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八章 祸不单行
    南方的夏天又湿又热,在古木森森的园林中却有别样的阴凉舒爽,6征认为世界上最先进的空调也造不出这样的舒适。

    花红柳绿,亭阁小桥,虫鸣鸟叫,流水潺潺。

    6征已经不知道转来转去走到了什么地方,到处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江诗云带着他,两人并肩而行,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用江白羽的话说:玛德两个人都是制杖!

    江诗云穿着纯白色短裙,修长的腿尽显无疑,一件粉色的短袖,简简单单,没有多余的点缀,也不需要什么点缀。她就像森林里的一个迷人的小精灵,走到哪里就点缀了哪里。

    园林最东边的一条石子路隔着高高的栅栏与外面的马路并行,此刻他们二人正走在这条石子路上。路人的惊鸿一瞥过后,心里就想着,自己是那女孩旁边的那个木乃伊该多好啊。

    6征看出来其实江诗云很高挑,身材说不上婀娜但很细长,和她走在一起虽然有点沉闷,但是却让人心神镇定,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这个女孩天生有灵性,他不由得这样想。

    走着走着,6征突然哈哈笑出声来,江诗云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开心。

    笑完了6征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开个头,我觉得咱俩得好好谈谈。”

    江诗云继续往前走,她终于是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稚嫩,但让人感觉很老练:“路不平,你看不清楚,多小心。”

    6征愣了一下,兴致勃勃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看不清楚?”

    江诗云不以为然道:“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瞎子,而只有我和父亲知道你并不是,你只是看不太清楚。”

    6征感觉这小妮子说话还带刺,说道:“既然你知道了,那么……”

    “知道又如何?”江诗云反问道,“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别说你眼睛出点问题,你就是真瞎,我也得嫁。”

    6征觉得在这件事上受委屈的还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既然大家都有心反对这门亲事,那么我们就得联合起来抗争。”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看不到我的真面目,我也看不清你长什么样,说明我们并不是因为长相而嫌弃对方,而是因为都觉得不合适,所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说得好。”江诗云用先前6征说过的话回赠他,“可是有什么用呢?”

    “有用,怎么会没有用!”6征愤愤地说道,“只要你一句‘不嫁’,我必然揭竿而起响应,不怕大事不成。”

    江诗云说道:“你眼睛瞎,莫非心也瞎?我告诉你,我做的努力绝不比你少。我累了,不想再斗下去了。你要是心里不舒坦,就全当我欠你的好了,往后的日子里做牛做马补偿你。”

    6征理直气壮地说道:“废话!做我6征的老婆,当然得做牛做马了!”

    江诗云不搭话,自顾自地往前走。

    6征急忙跟上来,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姑奶奶,难道就没用商量的余地了吗?我听说你长得很漂亮啊,为什么非要赖在我身上,你们江家又不缺钱……”

    江诗云说道:“听说你长得很帅,你们6家也不缺钱,你为什么非要赖在我身上?”

    6征说道:“我不是非要赖在你身上不可,只是我不答应跟你结婚,我……我……唉,反正我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我不能反对。”

    江诗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也是。”

    6征咬牙切齿:“我警告你,我是基,我不喜欢女人,你看着办吧。”

    “我不在乎。”

    “我有家暴倾向!”

    “嗯。”

    “我是性虐狂!”

    “没事。”

    “我特喜欢孩子,我要跟你生十个!”

    “可以。”

    “我要艾滋病!”

    “嫁鸡随鸡。”

    “握了个草,我服,你赢了……”

    这可能是6征有生以来吃过的最没滋没味的一顿饭,满满一桌美味佳肴,6征筷子都懒得动,干巴巴地嚼着白饭。他觉得他明白了为什么江世德非要把江诗云嫁给他,原来踏马的江诗云也是制杖!

    为什么说“也”?

    离开之前6征本想给江白羽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谁让他老是对自己大呼小叫,但是想想自己毕竟是人家的姐夫,以后能打他的机会多的是,这次就算了。

    “劳累”了一天,总算是挺过去了,可是6征计划好的事一件也没办成,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不,完全是崩溃的。

    “给我一支烟。”

    “大少爷,在车里吸烟不安全……”

    “别踏马再跟我废话!”

