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十章 走一步算一步
    6征躺在病床上,打开手提电脑联系上了周磊:二货,我托你办的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周磊回答:联系上了一位专家,能力是有的,但是能不能帮上你的忙就不敢保证了。

    6征问道:靠得住吗?

    周磊回答:放心吧,自己人,靠得住。

    6征说道:约他见面。

    刘伟强是个天文学家,6征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觉得这人实在是其貌不扬,五十岁上下,凋零稀疏的头,圆圆的一张脸,下巴还有一小撮小胡子,咋一看像个不起眼的普通人,黑色西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格格不入。

    6征比他高出半个头,握手的时候6征特地躬了躬身:“刘教授,有劳你抽空赴约。”6征听说他是周磊的恩师,因此对他很是敬重。

    刘伟强很恭敬地说道:“6家大少爷,久仰大名。”

    6征笑了笑说道:“叫我6征就好。”

    几句寒暄,三人坐了下来,这家高档咖啡厅的雅间的位置很偏,服务生端来饮品之后就退了出去。为了保险起见,6征四周的环境,现没有什么异状便回到座位上。

    “这事周磊已经跟你提过了,”6征直插主题,“不知你能否帮我一把。”

    刘伟看了周磊一眼,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认真说道:“作为科研工作者,我对于你提供的研究材料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我不敢保证能够成功,毕竟星际语言数不胜数,人类所了解的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我只能尽全力一试。”

    6征点点头:“这可以理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移动硬盘,递给了刘伟强,“我已经把录音复制在里边,劳烦刘教授多费心了。”

    刘伟强如获至宝一般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贴身的口袋中。然后他从身旁的文件包中取出了一本笔记,又掏了眼睛带上,这下看起来他变得斯文了许多。

    他把笔记本翻开,握了笔,说道:“6征,能不能把你亲眼目睹的外星人的模样描述一下,你知道这对我的翻译工作有莫大的帮助。星际语言太多太杂,就算知道是哪个种族的外星人,想要翻译他们的语言也是有难度的,何况我们现在连对方是什么外星人都不清楚,所以一丝一毫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到现在6征才相信刘伟强确确实实是一个科学家,有些人就是这样,正常的时候开不出来是什么人,一旦投入了热衷的事物当中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原形毕露。这是好事,6征当然希望刘伟强是个有能力的人。

    于是他把在月球上遇到的外星人的模样和举动细致地描述给刘伟强听,而刘伟强则是一边认真听,一边用笔在本子上记下。

    “蓝色的?人形的?”刘伟强再次确认道。

    6征点了点头:“皮肤很光滑,头、眉毛和瞳孔也都是蓝色的,耳朵又尖又长。对了,血液也是蓝色的。”

    刘伟强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语气有些激动:“嘶——当今的科研资料中尚没有记载这样的物种,你所看到的外星人很可能是人类未曾接触到的新物种。”

    6征和周磊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既然是新物种,怎么会出现在月球上?按理说他们这么靠近地球早该被现了。”

    刘伟强也无法解释,他兴奋地说道:“或许他是从遥远的外太空来到太阳系也未可知,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你提供的这个录音了,也许我们可以从它里边找到蛛丝马迹。”

    “但愿如此吧。”6征说道,“刘教授,这件事你一定得保密,千万小心谨慎,尤其是这录音,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切不可再让第四人知道。不是我危言耸听,这录音很可能会给我们招来杀身之祸。”

    刘伟强似乎有些疑惑,看向6征:“这事还牵连到其它的东西?”

    6征点头:“我一时也说不明白,你务必小心就是。如果你有什么顾虑的话,此事也可到此为止,不管怎么说我都谢谢你。”

    刘伟强摇了摇头,他是不会惧怕的,研究太空奥秘是他一生的追求,这项工作甚至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眼下这大好的机会他怎么会轻易放弃?就算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没事。”他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你放心好了,有什么现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送走了刘伟强,6征的心情莫名地有些沉重。他是个怕麻烦的人,也是跟怕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把刘伟强拉进这件莫名其妙的事当中不是好事。

    但愿一切顺利吧,他轻轻叹了口气。

    周磊搭上了他的肩膀,说道:“看来去相亲的道路并不平坦啊,要不然你这伤怎么越养越伤了呢。”

    6征没好气地说道:“去你的,别拿老子来消遣。”

    周磊笑道:“说说看,那江家小姐长得如何的惊天地泣鬼神。”

    6征郁闷道:“我压根就没看清楚她长什么鬼样。”

    “你都亲自去了,怎么会没看到人家长什么样,你瞎了不成?”

