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九章:段家的风格
    再睡一觉起来,世界就彻底乱套了,现在杀人云图已没有任何压力,丝毫不用担心明天被警察找麻烦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刚刚感觉到杀气之时,云图心中还是略略迟疑了一下,但等到两名杀手真的跳了出来,云图摇头了。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三名杀手的刀法与身法都算不错,但在已经成功进化,身体各项指标都已数据化的进阶者面前,这种看似比较强壮的普通人与他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

    还有对方手吃饭的工具也不够档次,云图身上又有冲锋枪又有斧头,杀手似乎因为自信过了头,竟然只带了匕。

    黑夜中,杀气弥漫,黑道混久了,几个杀手对于杀气也有一定的感应,但他们既然冲了出来,暴露在云图的面前,那么一切就太晚了。

    以一对三,就在对手准备出手的刹那,云图的身子先他们而动,敏捷得像一只狸猫。

    一、

    二、

    三、

    黑暗中只听得咔嚓声响,那是对手喉头骨断裂的声音,用时三秒,当化为虚影的云图静下来,杀人者三人已全数倒下。

    百密一疏,身后不远处,有摩托车动的声音传来,云图知道自己大意了,漏网之鱼已经逃离。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车子,对手的摩托车率先动并加,云图凭脚力还真追不上,不过也不要紧,刚才的最后一击他收回了几分力道,倒下的三人中还有一个活口。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告诉我背后的主使人是谁,我可以让你马上死在这里!”把那个唯一的活口直接提回住所,云图开始了他的审讯。

    “告诉你还得死,那我为什么要说!”留下的活口虽然身受重伤,但思绪还没有混乱。

    “问得好,因为不告诉我背后的人,我会把你送回家!”云图微笑从对方的钱包里掏出了身份证与暂住证。

    “送我回家?”对方更加糊涂了。

    “你看看这把斧头,这上面白色的东西是什么,你猜不到吗?”云图指着斧头问。

    “那是什么,难道是……”

    “僵尸的血”四个字对方没有勇气说出口,反应过来之后,他开始后怕。

    “猜对了,那你再猜猜当一个人变成僵尸之后,最先想咬谁,是他自己的父母、老婆儿子或者亲兄弟姐妹。”

    虽然只短短的一天时间,有关僵尸的各种说法已在民众中传开,这些混黑社会的混混自然消息比一般人更灵通,听云图这样一说,那名活口再也顶不下去了。

    “我说,我说,求求你,你现在就杀了我吧,别让我变成僵尸,别把我送回家……”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从活口的嘴里云图没费多少力气就弄清了这场刺杀背后的主使人。

    “段宏山、段明辉、段家!来得好!”

    虽然没有证据,但事到如今还需要证据吗?如果细细盘算一下,云图与段家可以说是血海深仇。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段明辉利用家势与金钱横刀夺爱抢走了他的女友还可以解释为女人贪钱贪名视为正常,但因云图不愿签约段氏娱乐就在他的住处栽赃毒品把他送进监狱断送他的美好前程这一节任谁也无法抹过,更何况云图出狱后莫名其妙地被人弄断了一条腿,此事也定然与段家脱不了干系。

    现在云图只是轻轻撕下段明辉的一只耳朵,段家就一下子派出了四名杀手,很明显是要收割云图的性命。

    如果不是云图重生了一回成功进化,现在的他早就成了躺在地上的冰冷的尸体。

    对手的凶狠已出了常理,面对这样的仇家前世的云图确实没有勇气与之对抗,但现在情况略略生了改变,“来得好!”这三个字就充分表明了云图的态度。

    “既然你不能将我们四人全部留下,相信段家的人马很快就会杀过来,一旦确定是仇人,你越是强大,他们就越不会放过你,这是段家的行事风格!”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到云图眼中的火焰,自知必死的杀手竟然出言提醒云图逃逸。

    “不只段家行事有风格,我也有我的风格!”

    云图冷笑一声,斧头的刃口划过了那个杀手的脖子,带出一抹血红……

    就在云图通过留下的活口弄清了刺杀他的人是段家的时候,深更半夜的段家又迎来了另一个重量级的成员,段宏山的堂弟江南市驻军部队的中校团政委段宏宇。

    江南市的驻军部队总人数只有几千人,一个团级军官在地方上来说有多大影响力不在官场的人一般不清楚,但懂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个层面的军官放在有大军区的地方还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在没有大军区驻扎的江南市,那就是实实在在的老虎级,许多大型灰色企业都依他们为靠背,是军商勾结最牢固的关系户。

    “世界正在改变,关于我们兄弟以往以挣钱为目的的所有合作关系,到今天可能要划句号了!”本来今天约段宏宇前来,段宏山是有其它重要的事要谈,但正事还没开始交待,堂弟段宏宇的第一句话却让他莫名其妙。

    “此话怎讲?”

    “政府与军方都认为世界末日已经来了,也许从明天开始无论银行里的钱还是钱包里的钱都将一文不值!”

    都时自家兄弟,段宏宇没有把关子卖太久,喝了一口茶之后,很快就说出了原委。

    “世界末日来了,金钱会变成白纸,那我们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就都打了水漂了吗?”段夫人惊失色。

    听到兄弟的说法,段宏山没有像女人一样表现出惊慌,但也一时也反应不过来,不过当段宏宇把军方的一些学术报告的内容说给他听之后,脑子灵活的他马上明白了:“无线电与网络信号断了,中央政府对地方将无法节制,最可怕的是被僵尸咬过的人也会变成僵尸,僵尸的数量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成几何倍的度增加,很快人类就不再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能否在夹缝中求得生存尚难确定,哪还有可能维持正常的经济与金融系统。”

    “一切的一切,重点的重点都不是这些!”

    对哥哥段宏山能很快联想到这么多重要内容,段宏宇也很佩服,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这些不是关键,那关键是?”段宏山马上请教。

    “僵尸的颅腔内可以产出一种能量晶体,得到这种晶体的人就可以获得能力,以后那种东西也许会代替金钱成为货币,同时也将是末世的立命之本!”

    段宏宇说出这句最重要的话的同时,他把桌上的烟灰缸拿在手里,突然用力一握,厚实的瓷质烟灰缸瞬间就被他捏碎。

    “你已经获得了这种能力!”

    不得不说段宏山的智慧确实非常小可,段宏宇的一个动作他就看到了他要表达的内容。

    “哥啊,不是自家人我是不会让你看到这些的,有些事哥哥也知道,在部队我与江团长不对眼,现在世界变了,我需要有人在军队之外为我展一批属于自己的力量。

    虽然金钱很快变成白纸,但我相信你创业多年所积累的人脉与影响力还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有效,我也会想办法从军库中弄一批真家伙出来支持你,真实属于我们兄弟的时代来临了,操作得好以后我们段家就会是整个江南市的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很明显段宏达的这个堂弟比他哥更狠,并且也更有临危不乱的远大抱负。

    末世第二天的深夜,也就是末世第三天的凌晨,一个真正有底蕴的集团先确立了应对末世的行动纲领。

    前世,以段氏家族为基础展起来的江南世家公会为什么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能网罗数千进阶高手成为当时的第一大工会,许多同时期的其他工会强者都没想明白。

    军商勾结,武力加智力,枪械加人脉,如果云图能偷听到这段家兄弟的这一席谈话,那一切都能明白。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事实上段氏兄弟的这场密谋外人根本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