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九章 你看上我老婆了

第九章 你看上我老婆了

        6征回过身:“怎么,想动手?”

        对方的声音很沉稳,没把6征身后涌现的一群保镖放在眼里,说道:“动手并不是我的本意,我说过,我只想跟你聊聊,如果非要动手才能达成这个目的,我也不介意。”

        陈伯对6征说道:“大少爷,别废话了,你先回车上,让老头子我来处理就好。”

        6征一摆手,说道:“不急。看清他是什么人了么?”

        陈伯说道:“看样子是个公子哥,什么来路倒不清楚。”

        6征点点头,对前边那人说道:“若是我偏不跟你聊,你还真能留下我?”

        对方笑了笑,说道:“姓6的,我敢来截你的路,难道连你的底细都不清楚吗?柳川市6家的大少爷,请你聊几句话就这么难?”

        6征一听此言,心中微微一惊,陈伯也是脸色微变。既然知道6征的身份还敢来堵路,看来对方的来头不小,既是如此,6征不得不重视了。

        搞不好今晚还真被他们打一顿也说不定,更糟糕的是要惹上了大事,回去免不了又被老爸训一顿。玛德这都是什么事儿?

        6征对那人说道:“说吧,你要聊点什么。我的时间很宝贵,长话短说。”

        对方说道:“听说你今天到江家走了一趟?”

        6征愣了一下,笑道:“你不仅对我的家世了如指掌,还监视我的行踪,难道是对我有意思?”

        对方说道:“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但对你倒没多大兴趣。我知道你是被迫来相亲的,还知道你并不喜欢江诗云。”

        6征问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对方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卖我个面子,断了这门亲事。只要你点头配合,我有办法帮你做成这事,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6征来了兴致,说道:“我连你是阿猫还是阿狗都不知道,怎么卖你面子?我就奇怪了,我的婚事我家里人操心也就罢了,你一个外人操什么心?你这么热衷破坏这门亲事我看并不是为了帮我这么简单吧?”

        对方笑了,说道:“有些话不必说得太直白,只要对大家都好就行了。”

        6征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了,你是看上我老婆了。”

        对方似乎是被6征的话逗乐了,说道:“江诗云还没跟你成婚,这么能说是你老婆?”

        6征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不是铁板钉钉的事么,怎么不能说?”

        “可以有变数。”对方说道,“你应该考虑考虑我刚才提的意见。”

        “我拒绝!”6征斩钉截铁说道。

        对方诧异道:“姓6的,你到底怎么想的?”

        6征认真答道:“我结不结婚,跟谁结婚还得向你报告我的想法吗?”6征没什么想法,就是想玩一下这家伙,因为他看他着实不爽。

        周围的两拨人马包括陈伯在内都被这两个大少爷逗乐了,听他们的对话就像在听两个孩子吵架一样,紧张的气氛一下就荡然无存。一直在观察情形的陈伯这时开口了,他低声对6征说道:“大少爷,我想我猜出此人的来历了。”

        6征一喜,急忙问:“什么来头?”

        陈伯答道:“红叶国能与6家相提并论的家族屈指可数,而在桂森市一带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家。听对方的口气,应是韩家无疑,正好韩家也有个大少爷名叫韩武迹,想必就是此人。”

        “原来如此……”6征若有所思,“这姓韩的我是听说过的,传闻他跟我家的那个臭小子打得火热,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将来还会帮着臭小子来治我,我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陈伯颇有顾虑地说道:“大少爷,韩家公子跟二少爷交好是不假,但眼下看他并没什么恶意,你还是……”

        “我心里有数。”6征没等陈伯说完就往前走去,“喂,姓韩的,何必藏藏掖掖的,不自报家门我难道就认不出你了么?”

        韩武迹也走了过来,在6征三步之遥的地方站定了,心想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好,谈起事来也省心。他笑着说道:“姓6的,改变主意了?”

        6征打了个哈哈,说道:“改变什么主意?我结婚的事?哈哈哈,这就不劳烦你韩老弟费心了,这婚我是结定了。”

        韩武迹一口老血差点就喷了出来,骂道:“姓6的,你不是要死要活不想结婚么,你不是不喜欢江诗云么,你不是千方百计要逃婚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6征的慢里斯条跟韩武迹的歇斯底里成了鲜明的对比:“是啊,之前是,但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今天到江家走了一趟,现原来江诗云这么漂亮,我二话不说就喜欢上她了,怎么,这也要经过你同意?”

