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一章:弦断 春天里
    “我猜今天那个乞丐肯定又那儿等你!”

    中午下班时,风铃脱下护士帽背起她新买的红色包包,颇有深意地瞟了一眼旁边同样正在收拾着准备下班的闺蜜青翼。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人家是街头艺人,别说得那么难听,何况人家是在那卖唱谋生也不是在等我!”

    明知闺蜜风铃只是开玩笑,青翼的脸色还是有了一些变化。

    “真功夫、过桥米线还是木桶饭?”

    看到青翼的脸色微红,二人并肩走出医院的门口时风铃转换了一个话题。

    雅心医院是一家小小的私立医院,从医院门口往东二百米左右有一条横街地道,穿过地道对面就是宏达商业区,女生喜欢的“真功夫”“过桥米线”“肯德基”等几家餐厅都在对面,医院不包吃住,每天中午二人都到对面吃快餐。

    “你决定吧,我随便都行!”青翼心不在焉地回答!

    人还未到地道口,她又听到地道里传出了熟悉的旋律,她的心思被那歌声牵动,下意识地她又翻开了钱包。

    “每回都打赏,不知你是同情心泛滥还是看上了人家那张脸了,但怎么说也是个跛子,光脸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看到青翼翻动钱包,风铃完全不能理解。

    “这是最后一次!”

    青翼喃喃自语,她不是在回答风铃,还是在跟自己说话!

    自从五天前那个人出现在这个地道中卖唱时,她的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本身不是卫校生,还是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的艺术高才生,虽然毕业后没有从事专业相关工作,但以前的底子都在。

    去年她还报名参加了的蒙果台的“快乐潮歌赛”,但最后因为抗拒一些不为人知的潜规则,在海选的第二轮就被节目组淘汰了!

    此时正在这地道中卖唱的那位“街头艺人”,就是去年呼声最高的夺冠热门原创歌手云图,她曾倾慕过的同校学长。

    可惜的是云图最终没能夺冠成为明星,在即将冲刺总决赛的最后阶段,警方从他的住处现了毒品,入狱半年后再出来,云图的左腿也给人弄废了,走路一瘸一瘸的,最终沦落街头。

    ……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

    在狭长横街遂道,云图弹着一把破木吉他,一曲汪峰的《春天里》用他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出来,与旭日阳刚唱出的正能量励志情怀完全不同,只透出一种让人心酸的颓废与忧伤……

    “这歌的情感好特别,嗓音的辨识度也很高!”

    “身残志坚,这歌虽与原唱不同与旭日阳刚也不同,但到了另一种高度了!”

    “可惜是个瘸子!”

    “瘸子怎么了,华夏好声音残疾人也能上,这哥们收拾收拾还是挺帅的,参加好声音可能会火!”

    周围的人一边听歌一边纷纷议论,很明显头蓬乱胡子拉渣的云图,并没有被任何人认出他就是去年时尚潮歌赛的夺冠热门。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虽然没被人认出云图是专业歌手,但歌到动情处,五角、一元的硬币也时不时地从围观的人群中丢到云图面前的小纸箱里。

    自顾自地边弹边唱,并不向打赏的观众行礼,云图双眼一片空洞茫然,仿佛完全融入了自己营造的音乐境界之中,早已浑然忘我。

    “凝视著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

    副歌起时,他的身体猛然一颤,吉他上左手按错一个和弦,右手拇指一拔用力过猛,最细的那条高音钢丝“铮”地一声绷断,歌声嘎然而止!

    突然的意外云图始料不及,整个人怔在那里,空洞的双眼中闪出一种永远也不会有人理解的神色!

    为什么我还没死?

    为什么眼前不是尸山血海,来自地狱的魔将血臣不是一刀将我拦腰斩成两段了吗?

    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哪?

    无数的问题一下子从云图的脑海涌出来,却没有答案。

    ……

    “奶奶的,弹一把破吉他就能收这么多钱,连码头都不拜就敢开堂口卖唱,给我打!”

    手臂纹着狼头的“金毛”带着头颜色各异的“黄毛”、“红毛”、“杂毛”等几个马仔从地道口出现,凶神恶煞一样向云图冲了过去。∮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周围听歌的基本上都是中午下班的工薪族,一看到情形不对,马上四散离开,偶有几个大胆一些听众的也只能远远地站在地道两端回看。

    “呼”地一声,一条钢管砸在还在愣的云图的额头上!

    皮肉开裂,殷红的鲜血涌出沿着脸颊往下流,但此时的云图仍然没有从深重的迷茫中清醒过来,还傻傻地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不知道还手,仍至连一个抱头格挡动作都没有,就那样任由几根钢管不断雨点一般往身上砸。

    “算你识趣,兄弟们,收钱走人!”

    看到云图一连挨了十来下都没敢还手,“金毛”似乎比较满意,示意手下不要再打人,然后他亲自上阵,一脚把云图面前的小纸箱踢翻。

    一下子,硬币叮叮当当地散落,纸币漫天飞舞……

    这是哪,宏达商业区的横街地道吗?

    难道我重生了,又回到了末世之前?

