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暗夜王者 > 第二章:血雨 一把伞

第二章:血雨 一把伞

        接下来即将生的不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还是一场改变世界的腥风血雨!

        为什么万里晴空突然会降落血雨,前世无数天文气象学家费尽了脑细胞都最终没有研究出结果,直到末世之后很多年,人类基地的强者带队第一次攻破了由大魔将镇守的黑河谷绝地,现了一节上界殒落的长达千丈的手指骨——

        “魔殒,三日雨!”

        这场末日游戏降临的因果缘由才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从漫长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再看了一眼背在身上的吉他,云图快松开了一个调音钮,弦断的位置靠近下方的固定端,把调音旋钮上多余的几十厘米拉过来一些,重新固定好再校准音阶,吉他就修好了。

        再过不到一小时,三日血雨中的排头兵,第一场血雨就会突然降落,云图知道这场雨就是末世与和平时代的分界线!

        就算重生了一回,末世的降临云图也无法阻止分毫,甚至他都无法肯定自己能比上辈子活得更久,在末世一切以实力为尊,运气也同样重要。

        “就让我用一把伞还了末世之前的这段恩情吧!”

        心意已决,云图站起身来,连散落地上的硬币都没捡,一瘸一瘸快离开了地道!

        ……

        “对不起!你以前也没跟我说过他是你学长,以后我再也不说他是乞丐!不过话又说话回来,他都成那样子了,又在警方留下了污点,歌唱得再好,歌星这条路对他来说也已经断了,一会如果再看到他,你可以挑明身份给他提个醒,这样才算真正在帮他!”

        在蒙自源米粉店,听青翼讲完云图的前尘往事,风铃大咧咧地递给泪眼婆娑的青翼一张纸巾,有点不意思地向她道歉,并给她出了一个主意!

        “我早已不再仰慕他,只是不希望看他一直那样落魄……”青翼把泪痕擦干,然后低头吃面。∮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吃完面从蒙自源面店里出来,她抬头望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天空看上去没有云层却成一片诡异的暗红色,与她刚从医院出来时完全不同。

        “风铃,这天空的颜色好怪异,以前你有见过这样暗红色的天空吗?”

        “心理作用,你这是伤心过头了,快点走吧,刘姐还没吃了,这打包的米粉都凉了!”

        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风铃也觉得有些不正常,不过她不是那种伤春悲秋的性格,所以毫不在意。

        听风铃这样一说,青翼也加快了脚步,再经过地道时,青翼又看到了云图,他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断了弦的吉他已修好,云图没有开腔唱歌,只是静静地在弹一曲子。

        青翼不知道这曲子的名字,只听得出曲风与云图以前的另一原创单曲有点相似,都带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应当也是他的原创。

        他额上的伤口虽然不再流血,但并没有包扎,伤口周围擦拭得很干净,可以直接看到裂开的皮肉。

        “怎么他还在这里,还不去包扎伤口?难不成他在等自己?”

        青翼虽然这样想,但她知道这个可能性其实并不大,因为云图从来没有认出她是他的学妹,就算沦落街头卖唱,他也从不开口讨赏,甚至以往她每次打赏二十块,也没听他说过一个谢字。∮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周围没有其他人,今天他也没有开口唱歌,她不好意思主动靠近,强行控制内心的疑问,硬着心肠假装没有看到的路人一样从旁边走过。

        “这把伞送给你,保重!”

        见青翼假装没看到他,云图主动站起来,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将一把特大号的红色雨伞强行塞到她手里。

        “送伞,这大晴天的送雨伞,你脑子被刚才那群杂毛打傻了吧,别以为美女同情你一下,就真以为人家看上你了,你也不撒泡尿照一下自己现在是副啥样!”

        云图突然的举动让青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性格泼辣的风铃看到这一切,连忙上前一把将青翼手上雨伞打落地上,并毫不客气地说道云图一顿。

        “一会出地道口前先把雨伞打开,这场雨千万淋不得,保重!”

        云图捡起被风铃打落地上的雨伞再次放到青翼手上,他没有理会一旁泼辣的风铃,知道她只是在关心她的朋友,所以根本没有生她的气,说完了要说的话,云图自己撑开了放在旁边另外一把雨伞,头也不回地向地道的另一端走去。

        “脚跛了还有得救,但脑子坏了就没得救了,看到了他的本性了吧,得寸进尺了是不!”

        风铃故意把音量提高就是要让已经转身离去的云图能听到,泄完心中的不满她拉着青翼也转身就走。

        ……

        “真下雨了!”

        这雨来得急,来得陡,就一条一百米的地道,二人下地道前天色还好好的,再走到地道另一端,雨势已铺天盖地。

        站到地道口,刚才还泼辣凶恶的风铃怔住了,嘴巴张得老大再也收不回来。

        “什么鬼天气,这雨也来得太快了吧!”

        地道口原来冒雨冲出去的几个男子又退了回来,嘴里还不停埋怨,这附近一百米内没有躲雨的建筑物,这么大的雨强行冲锋,一分钟就能把人淋成落汤鸡。

        “你怎么满脸是血!”

        “啊!你也一样!”

        “……”

        “这雨怎么带红色,不对啊,这雨水中怎么还有一种血腥味!”

        一个退回地道的男子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再度讶异。

        看着地道口那雨帘的颜色越来越红,四周弥漫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地道里的躲雨的人们纷纷议论起来,然后就开始有人打电话告诉家人与朋友,他们遇上了怪事了。

        很快,他们得到的回应,很明显红雨可不止在他们这个区域,似乎整个城市到处都一样。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地道里有灯光还好一些,外面的世界明明是白天,却因为这场奇怪的血雨变得无比阴沉,似乎黑夜已提前来临。

        随着时间的进行,地道中的人越聚越多,有人点开了微博,有人点开了微信。

        全城、全国、全世界,铺天盖地的信息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都是关于这场雨。

        虽然有雨伞在手上,但这雨实在有点大又有点怪异,青翼与风铃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出地道。

        看到眼前的情形,再听到周围的议论,青翼与风铃相对愕然:“这场雨来得这么突然,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云图又是怎么提前知道的?”

        如果刚才不是被云图送雨伞阻止了她俩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这时她们二人应当正好走出了地道就被这场莫名其妙的血雨淋成了落汤鸡。

        “打个米粉要这么久吗,肚子都饿扁了!”等了十几分钟,雨势刚小了一点点,刘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青翼与风铃对眼一笑,撑开了雨伞,虽然这场夹杂着血腥味的红雨有些怪异,但也不能因此就一直缩在这地道里让同事刘姐一直饿肚子。

        雨伞够大,是酒店在下雨天到门口接送宾客用的最大号的那种,罩住二人足足有余!

        就在二人撑开雨伞正要迈开脚步步入雨帘之时,伞骨上一张纸条像落叶一般飘落下来。

        “我猜得不错吧,那只癞蛤蟆果然想打你主意!”风铃一边笑说,一边伸手去抢。

        这一次,一向动作稍慢的青翼快她一步把纸条捡起来并飞塞进自己的小坤包。

        ……

        ……

        新书拜山,求花求点求推荐!

  http://www.qingkanshu.cc/0_20/7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