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火焰王子 > 第五十三章 感觉非常好的萨扎斯坦

第五十三章 感觉非常好的萨扎斯坦

        黑暗重新笼罩了甬道。Ω请看Ω书WwΩW∫.∮QingKanShu.cC

        巨大沉重神像落下的时候非常平稳,几乎连灰尘都没有激起。

        神像挡住了伊莱亚当,虽然只剩下最后一点神力,也不是轻易就能击破的,至少暂时被大大削弱的伊莱亚当是不行的。

        “啊哈,我们成功了!”夏洛克不仅出一阵欢呼。“我们居然真的击退了银白骑士?”

        刚刚是席文塔姆?我在那里那么长时间,祂为什么不搭理我?难道祂也是看脸的?”萨扎斯坦先有些疑惑,随后开始夸奖起了吴忻他们:“不错,不错,术士的脸真是不错。”

        “卡萨诺,你干的不错,我就知道你是最忠诚最勇敢的。”

        “夏洛克你这胖走狗,也不错!”

        吴忻则闷得说不出话,大吐特吐了一番后,又喘息了许久才勉强坐稳。

        他现在浑身冰冷,牙齿打颤。

        明明是身处温暖的地中海,但是吴忻感到周围仿佛是北冰洋的海水。

        “即使中了吸能伊莱亚当还是比我强,还好你召唤出了那个卓尔的神灵干扰了他,否则我们都得死。”卡萨诺努力安慰吴忻,然后有些奇怪地看着正在夸奖着众人的萨扎斯坦。

        即使是劫后余生,这也不像是萨扎斯坦会干的事,在卡萨诺的想象中红袍法师这个时候应该是沉稳威严地来一句:‘嗯,干得还行,但还可以更好。’

        夸奖完了众人的萨扎斯坦正在狂欢:“啊哈哈,老子自由了,红袍法师最强大,红袍法师不会亡。”

        “你的状态如何?”卡萨诺小心地问道。

        “我的状态如何?”萨扎斯坦的声音很是疑惑,“当然是一切正常,不,是很好,非常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这个时候,一只蜘蛛爬到了吴忻身上,钻进他的衣服变成了一只圆桶。

        “原来如此,怪不得席文塔姆会帮你,真的还有没坏的守密蜘蛛啊,是皇帝给你的?”看到钻进吴忻怀里,重新变成一个圆桶状态的宝物,萨扎斯坦出了一声疑问。“是哪一代卓尔镇国法师制造的?”

        他的话让卡萨诺微微安心,有些地方生了变化,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确实还在。

        这个守密蜘蛛,也确实是这次援救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从被送到这里囚禁的第一天,萨扎斯坦就一直担心这个神像,实际上那个爆破计划是非常无奈的选择,那种甬道很可能承受不住这种爆炸,把救援小分队给深深埋葬。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只是因为萨扎斯坦的我心已经快要无法坚守,所以才出此下策。

        “不是皇帝给我的,我不知道谁制造的。”他把手里骷髅举起,让他能看到圆桶。

        “那就是摄政殿下给你的?也不是?无论如何我还是领情了,这个胖子确实是他的走狗没错。哦,你不用这样,我能飞。”骷髅一边说,一边从吴忻的手里升了起来想要钻进吴忻的衣服,然而独自飞行了不到几秒钟,他眼中的苍白火焰就开始不稳,然后骷髅就重新掉了下来。

        随后他又尝试升空了一次,不过还是很快就落下来了,萨扎斯坦出抓狂的声音:“该死的,我现在应该是半神巫妖啊,怎么不会飞呢?!”

        “尊敬的萨扎斯坦阁下,不要再尝试了,损耗很大,如此短暂的飞行让您失去了好几颗牙齿。”胖走狗夏洛克一边拖着卡萨诺,一边忠心耿耿地说道。

        “你这该死的家伙,变成巫妖的魔法就是从你们教会那里买的,整整七万五千塔勒。”萨扎斯坦放弃了守密蜘蛛,扑到夏洛克身上,给他来了一个头槌。“你不是告诉我说死了之后几天内,就能在命匣边重生吗?可是我的灵魂怎么有一半会被固定在原来的肉体上?差一点点,我就成了暗日那个二百五的信徒了?!”

