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七章 气死小舅子
    6征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虽然醒来的时候已经记不太清楚具体讲什么,但是他可以认定主题是关于陈伯如何坑他。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被陈伯坑,那是十年如一日啊。

    一觉醒来,天蒙蒙亮,陈伯来了,还带着两个黑衣保镖——6征估计那时老爸派来监督自己的。

    “不要抬,不用扶,我自己能走。”6征不耐烦地说道。下了床,他照了照镜子,犹豫着要不要把脑袋上的白色绷带都拆了。

    “大少爷……”

    “我知道!”6征像个满口怨气的小媳妇一样,就差没掉眼泪了,“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随后赶来的小护士见到病房已经空无一人,疑惑地自言自语道:“这房间的病人怎么走了?他的眼睛……”

    “陈伯,我眼睛有点疼……”车上,6征突然烦躁地说道。

    陈伯坐在他旁边,笑嘻嘻地说道:“大少爷,别装了,今天就算你缺胳膊少腿也得去江家,乖乖的,别闹。”

    “我没闹!”6征用武侠小说里林平之的语气喊道,“是真的,我的眼睛不知怎的越来越疼了。”

    陈伯半信半疑,说道:“真疼的话,那也得忍着,走完江家咱再去医院看看,乖啦……”

    “……”6征揉了揉双眼,带着疑问说道,“陈伯,我好像看不见了……”

    “行啦,大少爷别闹啦。”

    “我没闹!也不是说看不见,是看得模模糊糊的,可我没近视啊……”

    “……”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江家竟然在桂森市,直到车队停在江家的大院里,6征这才相信自己真的又来到了桂森市。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陈伯也不跟6征废话太多,连拉带推就把6征弄下车。站在江家的府邸前,6征试图看清楚四周的环境以及来迎接他的都是些什么人,可他已经成了半个瞎子,朦朦胧胧基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从并不清晰的视野中推测出江家非常有钱。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就说这座府邸的规模,在桂森市是数一数二的,不仅占地广,装修也是精美至极,一般的人家是不可能住得起的。

    而来迎接他的人倒不是很多,他只隐隐约约瞧见了寥寥几个人影晃来晃去——事实上江家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只是6征自己并不知道而已,谁叫他瞎了呢。

    “大少爷,江家是红叶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今天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啊,别给6家丢脸,尤其是别给你自己丢脸。”陈伯小声对6征再三叮嘱道。

    “你都说了八遍了,烦不烦啊,我知道了,知道了。”6征不耐烦地说道,“怕我丢脸还非逼着我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陈伯无可奈何地说道。

    “好了好了,什么大世面我没见过,这种小场面架得住,放心吧。”6征信誓旦旦地说道,说完了心想反正老子看不见,怕个毛啊。

    江家的座府邸比6征料想中的要大得多,粉妆玉砌,楼台亭阁,小桥流水,小道花木,古风典雅如同穿越了时光回到古代的皇家园林。

    客厅,6征见到了江家的家主江世德,也就是他未来的老丈人,说不上是见到了,因为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容貌。江家的亲戚非常之多,毕竟是大家族,从大到小按辈分算,最大的就是江世德的父亲江枫。

    江家能有今天,大部分是江枫一个人的功劳,可以说是江枫一手把江家建立起来的。江枫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江世德现在是江家家主;二儿子江天德负责江家绝大部分产业管理,其在江家帝国的权势比起他哥哥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女儿江莹比较神秘,据说至今未嫁人,行踪不明,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江枫因为年事已高,所以不方便亲自过来,今天到场的江家人几乎全是家主江世德一脉的,比较重要几位就是江诗云——6征特地问了陈伯自己老婆的名字——的父亲江世德,母亲李彩英,还有其弟弟江白羽。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其他的三姑婆七大姨表哥表姐什么鬼的都一一见过了,可是一个也没放在心上。客厅里的气氛一点儿也不沉闷,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欢乐,偷笑声和窃窃私语在耳边不绝如缕。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恐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6征他自己,心里都一清二楚。

    笑吧笑吧,你以为老子想来吗?尤其是那啥,对,江老儿,最好别把女儿嫁给我,不然我连你们江家的脸一起丢。

    “这位便是江诗云江小姐……”

    来了,重点来了!江家的管家没说完,6征的心里就已经汹涌澎湃了:握了个草,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人是鬼!

