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八章:段家的家法
    “啪——啪——”

    一左一右两记清脆的耳光摔在王诺冰的脸上,浓妆的脸蛋上直接现出十个清晰的手指印,但此时的她却连哭都不敢大声,只能含着眼泪一动不动地像个木桩一样地站在客厅中央。

    “就你种穷命的贱人,做人家小三就要守外室的本分,成天在外面惹事生非,还痴心妄想着进我们段家的门,明辉的耳朵都给人家割了,你还想护着那个初恋情人,报个地址都吞吞吐吐的,我看你是想上明天报纸的头条!”段明辉的母亲打完人之后再用手指着王诺冰的脸口不择言的大骂。

    巴掌打在脸上很痛,但言语的对一个人自尊的伤害更大!

    王诺冰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认为她背叛云图投入了段明辉的怀抱就算最后嫁不进段家,也能得到一份起码的尊重,无论怎么说自从段家花钱帮她得到潮歌赛的冠军之后,她现在也算一个小小的明星,今天段夫人的一句话直接把她打进了冰窟窿,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在这些大家族的眼里,她只是一个玩物。

    刚才段夫人所说的“上头条”是什么意思,王诺冰非常清楚,像她这种小明星要上到新闻头条,除非横尸街头。

    今天在街上偶遇云图并上前奚落,本就是花花公子段明辉自己临时起意与她没有多大关系,自从跟了段明辉之后,她一直害怕见到云图,哪里可能主动再去招惹。

    但现在,段夫人把儿子受伤的怨恨一下子泄到她头上,她却不敢有一丝反抗,之于说护着云图那她更不敢,她与云图断了往来已一年多,云图的住处她是真不知道,只是偶尔听同学群说好像一直在东区一带的街头卖唱。

    一把鼻涕一把泪,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董事长段宏山解释一遍之后,她像一个受了伤的小鸟一样眼巴巴地等着坐在沙上的这个段家的最高言人裁决。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她虽然明面上是段明辉的女朋友,但几次跟随段氏娱乐的董事长段宏山外出搞活动,基本上也是陪吃陪睡一条龙,现在希望这个五十岁老男人还有一丝同情。

    不过,很快她最后了幻想破灭了!

    “事是你惹出来的,害得明辉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不加以惩罚别人会笑我们段家没有家法!”段宏山缓缓点燃一支烟。

    “什么家法……”

    王诺冰依附段家已有一年时间,她好多次的听说过段家的家法,但还从来没有品尝过,一听到这个名字她就心中颤。

    “凡是跟过我们段家的女人犯下错误,我都会让她知道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她衣服一脱别人都认得这就是我们段家**出来的人!”

    “我还是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董事长!”

    “不懂没关系,经历一回之后就懂了!”段宏山一脸邪笑地看着王诺冰。

    “难道他要当着老婆的面与自己做……?”王诺冰的脸红到了脖子,她虽然不是什么好女人,贞洁也看得不重,但这么过分的事她想都不敢想。

    “**就是**,你看看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男人!还说不是贱种!”段夫人一边用无比鄙夷的神色训斥,一边给站在一旁的保镖施了个眼色。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这时她身旁一言不的保镖上前一步,从后面一把掐着王诺冰的脖子把她死死地按倒在大理石茶几上并熟练地掀开她的裙子。

    “人是长得漂亮,但太不懂得自重,受了家法以后要长记性,只要忠于我们段家还是有好日子过的!”段宏山当着老婆的面用他那肥厚的手掌在王诺冰性感的臀部来回抚摸了几把,最后把手上的烟头死死地按在上面。

    用烟蒂烫女人的屁股,让她们永远记得自己的凶狠,这就是段宏山这个平时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娱乐大亨的家法。

    青烟灼烧着王诺冰屁股的嫩肉散焦臭,更烧痛了王诺冰的心,想起了以前跟云图交往时那时虽然经济比较拮据,但彼此互相尊重,时到今天虽然混成了一个小明星,却要受着这样非人的污辱,想到这些一向自认坚强的她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滴。