        “七万五千塔勒可不仅仅是一个魔法啊,我们卖的是解决方案。没有我们教会的隐修法师来帮助您,您一个人可施展不出转化巫妖的魔法,还有那几种稀罕的施法材料我们不也是成本价优惠给您的。再者,无论如何您确实复活了不是吗?!”作为一个优秀的售后人员,夏洛克当然不会承认己方的产品有问题,他努力解释自己的产品和广告为什么不一样。“虽然和古代罗马帝国的巫妖似乎有点不同,但是确实您复活了啊,成功地成为了巫妖,自从魔法女神陨落,多少年也没有哪个法师能做到这一点了。”

        “一半和命匣合体,一半灵魂留在身体,差点成了暗日的脑残粉,搞了这么个大动静才逃出牢笼,你管这叫成功?!”萨扎斯坦并不领情,显然对夏洛克的售后服务极不满意。“还有别和我说成本价,老子还不知道你们犹太人的所谓成本价是怎么回事?而且命匣难道不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吗,为什么一次就毁了?!这个命匣是我的主人用她儿子的精血给我造的,耗费了这小子十年的寿命,虽然他的命还长,但是现在我的主人不在了,你叫我我到哪里去找下一个命匣?!”

        ‘什么?!’吴忻在心里祈祷这个主人的儿子不是自己,但是考虑到这块宝石和他奇异的共鸣和储存方式,吴忻感到希望实在太小,这八成就是自己的精血了。

        夏洛克真的是没办法,他用非常无奈的口气说道:“我们真的提供了绝对正确的配方,萨扎斯坦殿下,谁能在魔法的问题上欺骗您呢,萨扎斯坦殿下,您已经是这一千年来唯一成功转化的巫妖了,请满足吧。”

        “满足?要是那么容易满足,我根本成不了这一千年来唯一转化成功的巫妖。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萨扎斯坦的话很有道理,他猛扑上去又啃又咬。

        黑暗中,夏洛克不断出嗷嗷的惨叫,然而萨扎斯坦并没有真的下重手。

        “你必须补偿我!峋山隐修会必须补偿我!”折腾了一会,萨扎斯坦似乎平静了一点。“先我要全额退款,其次你们要再赔偿我价值十万塔勒的施法材料!再加上一张九级魔法的卷轴,要我没学过的。”

        吴忻心中一凛,好一个漫天开价,他不得不怀疑萨扎斯坦其实一点也不生气,他的表现不过是谈判策略。

        不过卡萨诺倒是有点犯嘀咕,他记忆里的红袍萨扎斯坦就算是玩弄谈判手段,也不是这样的行事风格…………

        永远冷峻傲慢的红袍镇国,最最伟大的法师萨扎斯坦,希望不要出岔子了……….

        “这么巨大的数字,我根本无权代表隐修会答应。”和吴忻预想的一样,夏洛克果然没有一口回绝。“不过如果殿下您把成为巫妖中获得的经验分享给我,并且和我们教会的一些记录进行核对,适当的补偿也不是不能商量的。我用智慧之册上的神徽作保一定会给出合理的价格。”

        “我当然没有理由不相信万物终结之主。”萨扎斯坦显然还是信得过夏洛克的,这说明他确实只是在讨价还价,他其实完全明白为什么巫妖转化如此艰难。“不过价格上,你必须拿出诚意来!”

        随后萨扎斯坦从夏洛克的肩膀上跳回到了吴忻的身上,它虽然不会飞,但在短距离内蹦跶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不要浪费你的药水了,他死不了,至少暂时死不了。”萨扎斯坦看到吴忻要给卡萨诺喂治疗药水,表示没有必要。“伊莱亚当实力受损,那几下对他这样半步护国的存在并不是大伤,他的问题是肺和呼吸道。”

        虽然他这么说,吴忻还是坚持把一瓶“治疗轻伤”都给卡萨诺倒了下去。

        卡萨诺也知道自己没受致命伤,但还是接受了吴忻的好意:“接下来还有战斗呢,你没听到沙滩上,那些要让我们给交代的家伙?”

        他们已经接近出口,能够听到那些在沙滩上大喊着要严惩瘟疫之母信徒,处死所有意大利语组成员的怒吼。

        他们叫嚣着意大利人勾结瘟疫之母的这件事,必须有一个交代。

        “等会我继续截住伊莱亚当。”卡萨诺以为伊莱亚当很快会追下来,以他的实力跳下高塔也未必不可能。“如果我死了,就拜托你以后在维也纳照顾一下切萨雷,给他找一点能激血脉力量的东西,他现在姓西博了…………..”

