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三章:玫瑰病毒
    “玫瑰病毒,潜伏期o至7天,病后患者脸上会长出状如玫瑰花瓣的红斑而得其名,持续高烧42度以上,半数以上的病人会在4至24小时内死亡。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能挺过这段高烧不死,等脸上红斑变成黑斑时就会从嘴里长出獠牙,变异成噬血僵尸!

    没有变异成僵尸的病人死后几小时内撬开它的嘴巴,都有机会得到一种像糖豆一样的玫红色珠子。

    收集五颗以上这种珠子一次性吞下你就能获得一种神秘的力量,在这场灾难中身为医护人员你们会比普通人更加危险,但同时也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祝你好运!”

    回到雅心医院后趁风铃离开忙别的事时,青翼悄悄地从包里翻出云图留给他的纸条,却看到了上面这样一段没有任何由来的胡言乱语。

    什么意思?

    仅仅是一个恶作剧吗?

    难道他已认出了自己是他的学妹故意同自己开一个玩笑,青翼正满心狐疑之时,工作台上的电话响了,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护士长刘姐的破喇叭一样的声音。

    “姑娘们,楼下有十几例烧病人,别呆着,李医生与杨医生那边忙不过来,赶快下去帮忙!”

    雅心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连老板刘大医生一起只有十个医生,加上护士、药品管人员、清洁工与保安,白、晚两班总在一起都不足三十人,医生们都身兼几个科室,护士们基本没有什么分工,哪里忙就往哪里赶。

    挂掉刘姐的电话,青翼把那张莫名其妙的纸条收起来快步跑到楼下。

    ……

    “怎么突然一下就烧了,你看脸上都长斑了!”

    “先帮我老婆看看,都烧得不行了!”

    “先帮我儿子看看!”

    ……

    青翼不是医生,只是一个实习护士,医生看病需要一个一个的排队,还没排队的病人,她先每人放一支体温计先把体温测出来,这样可以节省主治医生诊断的时间。

    42.5度

    43.6度,

    39.8度

    44.1度

    ……

    体温计都坏了吗?

    当一支支温度计收回,一边记录数值,青翼心中在颤,甚至有些怀疑体温计是不是一下子全部坏了,平时一个月都碰不到一两个这么高烧的病人,现在一下子就冒出十几个来。

    烧科在所有医院都是属于急症,一个不好就会出人命,私立医院最怕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烧的,何况又是所有人突然出现同一种状况。

    事突然,一向生意冷清的雅心医院给突如其来的十几例烧急症搞得整个医院都有点乱套了。

    刚刚把第一批病人分了床位挂上点滴,外面又来不断地有家属们扶着新的病人进来。

    这样子不行啊,根本弄不清状况,一个小时内接到几十例相同病人后,主治医生终于顶不住了,直接打电话给院长刘医生。

    “每人打一支普通退烧针,然后劝他们马上转院!”

    十几分钟后,刘院长匆匆从家里赶过来,在每个病床前转了一圈后很快做出了决定,并紧接着就给卫生局打电话报备。

    他即是医生,又是这医院的大股东,要换在平时医院的生意突然好起来他自然是巴不得,但今天这样的突情况,他有钱也不敢赚,直觉告诉他这会是一场铺天盖地的大疫情。

    “要转院也得先退了烧才走吧!听说人民医院那边也是人多为患,病人都排起了长龙了!”

    “这么多病人,你们开医院的不能就这样把病人往外赶啊!”

    四十二度以上的高温下,病人们早就神志不清,但通迅时代信息传播得非常快,一些病人的家属早已知道了这场突如其来的血雨引的烧病人太多,光公立医院根本住不下,能在私立医院赖上号的哪里肯走。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医院就这么大,床位就十几个,医生只有几名,大家围在这里也没有用啊,何况这是新疫情,有没有传染性卫生局那边还没有定性,留在雅心医院万一耽搁了治疗我们也负责不起!”

    刘院长一边苦口婆心的相劝,然后再施眼色给给医院唯一的保安人员,这样几人一起连推带拉,总算把一些还没有排上床位的病人全部劝走了。

    在青翼的印象里,她在这医院工作了小半年,医院的病床大都是空着的,唯有今天一下子赶走了几十位病人之后医院的床位仍然全满。

    一向还算轻松的工作突然忙碌起来,青翼也就把那纸条的事儿忘到脑后,但随着时间的进行,她在第三轮巡床给病人量体温后,又不得不郑重地把那张纸条拿出来重新看了一遍,因为她现了病人脸上红斑的形状越来越像玫瑰花瓣了。

    “玫瑰病毒,因红斑状如玫瑰花瓣而得其名……”

    连卫生局都没有定性的疫情,云图一个流浪歌手是怎么知道的,按纸上的说法,这些病人一半以上很快会死亡,其它不死的则会变成更加恐怖的僵尸,这也太吓人了吧!

