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五章 老子要结婚了
    “什么!”6征听完父亲的话,惊得从椅子上蹦起来,“爸,你没疯吧?”

    6惊涛两眼一瞪,喝道:“放肆!”

    6征一屁股坐下来,“呵呵”一笑,笑得极为难看,说道:“爸,别开玩笑了,你开玩笑一点都不好笑。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6惊涛一拍桌子,厉声道:“你可以试试我是不是在开玩笑。”

    6征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下意识瞄了陈伯一眼,现这个没良心的老头竟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望着别处。难怪回来的路上总觉得不对劲,果然是有阴谋,陈伯什么时候开始吃里扒外了?

    “爸……”

    “你还有什么疑问?”

    “我还不想结婚……”

    “这事我说了算。”

    “可是……我才二十三岁,还这么年轻……”

    “这事我说来算。”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这事我说来算!”

    “……”

    6征此刻终于明白自己的三个月休假是怎么回事了,他在眯成一条线的眼缝了看到鲁丽和6程两人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大卸八块,这件事一定是他们娘俩从中搞的鬼!

    鲁丽面带微笑,苦口婆心地说道:“征儿,你也长大了,是时候成家立业了,你爸也是为了你好。”

    6惊涛冷声道:“我有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是一方人物了,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一事无成丢不丢人?”

    6征辩解道:“我一事无成跟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

    6惊涛说道:“成家以后你的心才能定下来,只有真正成为家里的主心骨,你才会有担当。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6征一惊:“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鲁丽解释道:“征儿,你爸决定在你结婚以后,让你们小两口在外边磨砺磨砺。”

    6征怒道:“你们这是要把我赶出去的节奏吗!”

    6惊涛振地有声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我不干,你们谁爱结谁结!”6征的嘴巴都是气歪了,冷哼一声起身离去。

    “大少爷,大少爷!想开点,别跑上天台去啊……”陈伯急忙追上去。

    虽然陈伯知道6征不会干什么傻事,但是见他魂不守舍地站在天台边上总是不放心,上前将他拉了回来,现他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陈伯笑道:“大少爷,不至于吧?”

    6征愤愤道:“陈伯,我是万万没想到连你也有坑我的时候。”

    陈伯说道:“这你可就冤枉老头子我了,这事是老爷亲自决定的,谁都改变不了,况且这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你得换个角度想问题。”

    6征逼问陈伯道:“要我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做老婆,然后把我赶出家门,还不是坏事?这分明是那蛇蝎心肠的娘俩的阴谋!”

    陈伯笑着叹道:“大少爷啊,你这样想就不太对了。第一,江小姐与你素未谋面不假,但是你要是娶了她是绝对不亏的,且不说她是你爷爷的战友江枫的孙女,其父亲江德世也是富可敌国的商人,对你今后的仕途有莫大的助力,而且听闻她本人更是让人惊为天人,多少豪门贵族求都求不来。”

    6征听得微微有些动心,但想想又觉得不妥。

    陈伯继续说道:“第二,你爸让你到外面暂住又有什么不好?这不正是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么?要是你临阵脱逃,怕是一辈子都别想在你爸面前抬起头来了。”

    6征细细思量,认为陈伯说的似乎有点道理。

    陈伯又道:“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倒是说对了,此事很可能是夫人和二少爷的‘阴谋’,但是他们的目的并不只是把你赶出6家这么简单,他们是想让你彻底跟你爸闹翻,要是你违抗你爸的意愿,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

    6征愣了一下,随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说道:“这么说来,我绝不能让他们娘俩得逞了?”

    陈伯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说道:“正是,其中利害关系你可要想清楚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总之你顺从你爸的意思有三好:娶到了娇妻,强化了自己,反击了敌人。你要是违抗则有三坏:僵了父子关系,失去6家支持,增加了敌人的对抗筹码。”

    6征沉思了许久,心想别的事情自己倒无所谓,但是就是不能便宜了那对狼心狗肺的母子。他闷声道:“让我再想想吧。”

    6征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现有人来一条消息,点开一看,是周磊的留言:

    “老6,你没事吧?现在在哪里?”

    6征叹了口气,回道:“我没事,刚回到家。你还好吧,现在在什么地方?”

    过得几分钟周磊回话了:“你在家?在柳川市?我就在柳川市啊,要不要出来聚聚?”

    6征想了想,回道:“好,什么地方见面?”

