们都给我停下。”吴忻一直在观察眼前的雕像,同时听着他们的对话。“原来你们是根据敌人只有一个红衣主教来制定计划的?”

        “要对付伊莱亚当总团长,那就要西班牙或者奥地利派出最强大的存在,我们的意图就无法保密了。”夏洛克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这一次时机正好,但是没碰上这个机会也无所谓,伊莱亚当经常去罗马,总会有窗口给我们的。”

        “如果不是没有退路,我要说这个把希望寄托在敌人愚蠢上的计划真是愚蠢透了。”吴忻几乎是用怒地语气说道。“这一次法语组清洗意大利语组,显然是早有策划的,星月之蝉只不过提供了他们一个借口。伊莱亚当总团长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肯定早已经在岛上了,他们只不过是在等善后的时机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总团长其实就在这座雕像的后面………….”夏洛克的语法是陈述句,他已经明白吴忻说得八成没错。

        卡萨诺已经说不出话来,他不怕死,可是他确实怕死的没有意义。

        他只能看着依然在忙碌的吴忻,在心中祈祷:‘赞美您永恒的热情,帮帮我吧,帮帮您的孩子吧。’

        又看了一会雕像,吴忻点了点头:“确实,任何问题都必然有解决的办法,现在我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好消息是卡萨诺阁下你不用抱着一堆火药粉身碎骨地死在这个甬道里了,坏消息是我们要对付总团长和两位红衣大主教,跟我们俩一起完蛋,依然是你最有可能的结局。”

        伊莱亚当总团长被认为可能是当世最强的护国武士,再加上两个红衣大主教,这个小队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可以支撑大局的武力了。

        夏洛克和卡萨诺都认同吴忻的判断,但是如今的情况,后退必死,唯有奋力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吴忻说着挥了挥手,一只小小的红蜘蛛从夏洛克后面钻出来,爬到了吴忻的手上。

        “这是守密蜘蛛?!怪不得你刚刚会比我更警觉。”夏洛克果然见识广博,居然认出了这个卓尔精灵的宝物。

        吴忻能听到这只没有生命的魔法造物,此时正在欢呼,它欢呼地冲进了雕像。

        “磕嗒。”

        一声轻轻的机括声在黑暗的甬道中响起。

        正如吴忻期望的那般,这个来自轮回世界的宝物也能打开这道门。

        ……………

        通道的另一个入口,就在医院骑士团总团长卧室的床底下,所以夏洛克和卡萨诺当然找不到秘密地牢在哪里。

        这个时候,正如吴忻所料的有三个人在这里,其中两个红衣大主教正在聊天。

        “啊,每次见到这尊塑像,我都能感受到祂的扭曲和癫狂。”

        “是啊,罗斯女神的情人,据说也是祂孙子的席文塔姆怎么会不扭曲癫狂呢。当时正统星月帝国的大军登6,卓尔精灵逃亡的时候,他们激活了这个神像,据说它挡住了阿布-赛义德的大军大半天,给卓尔们争取到了从甬道逃到船上的时间。”

        “这墙后面就是甬道,另一个入口在下面的礁石下,我们探查过。两个方向我们都试过,哪怕十几个骑士一起用力都没有办法移开这个神像,这个神像是直接在山体上开凿的,也无法移走,作为防御确实不错,毕竟当年阿布-赛义德也没能破开它。”

        “即使如此,这个城邦的卓尔们还是完全灭亡了。”

        “是的,一个叫法蒂玛-沙哈的女人把卓尔们在北非准备的秘密逃亡路线告诉了阿布-赛义德,卓尔们没能逃进沙漠和他们的同胞汇合而是全部被卖到了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奴隶市场。同样就是这个女人,为阿布-赛义德进军西班牙立下了汗马功劳,一直有传言这个女人其实不是人类,而是一个背叛的卓尔精灵,甚至可能是一个主母。”

        “哼,和自己的孙子通奸,这种信仰就算背叛也没有什么可耻的。当然了,她应该皈依上帝,而不是一错再错。”

        “确实如此。世间到处是野蛮和堕落,只有上帝陛下的荣光才能把我们从这样的蒙昧中拯救出来。”

        除了两位红衣大主教之外,还有个穿着亮银色盔甲作伴的人,他一直默默地站在他们身边,直到他们走到一具骷髅面前,他才开口道:“二位尊敬的红衣大主教,还要多久才能完全转化他?”

