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暗夜王者 > 第59章:散伙会议1
    暗夜公会成立了,再吞一颗绿毛的血晶云图离冲击二阶也只差一步之遥,虽然在末世凭暗夜公会这点微薄的力量还真翻不起什么大浪,但有前世的记忆在,所以他并不迷茫,知道自己注定走上一条不断杀戮不断变强的路上!

    这一夜,有风铃等人主动安排人员守夜,他睡得很香,一觉睡到自然醒。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不过与云图的状况不同,这一夜,江南市有一位非常重要人物都彻夜未眠!

    在距北区政府不远处的骏马小区的一栋住宅楼的楼顶,江南市驻军部队的真正当家人,华国正规军驻江南市的5o46团中校团长江孟华从凌晨二点一直站到了天亮。

    末世之前,江南市的驻军部队一直驻扎在北郊五公里处的常规驻地,末世第三天通讯中断以后,为了战斗需要驻军的指挥部从驻地搬到了政府旁边的一栋小型写字楼,随后局势越来越恶化,所以军力全部出动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回去,为了方便安排士兵轮流休息,军队临时征用了政府附近的骏马花园小区,随后指挥部也移到了这里。

    自从他的亲近人员半夜里给他传来消息说今天段宏宇政委会联合下面的营连长向他逼宫之后,他在楼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错误究竟生在哪里,眼下的局面又将如何面对。

    前天市长死时,江团长就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虽然市长明面上是难民暴动所杀,但如果说背后没有人在推动的话那只是一个笑话。

    与普通民众的关注点不同,市长的死无关轻重,但在同一天,身兼公安厅厅长与武装部部长的李大楷也死了更是重重地给江团长敲响了警钟。

    在末世,官职大了,就容易被架空!

    末世突然来临,地方与中央失联,作为驻地实力人物的团长,事实上他先失去的就是人事权,战事当前,他无法升迁或罢免任何下级军官。

    无权在战争面前任免军官,再本来还可以凭借军库的弹药来制约他们,把大家绑在同一条战车,但江孟华还在带领大家竭力阻止疫情漫延的同时,段宏宇联合下面的几个营连长勾结管理军库的后勤部长监守自盗,让本来就虚空的军库在一夜之间几乎被搬空。事这后军队当天就可能解体,关键时候他临危不乱,强行枪毙了那个吃里扒外的后后勤部长暂时镇住了军队哗变,但此事的影响早为今天他面临的被动局面埋下了伏笔。

    还有一种可能维持军方不乱,那就是控制粮食,不过江南市辖内离城最近一座国家队粮仓也远在二十里之外,昨天上午他派出的一队四、五十的亲信前往刺探,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带回消息。∫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在这支最被他信任的队伍离开江南市的关键时候,段宏宇突然难,对方对时机的选择绝对不是偶然。

    和平年代他与段宏宇这个冤家搭档明争暗斗了十来年,在末世来临还没有半个月,二人终于分出胜负,团长江孟华完败!

    末世的夜晚没有星月,露水却很重!

    大半夜地一动不动地站在漆黑楼顶,当凌晨再亮起微光,他笔挺的军装已有些湿润了。

    “难道一切都无力回天了吗?”

    这句话,他在这一夜里自问了不下十遍,他深深地思考,却最终没有找到完美的出路。

    僵尸潮太过强大,军方的子弹已消耗殆尽,没有了子弹的军队还是军队吗?

    手下的各级军官都各怀异心,没有任何人再愿意在他的领导下为国为民为正义而战,段政委更是明目张胆地亲自披挂上阵,当上了江南世家的会长,毫无隐瞒地展着自己的势力。

    军队的解体已不可阻止,当然更为可怕的是开启了灵智的绿毛僵尸已出现,普通僵尸在绿毛的召唤下已不再是散兵游勇各自为战,而粮食的紧缺更让人类内部的争斗日益严重,现在每天死在同类的争斗中的人数估计比僵尸咬死的还要多,所有的一切只有坏消息!

    上午十点半左右,楼道里有脚步声响起!已是进阶者的江团长听到脚步声,知道他贴身通讯兵王泽上来了。

    “团长,段政委还有三个营长以及七、八连级以上干部都到了,大家都等您呢!”

    “知道了,你先下去应付一下,我一会就到!”

    “要不我让人带一件衣服上来给您换一下,您的衣服都给露水打湿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通讯兵小王跟了江团长五年了,在他的心里,江孟华一直就是他心目最敬佩的兄长。

    “不用了,你先下去帮我把特勤组的小雅姐叫上来,去会议室之前,我有重要任务交给她!”

    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件大事,江团长突然感觉到一种释然。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小王转身下楼后不久,一名全身黑色劲装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子出现在江孟华所在的楼顶。

    “哥,你找我!”

    “一会的会议你就不用去了!”

    “为什么,这次会议是段政委主动起了,这个时候他召开会议明显没安好心,有我在,多少还有人给你帮衬一下!”

    “不,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军队的子弹打光了,没有子弹的军队不再是军队,今天这次军队这次的团部干部会议不出我所料的话,应当是最后一次了!”

    “哥——”

    江小雅还想再说什么,江孟华却用一个手势打断了她!

    “我已决定了,这里面有近几万颗小号血晶与上百颗大号血晶,这是末世以来军队部分的斩获还包括最开始几天法医从僵尸尸体中解剖出来的,一会儿会议开始后,你马上带特勤组的人离开骏马小区到政府广场附近,尽快把小号血晶全部散给普通民众!”

