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46章:步步狙击2
    对方以装甲车为依托,虽然没有躲在房中的云图方便,但也不是完全暴露,云图的这一波攻击又杀伤了好几人,但很快被对方的火力压制。∫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等云图这边不再有枪声响起,他们现了情况不对。

    “段总!你看那些是什么?”一名军官模样的人提醒道。

    “看到了!”

    段宏山脸色铁青,从对方手中有狙击步枪的那一刻起,他就怀疑儿子早就没了,现在秘境生物的出现再一次击碎了他的梦。

    “放弃原目标,全部出动,追杀暴徒,任何敢于与公会做对的人都得死!”

    一道全新的命令终于下达,这正是云图所希望的。

    当对方在火力的掩护下猛冲过来,云图用匕无声地开了房子后面的铝合金窗户护栏,成功从这栋房子转移。

    现在对方的人离秘境还是太近了,只要他们一旦追不上一心逃走的云图二人,还是极有可能去再确认一下秘境之门,不过云图手中还有一张王牌,虽然此计划并不完美,但云图还是得冒险打出此牌,相信一时间会击碎所有人的念想。

    绕过几栋房子,云图与青翼小心地回到了原来审讯段明辉的那一栋,这里离秘境入口比刚才那里又远了一点,本来已成功躲开了对方的追击,他却在这里再次打了几个点射又把对方的人给引了过来。

    “杀,给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所有与公会作对的人都得死!”

    那名带队的军官也杀红了眼,作为公会的核心成员,他身上也穿着一件护具皮甲,再加上他的敏捷属性很高,所以完全不惧躲在房中的云图二人,直接带队杀将了过来

    “与你们好兄弟一起上路吧!”

    一边单手开枪,云图的另一支手突然提起段明辉的尸体从房中突然丢了出去。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段少死了!”

    后面跟上来的人虽然心里早就在怀疑段明辉死了,但陡然见到尸体还是禁不住出了惊呼!

    作为公会的当家人之一,段宏山全身不止有上衣有护具背心,下体还有护裆,双腕双腿都有护腕护腿,从上到下几乎武装到了牙齿,还他的职业更是以防守为主的巨盾战士。

    左手持一面秘境出品的巨盾,右手同样是秘境出品的大剑,在末世的第一周这种装备堪称顶级,虽然狡滑的性格让他不会身先士卒,但也紧随第一波攻上来的进阶者像一尊战神一样追了上来。

    儿子已死,这个他心中早有心理准备,当亲眼看到儿子尸体横飞而出之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身形一顿,一阵急火攻心,差一点吐出血来。

    每个人都有痛处,段宏山也不例外,虽然每天都离不开女人甚至可以一夜连战几场,他实际上没有生育能力。

    段明辉这个儿子,虽然他明知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却只能把他当亲儿子对待,毕竟这是在他默认的情况下老婆为他借的种,还且这个人身上流的也是段家的血脉,所以看上去段明辉还是长得与他有点像,因为这一点,外人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

    也正这有这个把柄在手,他老婆在家中权势还是很大的,有时明明撞上老婆偷人,他也只有假装没看看,畸形的家庭导致他扭曲的人格,所以在生意场上他一直比别人手段更凶残。

    “弟兄们,给我冲锋,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

    现在段明辉终于死了,段宏山复杂的心情差点崩溃,但不管如何,云图这个人必须死,失去了理智的他不顾一切的大喊着冲了过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避其锋芒,攻其不备!

    对方在尸体的刺激下,战胜正浓,云图知道此时此刻就算给他一个公平决战段宏山的机会,他也会处在下风,更何况对方数十人,他还要护着一个柔弱的女生。

    撤!

    对方贴得太近,没有时间破开后窗,云图退上二楼,没想二楼还是有防盗窗,还是没有时间处理,段宏山又率众追杀了上来,这一次云图直接退上了四楼,四楼总算没有了防盗窗。

    “走!”

    拉着青翼,直接从四楼跳窗而下!