    6征努力睁大眼睛去观察江诗云,然后他就一脸懵逼了,除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说不上婀娜也说不上迷人的轮廊,他根本看不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个什么模样。

    只感觉这个人影瘦瘦弱弱,没别的了。

    他再凑近了看,可是眼睛不争气,两张脸都要贴一起了,6征仍是没有看清对付的长相。

    旁边的江白羽翻了翻白眼,心想:玛德制杖,这个二百五难道就是我的姐夫吗?从内心深处向外狅涌而出的低能气息,没谁了。

    江白羽握紧拳头,要不是他爸坐在那里看着,6征怕是早被他暴打了吧。

    身后的陈伯干咳了一声,6征这才收敛起来,若无其事地站直了身,随江家的管家继续认亲戚。

    终于走完了一圈,6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江世德个子不高,身子已经有点微微福,他笑起来很诚恳,让人看了很舒服:“早知道贤侄有伤在身,我就跟你父亲商量推迟些时日就好了,让你这样带伤大老远跑来,实在我这个做长辈的考虑不周。”

    虽然江世德说得好听,但是6征根本不买账,心想你跟我爸说有用吗?我不信我爸没把我的情况告诉你们。

    心里虽这样想,但他嘴上还是甜甜地说道:“没事没事,家常便饭,习惯就好。”

    “噗嗤”江白羽终于是忍不住了,最先笑出声来。其母李彩英瞪了他一眼,他强忍住几秒,接着再也忍不住了。

    6征毫不在意,视若不见一般,脸上挂着很贱的笑容望着江世德。

    “好,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显然,江世德对6征的第一眼印象是非常的满意,眼睛已经快眯成一条线了。

    一旁的李彩英也是看着6征直微笑点头。

    “哪有,只不过是打不过别人反倒被打了,不提也罢。”6征摆摆手,笑了笑说道。

    陈伯一听6征的话,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他额头是黑线密布,汗如雨下。

    江白羽笑得肚子都疼了,好在没笑太大声,坐的位置离江世德和6征又远,并没有招来注意。他笑出了眼泪,看着姐姐江诗云说道:“姐,我开始喜欢你老公了。”

    江诗云面无表情地说道:“那我让给你好了。”

    江白羽连连摆手:“君子不夺人所好,何况你还是我亲姐姐。这样的姐夫还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江世德一笑而过,无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谈,转而问道:“贤侄对我和你父亲安排的这桩婚事有何看法?”

    6征打了哈哈,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能有什么看法,有看法也没用,在家里老头子说了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反正抗议无效。别说是要我娶江家的千金,就是要我娶一个奇丑无比的寡妇,我都不能有半句怨言。”

    此言一出,客厅里突然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江世德哈哈大笑,说道:“这话说得好,我喜欢!承蒙6兄厚爱,诗云能做6家的媳妇不知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倒是委屈了贤侄,希望贤侄多体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心意。”

    “体谅体谅,我当然能体谅。”6征说道,“人生**不如意,结个婚还能把我逼死不成?我是比较看得开的。”

    “姓6的,你别欺人太甚!”江白羽终于忍不住一拍椅子跳了起来,眼看就要冲上来跟6征大战三百回合,但是却被管家栏了下来。

    “放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江世德怒目一瞪。

    “就是,”6征随口附和道,“好歹我也是未来的姐夫,你就这么跟你姐夫说话?还有教养吗?”

    “放屁!”江白羽喝道,“我才不让我姐嫁给你这种二百五!痞子!流氓!纨绔子弟!”

    “说得好!”6征端起跟前的茶,悠然自得地品了一口,“可是有什么用呢?”

    “老张,把他给我拖出去!”江世德对管家说道。

    江白羽被拖走了,刚刚要上演的好戏就这么戛然而止,6征心里微微有些失落。陈伯朝他递了一个眼神,他装作没看见。

    接下来都是些闲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基本是江家人问一句6征答一句。江诗云始终不开口,6征也全当没有这个人,对她只字不提。

    今天来江家主要是商量6征和江诗云的婚事,而眼下看来江世德是铁了心要把女儿嫁给6征,雷打不动的。6征心里开始着急了,既然江世德这里做不了文章,他只能从江诗云本人身上下手。

    好在今天的安排还挺多的,晚上还要在江家一起吃过晚饭再回柳川市。

    在此之前,江家人和特地安排了6征和江诗云两人的单独幽会,这对6征来说真是一次大好机会。

    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