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休假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休假

        轰隆!

        几乎在一瞬间,巨大的能量被释放出来,产生的破坏足以让任何血肉之躯化为虚无。

        星际巨炮起初是设计来击碎陨石的,但没人会质疑它在战场上的作用。

        6征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星际巨炮的目标,那黑漆漆的炮口轰出来的根本不是炮弹,分明是死亡!

        伴随着惊恐万分的呼声,6征一下子惊醒过来。

        他猛然睁开眼睛,满头大汗地蹦起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视野中没有了那艘地球防卫军的宇宙战舰,他躺着的地方也不再是月球表面,而是一张洁白的床,身上盖着一张洁白的被子。

        过得片刻,他缓过神来,现自己身在一家医院中,因为他看清了房中的医疗器具,又嗅到了空气中的那种特有的药物的气味。他知道自己回到了地球,因为他感觉到了地球的引力。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背上和肩膀上的疼痛。

        他受伤了,而且伤的位置准确无误,这至少证明了之前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他在月球上确实遇到了那艘奇怪的宇宙战舰,也确实遇到了那个受伤的外星人。

        6征感到很迷茫,他不明白为什么地球防卫军的战舰会袭击自己。迷茫之中又有些庆幸,能从星际巨炮的轰击下活命,只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唯一一个人吧。

        庆幸之余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星际巨炮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

        如果对方想要置他于死地,他根本不可能活命,更别说还被送回地球的医院里治疗。星际巨炮的目标不是他,就只能是那个受伤的外星人。

        可地球防卫军的战舰为什么会追杀一个外星人呢?那个外星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6征回想起他与外星人相遇的一幕,外星人的一切举动似乎是在向别人求救……他究竟遭遇了什么灾难,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6征脑海中一个奇怪的念头闪过,他觉得那个蓝皮肤的外星人和那艘地球防卫军的战舰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而且,是一种可怕的联系!

        想到这里,6征连忙下了床去翻找他的宇航服。按照规定,在他醒来之前他的随身东西别人是不能乱动的,那么他的宇航服以及宇航服里的东西一定还在这里。

        6征果真在床边的保险箱里找到了宇航服,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咯、咯、咯、咯……越来越近。

        吱呀——门开了。

        6征心中一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下了宇航服上的录音器,紧紧揣在手心里。他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如果外星人和防卫军战舰之间真的有什么猫腻的话,那么这个录音器中录下的外星人说的话,一定非常重要。

        在他没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自己人的大炮轰炸之前,他不会轻易交出去的。

        6征若无其事地回过身,看到门口处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高大中年男子,正面无表情地审视着他。

        他的顶头上司陈宝德中校一直是一个坚毅、果敢、不苟言笑的军人,用他的话说,陈宝德是一个没情趣没意思闷骚的古板的人,

        但陈宝德仍是他最尊敬的人之一。

        “伤好了?”陈宝德闷声闷气地问了一句。

        “哎哟!”6征脸上的肉扭成一团,龇牙咧嘴地爬上床去,“没好,没好,疼死我了……陈叔,我这伤没有几个礼拜我看是好不了的,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养伤了,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抽时间来看我了。”

        陈宝德双手背在身后,一边盯着6征一边走进来,到了床边上,不冷不热地问道:“生了什么事?”

        6征愣了一下,盯着陈宝德看:“陈叔,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宝德说道:“我知道的是报告上说友军在月球上演习,你被友军的炮火误伤。我不知道的是,真相究竟是什么。”

        “演习?误伤?”6征气不打一处来,“这么说那艘宇宙战舰……”

        “是罗拔将军的部队,演习报告我已经看过,没什么问题。”

        “罗拔……将军……”6征郁闷地自言自语道,“在月球上演习,开什么玩笑……”

        陈宝德盯着6征:“你有什么疑问?还是——你有别的事情要说?”

        6征想了想,摇头道:“没有。既然罗拔将军说是演习,那就是演习好了。既然如此,一切都很明了,陈叔,你还要什么真相?”

        陈宝德问道:“6征,你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告诉我的,比如说当时的真实情况?”

