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火焰王子 > 第六十四章 喷吐和肉勾
    骆驼的耐力胜过马匹不止一筹,其实最高度也差不太多。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因此最终阿明的马队只能看着吴忻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

    “就差那么一点!该死的!”说话的是一个丝绸裹头的骑马男子,他的相貌非常奇特,眼小嘴大,头颅也是上小下大,下巴几乎有头顶的两倍宽。

    一边嘶吼,一边就有口水落到地上。

    ‘不要,不要………..’埋在沙子里的萨扎斯坦刚刚从沙子里钻出来,就被一口恶心的口水沾上了,‘口水!口水!口水!’

    明明毫无威力的液体,却让萨扎斯坦觉得自己头痛得要裂开了,当然他也不会头痛……….

    ‘这恶心的半食人魔,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付出代价,付出代价。’萨扎斯坦刚刚改变地下水道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除了下巴再次消失,头颅上也有裂纹了,他说得轻松只是不愿意让吴忻担心罢了。‘这个小子实力倒是不错,达到了精锐级别,可以帮我糊一糊脑袋。’

    哪怕是刚刚越过精锐门槛的存在也已经是中小势力的一线人物了,就算是在西班牙和奥斯曼帝国这样的顶级势力,除了少数极为抗拒战场、也没有什么制药和炼金能力的法师,精锐级别的战力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是萨扎斯坦哪怕现在情况恶劣到了极点,也是怡然不惧,只把他们当成大餐。

    半食人魔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他看着已经满身大汗的坐骑,恨恨地拉起坐在自己身后一个卓尔精灵:“说,你们的部落到底在哪里?”

    “应该就在这里的啊,我也不知道…………..”这个女性卓尔精灵好不容易跟着部落法师一起逃出了吴忻他们的攻击,但是不到半天,就又落入了敌人的攻击。

    带着他们的法师本以为是援兵,一度还有劫后余生的欢畅,可是敌人在问明了吴忻他们的行踪后立刻翻脸。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带着他们逃跑的法师被乱刀砍死,他们本来就是部族中的老弱,因此只能投降。

    那些游牧民立刻就杀死了大部分俘虏,而且他们还把尸体一起带着,似乎是要充作军粮。

    好在她以人类的眼光来说,充满了异域风情,因此和几个同样貌美的女性卓尔一起被带着一起南下。

    “你这小-婊-子,分明是罗丝那个大-婊-子的信徒,想要玩弄你优素福大爷?”他一边说,一边提起了女卓尔的脑袋。

    “不,不,不,我也是信仰星月之主的,不,不,啊!!!!!!!!!!!!!”卓尔精灵露出恐惧极点的眼神,这眼神让优素福兴奋到了极点,他直接贴在卓尔精灵的脸上,大嘴张开一口咬下了她的眼睛!

    “啊!!!!!”

    美貌和哀求都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女卓尔的惨叫戛然而止,半食人魔一口咬碎了她的面颊。

    她的眼珠还能看见一根粗大带刺的舌头正在钻过来。

    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粗糙的手掌覆盖住她的脑壳,然后食指轻轻一敲,卓尔的头骨就犹如核桃一探被砸碎,结束了她的痛苦。

    一根几乎有人类手臂粗的舌头一下子钻进了头盖骨,轻轻一勾,就把头颅里的东西全部带进了一只比优素福的大嘴更大一倍的大洞中。

    牙齿让开,只用舌头搅拌搅拌,但是并没有急着吞咽,犹如长蛇在洞穴中穿梭。

    品味了许久,舌头才依依不舍地让开,让脑子慢慢滑进了大洞深处。

    “呼………”

    舌头掠过牙齿,把上面残存的脑渣抹掉,然后大洞深处传来一阵可怕的恶臭和一声意犹未尽的饱嗝。∮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然后那只巨大粗糙的手掌抬起,狠狠地给了优素福一个头塌:“你这废物养的,你就不能用叉子先把眼睛挑出来吃?这么嫩滑的脑子,你害得我只能吃冷的。”

    “对不起,对不起,帕帕,我太饿了。”优素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凶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她的眼睛看上去太神秘了,我怕它会突然飞走。”

    “他就是个脑残,朽烂的木头,朽烂的木头。”另一个和他长得差不多的骑士笑嘻嘻地骂他。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对父亲要尊重,对弟弟要谦让。吃饭的时候我不动筷子,你们也不许动,好东西要和弟弟一起分享,这么多年了,就是一条狗也懂得道理了。”饮脑者阿明说着把女卓尔剩下的部分丢给那个帮腔的骑手,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吃了。“你看看你弟弟啊,多懂礼法,多讲文明,而且吃饭从来都干干净净,不像你,老是弄丢一只眼睛。”

