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六章 公事免谈
    地球防卫军的总部设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整体的建筑包括岛上露天设施和岛下的隐蔽设施。表面上看这座小岛跟别的军事基地没有多大差别,实际上在小岛下方,在深海之中有着全世界屈指可数的先进武器装备,是地球上最为强大的武装力量。

    防卫军总部。

    这是一间很简单的办公室,一个大书架,一张办公桌,没有别的稀奇贵重的摆设。

    办公室笼罩在冷肃的气氛当中。

    一个身穿黄绿军装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桌前,手里夹着半只烟,板着冷峻的脸抬头瞥了一眼,看向那个站在他跟前的年轻士兵。

    中年男子轻轻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烟雾弥漫在小小的会议室里。

    “查清楚他的来历了?”他语气中没有丝毫感情,既不热情也不冰冷,平静如水。

    “报告将军,已经查清,此人姓6名征,二十三岁,柳川市人,已在地球防卫军服役七年有余,现任防卫军警备队o88小组组长。”士兵回答,“另外,他是6惊涛将军的长子。”

    中年男子眼神一滞:“6惊涛的儿子?”

    “月球一事之后,6征获得了三个月的休假,如今已经回到柳川市家中。”

    中年男子把烟头轻轻地摁灭在烟灰缸里:“他的宇航服呢?”

    “已经回收到相关部门保管,属下已经派人取出检查过。”

    “情况怎么样?”

    “宇航服上的摄影装置完全损毁,没有任何资料留下。录音装置完好,但是用于储存的核心录音器不见了。”

    “有没有可能是在当时的冲击波的作用下弄掉在了月球上?”中年男子问。

    “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士兵回到,“如果是这种情况,录音装置的其它部件必定会受损。”

    中年男子若有所思:“宇航服是6征寄回来的?”

    “不,是陈宝德中校亲自去找6征取回来的。”士兵回答。

    中年男子点点头:“你下去吧。”

    士兵离开后不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军人笔直地站在门口,行了个军礼,他走进来把一份不知道是报告还是信件恭敬地放到中年男子的办公桌上。

    中年男子翻看了一下,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不知是欣慰还是讥讽:“老6倒有点意思,要不是这段时间太忙抽不出身,我倒想去喝杯喜酒。”

    半响,中年男子对着门外喊道,“叫青雨来见我。”

    不消片刻,一个长女子走进办公室,她看起来很年轻,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眸和一头瀑布一般乌黑浓密的长。穿着黑皮革短夹克和皮裤,长筒皮靴油黑闪亮,白净了脸上脸上镀着一层拒人千里之外的寒霜。

    冷艳是她身上唯一仅有的东西,紧身皮甲将她傲人的身姿衬托得淋漓尽致,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只看一眼就可以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但看第二眼的时候,就会觉得心中有一种恐惧由然而生。

    因为她的表情,她的眼神,无时无刻不再告诉你:只要我乐意,我随时可以杀了你,无论你是谁。

    刘青雨,一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女人。与其说她是带刺的玫瑰,不如说她是狠毒的黑寡妇。

    “长。”刘青雨用她那冰冷而正式的语气说道,“您找我?”

    “派给你一个任务”中年男子直插主题。

    刘青雨点点头,也不多问。

    “下个礼拜六是6惊涛将军之子6征的大婚之日,”中年男子说道,“你到柳川市去,代表我本人向6惊涛将军道贺。”

    “道贺?”刘青雨一愣,庞大的信息量在她脑海里飞掠过,“如此而已?”

    中年男子盯着刘青雨,嘴角微微一弯:“顺便代我问候一声新郎官,提醒他赶紧把他的宇航服上的核心录音器交回部队,要不然可就以违反军纪论处了。”

    “是,”刘青雨行了个军礼退了出去。

    中年男子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根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嗒、嗒、嗒、嗒……

    柳川市科技综合医院。

    “没用的少爷,”陈伯一边打开食盒端出鸡汤,一边苦口婆心地说着,“你何苦这样折磨自己,伤了疼了还不得你自己受。老爷说了,你就是把自己弄残废了,他也会叫人把你抬去……”

    6征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不说话。

    “来,喝口汤,小心烫……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模样。至于吗?我就问你至于吗,脑袋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我告诉你,没用的,就算你是太监,江家和江小姐也不会嫌弃你的……别激动别激动,我不说了,不说了。”

    “……”