    看着眼前纸币漫天飞舞的熟悉情景,云图的身子再次一颤,记忆一下子如潮水般地回来了!

    还是不对啊!

    末世前的最后一天,对方不是还砸了我的吉他吗?

    看着几个混混从地上捡起一些面额较大的钞票扬长而去,再看看还抱在手里的吉他,云图敏感地现了这一幕场景与上辈子的细微不同。

    正在他迟疑之际,走到地道口的那个金毛哥突然转过头来,对他的那帮杂毛小弟命令道:“去把那吉他给砸了!”

    听到金毛的命令,三个杂毛小弟再度提着钢管向着云图走了回来。

    ……

    这就对了!

    细节略有出入,但故事大体如出一辙!

    云图笑了,流着鲜血的脸上,笑容很诡异!

    他确定自己已经重生,只是因为上次杂毛们一出手他就拼命反抗,所以对方是先把他打爬下再砸了他的吉他之后才抢走他的钱,这一次他意外地没有任何反抗,自然对方的具体行动上也与上次有些许区别。

    ……

    拳语有云:一不打太阳为!

    拳无意,意无心!云图把背在怀里的吉他推到右边,侧身躲过迎面砸来的第一条钢管,左手一记勾拳快如闪电正中黄毛的太阳穴,第一个冲过来的黄毛应声倒地。

    见到原来木头一样的云图竟然敢反抗,紧随其后冲上来的红毛与杂毛的双棍同时朝云图砸下。

    拳语有云:二不打正中喉头!

    斜角化力,就近取直线!

    把右边的吉他再一推挂到背后,云图双手向上斜插,以一个斜度化开对方两根钢管下砸之力,然后欺身上前一步,双手再次如闪电般一伸一缩,同时化掌为鹤顶拳,双双击在对方颌下喉头。

    虽然现在的他瘸了一条腿,身体素质也差得一塌糊涂,但在末世历练过尸山血海无数杀戮之后,重生而来他心志坚如磐石,战斗的技巧相较这些街头不入流的混混更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

    两招就放到了三个对手,并且都是一招致胜,让对方瞬间失去战斗力,为的狼头哥冲到距云图还有十步之遥时他刹住了脚,从云图耀如流星的双眼中他感觉到了一种让人后背凉的煞气。

    “算你狠,你等着!”

    丢下一句狠话,狼头哥扶着他的几个手下杂毛落荒而逃。

    看着那群混混远去身影,云图没有进一步追击,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重生一世,他不是为了教训这些小混混而来的。

    接下来会生什么?

    云图眼中的寒光收敛,再次陷入回忆!

    往事一幕一幕重现!

    前世他被这群杂毛打伤后,有二个美女护士会从这里经过!

    对了那个大眼睛的美女好像叫青翼,每次经过这里都会打赏他二十块钱,另一个圆脸微胖的女子叫什么名字他已记不太清,只记得她每一次说话都很大声,是标准的女汉子性格,俩人每次都是一同出现,都穿护士装应当是同事。

    想着这里,云图再次睁开眼睛看向地道另一端,果然记忆中的两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女生正一脸惊恐地站在那里,很明显她们目睹了刚才他与那群杂毛争斗的全过程。

    地道里卖唱说得好听叫街头艺人,说得不好听就是乞丐,这一点云图非常清楚,正常情况下十元以上的打赏是很难遇到了,所以每次经过都打赏二十块的女生青翼在云图心中打上了很深的烙印。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额头上的鲜血流入了眼角,收回目光云图抬起手臂用牛仔上衣的袖子冷漠地擦过伤口,粗糙的牛仔布从额头的伤口重重擦过说不痛是假的,但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经历过无数杀戮的云图来说早就免疫了。

    “真傻,那么能打开始为什么不还手!”

    一包纸巾塞进他的手里,云图心中一愣,美女青翼已掩面跑出老远。

    “对面就是雅心医院,中午有医生值班,赶快过去包扎一下吧!”

    另外那个圆脸微胖的护士紧接着从他身边走过,并用一个他看不懂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云图不明白!

    此情此景与前世应当也有一些出入,但有一个核心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青翼哭了!

    为什么她会为他哭泣?这个问题他上辈子没有想明白,重生再来,他还是不明白。

    云图根本不知道这个叫青翼女生是他的同校学妹,因为在校时他高她一届,并且当时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友,所以并没有特别关注低他一届的女生,就算在校园中偶有遇过,他也不记得了。

    另外,他也不知道青翼去年参加过蒙果台的时尚潮歌赛,他们当时不在同一赛区报名,再加上对方在海选第二轮就淘汰了,根本没有机会在电视上露脸,所以他并不认识青翼。

    青翼的这个名字,还是前几天她来这听他唱歌时,听她那女汉子同事这样叫她才知道的。

    用手上带着香味的纸巾仔细擦干净脸上的血渍,云图一边回忆,一边用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在心中粗略计算了一下,最多一小时以后当他从雅心医院包扎伤口经过地道,青翼与她那同事刚好吃完中饭从对面回来,他们还会再一次在这地道相遇。

    然后呢?

    然后……

    云图那坚如磐石的心轻轻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