    从段家的别墅受了家法出来,开着那辆半年前人家施舍给她的半旧的宝马车,王诺冰不敢去医院,只在小区门口的小药房买了几贴烫伤膏药,然后独自一人开车去了沿河街,今后何去何从,她现在一点主意也没有。

    这时她想到了云图曾经对他的好,但她知道有些事永远都过去了,就算她愿意放弃明星的身份回到云图的身边,云图也不会再原谅她接受她,而且她也没脸再去见他。

    按工作排程,明天下午还有一场歌迷见面会,但现在全市僵尸横行,歌迷见面会是否取消她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傀儡,一切都是段家父子说了算,她只需要做到随叫随到。

    停下车,一个人沿着河岸上走,看着河中滚滚的浪花,她想一了百了,但又鼓不起勇气往下跳。

    下雨了,她闻到了血雨中的腥膻味道,她知道淋了这场血雨就会生病甚至会死,虽然没有勇气跳河,但这样被动的淋雨不需要多大勇气,就这样她自暴自弃地在雨中狂奔,直到身疲力尽……

    在段家人的眼里,王诺冰只是一个玩具或工具,她的生与死根本没有人关心,既然王诺冰不知道云图的准确住处,带上她也没有用,王诺冰离开以后,段宏山很快就展开了另一项恶毒的计划。

    去年,云图本与段家毫无恩仇,只是因为歌唱得太好,又不愿意跟段氏娱乐签约,他们就通过黑道上见不得光的手段把云图送进了牢房,今天,这个本为被自己整得永无翻身之地的云图竟然还敢出手伤了他的宝贝儿子,以段宏山的行事风格断然是要斩草除根的。

    王诺冰走后,一个常年给段家出黑手的神秘人很快来到了段府,在经段宏山一番耳语密受之后又很快离开。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要在一个诺大的东区找到一个普通人,可能还要不少的时间,但对于一个有成熟人脉系统的组织来说,却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云图今天本是为寻找自己前世的兄弟而来,没有想到却遇了段明辉与那个贱人,再加上没能一枪把对方打死心中本不太畅快,不过却因此认识了一个颇有潜质的新警员王阳,也算不枉南区一行。

    告别王阳以后,云图本想打个出租车,但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云图只好步行回住处。

    步行也有步行的好处,如果在路上遇到一些僵尸的话,也能顺便再收割一些普通的能量晶体,虽然末世的第二天出现一阶变异僵尸的几率并不大,但普通僵尸的颅内也会有一块小号血晶,只是体积与质地较变异黑僵要差很多,但蚊子腿也是肉,重生一世他也得学会积累。

    果然,没过多久云图就听到了好一处楼房中出了惨叫,一户人家中的男主人突然尸变,本来按政府的宣传资料,这例病人在感觉到自己病变以后,事先主动要求家人把他绑在了床上,但变异后失去理智的他又奋力挣断了绳子,一下子整个家庭就生了惨案,还在读初中的女儿先遭殃,为了救护十三岁的孙女年迈的奶奶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冒死与僵尸争夺,也很快被变异为僵尸的亲儿子咬死。

    为了保全小儿子的性命,绝望的女主人咬着牙用菜刀袭击了自己的丈夫,无奈身单力弱的女人哪里是僵尸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僵尸击到。

    惨叫声出后,早就知道那家人中有病人的邻里们都不敢前往救助,纷纷争相逃出楼层。

    云图逆相而行,寻声找到房号后一脚踢开了房门。

    看到突然有新鲜的血食送上门来,已吸食了三人鲜血的僵尸马上向云图猛扑过来。

    为了节约子弹,也为了不弄出太大的动静,云图选择使用消防斧。

    一个侧身躲过了僵尸的一扑,左脚一勾让行进中的僵尸失去了平衡扑倒在地,然后他从容地掀开风衣,操起风衣中藏着的斧头,手起刀落一斧就斩断了僵尸的脖子。

    一路上,这样类似的情况生了好多起,为了避免麻烦,凡是有警察参与的场所云图都尽量不去干预,这样十来公里的路程边走边杀,云图也杀死六头僵尸获得了六枚普通的小号血晶。

    子夜一点,就在云图回到住所楼下约五十米左右时,突然他感觉到了几股若隐若现的杀气贴背附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