    陈伯颇为无奈地往身上掏烟,车窗外是繁华的夜景,霓虹灯闪烁的缤纷映照到车里来,他隐隐约约看到6征脸上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心想这孩子真是没长大啊。

    突然一个急刹车,陈伯的烟还没掏出来就一头往前栽倒,还好只是撞在了座椅上。

    本来心情就非常糟糕的6征受了这一惊,立马破口大骂道:“麻辣隔壁的,连你们也跟我作对!能不能好好开车!”

    前边的司机满是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大少爷,前方突然出现车辆堵路,属下也是没有办法。”

    6征喝道:“那还不赶紧叫他们滚开!”

    司机使劲按了几下喇叭,停了片刻又按了几下,然后说道:“大少爷,车子横在马路上不肯走。”

    6征要气炸了,陈伯探头往前看去,观察了半响说道:“大少爷,不是正常的堵车,四五辆车整整排列,把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像是故意的。”

    6征愣了一下,问道:“是冲我们来的?”他心想我在桂森市也没招惹什么敌人啊,最多得罪了那几个小流氓,吃亏的是自己,不至于被人家拿车堵路吧?

    陈伯答道:“看那阵势应该是。”

    “哟呵,今天是倒什么霉头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6征接过陈伯递过来的烟点着了,一拍座椅就要下车开干。

    但想想自己眼睛出毛病,现在就是一个睁眼瞎,于是冷静了下来,说道:“陈伯,随我下车看看。”

    对方的架势果然是惊人,连堵路的车都是上档次的,陈伯看在眼里,心里颇为疑惑,心想大少爷什么时候又招惹了这些来历不明的三教九流,不过以他的性格也不足为奇吧。

    可惜6征看不清楚,不然必定会是一脸懵逼:老子可从来没有跟你们杠上啊,你们从哪里冒出来的?

    见陈伯和6征走过来,这边的几辆车上也下来了一伙人,足有七八个。脚下这条公路是往柳川市方向去的唯一的路,已经快要出市了,两旁是零零散散的几家汽车修理店,不远处还有一个加油站。

    快要说这条大道是宽敞而空荡的,可是前边这伙人把四五辆小车一字排开,硬是把路个堵住了,简直是目无王法。

    陈伯把6征护在身后,对前边的人问道:“我们急着赶路,诸位小哥能不能行个方便,让一下路?”

    “不能。”耸动的人影中走出一个人,语气分明是有针对性的。

    陈伯听了对方的态度,心中顿然明了,这些人果然是来找大少爷的麻烦的。于是他斜了脑袋小声对6征道:“大少爷,是你的仇家。”

    6征一听既然气愤又郁闷,说道:“我在这里哪有什么仇家?”

    这时前边那人大声说道:“后边那位可是6家的大少爷?”

    公路两侧的路灯隔得很远,灯光昏沉沉的,6征本来看东西就模模糊糊的,现在更是完完全全成了瞎子。他听对方的声音很年轻,应该跟自己是一般年纪的人,但很陌生,根本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6征阔步上前:“是我。有何贵干?”

    对方打量了6征片刻,很是不屑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人物,咋一看也不过如此。姓6的,我有点事要跟你聊聊。”

    6征暗骂你个傻叉想给我聊天用得着拿车堵路吗?聊天,6征没兴趣,他现在的心情就像熟透的柿子从树上掉在地上,烂得彻底,他想骂人打人,不想聊天。

    “现在没空,要聊事情改天吧。”6征闷声闷气地说道,转身往回走,“陈伯,给他留个电话。”

    对方显然不买6征的帐:“小子还挺狂,不过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他的话一落,身后的数人就一拥上前,将6征和陈伯团团围住。

    这边6家的几辆车上的保镖看到6征被人围困,唰唰唰地如闪电一般一下就窜出小车站到了6征身后。他们个个都是军队里数一数二的好手,是6惊涛精心挑选出来为6家所用的终极保镖,有万夫莫当之勇。

    平日里没人敢招惹6家的人,他们基本没有用武之地,现在机会来了,他们都巴不得对方马上动手,好让他们能为6家立功。

    6征听动静就知道自己的人过来护驾了,他是个怕麻烦的人,往常要是遇到这样的事,他总是绕道而走或者宁愿给对方揍一顿,也不想多生是非,虽然他并不害怕任何人。

    但是今天不同,今晚不同。今晚他需要泄,他就想打人。他已经给过对方机会了,可是对方不知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