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十三章 这是规矩

第十三章 这是规矩

        江世德领着江诗云来到6征跟前,拉过江诗云的手放到6征手上,郑重地说道:“我把诗云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江诗云的手又滑又软,6征摸着摸着忍不住捏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说道:“老丈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他正说着猛然听到怀中的大鸟叫了一声。

        他脑子一转,接着说道:“我一定像这只大雁一样,那啥,至死不渝,哈哈,哈哈哈!”

        他哈哈哈地笑只是装模作样,周围的江家亲戚们听了忍不住跟着他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倒是出自真心的。

        这个姑爷傻乎乎好可爱啊!

        江世德也笑了,说道:“好,好,以后好好过日子,有空常来看看你的老丈人。你这大雁就放了吧,有了媳妇还抱着它干什么?”

        6征顿时大为感激,心想我这岳父果然仗义,挺会为女婿着想。他赶紧把大雁放了,多等一秒都是煎熬。

        “6家小子在哪里?让老头子我瞧瞧!”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人群后边响起。

        哗啦啦——

        一听到这个声音,江家亲戚们立即不约而同地集体让出一条道来。

        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老者驻着一根手杖步履蹒跚的走过来,他的背有点弯,看起来却很魁梧。虽然年纪很大了,头和胡子都是雪白的,但是身子还挺硬朗,说话的声音也洪亮。

        看到这个老者,不少人在江家地位不低的,包括江世德在内的人都主动迎了上去。

        不用想6征也猜出这个人是谁了,虽然他从未见过这个人,却没少听说他的事,他与自己那个已经仙去的爷爷有着过命的交情,他也是个军人,年轻时也曾经叱咤风云。

        江家地位最高的人,江诗云的爷爷江枫!

        6征第一眼见到江枫的时候就觉得很亲切,也许是因为自己爷爷的缘故,6征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或许,他该早点拜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而不是在今天等着老人家亲自来见他。

        “爸,你怎么过来了。”江世德上前挽着江枫的手臂,温声的说道。

        “我孙女出嫁,我做爷爷的不该来看看么?”江枫边走着边翘起胡子说道,“6家小子在哪里,是个哑巴吗?”

        6征猛然回过神来,放开江诗云的手上前拜见了江枫,说道:“爷爷,我在这。”

        江枫脚步一滞。他就像是一辆华丽的马车,四周围拢的人都是拉车的骏马,马车突然间停顿,拉车的骏马们自然感受极深。

        江枫睁着眼睛审视着6征,6征也打量着这位老人家,两人的眼神便隔空交流起来,带着探索,还有几分柔和。

        “好,好小子,果然一表人才。”江枫率先开口了,笑呵呵地说道,“这个眼神我记得,跟你屁大点儿的时候一样,二十几年都没变。早盼晚盼,天天盼着,总算等到这一天了,只可惜你爷爷那个醉鬼没亲眼看到,他没这个福气啊。”

        6征听江枫提及自己的爷爷,心里头微微一酸,说道:“征儿从小就没见过爷爷长什么样子,心里总算想啊,念啊,也想不出爷爷的模样来。现在好了,征儿又有了一个爷爷,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江枫眉毛一竖,手杖往6征大腿上猛地一敲,斥道:“你小子怎么说话呢?难道今天娶了我孙女才认我是你爷爷么?你给我记住咯,就算你没娶云儿,就凭我和你爷爷的交情,我也是你亲爷爷!”

        6征挨了一棍,疼得龇牙咧嘴,心想这老头是不是老成精了,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道,嘴里却甜甜地应道:“是是是,爷爷说的是。”

        江诗云走过来,红盖头遮住了眼睛却能准确地拉住江枫的手,轻声说道:“爷爷,辛苦您老来看云儿了。”

        江枫轻轻拍了拍江诗云的手背,眼眶里微微的有些湿润,说道:“云儿啊,委屈你咯。6家这小子是老酒鬼的孙子,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你们俩的婚事是我和老酒鬼定下的,你要怪就怪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好了。”

        江诗云轻声道:“云儿不敢。”

        江枫说道:“好了好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说这些,不说这些了,往后6家小子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替他爷爷修理他。”

        听着这爷孙两个的对话,6征心里很不说滋味:你们怎么把我说得这么不济,我也是被逼的好吧,你们以为我想结这个婚嘛!