        “你踏马的瞎基八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不见!”韩武迹骂道,“你连江诗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漂亮你个蛋蛋!”

        “就漂亮我蛋蛋怎么了,一言不合我就要结婚怎么了。”6征笑得很贱,“我告诉你,我虽然眼睛有毛病看不见,可是我的心没瞎啊。你看啊,我确实不知道江诗云长什么样,可连你姓韩的都看上了,能差么?铁定不差不是?既然不差,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这叫用心观察而不是用眼,原来你姓韩的不懂啊?”

        “用心观察你个蛋蛋!”韩武迹挥起拳头就朝6征砸来。

        6征猝不及防,木乃伊脑袋被砸了一拳,陈伯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6征歪歪斜斜站住了身子,骂道:“姓韩的你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讲道理,你是不是要打架?”

        韩武迹一击得逞,颇为得意:“来呀来呀,难道我会怕你姓6的?”

        6征一把推开陈伯:“玛德,你们谁也不许参和,姓韩的老子跟你单挑,老子就让你一双眼睛!”

        韩武迹心想你本来就瞎,不让我一双眼睛难道还能突然看见了不成?他自知占了大便宜,当然不会惧怕6征,叫道:“我就跟你单挑了怎么的。谁也别插手,我要好好教训这个痞子!”

        然后公路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前后有两排豪华轿车堵路,中间围着两拨人高马大的黑衣人,人群中间又空出很大一块地来,有两个男子正在里边扭打,而且打得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就像两个小学生在打架。

        过往的车辆只能绕开路走,叫交警没用,报警也没用,想留下来看热闹更是不可能……

        6惊涛听完陈伯讲述事情的经过,身子往后一靠,双手抱在胸前,说道:“这么说,韩家那小子倒是帮了个大忙。”

        陈伯笑道:“也算弄巧成拙吧。”

        6惊涛声音低沉地问道:“征儿现在怎么样了?”

        陈伯答道:“一回柳川市就送他去医院了,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皮肉伤,医生检查过后说眼睛没有什么大问题,看不清楚只是暂时的,调养一阵子就会好起来。”

        “好,很好。”6惊涛说道,“叮嘱他好好养伤,下个礼拜举行婚礼。”

        陈伯有些诧异:“下个礼拜……会不会有点仓促?”

        “如果不是因为征儿有伤在身,我还打算把婚礼定在这个周末。”6惊涛说道,“也不知道韩老儿这会儿会怎么训他那小子……”

        桂森市韩家。

        “混账东西!”韩流一巴掌甩在韩武迹脸上,把他的脸都打歪了,“人家的家事,你去胡闹什么,丢不丢人!”

        韩武迹被6征打得遍体鳞伤,现在也吃了父亲一耳光,简直是欲哭无泪。姓6的简直不是人,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没想到那家伙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像一条瞎眼的疯狗似的,被他逮住了就像狂犬病一样乱咬。

        韩武迹着实是少根筋,他一介书生怎么可能是当兵的6征的对手。即便6征看不见,听声辨人还是勉强能做到的,最后吃亏的铁定是韩武迹。

        韩武迹感觉自己好委屈啊,他恨不得扒了6征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我不管,反正不能让诗云嫁给那姓6的。”他气愤地说道,“姓6的那德性,凭什么娶诗云,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凭什么?”韩流瞪着韩武迹厉声说道,“凭他是6征!”

        “我不服气!”韩武迹怒道。

        “你有什么不服气的?”韩流冷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江家的女儿从小就是按6家的媳妇的标准养大的,你知不知道莫说是你,就是我和江世德甚至是6惊涛也阻止不了这门婚事,你知不知道如果这门婚事吹了,整个红叶国都要变天!你不服气?你有什么资格不服气?”

        韩武迹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就算他想过也不可能想得出来。他感到难以置信,如果不是听父亲亲口说出来,他根本不会相信。

        韩流继续说道:“说多了对你无益,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提都不要再提。就算江诗云中意你,你也没这个机会,所以你立刻给我死心,况且据我所知她对你并没什么好感,你拿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是时候适可而止了。”

        韩武迹心里那个痛啊,那个恨啊,他好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好歹他也是公子哥,在学校是一霸,在外头也是一霸,而且还是名符其实的大帅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