    嗜心者阿布-阿明扑到地上,掏出卓尔的心脏,努力忍受着父亲奇怪的教条。

    还在和往常一样,心脏的嚼劲和血液的苦腥能够安慰他躁动的心灵。

    他一边咀嚼,一边思考这个该死的任务什么时候会结束。

    他也是第一次深入撒哈拉这么深的地方,他过去活动的地区虽然也是沙漠环境,但是尼罗河边的地方和这里比起来真是天堂。

    他只想快点去突尼斯参与内战,吃好多好吃的心脏,实在不想掺和这个倒霉的任务。

    他一边想着那些有力的心脏,一边享受着口中的心脏,没有注意到一个红色的骷髅一点点从他的脚下的沙子里鲁了出来。

    “帕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头啊,再往南就要进入燃烧海了,我们距离突尼斯越来越远了。”说话的是不值得雕刻的木头优素福。

    “你们,把一半俘虏杀掉,然后把血都挤出来,再杀一只骆驼。”他的父亲对着部下下令,他的部下基本都有食人魔血统,在俘虏的哀号中,又给了儿子一个头塌。“许蕾姆苏丹有令,难道我们敢不来。而且她给的好处真是不得了,她保证会让我们父子在突尼斯苏丹国得一个大城,有了地盘我们就不用当猎人,而可以当农夫了。”

    “农夫有什么好?”优素福完全没有理解父亲的比喻。

    “是啊,做猎人最好了,当什么农夫?”

    “不要当农夫,农夫没肉吃。”

    其他部下也纷纷反对。

    虽然很怕自己的领,但是听到要当农夫,他们还是忍不住了。

    “哎。”阿明叹了一口气,拥有族人罕见的智慧让他有点孤独。“不说这个了,你要知道,虽然你爹我十几年前就是奥斯曼帝国的人了,但毕竟是后来投靠的,现在我们也不是关键的内应了,以后要混的好,必须抱紧一条大腿。”

    说到这里,他忽然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跪在了地上,朝着东北方向不断叩头:“哈里赎罪,哈里赎罪,许蕾姆苏丹的大腿是你的,我绝不敢妄想,绝不敢妄想。”

    他一边神经质地忏悔,一边现自己爱吃心脏的好孩子似乎有点问题。

    阿明突然心中一阵危机袭来,他原地翻滚,然后大喊一声:“星月至大!”

    伴随着圣言,一阵污秽的暗流从他口中喷涌而出,一下子吹散了他儿子已经失去了灵魂的肉体。

    阿明早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横行天下几十年的镇国法师,所以他直接使用了全力一击,他喷出的是在他的胃袋中酝酿了漫长时光的邪秽,即使它吃了那么多脑子,也用不了几次。

    萨扎斯坦虽然早有准备,立刻往沙下钻去,但是那邪秽之物并没有被沙子挡住,直接穿过了数米深度包裹住了萨扎斯坦。

    和一般食人魔能喷出的污物完全不同,饮脑者阿明喷出的东西是用无数大脑凝聚出来的,并非针对肉体的毒物,而是专门针对精神的侵染。

    正是这一招,让许蕾姆苏丹决定让他来对付已经成为了巫妖的萨扎斯坦,还派出特使,赐下了专门强化这种能力的宝物,此时正在阿明的胃中。

    萨扎斯坦一生中杀戮无数,国仇私恨都有,大部分的仇恨早已经被他和敌人一起埋葬,然而被这邪秽引动,这些因为各种原因死在他手上的人,似乎都在一起诅咒着他。

    即使是萨扎斯坦这样的人物,也想要不顾一切地使用最强魔法,把这声音统统灭掉。

    但是萨扎斯坦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顶着让他也神志迷乱的窃窃私语,继续往下钻。

    阿明虽然知道自己的一击威力极大,但是萨扎斯坦能够逃掉也不是什么意外。

    他从没想过一击就能杀死名动天下数十年的红袍法师萨扎斯坦。

    他的第二击随后跟出,他的披风下钻出一根长长的肉钩子,朝着沙子里的萨扎斯坦勾去。

    如果是人类之躯来面对这一招,萨扎斯坦也要紧张一下,但是如今的萨扎斯坦并不怕这招

    他相当轻松地躲了过去,在沙子的掩护下加离开。

    “**迈拉,你带十个精干和优素福一起南下,我给你二十匹马,二十只骆驼,不必考虑损耗,务必生擒那个术士皇族的旁支术士。”

    “其他人和我一起追击萨扎斯坦,杀了他,我就镇国有望,到那时,人肉就像那田里的麦穗一般,让你们吃到不想吃。”

    阿明的布置滴水不漏,最大限度地考虑了补给和实力分配的情况,而且最后还鼓舞了士气。

    作为一个半食人魔,能在人类占据支配位置的世界里混的风生水起,岂能没有几分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