        江枫扭头看向6征,说道:“小子,接你的新娘子去吧,老头子我虽然有很多话要跟你聊,但是又怕误了吉时,改天吧。”

        6征连连点头说好,然后默默地捏了一把冷汗。

        按照规矩,迎亲的归途,必须走另一条路,表示“不走回头路”。又什么狗屁规矩,6征已经麻木了。

        迎亲的车队终于回到了柳川市6家,6征率先下了车,现自家的大门竟然也是关着,他心想尼玛自己人难道也要答题砸红包?

        陈伯似乎看出了6征的疑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家里大门紧闭,是要煞煞新娘子的性子的意思,这是规矩。”

        好吧好吧,规矩,规矩!

        过得半响,自家的大门终于开了,接着是一阵烟花炮仗齐响,6家人已经在院子里等候多时。

        时辰一到,6征按陈伯的叮嘱先向车门作三个揖,然后由送亲的江诗云的母亲李彩英亲自打开车门,一个五六岁盛妆的花童走过来迎新娘子,用手微拉新娘衣袖三下,新娘子才下车。

        撒彩屑,步红毡,走火盆,新娘子在李彩英和喜娘的搀扶下姗姗而行。

        喜堂上拜了天地,6征手执一条执彩球绸带引新娘子进入洞房。明敞的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铺成了一圈圈的心形。

        按照规矩——踏马的又是规矩——男左女右坐床沿,6征拿起“秤杆”微叩了一下新娘子头部,然后他犹豫了,究竟要不要掀开红盖头。

        还是算了吧,这万一要是被吓一跳,等会出去陪酒都没状态了。他这样想着,手就慢慢低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江诗云见6征一直没动静,终于先开口了,说道:“等会还要出去行拜见礼,你这样要拖到什么时候?”

        6征听她这么一说,心一横抬起手来,可随即手又抖了。

        “讲道理。”他有些支吾地说道,“我胆小,你不能吓我。”

        江诗云不说话,或许她对6征已经无话可说了吧。

        6征咬了咬牙,终于是用“秤杆”挑开了红盖头,一看,顿时吓得他从床上滚了下来。

        “你你你——”他紧张得语无伦次。

        江诗云鼓了6征一眼,一双眼睛清亮得像山间静谧的一汪潭水,她不说话,6征已然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她想说是一切。

        “你——”6征爬起来指着江诗云,“你是谁?”

        江诗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6征:“你的眼睛还没治好?人可以冒充,声音能替换么?”

        6征一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可是这个女孩真的是江诗云么?诚然,她长得很漂亮,貌比花,神似月,冰雪为肤,秋水为姿,美若天仙,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朱则太红,着粉则太白……怎么形容都不为过,6征甚至怀疑她根本没化妆。

        可是——

        “你别坑我!”6征简直是气炸了,“你是江诗云的话,我问你,你成年了没有?”

        江诗云别过头去看窗外,幽幽说道:“这重要么?”

        “我靠,你没成年还跟老子结婚!”6征大声喝道,“你这是要害我蹲大狱吗?”

        “放心好了。”江诗云仍是那般波澜不惊,“你不会蹲大狱的,因为你心里清楚这桩婚事是什么人促成的。”

        “讲道理。”6征脑子要转不过来了,“你到底多少岁?”

        “十六。”

        “十六?”6征两眼一翻,差点就晕倒过去,“拜托,我对萝莉没兴趣,咱俩这就一拍两散,好不好?”

        江诗云嗤之以鼻,说道:“随你。只要你能说服你爸和我爸,还有我爷爷。”

        6征惨嚎一声,一头扑到在床上,简直不想活了。

        “你能不能先出去。”江诗云坐到梳妆台边背着他说道,“我要换妆换衣服,等会要出去见长辈。”

        6征郁闷地说道:“出什么出,你现在是我老婆,换个衣服还要赶我出去,把我当什么人了?”

        江诗云没反驳6征的话,同时也没再理会他,默默地开始换衣服。

        6征无意中瞥过去一眼,竟然看到了江诗云光滑白皙的背部,以及那件粉色的内衣,吓得他立马从床上蹦起来。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真是见了鬼了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遭这种罪……”

        6征出了门去,他的心也如楼下的喧嚣吵闹一样完全不能平静。没等他纠结够,江诗云出来了,她换了一身大红旗袍,旗袍上绣着戏水鸳鸯和一朵大大的鲜艳的玫瑰,颇有成熟女性的韵味。

        6征没想到江诗云穿起旗袍来还真是好看,年纪虽小,但长得很高挑,一身旗袍恰到好处。事实上江诗云穿什么服饰都好看,毕竟她本人就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要不是因为年龄的问题,6征可能还挺满意这桩婚事。

        难怪姓韩的那小子死皮赖脸要阻止这桩婚事,现在看来他并不傻。6征默默地想着。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