    “老地方。”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柳川市河堤边上的一家名叫“河边鱼”的大排档,6征读初中那会儿跟宿舍死党们经常去那里聚会喝酒。

    周磊按老规矩要了一条烤鱼,一盘炒螺和几样小吃,又叫了一打啤酒。他边开啤酒便对6征说道:“你的脸这么回事,整得像个猪头肥似的?”

    6征无意回到这个问题,愁眉苦脸地坐着。

    周磊下意识打量6征几眼,随后问道:“怎么,有什么烦心事?”

    6征郁闷道:“老子要结婚了。”

    周磊愣了一下,停下开啤酒的手,抬起头来:“你说什么?你要结婚了?”

    6征点点头。

    周磊大笑,说道:“好,好事啊!你小子不厚道了吧,骗我说跟冯馨多年没联系,这么一下突然就谈婚论嫁,未免也太出人意料了吧?”

    6征叹了口气道:“新娘不是她。”

    周磊又愣了一下:“不是她?”

    6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跟周磊说了一遍,说完后更为郁闷了。

    周磊听完后若有所思,追问道:“娃娃亲……真的假的?”

    6征答道:“我爸是这么说的,说什么我爷爷跟她爷爷定下的,当时我还没出世,后来在我没懂事之前我爷爷就不在了,我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老爸骗我的。”

    周磊“嘶”了一声,说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听家里人安排?”

    6征揉了揉浮肿的眼眶,说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么,要是不答应的话就是跟我爸彻底翻脸,到时候我将一无所有。”

    “这么严重?”周磊给6征倒满啤酒,笑道,“既然这样就提前恭喜你新婚快乐了。”

    6征把啤酒一口喝完,苦着脸说道:“快乐个屁,我都要愁死了。”

    周磊说道:“愁个什么鬼,既然无法反抗,那就愉快地顺从呗。不过话说回来,那位江小姐究竟是何方神圣?”

    6征说道:“我愁的就是这个,你知道我从没见过这个人,她要是正常点还好,若是什么丑八怪或者母老虎,我这辈子不是玩完了吗?”

    周磊大笑,说道:“那倒也是。哎,你刚才不是说你家的管家说什么来着,那位江小姐让人惊为天人?”

    6征无奈道:“你听他扯,他从来都是话只说一半。惊为天人,他可没说美得惊为天人,这表明有可能是丑得惊为天人,到时候他就会说‘我说的也没错啊’!”

    周磊一口酒“噗嗤”喷了出来,咳嗽几声说道:“你家的管家可真逗。”

    6征摆摆手:“别提他了,从小到大我在他嘴里已经吃了不少亏。”

    周磊说道:“来,干一杯。既然都决定好了,具体哪天办喜事快透漏一下,我好替你给哥儿们几个传个信儿。”

    6征双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总之一定会是在这三个月的假期里边。我爸和我继母巴不得我明天就结婚,然后就可以把我撵出去了……唉,话说回来,后天我要去江家走一趟,真烦啊。”

    “去江家?相亲?”周磊兴致勃勃地问道,“不对,已经定下了不能再叫相亲了,应该是去见一见老丈人吧?”

    6征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去丢人现眼的。”

    周磊眼珠子一转,一拍桌子说道:“好,好极了。”

    6征疑惑道:“好什么?”

    “你不是不想结婚吗?”

    “是啊,怎么了?”

    周磊瞧了瞧眉毛,说道:“你既然不敢违背父命,那还有另一个法子阻止你和江小姐的结合。”

    6征稀奇道:“什么办法?”

    周磊说道:“让江家人对你不满意,或者是让江小姐讨厌你,这不就成了?你想想,你答应你父亲跟江小姐成婚,但是对方不愿意的话,那婚约成了泡影就不是你的责任了。”

    6征眼睛一亮,一拍手掌道:“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来来,你看看,我现在这副模样你看着够搓了没?”

    周磊仔细打量了6征片刻,然后很认真地摇了摇头:“我看还不够惨。”

    6征像打了鸡血一样,把头凑到周磊面前:“来来,再给我整整,有多惨整多惨,一定要搓到极致。”

    周磊犹豫了片刻,拿起了桌上的空啤酒瓶,但又随即放下了,说道:“老6,我下不了手啊。”

    6征骂了一句“没出息!”,然后向四周观察了一下,一拍桌子说道:“我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