        “切萨雷-西博?有你这么取名字的吗?”萨扎斯坦的声音中突然带了一点难以掩饰的复杂情绪。“他现在不能回维也纳。”

        吴忻的心理有点不舒服,继承那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财产对他来说不重要,但是不让那些坑害自己的人继承财产却很重要。

        只是暂时他确实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不过实力会有的,吴忻确信。

        “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在马耳他岛上也混不下去了吧。”卡萨诺觉得情况依然很不好,“岛上人民把我们当过街老鼠,而如果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向人民说清楚,那就不是我们混不下去,整个骑士团都要混不下去了吧,皇帝不会希望看到这个局面的。”

        卡萨诺非常信任萨扎斯坦,但是他现在有点不自信了,巫妖的精神状态让他感到似曾相识。

        好在萨扎斯坦确实没有让人失望:“放心好了,皇帝和摄政吵架归吵架,但是论阴谋诡计,他们也不会输给谁。切萨雷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暂时确实还不能收回他应得的财产,但巴掌大的马耳他岛怎么配得上一个王子?”

        ……………….

        沙滩上人群密密麻麻,愤怒的群众和法语组的成员都在高呼各种赞美词。

        “你始造,你终判。”

        “你是过去,也是未来。”

        “赞美你,我唯一的主,我的在天之父………………..”

        沙滩不远处,西班牙语组的成员也聚集了起来,他们也在赞美希瑞克。

        虽然其中不少人对情况很是怀疑和犹豫,但是主导了再征服运动的希瑞克在西班牙根基深厚,拥有极大的支持,在公开场合,西班牙人不可能不支持希瑞克。

        不过空气中弥漫的可不止虔诚,更多的人在大声诅咒、呼喊着要处死异端。

        美莱迪闭着眼睛,周围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和叫嚣全部消失不见,她又一次见到了儿子。

        眼睛还没有睁开,只会嗷嗷哭泣的小肉团正在寻找她的乳-房。

        还不会跑,只会爬的凯文特在墙上撞出了一个大包。

        长到她膝盖那么高的凯文特正在抱着她欢笑。

        他第一次拔剑。

        他第一次恋爱。

        他第一次战斗。

        属于他们母子的每一分、每一秒,美莱迪都记得如此清晰,如此痛彻心扉。

        “他们出来了!异端出来了!”

        吴忻他们刚刚从水面里露出一个头,愤怒的民众和法语组成员就现了他们。

        美莱迪握紧了袖子里的短剑,感受着希瑞克刚刚赐给她的力量。

        她自信就算是全盛状态的卡萨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她现在比伊莱亚当总团长也不差多少了。

        更不要说现在被拖出来的卡萨诺看上去只有半条命,虽然伊莱亚当没有把事情办好,但是也没有完全不出力。

        而那个小术士和胖子商人,美莱迪自信一只手也能捏死他们。

        不过他们为什么要突袭总团长所在呢。

        美莱迪抬头一看,正看到伊莱亚当从阳台上探出头了,很显然,总团长并没有出事。

        那一个是贡扎加红衣大主教。

        然而还有个皮克罗米尼红衣大主教都没看到,确实出事了?

        伊莱亚当在微微摇头?

        ‘废物。’

        美莱迪在心中骂了一声,

        成为了希瑞克的选民后,她和神明的关系有了质变,不仅实力一举越过了护国,而且能够感受到附近一个红衣大主教的死亡。

        不过这不重要,美莱迪很快就不去想事情的原因了,她只考虑力量对比。

        西班牙语组实力本来就略逊一筹,现在又失去了先机,肯定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控制一切了。

        虽然如此,她还是让法语组的部队保持戒备,监视西班牙人,对付吴忻他们,她自己就足够了。

        当然暴民们也能挥一点作用,美莱迪还是希望能在混乱中杀死吴忻他们。

        “就是他,这就是夏洛克。”

        “杀了他,杀了这个想用粪便污染我们粮食的恶魔。”

        愤怒的人群纷纷淌着海水,向吴忻他们逼了过去,卡萨诺奋力拿起了长剑似乎要徒劳地抵抗。

        与此同时,西班牙语组却有了反应,几个西班牙骑士指挥着部下对法语组展开了战斗队形。

        “哼,找死?”

        丧子之痛而失去理智的凯文特总检察官不管不顾地就拔出了武器。

  http://www.qingkanshu.cc/0_16/6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