    从四楼跳下,说上去只是简单一句话,对于敏捷与力量两项数据都过13的云图来说都是这个不小的考验,孱弱的只与普通男子相当的青翼可是被云图硬拉着跳下去的,虽然落地一瞬间,云图强行给她带了一道力,但也被巨大的震荡力震得脸色苍白,一口逆血涌上,嘴中就泛出了一丝咸味。

    “我不行了,你快走!”

    青翼知道自己受了内伤,现在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了。

    “这次再帮你一次,下不为例,只要还有最后一口气,就要战斗到底!”云图把横抱而起,身形一闪,刚刚闪到一堵墙角,四楼的枪声就响了起来。

    再慢一线,就当场丢了性命,不过既然躲过了这一劫,云图就不可能不还击,放下青翼反手打出一枪,他再次抱起青翼快逃离。

    别小看刚才那反手漫无目的的一枪,那是在向对手宣示他还在还击,这样就能极大的阻止对方追击还来的度,赢得逃跑的时间。

    再绕过几个巷子,云图总算与对方又拉开了近一百米的距离,而对方的战线也越拉越长。

    压力略减,云图的攻心计又上来了,边打边退且一边大喊:“姓段的,清点一下你的人数,还有没有剩下三分之一!”

    云图的话,当然有些夸张,但这一路江南世家公会死伤已在十人以上,由于现在战线拉长了,战斗正在进行中,没有人心中的确切的数字,所以正在追击的人听到云图的话,也在心里盘算,冲在前面的几人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

    “别中他的攻心计,给我追上去撕了他,他们就一男一女,并且那个女的已晕了过去了!”

    段宏山当然不想功亏一馈,还在后面打气督战,但战意有时候一旦泄下来,就再难鼓动起来。

    天色已晚,末世的夜色暂浓,在一阵稀疏的枪声中,云图再逃出二三公里,四下的一切终于全部被夜色吞没。

    天黑了,对于听力越强的云图来说就像鱼儿游到了大海,听声辨位云图的枪法准头几乎没有影响,但对方的人却抓了瞎,在再损了几名弟兄弟之后,段宏山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这一路他们公会损失了至少十几名弟兄了,再加上前面的那一队人总共十六人,总数已三十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就算江南世家家大业大,但在末世的第一周就遭此大败,对后期的展已造成了难以预估的影响。

    撤退!

    这绝非段宏山真心所愿,但他不能把今天带出来的四十几人全部交待在这里,不然就算那个与他共用老婆的兄弟也不会放过他。

    没有到任何实际质的攻击,一口鲜血却从他的嘴里吐出来!伸出舌头把嘴角的血再吸了回去,他终于下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敌暗我明,撤!”

    躲在一栋房子的二楼,云图怀抱受了内伤的青翼,听到了对方装甲车动机响起的声音,才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战斗真的结束了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牧师在末世的前期一定是最弱的职业,她能为所有人疗伤,却不能为自己疗伤。

    江南世家的人在黑夜中撤走后不久,云图一路抱着她再回悄悄回到了那仓库附近三百米处的一处民宅中,他还需要等一个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秘境却一直没有破碎。

    秘境中的情况怎么,局外人永远不知道,一个女生第一次孤身涉险,风铃能完成云图为她设定的两个任务吗?

    这一切都只能靠她的造化!

    “这里现在很安全,你去秘境中帮帮风铃吧!”在这个临时的民宅中等了近三小时,青翼越来越担心风铃的安全了。

    “在末世,没有人能帮到任何人,每个人都必须学会战斗!”云图淡淡地回答。

    “那为什么你对我不一样,我这么没用,你还一直保护着我!”青翼反问!

    “你会是未来最强的牧师!”

    云图想要这样回答,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这不是他心中最真的答案。

    在末世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青翼就是末世的宠儿,所以末世第一天她就遇上了云图,本来会淋上血雨的她不但得到了雨伞的庇佑,还得到了进阶的方法,接下来因胆小错失了成为进阶者,却一直有风铃这个好闺蜜在保护她,就在两人陷入最危险的时候云图又再次出现助她化险为夷,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她无与伦比的运气。

    见到云图沉默不语,青翼还想说什么,突然仓库的方向突然闪出一道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