    双目从四边扫过,在确认周围没有外人之后,他毅然地从手上取下了一枚空间戒指递给了她。

    反应比对方慢了一拍,军方的哗变已无可阻止,他已没有时间用这几万颗血晶来展自己的势力,怀璧其罪的道理他非常懂,但就这样乖乖把这些宝贝交给那帮早就与他背德离心的部下,他一万个不甘心。

    江孟华不敢说自己什么好官,但至少不像段家人那样无良,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将这批血晶散给民众,这就是他眼下最真实的想法。

    “军方血晶了!”

    “军方血晶了!”

    “军方血晶了!”

    “在哪?”

    “在哪?”

    “真的假的!”

    ……

    刚吃过早餐后不久,正欲组织队员们外出捕猎或扫粮,突然云图所在的楼下出了一阵骚动!

    马上冲上阳台,他看到了四下里疯了一样的民众正向广场的方向冲!

    是啊!

    怎么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

    云图重重地拍了拍脑袋!

    前世军方在解体之前也曾一次性的将大批量的血晶放给了普通民众,当时他刚好从南区辗转来到北区,还是无数前往争抢血晶的民众中的一员,只是可惜的是,他脚有点瘸,再加上他所在的位置离政府广场有些远,等到他赶到现场之时,黄花汤凉了,一块空前绝后的恶斗之后,广场上只剩下数百具民众的尸体。

    听到外面的动静,屋子里所有人一下子都挤到了阳台上。

    “全体出动!抢血晶!”

    反应过来之后,云图马上下令,率领身后一众人跟着街上的民众冲了出来。

    今世,云图从霸王帮抢来的住处离广场本身就近,知道消息的时间也早,所以他比前世可来得早了很多,但仅管如此,广场上也已人山人海。

    一个临时达起的三米高台之上,十几名身着黑色劲装的军方特勤组的人站在正中央,旁边还有十几支枪严阵以待!

    “所有人不得相互抢夺,谁接到血晶就是谁的,如敢抢夺,无情射杀!”手持扩音器的一名劲装女兵在开始散血晶之前,郑重其事的宣布着纪律。

    “不要理他,一会见到血晶所有人都会疯了一样抢,我们不能手软,知道吗?”

    就算没有前世的记忆,云图也知道这种所谓的纪律在真实的利益面前都是纸糊的,一会只要军方手中的血晶撒出来,广场上马上就会血流成河。

    “我们又不缺血晶,有必要打破脑袋,跟普通民众争抢吗?”青翼有些不解地质疑云图的命令。

    “军方血晶这种事,这辈子你只有遇一次,现在我宣布,暗夜公会今天抢得血晶最少的人中午不得吃饭!”

    关键时候,云图没空给大家解释,直接一道强制命令颁布下去。

    果然,一切如云图如料,简单的纪律宣讲完毕,台子中央的人就开始大把大把地往人群中撒出血晶,一下子场面上就乱成了一锅粥。

    第一把十来颗血晶撒出来,第一波抢到血晶的人绝对不算幸运,马上被蜂抢的人群挤压推倒,在拥挤中被几十个人推倒,后果怎样可想而知,惨叫声马上就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似乎放血晶的江小雅也能料到这种不顾生死的争抢场景,一边让旁边的军人朝天开枪示警,一边更加大了血晶撒出的度与覆盖面,以弱化争抢的力度。

    放血晶本非她所愿,她只是在执行他哥江孟华的命令,还江孟华也是迫于无奈,军队的子弹所剩无几,手下的干部思想严重分化,他实质上已成了孤家寡人。

    这一次的会议,就是段宏宇联合几个营长连长向他逼宫,如果他不交出血晶,要么带领自己所剩不多的忠心手下与这帮牛鬼蛇神开战,要么就会人头不保。

    不得矣而为之,这也算是他作为一个城市的驻军长官能为这个城市所做的最后的贡献,僵尸之灾已无可阻挡,能让民众多生出一名进阶者,也许人类的火种就能多延续一秒,这是他深思一夜之后得到的最无奈的结论,他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前世的云图只知道军方放血晶这事,并不知道事情的内因,现在他仍然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不过他明白这个世界没有活菩萨,所有看起来出乎常理的事,背后一定事出有因。

    在他的指挥下,他的团队成员马上加入疯狂地抢夺之中,他们身为进阶者,身强力壮比普通民众抢得更多一些应不是问题,所以他自己并没有动手主动去争抢,还是弯着身子藏身在人群之中紧密地注意中木台中央那个被人称之为江组长的二十多岁的女子。

    一身劲装却难掩傲人的身材,贝齿丹唇,两道柳眉微皱,目光中却隐有一丝凌厉的杀气。

    很明显,对方绝对是一名强者!

    这个人,云图上辈来得晚,只见到她的一道背影,并且从此之后,此人似乎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有再出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死了!

    她死在哪里,死于何因?

    云图并不关心,但他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军方做出如此突然还如此不着边际的奇怪行为。

    似乎能感觉到云图在混乱的人群中偷窥她一样,随手撒出一把血晶,台上的江小雅的目光如电,朝云图所在的方向横扫来。

    跟着身边的人群猛然向离他旁边不远处的一块血晶扑了过去,借用这个动作,他成功地躲开了对方的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