        6征捏了捏手心里的录音器,犹豫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陈宝德沉默片刻,说道:“好吧,你安心养伤,放你三个月的假。”

        “三个月!”6征惊喜道,“不是吧陈叔,我这伤虽然不轻,但是三个月……未免也太长了吧?”

        “怎么,嫌长?”

        “不嫌,不嫌。”6征笑呵呵地说道,“我只是好奇,陈叔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平时半天假都难得有,这一下一来就是三个月,我有点……有点不敢相信,你该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

        6征斩钉截铁道:“不像!”

        陈宝德解释道:“6征,放你三个月的假不是我的意思,是上头的意思。假期从今天开始算起,你伤好了之后务必回家一趟。”

        “回家?为什么?”

        “你父亲交代的。”

        送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陈宝德,6征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尽情地欢呼了一阵,引来了不少的护士美眉。宇航服被陈宝德带走了,但是录音器还在6征手上,他预感到事情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复杂。

        6征问了医院里的医生,现他的老同学周磊并没有和他一起被送到医院。只有两种解释:要么他被送到了别的医院,要么他没有受伤。

        他实在不敢想象还有第三种解释。

        虽然医院里护士美眉众多,但是6征不想在医院里多呆哪怕是一分一秒。换过一次药之后,他便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然后他现他身上并没有回家的路费。

        话说回来,不到万不得已,6征真不想回那个家……

        柳川市,一处繁华而又宁静的地段。

        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庄园里的一栋豪华别墅里。

        叮叮叮,咚咚咚,叮叮叮……

        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赶过来,拿起了闹个不停的电话筒附在耳边。

        “喂,请问是哪位?”

        “陈伯,是我……”

        小老头顿时一喜,眉开脸笑说道:“大少爷,是您吗?你要回家啦?”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闷闷不乐:“我现在在桂森市,你派一辆车来接我。”

        小老头恭敬道:“好的好的,我这就亲自开车去接您——不过话说回来,大少爷,您怎么会在桂森市,您不是……”

        “你问我,我问谁去?别磨叽了,我在一所学校——叫什么来着我看看……桂华高中,对,是叫桂华高中,我就在校门口正对面的,你自己过来!”

        6征说完不耐烦地放下电话,把目光收回来,看了小卖部的老板一眼,现他正打量着自己。

        6征非常理解小卖部老板的疑惑,毕竟穿着病号服在外面浪的年轻人,这年头是不多见的,更别提还特地跑到这样一个小卖部来打公共电话。

        小卖部老板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人来打公共电话了,眼前这个年轻仔,该不会是精神病院了逃出来的吧?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嫩嫩的,怎么看也不像啊。

        6征自顾自地拿了瓶饮料,在小卖部门边坐下——他没有付话费钱,也没有付饮料钱,因为他身无分文,只能边消费边等人来替他付账。

        然而从柳川市开车到桂森市,最快也有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确实很难熬啊。要不是为了保全面子,他早就找一辆出租车回去了。

        他实在不希望看到当他坐着出租车回到家还得找人付账时,那些个见不得他好的人脸上讥讽的表情。

        6征闷闷地想事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小卖部老板的问话。

        “小伙子,你是在等人吗?”小卖部老板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脸型圆鼓鼓的,微笑的时候脸颊的肉向两边挤开。

        6征随口应了一声:“嗯。”

        小卖部老板又问:“等对面学校里的学生?”

        6征愣一下,回过神了,摇了摇头。

        “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一样,在等学生放学。”小卖部老板说着用小动作指了指不远处一颗大树下的几个年轻人。

        6征向那边瞥了一眼,看到三五个俗称“社会青年”的小伙子正围在树下边吸烟边聊天,是不是朝学校里瞄上几眼。6征会意地向小卖部老板笑了笑,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他想起初中那会儿和宿舍的几个死党经常跟这样的小混混在学校附近打架,大多数情况下,他是在外边被小混混打得鼻青脸肿,回家还要继续被老爸揍。后来,他也不知不觉成了小混混。

        只可惜所有的“光辉事迹”在初中毕业的时候戛然而止,有些花一夜之间盛开,有些人一夜之间长大,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年的那些事,自己可能至今仍是一个纨绔子弟吧。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自嘲道:话说回来,难道现在就不是了吗?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