    再看了一遍纸条,心地善良的女生已神不守舍,私立医院一般不接大病患者,在医院工作了六个月,她还没见过死人,现在她急需找人给她壮胆。

    “姐姐都忙晕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看情书,真被那小子勾了魂了!”风铃看到青翼一个人躲在护士台后面翻看坤包中的纸条颇为生气!

    “风铃姐,你来帮我看看!”

    这一次,青翼没再藏私,还是直接把纸条递给了风铃。

    “这都忙晕了,谁有空管你家的闲事了!”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喜欢偷窥别人的秘密是女人的天性,风铃还是接过了纸条。

    “这小子不会是故弄玄虚吧!说得挺吓人的……”等她把纸条上的内容看完再完全反应过来,脸色也凝重起来。

    “问题的关键是他怎么知道今天医院会有来这么多烧病人,并且脸上会长斑,要不要把纸条上缴给刘院长?”青翼小心翼翼地问。

    “先别急,这事有点怪异,你有那小子电话吗?”风铃的心思明显比青翼要成熟。

    “还是在校时偷偷打听到的,不知道号码过期了没有?”青翼红着脸从手机中翻出云图的号码。

    “叮——叮——叮——”响铃三声以后电话变成了忙音,很明显是被对方挂掉的!

    青翼知道她的号码在对方手机中只是一个陌生号码,但电话被对方当着闺蜜的面挂掉是很没面子的,咬了咬牙她再次拔了过去。

    “你拔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拔……”

    移动公司的系统提示声很好听!两个女生却气得牙齿格格响!

    ……

    末世的第一场血雨只是接下来连续三天血雨的排头兵,虽然来得急促来得猛但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二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不过血雨虽然停了,但空气的透明度似乎更低了,天空中暗红色的云层也压得更低,整个世界似乎提前被夜幕笼罩。

    站在宏达商业区一家市门口抬头望着血雨之后老天爷那阴沉的脸色,云图知道世界已经改变,当然此时大部分人还没有感觉。

    手机响了,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云图想都没想直接挂掉,顺便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关机!

    他的时间很宝贵,重生一世不容易,他得抓紧时间去抢占先机。

    末世是一场黑暗游戏,更是一个迷,它如何开始,又将如何结束,云图希望重生一世他能活到揭开迷底的那一天。

    医院中因为淋雨感冒烧的人会越来越多,很快这个现象就会被卫生部门与各大电台的新闻记者关注到,世界马上就要乱了。

    如果云图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下午六点半,这个城市第一头黑斑僵尸将会在人民医院出现,在冲出医院的控制之后它沿街咬杀咬伤数十人最后被特警用重装备击毙。

    时间有些紧,不过一切还来得及!

    从市购买了大量的瓶装水与方便食品出来,打出租车的时候,女司机对他这个留着长背着吉他的跛子直皱眉头,见惯了白眼的云图没有在意。

    回到破旧的出租屋,云图换了换了套黑色风衣再戴上一副墨镜出来,原来颓废中带有一些艺术气息的流浪歌手很快就有了一些黑帮大佬的模样了。

    人民医院的大厅里等候挂号就诊的病人与家属排起了长龙,在黑色墨镜的掩盖下,云图的双眼闪着寒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确认这些人暂时安全之后,他没有片刻停留,直奔热专科的注射室!

    注射室里约有三、四十位病人,一张椅子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端着一碗粥在一勺一勺地喂着他已神志不清的老婆,那位身穿白衬衣的女病人满脸通红,两颊上各有一瓣玫瑰形斑纹,颜色已深得紫。

    会是她吗?

    电视新闻中一般不会出现太过恐怖的场景,前世有关第一头僵尸的报导只是主持人口述并没有现场视频,所以云图无法能过病人的脸相做出判断。

    “你们医院的医生都是吃屎的吗,烧4o多度半天控制不下来,只知道打点滴,再这样烧下去病人的脑子是会被烧傻的!”当第四瓶点滴打完,一摸老婆的脸还是烫得厉害,心急如焚的丈夫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向注射室的护士们难。

    有人带了头,紧接着其他家属也情绪激动起来。

    为了平息事态,不一会,医院领导与主治医生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大叠报告,在现场再做了一系列的目视诊查后解释道:“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止一例病人的情况如止,医院所有的专家都在一起想办法,估计是一种新型的病毒性感染,特别严重的病例先送特护病房吧,先用物理方法降体温!”

    医院做出决定之后,几名医护人员很快推来了担架病床把那女病人搬了上去。

    看到这种情况,云图心中已确定了八成,为了进一步锁死目标,他假装病人家属在那女人的丈夫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

    ……

    ……

    **要来了,先一个信号,求点求评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