    “你以为老爷不知道你耍什么花招吗,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些个下三滥的流氓会是你堂堂一个军人的对手?我告诉你,没用的……”

    “……”

    “别激动别激动,放松,放松……好好,我走,我这就走。”

    6征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难受极了。他没想到那几个小伙子下手竟然如此之重,害得他不仅破了脑袋还住进了医院,伤势比他想要的严重太多了。

    虽然按理说现在这个情况明天是不可能去江家的,但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丝毫不怀疑老爸会叫人把他抬去。

    这下脸可丢大了。

    丢脸是小事,重要的是江家会不会嫌弃自己。都这副德性了,江家的人但凡还正常一点都不可能接受吧?可是从陈伯的话中又听出了江家人的另一种态度,他们是铁了心要认自己这个女婿了啊?

    如果横竖都是死,那么6征这一次就白遭罪了,都怪周二货那小子出的馊主意,害得他像个白痴一样让那几个小混混揍。

    6征实在是被对这件事烦透了。

    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6征想不出来还会有谁会来看望自己,只可能是上午来几次下午来几次的陈伯,或者是自从送他来医院以后就没出现过周磊,除了这两个人,没谁了。

    6征真是有些累了,问都懒得问一声,索性闭上眼睛装睡。可他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清晰地听得对方的脚步声跟自己所猜想的那两个人的脚步声完全不同。

    来者是一个陌生人,陌生到6征对他一无所知的地步。

    6征猛地睁开眼睛,微微扭头一看,见得是一个穿着露胳膊露大腿的黑色皮夹的女人正一步步向他走来。6征咽了咽口水,这么一刹那,他不由得想到要是跟自己结婚的江家小姐就是眼前这个女人该多好啊,还抗争个屁,立马举白旗投降。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江家小姐就算再时尚再潮,毕竟是名门望族之女,这样的女子的气场跟眼前这个女人的气场是不一样的。

    眼前这个女人,更像是——

    杀手?

    6征的心咯噔了一下,回过神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刘青雨。”那女人在病床边站定了,审视着6征,就像一只鹰在锁定猎物一般。

    “刘青雨?”6征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可是在哪里听说过呢?

    “地球防卫军‘闪电利剑’特别小组副组长。”刘青雨面无表情地自我介绍。

    6征舒了一口气,笑道:“那我们算是同事啦,不知刘副组长特地跑来医院看望我有何贵干啊?要是为了公事,那等我伤好了再谈,要是为了私事——来来,我们现在就谈。”

    刘青雨仿若一尊塑像一动不动,除了那张小嘴:“你在月球执行任务时身上穿的宇航服上的核心录音器没有上交部队,我奉命来取,6征,请你务必配合我的工作。”

    6征打了个哈欠,两眼微微眯起:“我有些累了,等我伤好了再聊哈,我要休息了,你请便。”

    刘青雨面若寒霜,掏出微型镭射枪指着6征那被绷带层层包裹的脑袋,冷声道:“我再说一遍,6征,请你务必配合我的工作。”

    6征实在太累了,本来只是想装模作样给这娘们看的,没想到一不小心睡着了。刘青雨拿枪指着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梦里神游了。

    刘青雨根本不相信一个人能在被别人威胁的情况下这么快睡着,秀美微皱,她的食指贴紧了扳机。

    当然,她不可能杀了6征,即便她很想做这样的事情。

    两人如定格在画中一样对峙了许久,刘青雨这才相信6征确实是熟睡过去了。她缓缓放下枪,转身,离开。

    她伸出手去——“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她眼中寒光一闪,颇有些诧异地看了出现在门口的身材瘦小的老头一眼。

    小老头满面笑容,很恭敬地问道:“小姐您好,您也是我家大少爷的朋友吗?”

    刘青雨愣了一下,下意识点了点头,把微型镭射枪抓在了手心里。

    小老头朝病床上瞥了一眼,问道:“我家大少爷睡着了吗?”

    刘青雨又点点头,然后不等小老头再问便夺路而去。

    陈伯若有所思地看着刘青雨离去的背影,心想难怪大少爷不愿跟江小姐成婚,原来是在外边有女人了,这也难怪,年轻人嘛!

    不过话说回来大少爷的眼光很不错啊,要不是跟江小姐有婚约在先,娶这个女孩进门也未尝不可。

    可惜啊可惜,大少爷和江小姐成婚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老天不长眼,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咯,我可怜的大少爷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