    “我是瞎了。”6征闷声答道。他觉得这事真踏马的有点玄乎,眼睛早不出毛病晚不出毛病偏偏那天出毛病,要是他的眼睛正常,一定把韩武迹那小子揍得哭爹喊娘。

    6征回到医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头上的绷带解掉了,脸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再给几天那些浮肿和淤青也应该消褪了吧。躺在床上,他看着天花板心事重重。

    该死的婚礼被老爸定在下周六,他有点猝不及防,有点无可奈何。

    第二天晚上周磊打电话来叫出去吃饭,6征索性把出院手续给办了,吃完饭以后直接回家,他感觉现在在家比在外头安全多了,即便他不是很乐意回去。

    饭饱酒足,周磊扯开话题聊起来:“老6啊,你是你下个礼拜就要结婚是不是真的,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

    6征两眼也有些眯着,半眯着眼睛说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下个礼拜五,你看着办。”

    周磊呵呵笑了笑,说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你说你跟冯馨多好的一对,怎么偏偏就杀出了个江小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早恋没好下场,果然没错。”

    6征翻了一下白眼,说道:“你能不能别老在我面前提她?”

    周磊来劲了,说道:“提她怎么了,好歹人家是你的初恋,要不要这么绝情?唉,听说你离校的时候就给她分手了,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到底生了什么事?”

    “有完没完了你?”6征说道。

    周磊笑道:“往事不堪回是吧?好好好,不提就不提,那你就说说你有没有把人家给那个了?”

    “哪个?”

    “那个啊……”周磊一边笑一边朝6征翘了翘眉毛。

    6征没好气地说道:“拜托,我们那时才十六岁!”

    周磊一脸我信你才怪的神情,说道:“十六岁这么了,你小子的德性我还不清楚,十六岁你可什么都干得出来啊。”

    “别瞎几把扯了,喝酒。”

    周磊叹了口气,说道:“要是知道你们不在一起,我早就去追求她了,那么好的一个女生……你现在跟别的女孩结婚,日后见到她尴尬咯。”

    6征越听越是郁闷,迷醉中又回想起年少时的那些事,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喜欢走一步算一步,从来不去多想后边的路该怎么走,想太多麻烦死了。

    夜渐深,明月高悬,星星若有若无。

    6征和周磊两人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地走在林荫小道上,6征问道:“周二货,你还能不能回去?要不先到我哪里住一晚?”

    周磊打了个饱嗝,说道:“去你家?那就不必了,我不习惯你家的那种氛围。你自个能回去就好,我随便找个宾馆……”

    他正说着,前方忽然闪出一片刺眼的光亮,接着一声轰鸣,仿佛黑暗里一道霹雳。

    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那轰鸣声由远及近已然来到跟前,就像一头巨兽在咆哮,一股凶戾充斥着让人疯一般的绝望,瞬间笼罩了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周磊用手遮住睁不开的眼睛,问道:“老6,这是什么东西?”

    6征也是被吓傻了,叫道:“玛德,我怎么知道是什么鬼玩意儿!”

    下一刻,如受到最疯狂的刺激,那片光芒瞬间暴涨,把四周照得如白昼一般。轰鸣声越拔越高,如一场狂欢不止不休,在灿烂的光亮中心,一个闪亮的身躯如烈日一般耀眼而无法直视。

    那令人窒息的威势,带着恐怖,带着绝望。

    6征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不可一世、几乎越这世间存在的怪物,甚至忘了抵抗,只是凭借本能,用手遮挡着那汹涌袭来的光亮。

    每一声轰鸣,仿佛都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但那个巨大的光影又如此的近。

    突然,那光影出一阵爆响。

    而6征和周磊二人所直接面对的,是怒涛一般喷射而来的巨焰,滚滚火焰,铺天盖地,转眼已到了面前。

    在这绝望的气息中,仿佛已经无法呼吸。

    6征被映得通红的脸庞上,额角似有青筋暴起,在那巨大的洪涛火焰面前,他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快逃!”

    下一刻,炽热无比的火焰撞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