        这具骷髅被好几条锁链固定住,其中有两根穿过它的眼睛。

        更奇异的是这具骷髅的颜色。

        它头颅的大部分呈现如火焰一般的鲜红,而包括下颚在内的其他部分则呈现深紫色,和希瑞克的徽记一样。

        “比想象中快一些,虽然因为真神经损耗太大,如果直接转换他很可能会再失去两页甚至三页,不过真选教皇在他停留在罗马期间还是有限地使用了真神经。现在上帝的神力已经处于绝对上风,再有一年时间,肯定就有结果了。”贡扎加红衣大主教回到。“他的灵魂确实不完整,这让我们的工作简化了,不过这也许也会稍微损害他的实力。”

        “伊莱亚当总团长、贡扎加红衣大主教,请放心。我一定会日夜诵经,把上帝的力量传导给萨扎斯坦殿下,重启他的灵智,让他能够看到真正的光明………….”

        说到这里,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忽然感到一阵喜悦,来自于更高层次的喜悦。

        “上帝降下了恩典?!”贡扎加红衣大主教朝着岛上教堂的方向鞠躬。“有新的选民诞生了。”

        “赞美上帝。”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也朝着那个方向致礼。“是美莱迪夫人吧?”

        “只能是她。”伊莱亚当总团长没有鞠躬,只是转过了方向,微微前倾身体。“美莱迪夫人在布达之战中立下大功,大概是为了不刺激术士皇族,当时上帝和真选教皇都没有布下任何恩惠,真选教皇这一次大概是把褒奖一起放了吧。”

        “可是,可是。我不是质疑上帝的决断以及美莱迪夫人的功劳。”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虽然努力克制,但是显然还是嫉妒了。“只是这二十年来,上帝已经是第三次降下隆恩了,这会不会太多…….”

        “慎言,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伊莱亚当总团长喝止了他的话。“如果不展示自己的力量,那么多凡夫俗子知道上帝陛下的凡,又如何震慑那些妄图把自己的祖先推上神坛的野心家?如此恩德,吾等更可确信上帝陛下神恩如海,只要虔诚,必能饮恩,但凡一瓢就可让吾辈凡人拔于世。”

        “确实如此,确实如此。”皮克罗米尼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顺着伊莱亚当的话岔开话题。“布达之战也没有让那两个野心家得到教训,这一次还把卡萨诺派到岛上来,哼哼,难道他以为自己骗得过总团长殿下?”

        “哎。”听到卡萨诺的名字,伊莱亚当总团长叹了口气。“我确实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和我一起抗击星月大恶魔的信徒,可惜啊,他心中充满了对上帝的偏见,我本想慢慢感化他,可能没有机会了。”

        “总团长您真是宅心仁厚。”贡扎加红衣大主教转过身来。“不过意大利语组的事情,还请您手下留情。”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伊莱亚当总团长当然不会处死所有的意大利语组骑士。“除了卡萨诺和几个恶之外,其他人都会得到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过我恐怕卡萨诺的同党不仅限于意大利语组,德语组中也可能会一些人要受到牵连。”

        “真选教皇对于德语组的情况并不关心。”皮克罗米尼的话决定了德弗李希骑士的命运,“他只希望这一次的内部清洁以后,医院骑士团能继续忠于上帝,忠于教廷。”

        “那是当然,虽然非常感激皇帝陛下又给了我们一个容身之地,但是我们依然将忠于,也只忠于上帝和教廷。”伊莱亚当总团长对于西班牙感情绝不是感激。“我将在最近的将来,重组骑士团的舰队,西班牙舰队继续呆在马耳他是毫无必要的浪费。”

        这支保卫着马耳他的舰队,实际上也控制着马耳他,这是医院骑士团,特别是其中法语组的成员绝不愿意接受的事。

        贡扎加红衣大主教兴致很高地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等西班牙人的舰队走了,我认为我们应该请真选教皇陛下来一次马耳他岛。这个席文塔姆的神像这么多年依然不腐朽,而且如此难以破坏,其中肯定还有神力,真选教皇带上半个枢机团一起,应该能消化这个神力。”

        “这个问题还要再议一番,真选教皇陛下恐怕不方便这个敏感的时候过来,这一次,皇帝和摄政本来就是吃了一个闷亏,再刺激他们没有必要。”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比较谨慎,他开了个玩笑。“再说这位席文塔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守着这里,我们不用担心有人能突进来,省了不少力气。”

        他的话说到这里,忽然听到一声奇怪的响声。

        “磕嗒。”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哪怕十几个骑士都没能推动的卓尔精灵神像,此时却抬升到了半空中。

        神像后面伸出了一把带着火焰的长剑,此时正向他的咽喉刺来。

  http://www.qingkanshu.cc/0_16/6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